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穆老头的心思

晚晴的话让老穆太太一愣,周围的人更是好像没听清一样,还有这样的法规么?怎么没有听说过?

周氏最先反应过来,“你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还有这样的法规?你这就是糊弄人呢。”

“是不是糊弄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晚晴脸上带着轻笑,那自信的样子倒是让周氏有些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其实还真是真的,不是晚晴瞎说的,虽然朝廷没有明文规定,但是衙门里确实是有一条这样的规定,尽管此时晚晴说出来这话,也确实是不知道衙门里有这条规定,不过是想着吓唬一下这些什么都不太了解的人一下。

大门口的声音,将六叔公家所有的人都吵醒了,六叔公老两口子带着一大家子全都出来站在晚晴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愤怒,那架势就好像是要打群架一样,正所谓输人不输阵。

“你来我家门口干什么?还想找晚晴丫头的麻烦,真是不长记性。”六叔公丝毫不给老穆太太脸面,声音冰冷的说道。

老穆太太听到这话,眉头倒竖,怒声说道,“六叔这话说的,我怎么了?我教训自家孙女有什么错?她手里有了银钱不孝敬我这个奶奶,我找她要又有什么错?还是六叔公收了这贱丫头的两匹布,就是非不分了么?”

“你放屁,真是没想到你是这么不要脸面的人,晚晴丫头已经和你们老穆家分家了,契约书上写的清楚明白,镇上衙门都从新立户了,丫头手里有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我收了两匹布又怎么的?那是晚晴丫头孝敬我们的,哼,不像有些人就想着压榨,不将人当人看。”

“祖爷爷何必生气?这狗咬我们一口,我们也没有必要咬回去不是?如果有些人还是这样不识趣,我们就只管告衙门就是,正好让衙门的人来评判评判,这没有亲生爹娘在的我们,从小到大都被虐打的我们,该怎么讲究孝道?

我就不相信这世上难道还没有地方说理了不成?刚好我身上这一身的伤疤就是最好的证据。”晚晴笑着看着六叔公说道。

周氏一听这话,倒是有些害怕了,毕竟衙门上可是不讲究什么情面的,这晚晴丫头身上的伤确实是一层没好,一层又起了的,如果真的去衙门的话,那老穆家确实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说不定还要赔上点什么。

老太太却没有想到这些,当下又开始破口大骂,“你个小贱蹄子,你说谁是狗呢啊?还告官?你去,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告出来什么?”

老穆太太的话说完之后,还不等晚晴接话,周氏就拉着老太太的衣角小声说道,“娘,娘不能去,不能让她去啊,那衙门是真的有着规定的,不能虐打孩子的。”

老穆太太听到这话,丝毫不在意,“怎么的?我打的是我自己的亲孙女,这还不行了?”

“哼,亲孙女就活该被你打死么?真是没有王法了!”

“就是啊,这要是家家都像你们似的,那还生什么孩子?直接养牲畜岂不是更好?”

围观的人再次激愤起来,大家都被气得不下地干活了,周氏一见这情形,赶紧给自己大哥使眼色,这好好的银子没有要到,又被大家看了笑话,真是流年不利。

这个晚晴丫头醒了之后,怎么就变得像一个刺头了呢?怎么都拿捏不了,现在更是有分家文书在,更是不好拿捏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让她分家,就让她留在家里当牛做马,使劲的磋磨她,让她不成人形,就变成一个奴隶样子,到了那时候,家中的女儿谁好谁坏谁都能看出来,这富贵人不还是自己姑娘的?真是没想明白。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一大清早的过来闹腾啥?赶紧回家去,饭也不做,让全家人都饿死不成?”穆老头的声音出现在人群之后,随后一张带着愤怒的脸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让老穆太太和周氏心中一咯噔,晚晴见到穆老头,还是轻声叫了一声爷爷。

豆豆被穆凉抱在怀里,此时见到老穆头,委屈的说道,“爷爷,奶奶和大娘一大早的就来骂姐姐,豆豆都不敢说话,爷爷豆豆害怕!”

