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2章 大结局三

再椅子上睡觉,尤其是被绑着的情况下,很不舒服,也很难睡过去。

萧妍觉得自己根本就没眯多长时间,就被叶墨城给弄醒了。

“几点了?”萧妍问着正在给她松绑的叶墨城。

“不知道,”叶墨城很利索的把萧妍身上的绳子解开,回答的也很利索。

萧妍:“……”

被绑了这么长时间,松开之后,感觉很舒服。

萧妍甩着胳膊,蹦着腿,舒缓一下自己的四肢。

叶墨城在旁边看着萧妍跟跳大绳似的,也没阻拦。

等萧妍终于自己缓过来了,不晃悠的时候,叶墨城拉着萧妍的手,轻手轻脚的门边走。

叶墨城拉着萧妍,萧妍起初还挣扎了几下,叶墨城回头询问的忘了她一眼,萧妍才讪讪的停止了挣扎。

走到门边,叶墨城试探的动了动大门,还好是木头门,不是铁门,没有那么大的声音。

叶墨城小心的把门拉开,

寂静的月光下,两个两个的靠在一起,坐在地上睡着觉,每个人的旁边都放着一把刀。

一把把锋利的到,反着光打在萧妍的脸上,萧妍不由得有点紧张,被叶墨城抓着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叶墨城感觉到她的紧张,捏了捏萧妍的手,让她别害怕。

这一段距离,萧妍觉得就像是煎熬。

如果中间突然有一个人醒过来,他们肯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她不是不相信叶墨城的能力,而是对方人太多,他们人少,对方的武器也太多,而叶墨城手无寸铁。

走到快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人翻了个身,哼哼了两声,

萧妍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被叶墨城握着的手心出了汗。

叶墨城转过头,冲萧妍做着口型,“没事,”

那个人没醒,

也不知道是因为叶墨城还是因为那个人没醒,萧妍觉得心安多了,没那么紧张了。

还好,他们走出一段距离了,离那些人远了些,萧妍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萧妍这一口气还没松完,就有绑匪醒了,

“站住,别跑,”然后又去叫自己的同伴,“快醒醒,跑了,人跑了。”

叶墨城顿了顿,拉着萧妍开始跑了起来,前边就是树林,

跑进了树林,借着夜色的掩护,绑匪没有那么容易能找到他们。

萧妍被叶墨城拉着跑了一会儿,应该是跑到树林的内部了,

太久没有运动了,萧妍跑的气喘吁吁的,弯着腰,一点都走不动了,叶墨城几乎是在拖着她走。

“不……咳,行……了,”萧妍两只手抓着叶墨城的手。

叶墨城停了停,放开萧妍的手,萧妍立马瘫坐到了地上,呼呼的喘着大气,萧妍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喘不过气来。

叶墨城蹲下身子,弯着腰,“上来。”

萧妍呆着没动。

叶墨城回了回头,“都什么时候,别闹脾气了,”

萧妍默了默,她倒不是不想让叶墨城背,而是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让叶墨城背?

“站不起来了……”

叶墨城,“……”

叶墨城转身,弯腰,把萧妍抱了起来。

萧妍顺着双手勾上了叶墨城的脖子,无意识的做出来的动作却让两个人的身子都僵了僵。

倒是叶墨城先反应过来的,抱着萧妍又开始继续跑,但是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萧妍的手勾着叶墨城,放下来也不是,不放下来也不是,萧妍的胳膊和手都是僵的。

僵了一会儿,索性也就勾着叶墨城了,再放下来就显得更尴尬了。

就着月光,萧妍能看到叶墨城脸上细小的汗珠,

叶墨城的嘴紧抿着,一双眼睛如黑夜一般,犀利的很,眉头微微的皱着,似乎叶墨城总是这样的一个状态,眉头从来都没有舒展开来,

萧妍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叶墨城的眉头,似乎像是要抚平他皱着的眉头。

叶墨城身子顿时僵了,低下头看着萧妍,看着叶墨城那双幽深的眼睛,萧妍陡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立马把手收了回来,一双眼珠转悠到别的地方。

