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花令行天下

南京,古称金陵,又叫石头城。龙蟠虎踞,六朝繁华。

清凉山是南京西区的著名胜地,东山麓有一座善庆寺,寺内的扫叶楼,为文人品茗谈诗的好地方,登楼远眺,好像许多浮雕的假面具,南京人称这一带叫做鬼脸城。

鬼脸城是个丛草杂生,荒凉不堪的地方,游人们也很少到这里来寻幽探胜。

这是初更时分,一弯新月,像银钩般斜挂天空!

三月初头,东风料峭,吹到身上犹带寒意,鬼脸城黑黝黝的城脚下,不知是什么人搬几方平整的大石,拼在一起,倒也有些像一张长方形的桌子。

在这张拼成的石桌东,南,西三面,每一面都有四团黑影,像木偶般坐在那里,只有石桌的上首,(北面)依然空着。

三面,一共是十二团黑影。说他们是黑影,因为他们很像是人;但你看不到他们的头脸,只是黑幢幢的一团而已!

而且人是动物,就算你正襟危坐,也总有人会动一下的;但这十二团黑影,始终也没动过一下。

这时,要是有人走来,看到了这般情形,不吓个半死才怪!

但这时的确有人来了,那是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头上也戴着一顶黑色的风帽,强劲东风,吹得他氅衣猎猎作响。

风虽很大,他却走得很快,纵然他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但从他一路行来,腰身扭动所流露出来的婀娜身材,分明还是一个女的,而且年纪也不会很大。

一个年轻女子居然在夜晚到这里来。嘿,她若是再走近五六丈,看到这十二团黑影,那就够你瞧的,保险会尖声惊叫,回头没命的飞跑。

现在,她渐渐走近了,三丈,两丈、一丈……她当然已经看到了,但居然没有尖叫出声,而且还走向石桌的上首。

现在她已经在召桌北首中间停下来。徐徐摘下了头上风帽,露出一头披肩青丝。

月亮虽然不算大明亮,但已可看得清她的容貌,只是看清了她的容貌,你就会大夫所望。

那是一个满脸病容,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黄脸女子,但她目光却相当明亮,扫过面前十二团黑影,缓缓从宽敞的斗篷中伸出一双纤纤玉手。

这双手光润如王,就和她焦黄的脸孔完全不相称,玉手拢着大拇指和食中二指,那是“拈花指”,她玉笋般尖尖的三个指头之间,确实拈着一朵花。那是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现在她开口了,清冷的声音,徐徐说道:“花令行天下。我住长江头。”

话声甫出,那始终没有动一下的十二团黑影突然站了起来,原来他们果然是人!

现在每一个人迅快的伸手取下了戴在头上的黑布罩子。

那是十二个黑衣汉子,此刻一齐躬下身,由左首第一个人说道:“属下黑煞十二星参见花令。”

此人声音有些苍老,但中气极足。

黄脸女子冷声道:“你们能及时赶到,很好。”

十二个黑衣汉子直起身,但目视石桌,没人敢朝黄脸女子看上一眼,神色极为恭敬。

黄脸女子续道:“令主把你们调来,有一件重要的任务,要你们去办。”

那为首黑衣人躬身道:“使者有何差遣,属下自当遵奉指示。”

“好!”黄脸女子依然冷冷道:“三日后是清明节,我这里有密柬一封,你们可依柬行事。”

说完,从她斗篷中飞出一封黑色的密柬,落到为首黑衣人面前。

为首黑衣入躬身取起来,口中说道:“属下遵命。”

把黑色密柬揣入怀中。随身又取起蒙脸黑罩,套到头上。

其他十一个黑衣汉子也各自取起黑布罩套到了头上,大家一齐回身坐下。

现在他们又变成十二团黑影,正身而坐,又一动不动了。

黄脸女子似乎对他们十分满意,轻盈的覆上风帽,转身往外行去。

镇江城里,有一家东海镖局,总镖头姓闻,镖局是闻家的祖业,传到闻天声已经第三代了。

东海镖局数十年来,可以说得上是大江以南第一家大镖局,闻大声的祖父闻沧海,号称剑、掌、镖三绝,在江湖上盛名久著,到了晚年,门人弟子遍及大江南北,东海镖局宛然成了武林一个门派,大家索性就称东海门下,久而久之,武林中就多了一个东海门,东海镖局总镖头,也成为东海门的掌门人。