小孩子的一声爷爷豆豆害怕,真是让大家的心中都不舒服,特别是晚晴,赶紧将豆豆抱到自己瘦弱的怀中,轻声安慰道,“豆豆不怕啊,姐姐没事的。”

“嗯,豆豆相信姐姐!”相信姐姐什么?相信姐姐一定能打败那两个老妖婆不成?豆豆的话让晚晴有点小郁闷,难道姐姐就是大老虎不成?

“嗯,姐姐棒棒哒!”晚晴轻笑着说道,丝毫不在意身边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人,矜持什么的,通通不需要。

穆凉看晚晴如此情况下,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和豆豆说话,可见心态强大,不知道为什么,穆凉的心中竟然有了一丝涟漪。

好像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晚晴可算是自己的侄女呢,辈分上更是差了一大截,这怎么可能呢?想到这里穆凉赶紧将自己的目光收回来,看着门口的人,面上都有些火辣辣的感觉。

“三弟,你没事吧?”站在穆凉身边的穆白奇怪的问道。

穆凉赶紧摇头,“没事,我没事。”

“老穆头,你们家的婆娘自己管好,别有事没事的就出来乱咬人,哼,真是没有家教。”六叔公冷哼一声说道。

老穆头听到这话微楞,老穆太太更是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周氏到底还是害怕老穆头的,此时一句话也不敢说,拉着老穆太太的手,转身就要往回走,但是老穆太太哪里甘心?要不到银子,还要回去伺候一大家子,此时才觉得晚晴在家的时候是有多好,自己什么活都不用干。

“是,六叔说的是,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老穆头闹心了。

“哼,当家的,穆晚晴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家的孙女,那天分家的时候你不在家,那就不能算数,你是她爷爷,你现在就让她回去做饭干活,看她还能说什么?”

“闭嘴,滚回家去,再出来丢人现眼,别说我回家修理你。”穆老头真是气死了,真是后悔自己怎么娶了这么个女人回来?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各位叔叔婶婶,真是麻烦你们大早上的就过来,都受累了,赶紧下地干活吧,这时间都不早了。”晚晴将豆豆放在地上,笑着看着人们说道。

围观的人笑着说没事,一个一个的这才转身离开,周大成两口子郁闷到不行,没有将银子弄到手,心里不舒服,但是不舒服能怎么样?忍着呗,只能以后在想办法,就不相信这晚晴一个丫头片子带着一个小屁孩,还能上天不成?

所有人走之后,晚晴才将六叔公家的大门打开,认真的看着老穆头说道。

“爷爷,不要说奶奶和大伯娘出来,你是不知道的,晚晴不知道爷爷您是真的心疼着孙女和豆豆,还只是表面上碍着面子的关心爱护,也许原来您确实是真的心疼着我们,但是从我们分家那时候开始,您心中的那一丝怜悯应该也消磨光了的,所以才会默认她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爷爷也许是想要证明一件事情,想要看看我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只要奶奶和大娘说些什么,就乖乖听话。

也许爷爷又是不甘心我现在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借银子,或者您还更担心将来这银子我还不上,会连累了穆家对不对?

爷爷,现在晚晴就和您说,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在奶奶将我打到将死之时,我就已经想好,如果能大难不死,那定要带着豆豆离开穆家,不只是为了我,也是为了豆豆的将来。

还有那银子的事情,是我自己的事情,不会牵连任何穆家的人,如今我们已经分家单过,并且契约书上面已经写明我和豆豆不只是和奶奶家,就算是和外婆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爷爷不用这样试探。

从分家那时候开始,我和豆豆就是独立的人家,爷爷请放心过你们自己的日子,将来不管我和豆豆是富还是贫,都不会牵连穆家,我只希望将来在我们生活过得好的时候,不会再次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不然晚晴的手段,就不是将木桩子踹断这么简单了。”

