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8章 江山再好也不如煮酒烹茶 完

皇上利用赵贵妃的铁证和先帝的圣旨在东月国内是传得人人皆知,其他国也已然有所耳闻,皇上顿时变得臭名昭著,无需官员开口,百姓们都纷纷喊着让他让位,让出这本来就不该属于他的位子。

民心顿失,皇上再挣扎也是徒劳无功,坚持了半月后到底还是下了禅让的圣旨,将皇位归还给顾明渊。

这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顾明渊的登基变得刻不容缓。

随着皇上禅让当日就被送去行宫后,顾明渊和沈艺彤就入主宫中,先处理朝中事务,再一边张罗登记事宜。

偌大的后宫之中只有沈艺彤一个人,后宫的事自然也没有人同沈艺彤分担,所有事都要她来做决断。

好在前世她要处理的事务也不少,还能撑得住,一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这登基的事都已经准备好了。

作为正妃,作为皇后,沈艺彤自然是要同顾明渊一道登基的。

从子时起,她就开始梳洗打扮,皇后大礼的礼衣是要多复杂有多复杂,从沐浴熏香完开始足足穿了一个多时辰才穿好,束发带冠又是一个时辰,天方大亮的时候才一切落成。

看着镜子里雍容华贵的自己,沈艺彤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这一身行头沉甸甸的不仅仅是压在她的身上更是压在她的心头,经历了这么多,她看了太多太多真实的皇权之下的尔虞我诈,不折手段,毫无人性,而只要皇权在,这样的事会层出不穷。

她的孩子生在这皇室,在这皇宫里只怕也是难以避免的,哪怕顾明渊宠爱她和孩子,可身为皇上这后宫不可能只有她一个人的,终归是要有人进来,一旦有人进来,争斗就难以避免。

“皇后,时辰差不多了。”露芝轻声的在耳边提醒。

沈艺彤收回神来,抬眼看了外面已经彻底亮开来的天,将自己的思绪收下去。

不管如何,他们赢了已然是难得了,自打嫁给顾明渊那天起她也打算好了的,今生是绕不出这个京都城了,如今多想这些也是无用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歹她贵为皇后,镇压几个小妮子还是可以的。

想着站起身来,由露芝和刘妈妈一道扶着钻进凤轿里,往金銮殿去。

此刻金銮殿由内到外都站满了文武百官,喜号和祝乐一道响起,庄严无比。

顾明渊和沈艺彤的轿子分别从东西两侧而来,各自由人搀扶下轿。

抬起头来,眼前的顾明渊映入眼帘,一身明黄色的巍峨金龙的龙袍更将他的身形承得伟岸,嘴角那温煦的微笑一如既往,眼里映出她的模样来,仿佛天地之间再无其他。

顾明渊伸出手,沈艺彤明了的将手搭在他的手中,两人默契的一道转身,并肩同步的一步步往那金銮殿而去。

越往上走,越能看到那金碧辉煌的宫殿,看着那高高在上的皇位,沈艺彤看到的不是权力,而是鲜血淋漓。

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了这个位子厮杀,她与顾明渊何尝不是这样厮杀过来的,日后这样的厮杀或许还会继续,可她却没有办法。

沈艺彤眼里的这一幕担心和无奈落在顾明渊的眼里,他明白她心中想着的是什么,将她的手握紧一分,小声道:“彤儿,朕今日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大礼?”沈艺彤疑惑的看着顾明渊,不明白今日为什么要给她准备大礼?还要给她什么礼?她已经是皇后了啊。

顾明渊却卖着关子转过头去不言,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在这样的登基仪式上她也不好纠缠着问,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往金銮殿上走去。

两人一路走上云台,分别落座在皇位与凤位上,受百官朝拜。

“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免礼,平身。”顾明渊虚扶一把,浑厚的声音在这大殿之中越发的威仪。

文武百官依着纷纷起身来,各自站在位子上,等着这新皇登基的第一道圣旨,这是东月国的惯例了,一般来说都是封赏自己这一派的官员,处罚那些当初敌对的官员,百官心里都各自明白。

顾明渊对立在身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太监立即明了的走上前,打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初登皇位,当大赦天下,除死罪者,yin者,乱者外皆赦,封镇西大将军陆其名为镇西侯掌管京都十万兵马,封吏部侍郎尹斌为吏部尚书……”

这封的人不少,太监一口气是念了大约十个人后,突然卡住了,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下去,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惊恐的看着顾明渊。

太监的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生疑,这是怎么了,怎么念着念着仿佛就被吓得不轻一样。

顾明渊却好似没看到一般,自若道:“念下去。”

得了顾明渊的话,太监哪里敢不念,只能吞了口唾沫,硬着脖子继续念:“朕得先帝宠爱,留其圣旨,故得皇位,但朕自知非治国之才,无仁君之德,故不敢枉费先帝之江山,祖宗只心血,今日将皇位禅让与侄顾谦,钦此!”

