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1章 大结局 听不见的我爱你

“一墨,你知道吗?我很快就可以换上新的一对眼角膜了,只要我马上进行手术,耀南说了,等我的眼睛动手术成功了,他就会马上娶我,给我举办一个隆重盛大的世纪婚礼……”

病房里,倪一墨捧着精致可口的乳酪杯,坐在病床边,用金色的小勺子,一口一口舀起里面的雪白乳酪,送到了白子晴的嘴边,温柔地喂给她吃。

她沉默着不说话,静静的听着病床上躺着的白子晴,一脸幸福和兴奋地说话。

“你都不知道,今天耀南看到我的眼睛流血了,他那么紧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十分的在乎我!我就知道,耀南这两年来对我的爱还是和以前一样死心塌地,利氏家族的第一夫人,这个位置就算我走开了两年,别人也抢不走!哼!那个出身低贱的宋雨桐,竟然妄想着想要和我抢耀南?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只有我才能配得上耀南,只有我才能当利氏家族的第一夫人!只要我嫁给耀南,我以后就会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了……真是太好了……”

“子晴,刚才我不在医院,你让耀南出去找宋雨桐之前,你对他说了什么?”

倪一墨望着双眼蒙上纱布的白子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他的心里,总有一种隐隐预约不安的感觉。

“没说什么呀,我就说宋雨桐她刺伤我的眼睛,我要耀南帮我讨回公道,我只要宋雨桐赔我一双眼睛就可以了呀!”

白子晴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十分平常的小事一样,那么的风轻云淡。

“你说什么?你要耀南去取走宋雨桐的双眼?!”

倪一墨手中金色的小勺子“哐当”一声,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病床上的白子晴!

“这有什么嘛!我就是不喜欢那个贱女人!最好是耀南亲手把她杀掉之后,这样她这个眼中钉,就可以永远地消失了!然后她的眼角膜,就可以变成我的啦!”

白子晴不以为然地说着,她脸上那轻描淡写的表情,让倪一墨皱起了眉头。

“子晴!那是一条人命!你有没有搞错?!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有搞错!我是疯了!我就是疯了又怎么样?是那个贱女人逼我的!她那个狐狸精,趁我不在耀南的身边,勾引了耀南!哼!我才不会让她好过呢!”

“完了……完了……”

倪一墨面如死灰地看着白子晴,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妙的预感。

”砰!“

病房的大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浑身冒着寒气的利耀南,正一脸阴鸷骇人地出现在门口!

他一步一步地缓缓接近病房里的那一张病床,寒着脸,铁青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耀南!”

倪一墨见到利耀南的出现,不禁脸色一变!

他心里一惊,担心刚才和白子晴的对话,会不小心被利耀南听到!

“白、子、晴!”

利耀南在病床前,脸色阴沉可怕得紧紧盯着病床上的白子晴。

他的脸上,像是笼罩了一层寒霜一样冰冷。

“是耀南吗?耀南回来了吗?”

白子晴一听到利耀南熟悉的声音,惊喜地露出了笑容。

只是她蒙着纱布的眼睛,根本看不到眼前利耀南浑身冒着冷鸷狠厉的气势,她还没坐起身来,光洁的额头,突然就被一把冰冷的枪抵住了额头!

“我想要听你重新地解释,好好地解释,你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耀南?你干嘛用枪指着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的眼睛是被宋雨桐那个贱女人刺伤的!不信你问问一墨,刚才他和医生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流了多少血,你可以问问他!”

白子晴急着扯着嗓子对利耀南解释说。

而站在一旁的倪一墨,一看到利耀南突然抬起手中的枪,指着白子晴的额头,他的脸色一变,吓得刚要伸手去阻止利耀南的行为,却被利耀南一个冷厉锐利的眼神狠狠地瞪着,像是一个无声的警告,再也不敢伸手阻挡了。

“白子晴,死到临头你还不肯说真话吗?你还要编造谎言来欺骗我?!”