树叶还在随着夜风来回摆动,叶墨城的步伐也没有停下。

“休息一会儿吧,”萧妍轻轻的说,跑这么久就够累的了,更别说叶墨城还抱着她,

虽然叶墨城依旧保持的平稳,可是萧妍也能听到叶墨城很重的喘气声。

叶墨城看了看萧妍,没说话,在一棵树旁,把萧妍慢慢的放下了。

萧妍靠着树坐下,一边揉着自己的脚踝,一边问着叶墨城,“这么没头苍蝇的跑,怎么跑出树林呢。”

叶墨城站在一边,看着萧妍,“天亮了,就能辨别方向了,”

“现在呢?”萧妍接着问。

“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叶墨城顺着坐到了萧妍的旁边。

“哦,”萧妍点着头。

说是休息,其实叶墨城也就是坐了半夜,萧妍靠在树上睡着了。

夜色很静,绑匪还没有找到他们,叶墨城一刻也不敢放松的盯着周围。

天慢慢的亮了起来,也有脚步声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妍妍,妍妍,萧妍,萧妍,”叶墨城轻轻的叫着。

叶墨城叫了几声,才睁开眼,

“来了?”萧妍压低了声音,很低,很低。

“嗯,”叶墨城点着头,把萧妍从地上拉起来。

萧妍顺着叶墨城的力道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土。

叶墨城拉着萧妍,轻手轻脚的往东边走着,往绑匪相反的地方走。

萧妍跟在叶墨城身后,时不时的往后张望着,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萧妍觉得终于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她看见了人住的房子。

萧妍激动的差点喊了出来,幸亏叶墨城够了解她,也够灵敏,立马捂住了萧妍的嘴。

虽然萧妍没有喊出声,绑匪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发现了他们,

“快,在那边,”其中一个绑匪在不远处指着他们喊,

“靠,”叶墨城低低的爆了一句粗话,把萧妍往前甩去。

萧妍顺着叶墨城的力道,往前走了几步,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

萧妍将将站稳,回头瞪着叶墨城,“你干什么,”

叶墨城往后望了望,绑匪已经理他们越来越近了,叶墨城看着萧妍,不容拒绝的说着,“快走。”

“不,”萧妍一口回绝道,“凭什么?绑匪对的是我,”

叶墨城被她气的不轻,稳了稳自己的呼吸,“你去找电话找人,报警,我拖住他们一段时间,懂吗?”

萧妍:“……”

眼看着绑匪越来越近,叶墨城又使劲推了一把萧妍,“快点,要不然两个人都逃不出去。”顿了顿又坚定的补充了一句,“我不会有事的。”

萧妍看了看已经近在咫尺的叶墨城,又看了看正对她肯定的点着头的叶墨城,萧妍咬了咬嘴唇,下定了决心,转身跑了。

绑匪的目标确实不在叶墨城的身上,看见萧妍跑了,绕过了叶墨城去追萧妍。

被他们无视的叶墨城一下子抢过跑在最后边的一个人的刀,用刀背把这个打趴,又去打前边那个人。

叶墨城深知自己不能这么一个一个的打,他们很可能会并分两路,一路对付自己,一路去追萧妍。

所以,叶墨城干脆跑到了最前边,拦着他们所有人的去路。

但是叶墨城一个人到底是拦不住这么多人,这一点,叶墨城也知道。所以,叶墨城在跟他们纠缠了一会儿,估算着萧妍估计打了电话了,

叶墨城抓起地上的一把土,往绑匪的身上撒去,然后向着萧妍跑的地方跑去,去找萧妍了。

他拦不住那么多人,就只能呆在萧妍身边保护她。

“小伙子,小姑娘,”一个老奶奶在招呼他们。

萧妍冲叶墨城点了点头,就是这个老奶奶借给她的电话。

“我带你们藏起来。”老奶奶弯着腰,冲他们招着手。

叶墨城拉着萧妍冲老奶奶道谢,“谢谢,”

“没事,”老奶奶说,“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孩子,我看你们像是好孩子。”

