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2章 大结局

“皇上!”风清扬惊喊,“不能再运功了,否则会走火入魔!”

“皇上,该停下了!”

“七哥,不再运功了,你——你放手吧!”

雪成却自始至终带着淡淡的坚定的神情,谁都知道他不可能放手。

眼看着雪成的一头青丝瞬间化为白发,嘴角有鲜血流出来,再运功下去,很可能就要走火入魔,楚文景,慕容天保和风清扬,河裳等众人突破进来,齐齐运功护人。莺歌,苏柔等一群女子站在一旁看得着实揪心不已。

就在这时,龙胤的部下喊着:“大家快看那!”

所有人抬头,看见那北峰之上雪烟滚滚,遮天蔽日,几乎是同时的,所有人感觉到脚底下剧烈的抖动起来,整个哈云雪山都在摇摆着,山峰上雪球和石头疯狂的往下砸,龙胤等剩下的一群人挡在跟前,为大家断开危险,因这处地势较为平坦,他们并没有遭受到很大的波及。

可是——眼看那北峰整个整个的往下坍塌,好像天崩地裂,好像惊涛骇浪从天上扑下去,远远的,皑皑的北峰以惊人的速度崩塌着,见者为之颤抖,大地为之悲哀,那样可怕的景象,就在他们的眼前发生着。

龙胤悲痛得大喊:“皇上————”

逐影和侍卫们也在呐喊:“皇上————”

塌了,崩了,北峰上的雪化成了人间的炼狱!

大概没有人可以从那样的险境里走出来。

就这样世界都化成了一缕呜咽的风声。

连苼阖上眼眸,两排泪水顺着面颊淌下来……

她手指微动,已经冲破了穴道。

可是她却站定在原地无法动弹,好像被一双无形的,恶魔的手拉扯着,要将她的心带向炼狱。那三个字,依然在耳边回荡:我保证……

……我保证……

我保证……

“那是什么!?”楚越喊着。

“好像是人?”申屠惊讶。

“是人!”赵烈惊愕,“是他?!”

龙胤也和其他人一样,呆呆的站在原地拔不动脚,看着那山峰上有一团身影飞下来。好一阵后,那影子到了山腰,抱着一团小小的身子走过来。那紫色龙袍在皑皑白雪中格外显目招摇,带着大家雀跃的心情一步步越走越近。

连苼被拉扯到炼狱的心,忽然又感觉到了跳动,她的眼中升起绚烂的光芒,望着萧绝抱着怀里的烟落一直走到了她的跟前。

“我保证过,不会让烟落受到伤害,我把她带回来了。”

连苼接下烟落,烟落安静的睡着了,粉嫩的脸蛋因有萧绝内力护着,而散发着淡淡温暖的红光,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因过度疲倦而沉睡着。

“女儿……”连苼轻叹一声,满足的将烟落紧抱着,轻轻吻在烟落柔软的脸颊上。看着连苼欣悦的泪光,仿佛心间腾起了一团温暖,萧绝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体会到温暖的气息……

“七哥!七哥——”慕容天保大声的喊着。

只见众人之间,雪成嘴角淌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隐隐有快要走火入魔的迹象,连苼就要放下烟落来助他们一臂之力,却被萧绝先一步走上来挡下,便见他双袖如灌满了寒风,呼呼的翻飞起来,掌心运着两团浑厚的真气渡给雪成,刹那间风雪飞卷着,呼啸着,最后众人的功力都渐渐的平息……雪成和忆楚都平安无事。

慕容天保和楚文景等几人都擦了一把大汗,虚弱的跌坐在雪地上,立即盘腿打坐调节紊乱的真气。

连苼隔着风花飞雪,静静的望着萧绝。

忽然间这么多年,所有的恨和痛都消散离去。

她没有想到,他真的可以做到这样地步。

“太好了!”大家欢欣,“两个孩子都平安无事啊!”

“哈哈哈!老天开眼!”