利耀南阴沉的脸色,冰冷的嗓音从薄唇里缓缓地吐出,不带丝毫的温度。

“当初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特意吩咐人在这件病房安装了二十小时三百六十度的超清监控摄像头,针眼般的大小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它的存在……监控录像带我已经看过了,刺伤你眼睛的根本不是雨桐,而是你!是你这个处心积虑。蛇蝎心肠的贱女人!你竟然为了害死无辜的雨桐,做出这样冷血无情的事情!怂恿我派人去杀了她!还要取走她的眼睛,换下眼角膜给你!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说谎骗我吗?你这个恶毒的贱女人!”

利耀南望着眼前这个容貌美丽动人的女人,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一样。

他赶回来医院的路上,已经听了陆凌宇汇报过来的调查情况。

已经看清楚了白子晴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已经变了,不再是当年那个美丽善良,蹲在阳光下,在路边给那些可怜的小野猫喂食的白子晴了!

如今的白子晴,已经变成了一个冷血残忍的女人!

刚才她和倪一墨的对话,也已经被站在门外的他听到了!

利耀南终于明白了,领悟了过来,原来一直以来,这些年以来,他一直以为美丽善良。得体大方的白子晴,和那些贪图他显赫的家世、想要攀附他巨大财富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只是想要当上利氏家族的第一夫人,享受尊贵荣耀的身份。

根本不是真心爱他。

他终于在这一刻,在今天,彻彻底底地看清楚了白子晴这个女人阴暗恶毒的内心!

“不是的!耀南……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了……所以我才会……才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想要留住你的心……我只是太爱你了……真的……我不是有意说话骗你的……”

白子晴一听见自己的阴谋诡计暴露了,吓得脸色一白,但是她强忍住恐惧的心情,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要抓住利耀南曾经深爱她的心,挽回利耀南。

“闭嘴!”利耀南冷声低喝道,似乎再也不想听见白子晴的声音,便毫不犹豫地扣住了手中那一把枪的环扣——

“砰!”

一声剧烈的枪声,在安静的病房里突然响起。

白子晴吓得缩在病床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身躯,再也没有半点千金名媛的高贵和端庄。

“留你一条贱命,不是对你还余情未了下不了手,而是留着你这条命,让你在余生的日子里,让病魔陪着你在合格恶毒的女人下地狱,直到你吞下最后一口气!”

利耀南收起枪,连正眼再也不看白子晴一眼,猛地转过身去,毫不犹豫地走出病房。

在走出病房之前,他突然停了下来,冷冷地对站在那里僵硬得一句话说不出的倪一墨说道:

“倪一墨,你身为我多年的好朋友,你明知道我的未婚妻当年去了哪里,却故意隐瞒着我,两年都没有告诉我一丁点消息。并不是你对白子晴多么的守信用,而是你爱上了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所以你也心甘情愿变成了她利用的工具,成了她的傀儡。从今天开始,从此以后,我利耀南再也没有倪一墨这个朋友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话一说完,利耀南便消失在门口。

……

“告诉我,你有没有爱过我?”

一个长相清纯绝美、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女子站在悬崖边,她樱唇微启,轻声地问道。

她洁白的额头上受了伤,此刻正在淌着鲜艳的血,红色的血顺着她姣好的脸庞滴落,留下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将她苍白的脸色衬托得楚楚可人。

她似乎没有感觉到自己受了伤正在流血的伤口,她只是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充满期待的眼神直直地看着站在她对面的男子。

而站在她对面的那位男子,虽然戴着一张墨镜,却有着一张冷峻却非常完美的面容。那饱满的天庭下,是一双浓浓的黑眉,高挺的鼻子,还有紧抿着冷漠的唇线。他的身形,十分的颀长高大,身上穿着价值不菲的深黑色西装,西装外面还披着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

他身姿站的很直,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位受伤的女子,似乎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一样,他那双戴着墨镜的眼睛,遮住了他的眼神,让人无法看清此刻他的表情,

就在这时,在这块悬崖底下的那一片大海,突然吹起了一阵阵带着咸味的海风。狂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吹动了女子身上那一袭白色的裙子。她身上的裙子其实已经破烂不堪了,好几处的布料有撕裂的痕迹,裙子上还沾染着一块又一块的肮脏黑色,已经无法辨认出原本样子的白色裙子,似乎在诉说裙子的女主人之前遭遇过什么不幸的事情。

