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65章 大结局 10

他辛苦地为她准备晚餐,结果她却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肖落和乃恩呢?

他们两个难道就真的比他羽凌峰还要重要?

他现在都在怀疑那一天晚上被骗的人是她还是自己?

她说她确定她喜欢自己的话肯定也是假的吧!

“哦。”白浅浅垂下头,“他们两个出差怎么都没有跟我说呢?”

为什么要跟她说?

她到底把他们两个人定位成什么?

羽凌峰脸色再一次沉了,他现在真的相信那一天晚上最笨的人是自己,竟然就因为她那句她喜欢他的话而乐到现在。

“吃饭。”羽凌峰把她拽到餐桌前,狠狠地刮了她一眼。

白浅浅望着桌上的红酒,蜡烛,还在桌前几乎大得刺眼的红色玫瑰心……

好像,很浪漫的样子。

羽凌峰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她就不能给点反应?女孩子不是都喜欢浪漫的吗?怎么现在她一点被浪漫惊喜到的表情都没有?

“白浅浅?”这女人到底是失忆了还是傻了?

她能不能给点反应?

悠扬的二胡曲调迎合着烛光拂动的频率慢慢地响起。

同时,悦耳的钢琴声也慢慢地附和起来。

白浅浅的目光还一直盯在那玫瑰红心上,什么欢乐表情都没有,有点像……迷茫。

应该是迷茫。

她是不认识玫瑰还是不认识心?

好久,白浅浅才抬起头,一副好奇地样子盯着羽凌峰,“你确定这个东西能吃?”

……

羽大少爷这回是彻底无语了。

她盯了那个玩意那么久,不是因为感动,不是因为喜欢,不是因为不可置信,她竟然是……把它当成食物了!

靠!

现在是什么情况?哪个浑蛋说她只是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她现在明显智商也跟不上以前啊?

以前本来就不聪明了,现在竟然更笨!

“当然不是给你吃的!”好心情被破坏,羽凌峰简略地挥手,旁边的佣人赶紧将红色玫瑰心拿走。

“我就知道那东西不是吃的,是肯定看的吧,很好看!”等红心被拿走后,白浅浅这才一副想通了的表情,点点头,脸上的笑意很唯美。

淡淡的烛光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的五官衬得或明或暗……

羽凌峰静静地望着她,什么话都没有说。

不说话时候的她,给人一种想要保护的感觉。

“怎么了?”他为什么那么看着她?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然,白浅浅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羽凌峰移开目光,脸色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拼命地拿着酒杯喝酒。

酒有那么好喝么?

白浅浅凑近了一点,夺过了他手中的酒,一仰脖子便喝干净了。

的确是酒,很不好喝,白浅浅剧烈干咳着,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么难喝的东西他怎么喝得那么HIGH。

“你干什么?”羽凌峰着急地替她倒了一杯水,看着她在那里狼狈的咳嗽,已经失去了一贯的笃定,“男人喝酒女人抢什么抢?”

“不都是应该男人和女人一起举杯喝酒的吗?”他一个人在那里喝个什么劲!

……

羽凌峰脸白了一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省心,现在连他喝酒都要管。

“谁要跟你一起举杯喝酒!”

“你不想跟我求婚?”白浅浅有些疑惑,她刚才看懂玫瑰不是他做的蛋糕的时候就在想,他会不会要跟他求婚,结果,好像是她想多了。

闻言,羽凌峰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满脸通红。

她怎么会知道他今天是想跟她求婚的?

“白浅浅,你就那么想嫁给我?”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羽凌峰抬起头来,脸上漾起了一丝得逞。

他今天的心情真是大起大落,手也在此时朝胸口摸去。

“没有啊。”白浅浅很诚实的摇头,“我只是以为你要跟我求婚而已,我刚才正在想怎么拒绝你!”

“……”

她在想怎么拒绝他?

羽凌峰英俊的脸上已经掩饰不住他此时的狼狈和失望。

果然,她虽然记得喜欢他的感觉,但那种喜欢远不至于想要嫁给他。

羽凌峰移开了目光,将摸戒指的手缩了回去。

人家都没有想嫁,他那么急着娶干什么?