连苼轻轻擦身过萧绝的肩膀,将烟落抱到了雪成的跟前,她蹲下来,将烟落放在雪成的怀中,伸手抚摸过雪成一头雪白的青丝,又以衣袖擦去他嘴角的血迹:“这就是你的女儿,我们的孩子……”

雪成的额头抵着连苼的额头,双双凝望怀中的烟落:“长得像妳……”

萧绝立于皑皑苍茫之间,看着一家三口相拥的画面,他微微仰头,望一眼那灰滢滢的天空,一抹苍白的笑意从他漆黑的凤眸里浮上来,是从未有过的平静和温柔。他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四肢百骸里流淌出来,蒙住了他的视线。眼前琉璃雪白的世界,忽然渐渐染成了鲜艳夺目的朱红……

他听见一声声的呼喊,带着大家的震惊和猝不及防的悲恸。

血红的世界里,他像那崩塌的雪峰,轰然一声倒在了雪地上——

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身下,蜿蜒……盘桓……流开……

连苼只是回首看他一眼,她想对萧绝说一声感谢。

可是前一刻还欣悦的笑容,永远的凝固在她脸上,有惊恐急遽的爬上她的眼瞳,带着滔天海浪般的惊痛,随着她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她的人已经扑上来:“萧绝——————”

他睁开着布满鲜血的眼睛,殷红的血水,像是没有尽头一般源源不绝自他的眼里,鼻端,口中,耳中,从他全身的皮下渗透出来……他想要再看她一眼,看见一片鲜红世界中,连苼悲戚欲绝的容颜。

所有人扑上来,龙胤和逐影迅速握住了萧绝的手腕,一探,立即弹开,龙胤一拳头捶打在雪地上:“他的五脏六腑,全身经脉——都,碎裂了……”

悲伤无言的窜上来,大家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心已是空空荡荡。

“我不准——我不准你死!”

连苼发抖的双手,局促无助的想要捂住萧绝身上奔流的鲜血,“你听到了吗,萧绝——我不准你这么死!我不准!”她运功,想给他灌入真气,他用最后的力气握住了她的手,“不……必了……,没有……用……”

连苼不管,一手捂在他胸口上,不断渡给着元气,萧绝的眼角鲜血和泪水不绝的流淌下来,“苼……”他一开口,便有大把大把的血水,就像洪流一般倾倒出来。连苼浑身都在颤抖,像落花被寒风打碎成一瓣一瓣,绝望就像是山峰一样压下来,压在她的心口上,痛得撕心裂肺。

他染血的手捧住了她的脸,眼渐渐的往下沉:“我想知……道……你……,有没有还……爱……爱着我……”

泪一颗颗蓄满眼眶,却怎么也没有落下,年少时初遇的画面历历在目,这漫长的一生经历的悲欢离合,一瞬间在脑海中闪回——当那三个字保证又一次在心间里回荡,画面定格在眼前,捧在脸颊上的手缓缓的往下滑,“不!”她忽又用力握着,泪双双坠落,俯身贴在他耳畔,启口吐出一个字。

“苼儿……”

苼儿……

……苼儿……

低低的呼喊从他心间飞出来,在缠绵的雪絮中渐渐的飘远……

“萧绝!我不准你死——我不准——”

“不……不————”

“绝!阿绝————”

“啊啊啊啊啊——————”

连苼悲恸的呐喊扶摇直上,苍茫世界也因她的悲泣而动容,鹅毛般的雪纷纷扬扬在天空中飞舞着。一朵朵,落在铺满鲜血的大地,红的血,白的雪,交织成凝固的画卷……

继位第五年,冬。萧绝崩于北国哈云雪山。两国战争不战而退。锋芒至极的莽朝在历史的洪流中如昙花一现,后史都言,如流星般划过的莽朝因一个女人而屹立,亦因同一个女人而坍塌。而这个女人,没有人能清楚的说,她是覆国祸水,还是巾帼红颜。注定成为后世倍受争议的一位传奇女子。

六年后。

后燕王朝,皇宫御书房。

“不得了了,不得了啦!”

“吵什么?”连苼坐在御案前,正批阅奏章。

“皇后娘娘——不得了,小太子殿下穿……穿……穿着龙袍爬到龙位上去啦!”伺候小太子的宫女们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回禀。

“是谁给太子穿的龙袍?”连苼板着脸霍地立起。

“这……婢……婢子们不……不敢说……”

连苼扔下奏章,长长的朱红衣袍逶迤在地,她起身来到大殿,只见巍峨大殿上一个幼小的孩子,穿着一身短小的龙袍,带着十二勄皇冠,小男人一样坐在上头,稚气的嗓音叫了一声:“母后……”

“潇儿,你父皇在哪,是谁给你穿的龙袍,让你在这胡闹?”