“利耀南,回答我啊。”女子已经感受到了冷漠男子的拒绝回答,她纤细的身姿在大风中颤了颤,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她却还是心有不甘,扬着小小的脸庞,再一次开口追问被她唤作“利耀南”的男子,希望他能说出她一直在等待的答案。

“没有。”利耀南缓缓地开口,冰冷的语气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他像是深怕美丽女子在狂大的海风中没能听清他的回答,他又冷冷地重复了一遍——

“没有,宋雨桐,我没有爱过你,从来都没有。”

他那冷冰冰的话语,像是一支利剑一样狠狠地刺向了站在悬崖边的绝美女子,她听闻这个答案后,那张美丽的容颜立刻变得十分痛苦起来,这样的心痛,让她不禁皱起了眉头,秀气的眉毛忧愁地纠结在一起,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开始有了晶莹的泪水。

“呵呵!……呵呵!我就知道……我早就知道是这样的……”

听到利耀南无情的回答,宋雨桐像是再也无法冷静的样子,她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是那么的凄美,她抬起手,捂着她胸口上心脏的位置,她的心突然一阵一阵地紧缩疼痛起来。她眼里明明含着泪水,却又突然冷笑了起来。

“我早该知道的,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你爱的人,始终是她。”

她的笑容那么苦涩,那么受伤。也许是她笑得太用力,扯痛了脸上的那一道伤口。她吃痛地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伤口,看了看,满手都是红色的血。

她又抬起头,深深地望着对面的利耀南,像是在心里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在这样的时刻,看着他这样的男人,这个看起来优秀完美的男人,还是一如当初初次见面时的冷静无情,虽然她现在没法看清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她却能猜得到,那一双深邃的眼眸,绝对不会含有对她的爱意。

哪怕一点点,一点点她就心满意足了。

可惜……他连那么一点点的爱都不肯给她!

“我只不过是你买来的妻子,只是你设计的阴谋里面的一颗棋子,对于你这样的人来说,又怎么可能会爱上一颗棋子呢?”

她哽咽着说出这一番话,神情十分的痛苦,然后泪水从眼眶里滑落出来,一滴又一滴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地掉在了裙子上。

狂大的海风吹起了她的长发,乌黑的万千发丝在风中飞扬起来,完全露出了她整个脸庞,那张楚楚动人的脸上,额头上的伤口仍旧继续在流着鲜艳的血,她那一身破烂的白色长裙也随风飘荡,扬起了裙摆,翻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波浪,整个人像是也要化作这一阵风,随风而去。

利耀南看到她悲伤哭泣的样子,紧抿了抿的唇线,一直垂放在身侧的手,忍不住地握成了拳头,强忍着他此刻翻涌的心情。“既然我只是一颗棋子……”他听见宋雨桐说这句话的时候,只见她捂着心脏,一步一步地往后倒退,而在她身后,正是悬崖的边缘!而边缘底下,只有那可怕的万丈深渊!

“你要做什么?”他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语气有点紧张起来,他想要上前阻止她不寻常的举动的时候,只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微的扣动扳机的声音,他立刻感到大事不妙,想要回头阻止那个开枪的人的时候,一切却已经来不及了——

“砰——!!”

一声剧烈的枪响,让他眼睁睁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宋雨桐,原本捂着心脏的手突然撒开,她的胸口上,赫然中了一枚子弹!巨大的伤害力,让她的胸口上立马出现了一个小洞口,而大量的鲜血正喷发而出!

只见她中枪受伤后,一脸的不敢置信看着利耀南,然后!她的身体直直往后倒去,而就在她身后,便是那可怕的悬崖边缘!

“不!”

利耀南突然绝望地大喊出声,他冷峻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瓦解,而这样痛苦的神情,正是对着最在意最心爱的人才会露出的表情。

他毫不犹豫地大力挥开身上披着的风衣,抬腿迅速跑向宋雨桐站着的方向,现在,他只一心想到她身边去,抱住她,他只想知道,只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事!

他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这么的害怕失去她!

他……决不能失去她!

只是来不及了,一切都为时已晚,这样的醒悟,实在太迟了!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瘦弱纤细的宋雨桐,她用手紧紧捂着中枪受伤的伤口,血却再也止不住,她的指缝里还是不断地涌出鲜红刺目的血,可怕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裳,而她的身体,正往后倒去!向着悬崖边缘倒去!