“你刚才是真的想要跟我求婚吗?”白浅浅很认真地看着他。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急着把自己的幸福断送在你的手里。”羽凌峰倒抽了一口气,像是发泄似的拿起牛排,狠狠地嚼起来。

白浅浅皱眉,不求婚就不求婚呗,何必说得那么难听。

什么叫将幸福断送在她的手里?

她可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还看什么看,吃饭!”话那么多,说的还都是一些废话。

羽凌峰不悦地吃着,时不时盯白浅浅一眼。

白浅浅疑惑地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对他前后反差极大的反应有些不能理解。

白浅浅的记忆也在慢慢平和的心情中渐渐恢复,只是自从那一次之后,羽凌峰再也没有提过要跟她结婚的事。

羽凌峰的房间越来越神秘。

之前他还会同意她时不时进去,后来他索兴直接将房间关死,再也不允许她进入。

他的房间,除了吴妈谁也不能进。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真的一点都不想娶她了?

白浅浅看着再一次紧闭的房门,心酸的移开了目光。那个笨蛋,他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明知道自己当时还没有恢复记忆,对很多东西都很排斥的。

她现在已经明里暗里跟他说她恢复记忆的事情好几次,可他就跟完全听不懂一样,还是不理会。

难道他已经有新欢了!

白浅浅撇了撇嘴,伤心地垂着眼睫。

她恢复记忆和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差别很大,恢复记忆之前她很活泼,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笑呵呵的,嘴角上翘,笑得连吴妈这样的老古董都被她的笑意感染。

而现在,她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

看着她现在苦恼的样子,吴妈好奇地凑过去,坐在她的旁边,“少奶奶,你在想什么?”

到底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

“没有什么。”白浅浅微笑着,又恢复了以前快乐的样子。

既然羽凌峰短时间还不想接受她恢复记忆的事实,那她就暂时不恢复好了。

“真的没事?”这完全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真的没事啦吴妈。”白浅浅吐了吐舌头,她能告诉吴妈她是在担心羽凌峰不要她的事情吗?她脸皮很薄的。

“我看到少奶奶你一直盯着少爷的房间,是不是想进……”

“没有,我一点都没有想进去!”不让她进,她干嘛要进!

“啊,不想进啊!”吴妈明显有些失望,她还以为白浅浅想进呢,要是想进她一定会同意她进去的。

对,她不想进去,一点都不想进去。也许里面羽凌峰就藏了一个绝代的美女,她进去干什么?

努力说服自己,可还是忍不住抬头望了他房间一眼。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真的已经气馁了?

她已经想起他了,也已经承认他了,可是他却一直不碰她。

他们两个不是合法夫妻吗?

难道他真的就打算任由他们两个这么发展下去。

不想了。

白浅浅拍了一下脑袋,再想下去她真的会再一次受创的,虽然她清醒那天还是有些无法接受林语芊的事情,但……她现在更无法接受他不要她的事实。

他怎么可以不要她!

羽凌峰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自己的房间,在里面足足呆了半个小时后这才穿着家居服下楼,看到白浅浅,微微笑了一下,表情绅士有礼,却疏离得很。

他的房间里肯定有隐形美女,肯定是这样的。

白浅浅嘟了嘟嘴,很明显不高兴了。

“今天怎么样?”羽凌峰没有发觉她现在的异常,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她的额头,却被白浅浅很敏捷的避开,“我很好,我想过了,我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我要离开!”

“……”砰——

吴妈手上的东西掉在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

“要离开,为什么?”羽凌峰也蹙起了眉头,他这段时间对她还不够好,她不想记起,他就没有再为难她记起,知道她不愿意他接触,他每天晚上忍着欲火不碰她。

她怎么还想要走?

“我不想留在这里。”她再也不想要每天看到他的疏离,这算什么。

“吴妈,陪我到楼上收拾东西!”白浅浅推开羽凌峰,噔噔上楼去。

她有什么东西呢?

她的东西那么稀少。

几乎她所有的东西都是羽凌峰给的,如果真要走,她还真不知道自己应该拿走什么。

扫了一眼,白浅浅眸光突然凝重,她想起有一样东西是肯定属于她的,但是好像不见了。

那天在街上她让街头艺人捏的泥娃娃呢?怎么不见了?

“你在找什么?”吴妈好奇地望着白浅浅,她不是来收拾东西的吗?怎么什么东西都不收拾?