老奶奶把他们带到一个地窖下边。

“你们凑合在这里呆一会儿,绑匪走了,我把你们弄回来。”

“谢谢您了,”萧妍冲着老奶奶说。

“没事,别老谢了。”老奶奶说完就把地窖的门给带上了,留了个缝。

地窖里一下又恢复了黑暗,萧妍靠在地窖的墙上,一直扑通扑通跳的心终于平复下来一点。

他们也终于快得救了,萧妍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劫后余生,也许是为了老奶奶的善心,突然想哭了,萧妍也真的哭了出来。

叶墨城也终于发现了萧妍的不对劲,站在萧妍面前,抬起她的头,

“怎么了?”叶墨城轻轻的问着。

就着一点微弱的光,叶墨城能看到萧妍脸上的泪珠。

萧妍摇摇头,“没什么,”

叶墨城看着萧妍不再问了,试探的把萧妍轻轻的搂住,萧妍没有挣扎。叶墨城也放心的搂的更紧了一点,轻轻的拍着萧妍的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地窖的门被重新打开,也终于看见了亮光。

“孩子们,他们走了,你们快出来吧。”

“哦哦,”萧妍抹了抹自己的连,赶紧推开叶墨城。

萧妍从地窖爬上去,才终于觉得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萧妍舒服的伸了伸胳膊,却没有发现突如其来的危险,

“小心,”

叶墨城喊着,突然扑倒萧妍的身上。

然后,萧妍就看见了一片血迹缓缓的流出来,触目惊心。

萧妍瞪大了眼睛,“叶墨城……”

……

一片的混乱,

萧妍坐在医院的急救室前,都有点回不过神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萧妍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她记得,叶墨城扑倒她身上,为她挡了那应该扎在自己身上的一刀,

老奶奶以为绑匪走了。而绑匪其实并没有离开,躲在了一边。

他们等着机会,萧妍出来的时候,他们下了手。然后被叶墨城给挡住,再想补第二刀的时候,警察来了。

警察把绑匪,叶墨城和萧妍他们一起带了回来。

警察叶墨城和萧妍送到了医院,而把绑匪带到了警察局。

萧妍梳理着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太突然,太猝不及防了。

萧妍揉着自己发痛的额头,眼睛通红的盯着手术室的灯,她多希望那灯灭了,医生从里边走出来,能告诉她,什么事都没有。

可是……怎么可能呢。萧妍痛苦低下头,绑匪那一刀捅在叶墨城的身上,扎的很深,萧妍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滩让她触目惊心的血迹……

医生在手术室给叶墨城做着手术,很难熬的一段时间。

萧妍等的快崩溃了,手术室的灯终于“啪”的一下灭了,萧妍赶紧起身,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

“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连口罩都没有摘,只对萧妍着摇了摇头。

萧妍一下就像被抽空了似的,腿发虚的,跌跌撞撞的走进手术室,

叶墨城正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病床上。

周围是一片白,叶墨城的脸色也是苍白的。

萧妍看着叶墨城,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睛湿润了。

趴在床边,萧妍抓着叶墨城的手,

“叶墨城,叶墨城,”萧妍陡然的加大了声音,激动的喊了起来,“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你不许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叶墨城,你醒醒,”萧妍放低了声音,看着叶墨城没有变化的眉眼,“你不是说过要照顾我吗?你不是说要我重新跟你在一起吗,你不醒来,我怎么跟你在一起?”

叶墨城很安静的躺着,一动没动。

“叶墨城,你醒醒好不好,你醒来,我们复婚,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好,”

叶墨城突然睁开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珠陡然的望进萧妍的眼睛里。

萧妍吓的往后退了退,反应过来什么似的,

“你没死?”

叶墨城皱起眉头,“谁跟你说我死了的?”

萧妍瞪大了眼镜,不敢相信的望着叶墨城,“那也就是说你刚刚在骗我?”