“雨桐!不要!雨桐!”

利耀南一边拼命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向她倒下的地方飞速跑去。他大声的呼喊中带着一丝颤抖,泄露了他的慌乱和焦虑。

“耀南……”宋雨桐的嘴边溢出了一丝鲜血,她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身体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往后倒去,耳边尽是呼啸而过的狂风,咸咸的味道,是海风的味道。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快要死了,宋雨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却还是情不自禁地,轻轻地、轻轻地叫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正是利耀南的名字。

这个她一直深爱的男人啊,却也是这世上,伤她最深的男人。

然后,下一秒,她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整个人直直地、直直地往下坠去!顺着悬崖边缘,整个人像是风中断了线的风筝,急速地倒下,然后坠落下去!

“耀南……这样也好……我死了也好……下辈子……下辈子我们不要再见了。”

她低声喃喃自语般,话音未落,她那道纤瘦的身躯,就像是一直在狂风中手上的雨蝶,急骤地在风中飞落下坠!

她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生命,就这样瞬间消失在利耀南的眼前!

完完全全消失不见!坠入无边的悬崖深渊!

在感受到生命慢慢地、慢慢地流失之际,她那双弯弯睫毛下紧闭着的双眼,突然从眼角处,流出了一颗泪水。

她没有听见,在最后一刻,利耀南出现在悬崖边缘,向她痛苦地呐喊,向她伸出了手。

她再也不能听见,在临死之前,她一直深爱的男人,对着她坠落的方向,在风中,终于对她吐露出了一直深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说出了那一句她一直想要听到的答案——

“雨桐!我不准你死!宋雨桐!我不准你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我不准!”

“我爱你,雨桐!你听见了吗?宋雨桐!”

“宋雨桐……我不准你死!……即使是下地狱,我也要找到你!”

“雨桐——雨桐——”

黑暗的豪华公寓里,宽敞舒适的主卧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突然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他的口中不停地喊着一个名字!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上全是细细的冷汗!

“利先生?利先生!利先生你醒了吗?”

黑暗的房间外传来一道轻轻的声音,然后那一扇房门突然被人轻轻地推开,管家艾玛小心地按开了小壁灯的开关,黑暗一片的主卧里顿时亮了起来。

昏黄色的光线,照在房间里,照亮了主卧那一张黑色大床上的高大身影。

冷酷英俊的脸庞,冰冷的表情,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阴鸷霸道。

“利先生,你又做噩梦了?”

管家艾玛一脸担忧地端着一杯温水,小心翼翼地递给坐在床上、浑身冒迫人寒冷的利耀南。

“要不你吃点安眠药吧?医生说,你按照他开出的分量,吃一点安眠药的话,这样你的睡眠也许会好一点——”

“不用了。”

利耀南面无表情地接过管家艾玛手中的温水,喝了一杯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清醒了不少。

“你去休息吧!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了,我现在想去楼下的娱乐室走走。”

利耀南从床上下来,穿着室内的拖鞋,随手拿起了一件黑色的睡袍,穿在身上,便缓缓地走出主卧,一个人下楼去二楼的娱乐室。

“唉……”管家艾玛望着利耀南那高大却孤独的背影,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忧伤,轻声地说道:“利先生又去娱乐室看宋小姐最喜欢看的那一部电影了,刚才他一定是梦见宋小姐了,心里又想念宋小姐了吧……”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带着沉重的心情,听利耀南的吩咐,回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

娱乐室里。

没有开灯的娱乐室里,只有一个小型的电影投影屏幕微微发着光芒,正在播放着经典电影《大话西游》。

刚好放到一个十分经典的画面,至尊宝在盘丝洞里戴上紧箍咒之前,观音菩萨问他:“在戴上这个紧箍咒之前,你还有什么话想说?”

