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5章 回去可好

苏冉喂药的时候总是将人赶走,楚离刚开始以为只是皇后担心奴才们照顾不好皇上就没怎么在意,毕竟知画临盆的日子已经到了,自己需要在家好好的守着。

顾老也在一个疗程之后便回去皖南了,因为他看着淸傲身体恢复的不错,林江和双儿也一起回老家去了。

楚离偶尔回来宫中探望,因为放心不下,那日房前无人,楚离便进去了,可是刚进去便看到苏冉拿着刀子朝自己的手划去。

楚离一下子冲了过去,夺下她手中的刀说:“娘娘这是做什么?”

苏冉看他来了,知道自己也隐瞒不下去,便将顾老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楚离这下才明白原来这段时间皇后一直用手帕包着手,只是因为给皇上放血,担心别人看见。

苏冉明白他应该不会拦着自己了,所以又一次给淸傲喂药。

从书房出来,苏冉已经虚弱无比,走路的时候差点倒下去,好在楚离在一旁扶着。

到了亭子里,苏冉坐下来勉强地笑着说:“皇上这段时间身体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可能快要醒过来,本宫这个样子也不能出现在他面前。以后你去华清宫取了药引子,再来这边给皇上服药如何?”

楚离听了之后有些为难,可是这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于是便答应了。

苏冉回到华清宫之后,为了能够在淸傲好之前自己不倒下去,整日在宫里不出来,每日喝参汤补充营养。

果不其然,淸傲三天之后便醒了过来,只是身体虚弱不能下床而已。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苏冉一边将前朝悄悄地打理好,另一边一直帮着淸傲着康复。在最后一日,药将完的时候,对楚离说:“晚上送本宫出宫吧。”

楚离不明白皇后为什么这么做,明明现在局势已经好起来了,并且她和皇上的误会已经解除了,为什么还要离开。

苏冉对此只是笑而不语,楚离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违抗命令,便同意了,赶忙命人准备了马车。

到了晚上,淸傲看楚离没有来给自己送药,感觉十分的奇怪,平时这个时辰他就会来的。

于是出门将小福子叫了来,让他赶快去找楚离,看他做什么去了。

楚离在城门对将士们交代了一声便将苏冉送了出去。刚转身准备回去就听到小福子在后面叫自己,无奈赶忙跑了回去。

淸傲看楚离满头大汗的样子问道:“这是做什么去了?怎么不将我的药拿来。”

楚离喘了一口气说:“药已经吃完了,皇上没有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吗?”

经这么一说,淸傲起身活动了一番,之前一直担心身体虚弱,不敢过多的活动,现在舞剑也没有任何事情。

想起淸傲十分兴奋地说:“这件事情做的不错,这次朕一定好好的赏赐你。”

淸傲很清楚他说的话,因为苏冉不让自己说出实情,所以淸傲一直以为平叛乱和医治他都是自己做的好在现在前朝有太子执政,淸傲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楚离有些违心的接受着这一切赏赐。

太子因为政务太多,所以没有时间去华清宫给苏冉请安,宫中的嫔妃只知道苏冉为了救皇上,取药材的时候受了风寒,亚没偶遇人去打搅她。就这样华清宫鲜有人问津。

楚离本来就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现在有了秘密更是有些把持不住,总是想说出来,每次看着淸傲逗着静怡公主,偶尔会去别的嫔妃那里,他就为苏冉感到不值得。

自己救了心爱的人,但是却不能和心爱的人相守在一起,这么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知画看楚离整日愁思不宁的,便有心询问。

刚开始因为担心知画知道的多了,会对胎儿不好,毕竟孕妇不能伤神,而且苏冉对知画确实不错,若是她知道苏冉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这样一再的忍着也不是办法,淸傲整日不提苏冉的名字,知画又在家中逼问自己,楚离自己也没有了主意,只得将这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不出所料,知画知道他的功劳是假的之后是有些生气,因为觉得他无功不受禄,可是苏冉对淸傲这份感情又让她十分感动。

楚离一个大男人根本不懂女子心中是如何想的,知画便在一旁耐心的开导着说:“皇后和皇上本来就恩爱有加,你为了能救皇上将事情说给皇后,为什么不能为了皇后将事情的实情说给皇上呢?”