禅让?

这刚刚登基就禅让?

顿时之间,朝堂上下所有人都像是被一道惊天旱雷给劈中了一般,久久回不过神来,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沈艺彤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顾明渊,不敢相信他居然把皇位禅让出去了,这……

“这份大礼,彤儿可喜欢?”瞧着沈艺彤惊愕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样子,顾明渊笑得格外的得意。

这就是给她的大礼?

这……礼也太大了!

“微臣,遵旨!”不等所有人回过神来,肖太师和陆将军就开口应答了下来。

看着殿上这含笑的两人,沈艺彤就知晓这一切又是谋算好了的,顾明渊早就打算好了要禅让!

有人应答了,顾明渊自然也不耽误,起身拉起沈艺彤便就从云台之上下了阶梯往殿外去,只留下还未从震惊中醒过来的文武百官和整个楞在了原地,一眨眼就成了皇上的顾谦。

被顾明渊拉着往宫外走,沈艺彤过了大约半刻才回过神来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早就和肖太师和舅舅谋算好了的对吧?”

“怎么?彤儿不喜我送的这份礼?”顾明渊转过头来反问。

“这和喜欢不喜欢扯不到一起,这皇位是你这辈子一直追求的,这好不容易才登基了,为什么要禅让出去?”沈艺彤不明白,这个皇位是顾明渊追求了这么多年的,为了这个皇位他才熬到今时今日,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放弃。

“因为我已经追求到了,我要的不过是个皇位,是给我母妃与父皇一个交代,既然已经做到了,我自然就如愿了,也该要追求其他了。”

“其他?”沈艺彤不曾知晓顾明渊还有其他追求。

“这半个月让我觉得这皇上的确不好当,后宫前朝都是麻烦事,每年还得选秀,就不能兑现我给彤儿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了,我是个重承诺之人,自然也给彤儿兑现,而我觉得彤儿想要的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也不错,不如去追寻追寻。”

顾明渊说得轻松,但沈艺彤知晓,要他放弃这些是多不容易,也明白他是为了自己,为了孩子放弃的。

此时此刻,她不知该说什么,眼眶不由得就红了起来。

“彤儿怎么还哭上了,不是该要高兴才是吗?遥儿已经在马车里等候了,再见不到彤儿他又要哭了。”顾明渊用指腹轻轻擦拭去沈艺彤眼角的泪花。

“遥儿?”

“孩子不是还没取名吗,我想好了,叫逍遥,一世逍遥。”