至尊宝脸色十分沉重地说:“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一万年。”

……电影的剧情缓缓地落幕。

黑暗之中,坐在椅子上的利耀南,深不见底的黑眸,紧紧地盯着电影屏幕上的画面,一瞬不瞬地静静凝望着。

管家艾玛对他说,这部《大话西游》是宋雨桐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之前他去公司,她一个人独自待在公寓里的时候,每次在娱乐室里面,都会看这一部电影。

利耀南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静静地待了很久。

然后,他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身来,披着黑色的睡袍,离开娱乐室,走在公寓里长长的走廊上。

走到私人艺廊的那一间房时,不知道为什么,利耀南突然停下了脚步。

突然有一种感觉,冥冥之中引导着他,应该进去自己的这一间私人艺廊看一看。

利耀南抬着沉稳缓慢的脚步,走进去艺廊里面,慢慢地转了一圈。

那些他曾经精心收藏的世界名画,价值不菲的古董珍品……

现在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些冰冷的物品而已。

面无表情的利耀南,淡淡地扫视了眼前的那些名画和艺术品,感到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索然无味,就在他转过身去,准备离开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抬眸,墙壁上那些许许多多的画作之中,有一张画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小的白色画纸上,贴在墙壁上,没有表框,上面用素描勾勒出一个英俊冷酷的男人!

那是他的侧脸!

利耀南从未见过那一幅素描小画像,忍不住凑近墙壁,走近一看!

素白的小小一张画纸上,铅笔清晰地画出他的侧脸,宽阔饱满的额头,浓浓的剑眉,深邃犀利的黑眸,高挺直直的鼻梁下,是一双紧紧抿着的薄唇。

然后利耀南的视线缓缓往下移,注意到在画纸的最下面一个角落上,写着小小的几行字迹——

送给我最爱的人:利耀南。

当你看到这一幅画的时候,也许我已经离开了你,不在你的身边了。

但是我希望你永远幸福、快乐!

爱你的人:宋雨桐。

“雨桐……”

原本面无表情的利耀南,在看到画纸上面的那几行字时,冷峻的脸庞终于有了一丝动容,他伸出手,修长的指尖忍不住轻轻地抚摸着那一张简单朴素的画纸,抚摸着上面宋雨桐曾经偷偷画下他的侧脸,在画纸上留下的字迹……

然后,利耀南小心翼翼地从墙壁上撕下了那张小小的画纸,贴近在胸口前,带着它,慢慢地走回到自己的房间。

利耀南捧着那张画纸,站在主卧里,对着墙壁上的一张照片,轻轻地说着话。

“雨桐……你好吗?我都不知道,你偷偷背着我为我画了一幅素描小画像……你画得真好!可惜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画画的样子……”

墙上挂着的那一张照片,是一个清纯甜美的女孩,脸上挂着阳光灿烂的笑容。

“可是……这辈子…… 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画画的样子了……也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和我们的孩子了……”