“母后,潇儿是皇帝了。父皇说潇儿可以每天坐在这上面。”

“我问你,你父皇在哪?”

“哦……父皇说,他给母后留了一封信。”

“信?”

“是啊,母后你看……”

慕容潇用秀气的手拿出一封信。

连苼拆开来看,忽然一股粉末扑鼻而来,不等她警惕,已经中招。

该死……

看着连苼软倒下去,慕容潇开心的拍着手:“父皇,父皇!母后中计啦!父皇父皇!母后中计啦!”

“乖皇儿。”雪成从帘后走出来,捏了一把慕容潇的脸蛋,将连苼打横抱起,“以后这皇位就交给你了,潇儿,要做个好皇帝。父皇带你母后去一个世外桃源,得空再回来看你和你两个姐姐。”

“哦,那潇儿可以为所欲为吗?”慕容潇精明的闪烁着他的圆圆凤眸。

“为所欲为?潇儿,别忘了还有一大帮子你的叔父义父们看着你。”

“可是潇儿是皇帝了。”

“嗯……那潇儿就适当的为所欲为吧。”

雪成笑着,低头看了一眼正吹鼻子瞪眼表示严重抗议,某人让她一夜变太后的无聊决定!她不过才帮他打理朝政四年而已,他就开始报仇了。

“再让你留在这皇宫,你会把我和儿子女儿都忘记了,不行,我已经满四十了,剩下几十年,后半辈子我要和你单独相处。”

连苼用眼瞪他:“儿子才五岁!”

“五岁已经很懂事了,和他爹一样有为。堪当栋梁。”再说这几年,后燕王朝已经被她打理得井井有序,足够潇儿挥霍十年,等潇儿长大了,他相信潇儿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最睿智的帝王。

连苼忽然幽幽的看着雪成:“可是……潇儿是萧绝的儿子,慕容雪成,你真愿意把皇位给潇儿吗?”

“潇儿也是我的儿子。从立他为太子那天起,我就没想过要改变。”

连苼动容。

当年哈云雪山上的生死离别,每每想起,还是撕心裂肺的让她痛。

上天让两个男人爱她痴狂,而她也接受了命运的眷顾,她爱他们,一样爱得刻骨铭心。萧绝死后,她才发现自己早已经怀有了身孕,怀上了萧绝的骨肉。命运的巧合,让萧绝抚养了雪成的女儿,又让雪成抚养着萧绝的孩子。庆幸的是,她得到的是无与伦比的爱。让她一生无憾。

“你的头发黑了很多,温夫人说再服半年的药,就可以恢复到以前了。”

连苼任由雪成抱着走出大殿。

“嗯……其实白头发看看也习惯了。”

“是啊,反正你已经老了。”

“嗯?我老了?才四十而已,四十岁的男人是猛虎你不知道?”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到了晚上,你就会知道了……”雪成意有所指的笑着。

连苼脸一红,软软的身子只能偎依在雪成怀里,“我还没找你算账,竟然和儿子伙同暗算我。”

大殿上,五岁的潇儿在龙位上爬啊爬啊,他发誓要爬出一个更大的江山。

殿外,雪成抱着连苼越走越远。

“听说烟落和忆楚又缠着我二哥,带她们上哈云雪山去了?”

“大概落儿想她‘父皇’了,每年都要上雪山住一阵子。”

“听说莺歌又生了一对龙凤胎,这是四个了吧?厉害,佩服。”

“嗯。天保大概比较……卖力。?”

“那我们也再要一个吧?”

“要什么?”

“孩子呀。你的……”