“吴妈,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泥人?”白浅浅转过对问她。

泥人?

吴妈下意识地指了指隔壁羽凌峰的房间,“好像在少爷房间里。”

……

他竟然偷她的泥人。

无耻!

白浅浅气恼地瞪了房间门口的羽凌峰一眼,羽凌峰靠在那里,身子慵懒,漆黑的墨眸一直深深地凝视着她,好像想从她的脸上看穿什么东西。

她说泥人。

她记得泥人了?

“羽凌峰,我的泥人呢?”白浅浅走到羽凌峰面前,双手一摊,“还给我!”除了那个东西,其他的东西她都不稀罕要。

羽凌峰低眸瞥了她的手一眼,唇角微微一勾,笑得很慵懒绝色,“你不是想要泥人吗?在我房间里,自己去看!”

她才不要去他的房间里看那些污秽的画面。

白浅浅鼻子哼了一声,“吴妈,麻烦你去帮我拿一下!”

“白浅浅,泥人就在房间里,你要是不稀罕,我也不会主动拿给你!”羽凌峰脸上的笑容凝了下去,转身就打开房门,再重重地关上。

……

王八蛋。

白浅浅撇了撇嘴,她其实真的……很想看看里面到底变成啥样了。

其实,拿泥人应该是一个幌子吧。

不对,她其实是想进去拿泥人的,顺便再看看他的房间而已。

白浅浅推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羽凌峰都不知道开灯的!

从房门后突然窜过一个人影,直接从身后将白浅浅紧紧地抱住。

咳——

白浅浅吓得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气,低声吼道,“羽凌峰,放手。”这呼吸这气息跟他一模一样,不是他又是哪个?

“你想起来了是不是?”羽凌峰没有乖乖松手,低下头唇轻轻地在她的耳畔拂过。

她肯定是想起来了,不然她怎么会记得泥人?

白浅浅僵了一下,她都已经暗示他那么多回了,他现在才相信她已经恢复了记忆?

“是全部记起来了吗?”羽凌峰试探性地问,这一刻对他来说真的太不像真的了。她知不知道他连做梦都想她能够记起来。

“我记没记起来有什么关系?”她反正都说了要走。

“当然有关系,我的老婆!”他是她的老婆,他要补给给她完整幸福的婚礼。

“我才不是你的老婆!”

白浅浅有些生气地推开他。

羽凌峰却把她抱得紧紧的,完全不让她松开,“你不是我的老婆,那我就真的要光棍一辈子了!”没有她的床是冰冷的,他好想每天都拥抱着她入睡。

“你别抱着我,好难受!”他还一直贴着她的脖子说话,他知不知道他现在的姿势好暖昧。

浑身好痒。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记起来没有?”他要听到她亲自承认。

“记起来了,我早就告诉过你我记起来了!”白浅浅实在痒得受不了,抖了抖肩膀。

真的记起来了!

他刚才真的好害怕她说……没有。

羽凌峰松开了手,白浅浅转身就想要逃走,却被白浅浅一把搂在怀里,“既然都想起来了,那你还要走?”

她就那么忍心看着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这里?

她走跟她记没记起来有什么关系?

“羽凌峰,就是因为我记起来了,所以我要走!”白浅浅有些生气地转过头,“把小泥人还给我!”

那是她的东西。

“好。”羽凌峰认真地看着她,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他转过身,开了灯,原本漆黑的房间顿时亮堂起来。

白浅浅睁大了眼睛,脑子有些懵,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泥人?

他明明记得自己当初只让那个艺人捏羽凌峰的样子啊,怎么现在连她的样子都有了,而且还是一个很挫的样子,一点都不漂亮……

羽凌峰走到一对对‘他们’面前,依次按动了开关。

“白浅浅,我好想抱着你睡觉。”

“白浅浅,刚才我去偷偷看你睡觉的样子,你肯定不知道你睡觉的样子有多可爱。”

“白浅浅,今天打雷,我都已经做好了英雄救美的准备,结果你竟然找吴妈也不找我……”

“白浅浅,我的无名指上戒指的痕迹快要消失了,你再不记起来怎么办?”