经知画这么一解释,楚离觉得这做法也是很不错的,若不是自己当初做的那个决定,说不定淸傲现在还在昏迷呢。有了知画的支持,楚离便敢于踏出这一步。

因为炎桢还小,所以淸傲要检验炎桢这一段时间锻炼的能力。可是最后炎桢都已经离开了,楚离还是在一旁站着,淸傲皱着眉问:“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楚离知道自己的心思藏不过他,先是请皇上不要定罪,然后支支吾吾的将平乱还有治病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淸傲知道苏冉用自己的血给自己医治的时候十分心痛,当年她被从人折磨也没有成这个样子,却为了自己付出那么多。马上起身就冲到华清宫找她,楚离赶忙在后面跟上去。

一把推开华清宫的门,无论怎么喊就是没有人应,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满屋子布满了灰尘根本没有人居住,淸傲情绪有些失控的吼道:“皇后人呢?”

楚离在后面弱弱的说了一句:“皇后二十日前便已经出宫了,担心皇上您醒了过来之后不想见到她。”

原来她还记着讨厌她的事情,楚离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为什么她还是傻傻的当真呢?两行热泪从淸傲的脸上划过,这辈子是自己对不起她。

转身问道:“你可知皇后去了哪里?”楚离摇了摇头。

淸傲十分生气,命所有禁卫军在国内全力搜索,一定要将苏冉找回来。若是真如楚离所说,那么现在她身体一定十分虚弱,若是照顾不周,也不知自己还能不能够见到她。

找人的告示贴满了京都,提供消息的人可以得到赏金,但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淸傲没有了刚恢复时候的神采,整日坐在华清宫里不出去,想着有一日苏冉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时间过去了很久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楚离都开始有些担心,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将苏冉放出宫,现在皇上失魂落魄的样子,自己不知如何是好。

想着他们二人情真意切,楚离便想着说不定有什么地方是苏冉最愿意去的,在淸傲一旁弱弱的问:“皇上可有和皇后娘娘一起去过的地方?”

看淸傲不说话,楚离又补充着:“像那种皇后娘娘喜欢的,并且承载了许多回忆的地方。”

经这么一提醒,淸傲眼睛有了神采,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充满记忆的地方?”

然过了一会儿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朕知道了,有一个地方她一定会去的。”话音刚落,便急匆匆的出去了。楚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跟着出去了。

淸傲带着一队人快马加鞭来到城郊外的桃林,他心中十分清楚这里是承诺给苏冉的,她最喜爱的便是桃花,曾经说想要一片桃林,最忘不掉的应该就是这里。

楚离没有想到这城郊的桃林竟然是皇后最留恋的地方,也不知道皇上什么时候种的这片桃林,那个时候自己只知道他做了什么工程,更加想不出这和找皇后有什么关系。

因为树太矮,所有人便下了马,一队人就这样在桃林里寻找着。

苏冉从宫里出来之后,便直接来到桃林,因为当初顾老就事住的这里,让苏冉想起以前和淸傲在一起的记忆,他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或许这里能够找到一点安慰。

茅屋里什么都有,子衿整日做菜洗衣服,苏冉只是安心的休养身子,不过这之后身体好像真的没有以前好了,现在一点儿风都吹不得。

苏冉照旧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子衿出门打水去了。

过了不久,忽然听到门吱呀的声音,苏冉眼也没睁就说:“你这丫头今日回来的好挺早。”

淸傲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在林子里找了很久才听到有人说这里有座茅屋,这才寻了来。

淸傲颤巍着声音说:“你还好吗?”

苏冉睁开眼睛,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身看到淸傲站在自己的远处,未语泪先流,情绪一下子就控制不住了。

淸傲慢慢走过去,看到她的手腕依然用手帕缠着,想必那就是为了字留下的疤痕,用手握着苏冉的手说:“朕对不起你,跟朕回去可好?”