“已经够了。”雪成微笑,满眼里都是宠溺的光芒,唇落下,吻上来。

嗳……也是。高龄产妇风险大。

后面的时间,就让她一心一意来爱他,过二人世界……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美人扶风之倾世凰后美人扶风之倾世凰后林中玉妖|古言父亲阵亡,死后遭人陷害,被削爵夺位,家产被抄,母亲疯癫,云家子弟下狱流放。 重生后的云家幼女,没有灵根,身患心疾,却发誓要查出陷害父亲的真凶,医好母亲,救出狱中的哥哥。 她一步步登上高峰之巅,手刃仇人,为父昭雪。 只是,陪她度过余生的,该选择情深义重的小竹马,还是那个令她琢磨不透的铁面王爷呢?
  • 何人曾为系归舟何人曾为系归舟沐亦堇兮|古言赫连裴楚在边关收到八百里加急圣旨。 传旨士兵:“尊太后懿旨,皇上命摄政王殿下永远留在边关,不得返京。” 赫连裴楚:“为什么?” 士兵:“太后说您哄骗明楚公主下嫁北狄,公主什么回京,您就什么时候回京。” 那就,不回去了。 远在京城的赫连离央:“他当真不回来了?” 信使:“王爷说了,是作者不让他回来。” 赫连离央:“作者是谁?” 信使:“据说是一个叫沐亦堇兮的家伙。”
  • 天雨莫古诗词三百首天雨莫古诗词三百首咖啡逗我|古言诗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中华文华是这么的博大精深,历经五千年而生生不息。唐诗宋词便是其中璀璨的一颗明珠,诗词不应该是小众的读物,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诗词。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上我所写的诗词,谢谢。
  • 嫡女要上位嫡女要上位古风|古言前世被搭档背叛,为第一杀手的名号将她杀害,一朝穿越,谁来告诉她,为毛她还是如此悲催?亲娘早死,后娘伪善,未婚夫被抢,妹妹就是一个心机婊,还有一渣爹!她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行,坚决不行,奋起,反抗。一定要保障自己的权益。嫡女上位的奋斗史就此开启。(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系统女主不好当系统女主不好当浓浓糖宝|古言误入琉璃大陆的某人,为了顺利的完成任务回归现实,不惜牺牲放弃自己的男神,去引诱一个弯了的冷面佛。 不仅初吻没了,还直接在他面前成了个怂包。 某男动不动就以他要消失为由威胁她。 某女很不想再见他,可偏偏为了任务还得舔着脸上去讨好他。 1V1甜宠文。 可能第一次写这种全程甜宠的有点不尽如意,但是希望大家要是点开看了,就给点建议。
  • 农门娇女:养养包子种种田农门娇女:养养包子种种田幻影梦枫|古言苏影遭亲人背叛被仇人杀死,结果却穿越到古代成孩子娘,从此就过上携空间养包子,脱贫致富,闯江湖,挑夫郎过好日子。
  • 宫心计:婉后传宫心计:婉后传华年似风|古言一场变故,她失去了亲人。却在一个神秘女人的帮助下,改名换姓,送到了晋王的身边。身为细作的她,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从此以后,她的荣辱兴衰都伴随着他。夺嫡的路上,她都陪着他,度过一个又一个的难关。然而,等到他皇袍加身时,却换来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最终她和他会迎来怎样的结局……
  • 逆天小丫鬟:邪少爷的傲娇妻逆天小丫鬟:邪少爷的傲娇妻水凝烟|古言云小芽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薪水丰厚的高等婢女,攒钱帮娘亲还债;可一场莫名其妙的强暴,却让她陷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大少爷的温柔关怀,二少爷的霸道挚爱,江湖豪侠的倾心相待,她吃不消啊!面对他的宠幸,她悄然而去,不被尊重的爱,她不要。“外面的世界比待在我身边更好?”他眼冒寒光的问。她果断点头,“当然!”“所以你情愿在外面浪迹一生?”他咬牙切齿,又问。得到了所有,却失去了她,这一切便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强制的手段,舍不得在她身上使,他只能耍赖了。他将她禁锢在怀内,咬着她的耳珠低语,“想走,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 誓歌之妖孽凰妃隐形爱誓歌之妖孽凰妃隐形爱黯离|古言一朝因姐姐那虚伪爱情的印象,对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死亡那一刻到来,穿越成逆天的凤凰,还有个自己一样的琉璃夜。到底谁是主角?“咳咳,帝尊,小的错了。”苦哈巴的琉璃夜一脸萌的看着眼前冷峻的美男,心有点苦涩加甜蜜。“我知道谁是主角了。”琉璃玥温柔看着前面打情骂俏的一对。“你,是我永远的主角。”黄帝抚摸着柔顺的头发。一朝一夕,印着他们的爱情。
  • 清贞颜清贞颜猫念久|古言他,自幼失去母妃当上皇帝,文武双全掌管政权。她,背负着家族重任,亲手砍掉与心爱的人的藕断丝连嫁入帝王院。那时的她不过十五便被推上了他的床,她成了皇后人人都嫉妒她。她深知后宫是个魔鬼吃人又不吐骨头。那时的他十九继位多年人人窥视帝王坐。她历经所有苦与痛登上高位的她却失去了最好的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