“白浅浅,好痛,心这里的位置好痛。”

“白浅浅,我们的泥人都已经生了一窝泥人了,我们现在却一个都没有生……”

拜托,那些小泥人宝宝都是一个一个小圆圈……生的速度当然快。

白浅浅抬起头盯着羽凌峰,明明是想白他一眼的,却怎么也白不起来,嘴角也慢慢扬起了一个幸福的弧度。

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些小泥人。

“白浅浅,我知道你很想进我的房间,可这些小泥人怎么办?你不会生气摔了他们吧!”

“白浅浅,怎么办?还是睡不着,我一夜冲了三次冷水澡了。”

“那个艺人说现在闭着眼睛都知道你和我长什么样子,他铭记了我,可是你却在慢慢地将我遗忘。”

“白浅浅,在你遗忘我的时候我看谁都是你,但你在遗忘我的时候看谁都不想看我。”

“老婆,什么时候回家?”

老婆,什么时候回家?

老婆,什么时候回家?

后面的泥人都是这一句话。

白浅浅的心随着那一句句话不停地颤抖着。

他竟然不知不觉间弄了那么多的泥人?

她还以为,他在房间里藏了什么……什么美女。

“对不起。”白浅浅心虚地退后,他刚才说,在她遗忘他的时候他看谁都是她,但她在遗忘他的时候看谁都不想看他。

原来,她失忆的这段时间伤他那么重。

“你就应该说对不起!”羽凌峰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段时间,他受的罪的确不少。

明明每天都能看到她,明明每次看到她都想吻她抱她,却还是忍到了现在。

“好啦好啦,我错了还不行吗?”白浅浅笑弯了眼睛,下一秒,整个身体被他抱起来。

剩下的话全部埋藏在他深深的吻中。

他有多久没有这样抱着她了?

很久很久了吧。

羽凌峰贪婪地压在她的身上,近距离看着她美丽的样子,脸上掠过完美的笑意,眼睛里全是浓浓的欲望。

“老婆,我爱你——”

十天后,E市出现了盛世婚礼。

据说,婚礼当天曾经出现了两个神秘男人秘密跟新娘表白,最后在新郎强势胁迫下,新娘满脸不悦地参加了婚礼……

婚礼现场本来是全球直播,结果最后,新娘和新郎在众目睽睽之下闹翻了!

原因是,新娘不满新郎打自己的朋友。

羽凌峰暴力是出了名的,他无比郁闷地瞪着那些记者,一脚踹翻了一台摄影机,再次直播时,新娘新郎换人……

换下新娘妆的白浅浅坐在秋千藤上,一遍一遍地翻阅着毕乃恩在羽家时留下的日记。

【在有限的时间里,我认识了你,你打开了我的一扇门,却又关闭了我的一扇门,从此,我的世界里全是你,而你的世界里,却再也没有我。】

只是短短一句话,却包涵着他所有的一切。

毕少爷,我希望你幸福。

而在毕少爷的日记里面,还夹了一封信。

信上的字很温润,一如他的性格一样,却让人觉得无比温柔。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让我的十一年过得丰富多彩】