叶墨城顿了顿,“我没骗你,是你自己以为的。”

“好啊你,叶墨城,”萧妍都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

莫得以为叶墨城不行了,自己心也像跟死了似的,突然叶墨城又“活”了过来,当真是大喜大悲。

“萧妍,”叶墨城叫着,“你刚才说的,我当真了。”

“我……我说什么了?”萧妍觉得自己应该装傻了。

叶墨城眉眼含着笑,“你说我醒来,你就和我复婚,一辈子在一起。”

“呵呵,”萧妍冷笑两声,“我是被你骗了。”

叶墨城拉住萧妍的手,耍着无赖道,“那我不管,反正我听见了。”

“不能当真,”萧妍挣着叶墨城拉着她的手。

“嘶,”

叶墨城倒吸一口凉气,皱起了眉头,萧妍立马就紧张了,一脸担忧的问着,

“怎么了?是不是碰到你的伤口了。”

叶墨城虽然没有死,但是受了重伤,萧妍还是知道的。

叶墨城笑了笑,没有放开萧妍的手,把她拉的离自己更近了。

“你看,你还是紧张我。”

萧妍任由叶墨城拉着自己,“你别拿这种事情给我开玩笑。”害她白担心。

“是,”叶墨城低低的笑着。

……

一个月后,琳达因为涉嫌故意绑架罪,进了监狱,

三个月后,叶氏集团的总经理叶墨城和新兴的前景最好的工作室的负责人萧妍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江秉承和萧艾分别作为伴郎和伴娘。

“姐姐,你看看好不好看,”萧艾穿好了伴娘服在萧妍面前转着圈。

“好看,”萧妍幸福的笑着。

“好看什么,”江秉承在一旁凉凉的讽刺着,“漏那么多,”

萧妍忍着笑,看着萧艾在撇嘴。

“真是的,扫兴,”萧艾眼睛乱瞥,嘴里嘟囔着。

“我出去看看。”江秉承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等江秉承一出去,萧艾就立马垮下了脸,抱怨着,“姐姐,你结婚,他心里不好受,把所有的气都出我身上了,你说我冤不冤。”萧艾委屈的不行。

萧妍刮刮萧艾的鼻子,“好了,你可以换个思路,他这是变相的再跟你说话,是不是?”

是什么是,萧艾无力的翻了翻白眼,也出去了,要结婚的女人阿,智商都为负数。

等都没有人了,叶墨城穿着帅气的新郎服进来了。

萧妍言笑晏晏的看着也带着笑意望着他的叶墨城。

叶墨城弯下腰,把什么东西戴在了萧妍的手上。

萧妍低头看了看,是戒指,泛着亮光的戒指。

“婚礼的时候戴的,你干什么现在给我戴上。”

叶墨城笑笑,“我实验一遍。”