闻天声的夫人姓阮,是金陵名武师鹰爪门扑天鹰阮伯年的独生女儿,一身武功,出自家传,这位阮夫人只生一个女儿,取名家珍,今年只有一十七岁,自幼学了家传的武功,还要缠着母亲传她鹰爪门的功夫。

闻天声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了,自从去年五十岁大寿之后,就把东海镖局交给大弟子陆长荣去负责,除了发生重大的事故,他已少去过问,以东海镖局在江湖上的交情和盛名,自然也不会发生什么重大事故的、

闻天声虽是东海门的第三代掌门人,但他生性淡泊,不肯滥收门人,因此他门下只有三个弟子。

大弟子陆长荣,已经三十出头,替师父管理镖局,人称陆少镖头。二弟子林仲达,今年二十六岁。三弟子楚玉祥,今年十八岁,当初原是弃婴,由闻天声夫妇一手扶养长大。

这楚玉祥是闻天声的三弟子,但闻天声从未教过他一招半式的武功,只请了一位宿儒教他读书。

闻天声为什么不教他练武呢?其中原来另有一段原因。

那是十七年前一个春天的早晨,闻天声正在练武场中教陆长荣、林仲达两人的武功,听到大门口趟子手们大声谈论,似是出了什么事!

闻天声忍不住跨出门去,只见七、八名趟子手正在七嘴八舌围在路上说话。

闻天声不觉轻轻咳嗽了一声。这声咳嗽原是总镖头出来的暗号,因为镖局的趟子手,都是粗人,几个人在一起,自然更会粗话出宠,他为了要维持总镖头的尊严,听到他们说粗话总是不大好,因此每次出来,总要先咳嗽一声,让大家知道总镖头出来了,就可以安静一些。

那几个趟子手听到总镖头的声音,连忙垂下手来,叫了声:“总镖头!”

闻天声问道:“你们围着看什么?”

其中一名趟子手道:“回总镖头,咱们镖局门口,不知什么人送来了一个弃婴。”

“弃婴?”闻天声道:“你们看到什么人放在咱们门口的?”

随着话声,走了过去。

就在他举步跨出的同时,从大路上正有一道人影飞奔而来,这人奔行的速度奇快无比,转眼之间已到了闻天声的面前,他来得快,刹住得也快,只要再差上半步,两人就非撞上不可。

闻天声一怔,抬目朝那人看去。

那人微微一笑,说道:“闻总镖头,在下是给你老送信来的。”

他左手果然拿着一个信封,迅快递了过来。

闻天声本待伸手去接他的信封;但听了对方这句话,觉得事出突兀,连信都没有去接,注目问道:“朋友是那里来的?”

那人左手把信递出,闻天声要接未接,那封信就跌落地上。

闻天声往下看了一眼,信封上果然写道:“闻总镖头亲启”字样,就这瞟了一眼的时间,瞥见那人右手举了起来,掌中寒光一闪,极似匕首,心头不禁猛然一惊,那还容他出手?身形一个轻旋,左手疾翻使了一记擒拿手法,五指如钩,一下扣住了对方手腕,右手同时疾出,把对方手中匕首夺了过来。