如果没有她,他的一生都将是平淡的。

因为有了她,他的后半生会孤独会伪装,但至少,他真实过十一年……

——结局——

三年后。

N.T成为了全球的商业老大,而将势力转向欧洲的K.O也做得有声有色,占据欧洲大半个市场。

毕乃恩接手了毕家,将势力转向了北美洲。

只要有K.和毕氏的地方,N.T势力都绝不涉足。

而K.O总裁和毕氏集团总裁皆终生无妻。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报告老板:胸不平何以平定你报告老板:胸不平何以平定你大家闺秀|现言老板说:其实我们两个还是有相同之处的!她兴奋地问:是工作能力?品位?还是。。。。老板:不!你想多了。我指的是,你的胸和我的胸!
  • 复仇千金逆袭归来复仇千金逆袭归来大栗纸|现言她家世很好,却从小失去了母亲,直到有一天,父亲从外面带来了一女子和一位女孩,那便是她的继母和妹妹,年幼无知的她以为自己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没想到这只是阴谋的开始,当她知道真相后,发誓一定要找到杀害母亲的凶手,找出母亲的死因,让那两母女生不如死,所有的一切她都会亲手讨回来,她将是会逆袭归来的复仇千金;他长有一张人神共愤的冰山脸,在A市只手遮天,但却降不过一个小小的她,那么。。。她要报仇,他陪她,她要查真相,他把帮她。。。结婚之后他也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把她宠翻天。想看更多,预点详情
  • 红豆与长情红豆与长情福三妮儿|现言伊始,她觉的自己就是一粒尘,第一段感情,她发现自己不过像尘土一样迷了他的眼,短暂的相处,她被遗弃了。 第二段感情,他像一滴露珠,与她这粒尘相融,她以为不会再有分离,分离却像一阵风来的突然。 最终当她带着耀眼的光环回归,心中的爱,又该何去何从。
  • 重生,穿越之我要当明星重生,穿越之我要当明星恶魔灯|现言叶雪瑶是一个特工,只有她有一种可以停止时间的能力,在一次高级任务中,被伤害,她发誓以后不再信任何人,可在睁开眼的时候,她重生了……
  • 圣尊的复仇圣尊的复仇霸气女皇|现言他,无情无义;她,冷酷无情;他,温柔专心;她,腹黑可爱。他们之间会擦出什么火花?当他们在一起时,快乐的日子才过了几个月,一件重大的事情发生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当他们反目成仇,会发生什么?他们该何去何从?
  • 倾侧老公:邵爷,kiss么倾侧老公:邵爷,kiss么南歌初凉|现言“邵也哥哥,什么叫枫林晚?”“就是晚上在枫树林里玩……”“玩什么?”“玩你!”顾奈奈,顾家独女,真真正正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公举,淑女不算,可也有半个窈窕,不,三分之一个。邵也,邵氏继承人之一,眼高于顶却又出类拔萃。都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问:为什么顾奈奈入不了邵也的眼?答:邵也不是君子。一次意外,她赖上了这个“救命恩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只求,以身相许。邵也无奈,恭敬不如从命,他就只好委屈收了这个小妖精。
  • 傲娇男神老婆你去哪傲娇男神老婆你去哪梦瑶泉|现言某男人意外发现那个自己认为的儿子,居然不是自己的儿子,该死的,怪不得,那个儿子那么嚣张,他急冲冲的冲到客厅指着角落里玩玩具的儿子,说,“那个孩子不是我的,是谁的。”某女淡定的瞥了他一眼,“我从来没说过这个儿子是你的。”揪着那个孩子的衣领,恶狠狠的瞪着他,“说,你爸爸是谁?”那个傲娇的孩子白了他一眼,“无聊。”“……”
  • 下一站等待幸福下一站等待幸福木灵薇|现言那时候,他们的爱深入骨髓。在那段流逝的时光中,她曾经这样问过他:若我白发苍苍,容颜迟暮,你会不会依旧如此,牵我双手,倾世温柔。而他则温柔的笑道:漫长的岁月里愿并肩与你一起走向遥不可及的未来。在最美的时光里我陪你。可,最终,爱情还是抵不过,老天爷的玩弄。再次相遇,干柴碰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向来乖巧的她,也任性的做了一件事情!...小剧场...那一天,他们一起商量孩子的名字,完后“老婆,名字我们也想好了,现在。我们一起努力吧!”“努力什么?”“你说呢。”“啊,你在干嘛?变态,这是中午哎。”“努力让你怀孕啊。老婆,你不是很希望吗?来吧,老婆。”“我哪有!”“我都懂!~”“......“你都懂什么啊!
  • 许你情深到终老许你情深到终老栩栩如苼|现言四年前,叶慕青阴差阳错完成了自己的人生梦想——睡到许弈琛。四年后,叶慕青却恨不能掐死当时的自己。“青青,把我儿子交出来。”“许太太,你以后不许给我戴绿帽。”“许弈琛,你烦不烦啊,心眼真小!”
  • 爹地不乖,妈咪要离婚爹地不乖,妈咪要离婚鸣人|现言五年前,她惨遭陷害被他亲手送进监狱。五年后,她带着宝贝儿子强势回归!而十年爱意只剩下了恨,林惜见到他只想逃跑,可男人却紧追不舍。一日萌宝问道,“妈咪,这个追你的帅叔叔是我爹地吗?”林惜摇头,“不是。”“那我为什么跟他这么像?”林惜语重心长的开口,“宝贝,妈咪马上带你去看眼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