萧妍无语的望着他,就这样了,兜兜绕绕了一大圈,还是这个人,不曾变过的,以后,将来,也只能是这一个人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殓妆师殓妆师荼青|现言殓妆师,中国一个特殊的行业群体,他们边缘而神秘,既备受尊重又被传统观念所忌讳,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个职业无疑充满着神秘和奇幻色彩,却往往令人退避三舍。沈蔚蓝作为宴山殡仪馆的一名殓妆师,每天打交道的除了死人还是死人。活到28岁,沈师傅仍旧是大龄难嫁,平胸没屁股,本以为自己就是一株卖不出去的白菜只能烂在地里了,谁曾想某日因为一桩生意惹上了一个二婚头,被卷入一个扑朔迷离的事件中——妻子的意外死亡,男人冷漠的反应,顾文佑的执意报复,顾长生的缄默不语,让她感觉眼前迷雾重重……【其实这是个宠文啊啊啊】
  • 霉女逆袭霉女逆袭梁雨萱|现言一个女生以前很胖,后被改造成美女的逆袭故事
  • 爱情纪实录爱情纪实录窦初|现言他们的爱情是从一次意外崴了脚开始的,这都是真实的故事。从他们在大学里认识一直到现在他们因为家长的反对,他们仍然努力坚持着,最后结果会怎样,我也不知道,因为事情还在发展,生活还在继续……
  • 盛宠萌妻:捡个竹马做备胎盛宠萌妻:捡个竹马做备胎萧品珂|现言从不相信婚姻的她,却试图寻找着一分最纯粹的爱情。有人告诉过她:“那些别人越不让你做的,你越应该试试,只有试过了你才会发现它的美好。”所以她学会了独立,学会了世故。也有人告诉过她:“一生短暂,只有少走弯路,才会少一分后悔,多一分接近理想的机会。”所以她学会了从容,学会安逸。只是后来,她慢慢忘记了自己的初衷,丢失了信仰与追求。以至于后来遇见更好的人,也不敢成全自己。“晚晚,这次我想保护好你。”
  • 隐婚娇妻boss爱上瘾隐婚娇妻boss爱上瘾冬日寒梅|现言(宠文)陶宁只是心血来潮,在小巷子里走了一圈,就成了个带证的已婚妇女? 嗯,没关系,反正金主有钱,咱有青春耗得起,咋的? 三年后,陶宁无语的对着强势进驻的某男,你不是说井水不犯河水,搬进来算想咋地! 被嫌弃的某只看不到陶宁的脸色,哥有的是钱,想走哪儿就走哪,红票票砸你怕不怕!
  • 一念倾安一念倾安沉睡的大福儿|现言十七岁在顾念最叛逆的年龄认识了傅以安,这个冷漠又霸道的男人影响着顾念此后的一生,互相折磨到白头。没错,我就是个坏女人。
  • 绝杀独爱绝杀独爱暗精灵|现言她爱上了一个人,他却成为了她的姐夫;她愿意为他不顾一切,却跨不过血缘的羁绊;她愿意放弃时,她却失去了所有;当她再次回来时,是她报复的开始......他对她说:“待在我怀里就好!”他的怀抱却不属于她;他对她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却挽着姐姐的手走过那铺满花瓣的红毯;他对她说:“我不会放手的,就算你知道一切,就算你想要从我身边逃开,我也不会放手的!”他却用遗忘把她从他的生命里推开;他对她说:“你是我的,谁也碰不得。”他却将她送进了监狱,因为她伤了他所爱的姐姐;他对她说:“不准再接近小宜,否则不管是谁帮你,我都不会放过你的!”她只是笑了笑,她不会了,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文章摘录———————————“夕儿——”他在她耳畔低吼道,一声短短的呼唤饱含着太多太多他想要表达的,却无法说出口的一切。他火热的唇印在她的上面,他炽热的温柔交叠着她的。她本能地感受着他给予的一切,如同从前一般。他知道这是一场可怕的堕落,但他却无所谓了。他早已经在地狱了,他只是想再一次,最后一次拥有她。———————————他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你是我的,谁都碰不得。”原本放在她后背的手来到她皎洁的脸庞,有力的手指沿着她的眉划过她小巧的鼻梁,最后落在她水润的唇上,“你身体的每个部位,即便是一根头发,除了我任何人都不准碰。”“我讨厌你在我怀里心不在焉。”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接着便是他带着有些粗暴的掠夺。她紧紧地搂着她的脖子,仍由他摆弄着她的身体和一切的感官。如果说这场火会烧毁所有的人的话,那就让它燃烧吧,否则她心里的痛和恨无法平息…———————————
  • 天降娇妻一千岁天降娇妻一千岁亿绾绾|现言景司瀚,高冷腹黑,不近女色。 却偏偏被一个千年老古董碰了瓷。 “公子你眼睛真好看” “公子你闻起来真香” “公子我能不能吃了你?” 景司瀚:“……” 一句话简介:对于一个一天到晚想吃了自己的女人,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 1V1男强女强甜爽宠文,现言,架空勿考据
  • 情开半夏君可知情开半夏君可知桑格拉拉|现言情开半夏君可知,半夏像是一只生命力顽强的蜗牛,不知疲惫的耕耘着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在爱情方面,她和那个他都有些迟钝,在他们身边的朋友都看出他们彼此有爱的时候,他们还是一头雾水,徐半夏,爱情面前不要惧怕,加油哦。
  • 爱,悄悄来到爱,悄悄来到苏宁夜|现言她,活得热烈,像一朵盛放的红玫瑰;而他,是众人眼中的娘炮,在她不知道的角落里默默等待爱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