这一记空手入白刃的手法,当真动作如电,迅疾俐落。那人右手被他抓住,居然一点也没有挣扎,手掌一摊,任由他把掌中的东西夺了过去。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无极三十六诀无极三十六诀沈奎|武侠宋末元初,金国遗孀裴满真于元陪都燕京刺杀忽必烈途中偶遇主角小乞丐张三而引起一系列曲折离奇的故事:曾以十八骑袭破金国信阳的大将军刘整叛国,大宋西部江山迅速沦陷,蒙古为统一中原武林,加入到争夺四块神秘人皮秘籍后羿射月图的厮杀当中;武林盟主轩辕琢磨神秘失踪,世仇独孤扬成为武林公敌;张三机缘巧合执掌雪山派,又蒙受不白之冤;刘整之子刘廷玉大义灭亲,成为驸马,一步步执掌朝纲;为与张三兄弟情,蒙古王子屡次撤兵,却屡遭刘廷玉暗算;江南德威武馆少馆主何宝廷从谦谦君子沦为逆天剑客,与张三从兄弟变为陌路;裴满真为大金后裔拥戴,却屡被利用;刘廷玉与张三的离奇身世;德威武馆与雪山派的渊源;张三与魔教紫竹宫圣女曲蓝灵以及江湖女子史小玉的爱恨情仇;裴满真与刘廷玉的孽缘;武林至尊无极三十六诀与后羿射月图的碰撞都将在这部作品中展现出来。如果觉得写的好,就请收藏并推荐吧。新人发书不容易,不想湮没了,谢谢你们。
  • 水云诀水云诀水墨风|武侠少侠沐风,自幼得承武道,在一个以气功论天下的江湖中,他显得是如此的另类。
  • 武灵败类武灵败类夏雨来|武侠一个本想在青楼跑腿混口饭饭吃的少年夏雨来,因一次‘善心’作祟,救了一个武林上恶名昭彰的大土匪,从此走上了土匪这条不归路!手中青龙偃月刀,胯下奔雷大黑牛。笑看武林不平事,征战武林叹沉浮。我自横刀战天下,一座山头显威名。
  • 神雕侠侣之襄阳大战神雕侠侣之襄阳大战歌舒雨季|武侠神雕侠侣至倚天屠龙记之间的故事,缅怀前辈,小说内容根据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之间的故事线索和历史内容编写。
  • 嗔仇录嗔仇录不正经的孤坟|武侠苍天无道,非我不善。万物无仁,诛念嗔仇。悲喜如初,万世开平。混茫尽眼,问道还宗…禅香一缕,落在青衣少年额上,平凡的脸庞问“这是什么?”老者说“无道天经,也称无道天书。”“谁的?”“你的。”“我是谁?”“天!”“那他们呢?”少年看向倒在地上的三人。“仇!”
  • 疏雨吹梧桐疏雨吹梧桐秦欣|武侠舟车之行,一路风尘。浮浮沉沉,纷纷扰扰,一切都重要,一切又显得那么无足轻重。曾经为刀光剑影而一往情深,曾经对江湖的快意恩仇而深醉其中......且看一位少年医生如何闯荡江湖,抱得美人归!
  • 命世之才命世之才布那那那|武侠善恶一念之间,向经典武侠致敬,用最新颖的故事讲述武侠故事。
  • 灭秦系列第二卷灭秦系列第二卷龙人|武侠大秦末年,神州大地群雄并起,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中。随着一个混混少年纪空手的崛起,他的风云传奇,拉开了秦末汉初恢宏壮阔的历史长卷。大秦帝国因他而灭,楚汉争霸因他而起。一切一切的传奇故事都来自他的智慧和武功……
  • 叹侠叹侠收长头发|武侠须臾去经年,踏遍万里川,初入芦苇不知深浅 把酒笑人间。 有一素衣姑娘,善使双刀,一把为惊龙,一把为落凤,天生男儿气魄。 有一酒鬼,终日与酒为伴,江湖人都称他为蓬莱游侠,而他却只想找个媳妇。 有一个轰动长安的剑客,尽着愚忠愚孝,身死长安城。 有一个执垮少年,为了活命天下为棋,为了父亲意愿一人一枪护城池。
  • 封洪断山传封洪断山传小屈侯|武侠一段讲完,说书人放下惊堂木,感慨道:“那是一个乱世江湖,英雄辈出的年代,短短的时间里,连武林盟主都出了三位,只是不知,又要过多少年,这偌大的江湖才能再出那么个血衣魔头啊……” 千种武学,万般秘籍,哪敌人心诡谲 肝胆相照,柔情百转,怎奈天道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