一世逍遥。

真真是如了她的愿了。

“你可想好了,出了这个宫门就没有后悔的了。”沈艺彤擦着泪威胁着顾明渊,可哪哪也看不出威胁来。

“从写那圣旨起我就没有后悔的了,江山再好也不如与彤儿煮酒烹茶。”顾明渊看着眼前破涕为笑的沈艺彤真正的明白了当年母妃的话,眼前这个人的笑容,比任何都重要。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三生三世情缘:奈何桥三生三世情缘:奈何桥柔软大叔|古言三生情缘一切梦中注定,一碗“遗忘”忘却今生红尘,进入轮回,是进入轮回还是在忘川河等待,这一切由你自己主宰
  • 乱程乱程俞弥|古言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神秘的一面。在东汉自然也不例外,有间酒肆,曰“乱程”,位于会稽,每日子时营业。在江湖,官府中盘旋近千年,却屹立不倒,无人敢于动弹。朝堂之人,不敢入内搞事,江湖之人,不入内斗殴,成为业内的行规。酒肆“乱程”一楼跟寻常酒家,没什么差距。可酒楼二楼自然也不是说随意开放,进酒肆二楼之人,皆是有提前入馆投帖之人,准允,才可以入内。入内之人,皆是有求之人,店家,自会替其乱程人生指点迷津,拨乱反正,获得一条新生。也就是,店名之意,而得到指点的人,也需要,用一物换得,这将有店家决定接不接纳,接不接这一客人。这也是这家酒肆特别之处。二楼的神秘使得,酒肆近千年,无人敢动弹。而宋予安被迫接任酒肆“乱程”第十二代主人,又会发生什么呢? 企鹅群号:七~零~五~七~二~四~八~一~三
  • 废柴重生废柴重生银子|古言她是一个被人唾弃的废柴,被人打骂,被喜欢的男子抛弃,当二十一世纪的灵魂附着到她身上时注定会让她的命运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经过重重困难学得高超的武功,抛弃她的男子回心转意,伤害她的人多加奉承,她一一不屑,母亲的忌惮使得她时刻陷入危险之中,为了保护自己和在乎的人,她只那一脸冷漠如天神睥睨世人的男子随意挥袖便能让天下硝烟四起,然而他的一颗心却被她牵连,一次次的靠近一次次的伤害他依然不离不弃,最终他用他的强大和温情让她沉沦于他的怀中。【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剑侠奇缘:他们来自江湖剑侠奇缘:他们来自江湖数狼吃羊|古言做为不受宠的公主,白冷九岁时跟着一个江湖人出宫学武了,直到十七岁才回来。然后她遇见了已经名动天下,却不把她当妹妹的白相与。故事开始了。白冷跟异父异母的哥哥相恋,游历江湖,又认识了跟她关系微妙的林越……从宫廷到江湖,从上一代到下一代。世事无常,人心难测。爱不得,求不得。……等白冷终成为一个受人尊崇的公主,枯寂的年月,守在她身边的人,是满床满被的白月光,还是永远停在窗前不进来的冬夜雪?
  • 青葱寂日还天青葱寂日还天慕之林|古言一辈子,可长亦可短家。前世今生,无可阻断,百日相思百日愁,剪不断理还乱。前世的她――邪魅、狠辣、却也爱憎分明,今生的她――心善,高冷,外冷内热。
  • 调皮皇后之皇上别爱我调皮皇后之皇上别爱我冷月清夜|古言欧阳羽儿爱上官玉龙整整爱了两世最终会如何?龙是否还是负了羽?还是羽负了龙?
  • 步步情深,史上最牛皇后步步情深,史上最牛皇后雁南飞|古言阴差阳错,她成了替嫁皇后!她上斗宫妃,下斗朝臣,还要PK皇帝!好不容易真·皇后回来了,她这个假·皇后终于可以功成身退了,可皇帝陛下竟然不放人!把她扛回中宫,压在榻上,用俊脸诱惑她,“皇后,你把后宫妃嫔都赶走了,你也走了,是要憋死朕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野女称王野女称王木荆|古言懵懂狐仙乱因果,一朝穿越,祸福双至。亲戚邻人贪我财,乡村野娃欺我孤,终于忍无可忍,大叫一声,爷爷,我要爆发,我要夺我田地,壮我门楣,守我家财……呃,什么,江山也是我的?***剧透***某女:我要称王!某男:纳尼?某女:因为我要娶你,又不想委屈你嘛!某男:那也不必……某女一脚踹开某男:放屁!你可知道今年的物价有多高?一尺红布几毛钱?一个猪蹄什么价?铺床的花生和栗子又要多少钱?当了皇帝,收礼收到手软,赚了面子有了里子,最重要的是,省了咱自家的钱!匍匐在地的某男听罢此言,瞬间眼冒星星,一把抱住某女大腿:咱当王!
  • 三国吕布之女三国吕布之女real觅尔|古言一睁眼,成了吕布之女。 吕娴:……
  • 遗梦忘川香彼岸遗梦忘川香彼岸漫六|古言遗梦千年,花香千年,忘川流过千载春秋,可又有多少人还记得那河边凝望千年不愿离去的人。“千年已过,你还是不愿记起我么?”“这世间,又有几人是愿意或不愿意就可以轻言记起,又轻言放下的呢?”“我不求能得你原谅,只求你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可好?”“你从不知,是什么在支撑着你走过这千年岁月!”这世间,有很多人,很多事,并不是一句对错就能结束,万物生存都有其自身的规律,谁又说得清,谁欠了谁、谁对不起谁。。。。。。千年等待,千年轮回,千年爱恋,千年纠葛,当一切水落石出,他们是否还能回到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