苏冉听了之后浅笑着点点头。

华清宫依然收拾的和以前一样好,苏冉还是后宫之主,淸傲也不插手后宫的事情。

不同的是,原本种在郊外的桃树,现在华清宫也种了不少,为了苏冉能够不怎么劳累就能看到桃花,淸傲为苏冉建了一个桃园,二人整日去看。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最后的皇后最后的皇后梦璃见|古言末代皇后郭布罗?婉容,与世隔绝及离群索居的宫廷内景,社会动荡带给她的心灵冲击,生活变故带给她的巨大的震动,失去人身自由的流亡生活给她造成的巨大精神创伤,使她的一生极富变化和戏剧性,同时也使她的人性开始了异化,她陷入了深层的内心痛苦和重围中无法自拔,是万恶的封建王朝和日本侵略者将她推向了历史的深渊,婉容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而21世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来到这里,成为了这个被历史抛弃的悲情女主,为了摆脱命运的安排,她绞尽脑汁,凭借着对历史熟悉的先知先觉和智慧求取从容人生。
  • 倾天下之冥妃落衡倾天下之冥妃落衡墨羽凝|古言百年前,她是人称地狱幽灵的鬼仙月落衡;他,是传言霁月清风的冥王夜铖商。 她最喜一身红衣,热烈似火却又柔情似水;他爱着一身素裳,陌上君子却又诡异似修罗。 多少年了,回忆起初次见面时的模样,两个人都自觉好笑。 “喂,就是你,你有银子吗?”月落衡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倒像是在调戏眼前的人。 夜铖商拂拂衣袖,慢慢凑近,身上的气场居然让月落衡反受压制,“要财没有,要人倒是有一个。” ...... 百年后,他们依旧是对方命定的那个人。
  • 腹黑帝王呆萌乖乖女腹黑帝王呆萌乖乖女苏笙冉|古言为了还报恩情,她以血立誓:余此生定不负你!为了偿还旧事,他用命抵债:朕用命护你余世周全!“皇上,听说外来使节都很傻逼,我们去讹他一笔怎么样?”他微微一笑,捧起她的脸,“貌似妃妃很美味,先让朕尝一口怎么样?”混蛋的狗屁皇帝!还不如我用来暖床的狗狗呢!
  • 娘子只想当地主娘子只想当地主秋星钰|古言小扑街叶青穿成小孤女,刚来就流落山头,嘤嘤嘤......前世今生都命苦。 捡回农家美少年。 四年时光匆匆,美少年出落的器宇轩昂,打猎种田一把好手,最最关键是对叶青唯命是从,某天却摇身一变成定国侯世子。 叶青泪流满面,众人只当她是喜极而泣...... 无月无风的夜晚,叶青包袱款款而逃,再也不见,我的美少年! 宅斗会死,哪有种田逍遥!!! 小剧场 陈秋晨:“嫁给我你就是贵族地主。” 叶青:“确实贵,有可能拿命换。” 陈秋晨:“……我护着你,自己死也决不让你伤。” 叶青:“哦,那你现在干嘛还要我救。” 陈秋晨苦着脸,娘子太难追啥时候可以抱得点美人归。
  • 盛夏榴花明盛夏榴花明碧沙映晚|古言看西梁夏氏不受宠的嫡公主夏明玉,如何一路逆袭,成就非凡人生。
  • 毒医萝莉:王爷慢走不送毒医萝莉:王爷慢走不送木子幽zZ|古言一朝穿越,原以为摆脱了萝莉之身,可不想,终身只能做一个萝莉,行吧行吧,上一世作为萝莉的我太过凶残这一次就安安心心当个萝莉米虫吧!可总有人不让我如意!行行行,那我就大方的让你们知道!我前世在杀手堆里“萝莉阎王”的称呼怎么来的!哪怕一点武功也不会,但照样打得你找妈妈!和我比靠山?虐不哭你!和我比武功?你好意思欺负一个孩子吗?!和我比美貌?你咋不和我比可爱呢?“大叔,我怀疑你有恋童癖!”“本王只恋你一人。”“......大叔!你作为一个冰山脸,真的不适合说这么肉麻的情话!”
  • 歌尽乱世歌尽乱世安家安然|古言她本寿终正寝一碗孟婆汤忘却过往,却不料出了差错带着前世记忆进入轮回。 一国郡主本应如书中所写万千荣耀,却是一道圣旨和亲异国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好在苍天有眼,让她遇到了一个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且看她如何将这天下颠覆。从风起云涌,群雄逐鹿中执鞭闯天下,突破重重困难?
  • 这个农女有点懒这个农女有点懒何处何人|古言一朝穿越,白梓手握空间大神器。你以为她从此发家致富,当上小地主,坐拥美男?不、不、不,白梓表示自己没那么勤快,混吃等死是她最高的生活理想……
  • 宋烟传奇宋烟传奇顾砚尔|古言她是平凡单纯的女子 他是满嘴情话的风月高手 我们曾认为的感情实则脆弱如薄翼,在欺骗的背后是丑陋的欲望和对爱的期盼 其实我们都是平凡人,他们也是我们。
  • 肆王宠妃之豹神谋肆王宠妃之豹神谋一朵三七瓜|古言没有一点技能加身,没有主角光环笼罩,陈言七该如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明哲保身?靠卖萌?还是靠卖蠢?原来装逼只要装得有技巧,每次大难临头倒都能神奇的就这么过去。只是这一步一步都似乎有人刻意在牵引着她,无形之中自己竟然成了他人的牵线木偶!终于好不容易有了金手指,来个大爆发,解决掉了继母嫡妹不管事的老爹和恶毒的未来婆婆,谁知道他们只是小怪,大boss竟然是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的对象!陈言七仰天长啸:“特么不带这么坑人的!”【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