黑暗的卧室里。

没有人看见。

那个高大冷酷的男子,竟然像一个孩子一样,紧紧地捧着那张小小的画纸,贴在怀里,望着墙上那张照片里微笑的清秀女子,一滴滴滚烫的泪水,无声布满了他英俊的面容。

没有任何人知道。

曾经,利耀南那遇见了一份真挚的爱情。

却没有能好好的珍惜它。

曾经,他遇到了一个纯真美丽的女人。

却没有能好好地对待她。

直到……直到利耀南永永远远地失去了宋雨桐——

他才能心痛地领悟到,原来他早已爱上了她,绝不能失去她。

只是……

这一切,这一个心痛的领悟,来得太迟了——

那个他深深爱上的女人,永永远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永永远远的消失了。

失去的一切,已经不可能再重来了。

宋雨桐已经再也不能听到,也绝对不可能在听到,他内心最想要对她说,却从来没有说出过的那一句话——

“我爱你,雨桐……”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的丫头你惹不起我的丫头你惹不起丫头洛子曦|现言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复杂,而我却只想和她想过着平淡的生活。 我可能控制不了女主这个角色,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 一曲歌休一曲歌休伊点墨|现言他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他的一首歌起,所有人的心都会跟着融化、变软。他在霓虹灯下忘情的歌唱,忘情的流泪,却还是忘不了情。那个她,也曾是风靡一时的星星,可惜却是,流星。他与她相遇、相知、相爱,最后还是相离。 人生有很多后悔,却还是预防不了任何的悔恨到来,他在后悔,后悔自己的不信任。明明就知道,这个圈子里最需要的就是信任,可自己还是没有信任她,没有看穿她,看穿她那么明显的伪装,只为了让自己恨她,最后忘记她。 爱情里最怕去计较公不公平,去在意付出的比重,他还是不了解她,可她却是把他看得通通透透的。所以,他就如她所愿的那样,相信了她一手导演的戏,他输了,输在了,她生命里的最后一场戏中。
  • 穿越之前后世穿越之前后世冷曦雪柔繁星|现言将将将,穿越剧呗,扮猪吃老虎呗,有法术呗,师傅大大傲娇,还有一个假哥哥,一堆贼难完成的任务,不过,我白九怎么可能放弃,劳资无所畏惧
  • 复仇之影后归来复仇之影后归来荻花|现言一个站在演艺圈巅峰的影后,却连遭来亲情爱情友情的三重背叛,毀容了去整容,化身冰山玫瑰,前男友?别追我啊?我不是来报仇雪恨的,什么小三妹妹骂我?士可杀不可辱!报仇?得过且过,大不了让他们破产,什么?妄想伤害我身边的人!不可饶恕!……诶?大boos你跟着我干嘛呢!抱歉我不相信爱,什么来强的?我跑………
  • 独家专宠:韩少请自重独家专宠:韩少请自重宋云兮|现言竹马上线,宠妻没商量。某男挑了挑眉头,神色温柔带着特有的爱意,低沉浑厚的嗓音有力的响起。“蒋小姐,你小时候偷了我东西!”“什么啊?”“你偷走了我的心.....”蒋末然无语。然而某人还在不自觉的继续笑着。“天,明明在外人面前是禁欲系男神,怎么回到家里反差就变得这么大呢?”--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之有种系统叫幸福重生之有种系统叫幸福爷们不狠|现言魏欣重生了,因为前世太过杯具,被一款自称4917号试用期的幸福系统选中,作为转正任务要让魏欣重活一生开启幸福人生,成为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 宇过天晴:我的忠犬男友宇过天晴:我的忠犬男友张格|现言齐天宇觉得自己中了一种叫赵子晴的毒,只要她勾勾手指,自己就像一只忠心的狗狗,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就过去了……自己可是只被女生追从没追过女生的帅炸天的宇哥啊……“齐天宇,过来”“汪~”“齐天宇,给姐揉揉肩”“汪~”“喂,齐天宇,你手往哪摸呢……”
  • 你是我的陷阱你是我的陷阱凉三暖|现言你是我的陷阱,你是我的坑。缘分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牵引着每一个人,每一次奇妙的相遇,都注定了最后的结局。夏薯是一个轻率的女孩,她在不知不觉中,义无反顾的跳进了墨言珩的坑子。说起墨先生,传说,他是一朵高龄之花。后来得后来,他遇见了夏薯。一个奇妙的相遇。分割线在此..............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希望大家支持,微博名就是笔名。你要是喜欢收藏就行,对一切支持我的人,来一个么么扎
  • 盛宠妖娆:厚爱三年盛宠妖娆:厚爱三年Dear肆九|现言这是一个爱与不敢承认爱着的故事,三年前,她莫名其妙的离开,他动用全部的人力也找不到。从那以后,她在他的世界里下落不明。三年后,当昔日的恋人再相见,却如陌生人般。在漆黑无边的巷子里,他把她逼到墙角,怒声道”这么多年你就不想我吗?”“想什么,活着不就行了!”她嘴上逞着能,却有很多不知名的眼泪落下。这么多年,见到他,竟然还会心痛。“沐婷白,你休想在离开!这一辈子,生,是我穆越泽的人;死,也只能想着我穆越泽!”
  • 季少,劝你从了我季少,劝你从了我奶落|现言前世,她被渣男白莲联手迫害致死,今生,势要让仇人血债血偿!笑我养女身份卑微?一朝真相大白,顶级千金归来闪瞎你们的眼;嘲我体育专业三流?游泳,跑步,搏击,全能女神金牌拿到手软;污我歌喉演技作假?上综艺,出唱片,影后视后大满贯谁与争锋!白莲打脸啪啪响,渣男跪下来唱征服。至于那位权势滔天、冷酷无情的季四爷,你的轮椅还要坐到什么时候?宠妻无度的男人站起来,拥着她对一众渣渣说:“我看谁敢动我的季太太。”--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