晚晴的话说到了老穆头的心坎里面,他怎么也没想到晚晴现在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心,这让老穆头竟然有一种自己的孙女被换了的感觉,但是面前的人确确实实就是自己那个从小受欺负的孙女,只能说老太太真的将人逼到了极点。

再看看那断了的木桩子,老穆头更是吃惊晚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既然这样,爷爷只能祝福你和豆豆了,我们走。”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老穆头也没有脸面在待下去,背着手率先往回走,周氏狠狠的看了一眼晚晴,拉着还想骂人的老穆太太转身往回走。

六叔公一家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晚晴竟然会想到这个层面上来,并且还说中了老穆头的心事。

“丫头,你是怎么想到的?”穆凉好奇的率先开口问道。

晚晴回头看着这个小叔叔轻声道,“很简单,只有一条,那就是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如果奶奶想要出门,那爷爷不可能不知道。”

晚晴说的好像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如果说自己屋子里面的人出门还不知道的话,那这个人不是瞎就是傻。

“晚晴丫头很聪明,这样我也放心了,赶紧的做饭做饭,饿了都,今天你们所有人都不要下地干活了,都帮着晚晴姐弟两个去收拾竹林茅草屋去。”六叔公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服从的点头,不过却又都被晚晴一句话定在原地。

“祖爷爷,我想要从新盖新房。”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兽性王爷:专攻腹黑毒妃兽性王爷:专攻腹黑毒妃前进的路标|古言亲生父亲为了仕途逼着她嫁给传说中的鬼王,魔鬼王爷怎么能嫁?于是嫡小姐选择自杀没想到二十一世纪特工女王穿越而来!变强是硬道理!她岂是你们这些渣所能欺负的?为了摆脱相府她跟亲生父亲讲条件,为了得到更大的势力于是利用王妃的身份……只是这家伙不明明是个废人吗?我靠,他居然只是在装疯卖傻?这下被坑惨了……
  • 毒医猛妃毒医猛妃异力|古言上一世她为他杀百婴、取血骨,负尽天下人之人,到头来却被他无情背叛舍弃,她发誓今生势必要逃开那个男人的桎梏;浴血重生,她是恃宠而骄的相府嫡女,恶名昭昭,这一世她注定惊才艳绝,聪慧无双,惊艳世人!医毒双绝,惊世古武,棒打色狼,智斗小三!诸侯夺嫡,四面楚歌,腐朽的皇权崩塌,新的时代已来临,且看她红妆素手如何指点江山。
  • 宿命穿越之美男倾心宿命穿越之美男倾心悠蓝静|古言梦中的老奶奶说我并不属于21世纪这个世界,并说在月圆之时便是我回去之日,我才不信呢,结果真的华丽丽的穿越了,还遇到了性格各不相同的美男们,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南宫绝;有时爱耍无赖,但却时刻保护我的叶子寒;世人惧怕,神秘邪魅霸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邪云;表面冷酷但内心细腻的杀手风月影(还有许多,你看了才知道哦!)这些美男们是真的倾心于我,还是恋上我穿越后身体主人的绝世容颜?
  • 十年紫禁情十年紫禁情杉木依依ss|古言十一岁,为保皇位,从大清门娶进辅臣孙女。 十四岁,亲政,却奸臣当道,与她携手过低谷。 十六岁,扫除奸佞,爱子降生,意气风发。 十八岁,朝野动荡,痛失爱子,她身担皇后责任,亦坚持不渝。 二十一岁,三藩作乱,复得嫡子,永失心爱之人。 君临天下时,再不见她笑颜。手握天下人生杀大权,却握不住她逝去的芳华。纵使三宫六院,妃嫔成群,心中孤独冷寂,再无人能解。终其一生,只愧对于她,未能教养好她留下的唯一血脉。
  • 权宠元妻权宠元妻初景|古言元熙公主,仗着父皇宠爱,执意下嫁白焱起,甚至将他真爱乙明凤接到公主府。 眼一闭一睁,成了村姑乙元芕,是乙明凤族妹。 靳澄湛,一代兵王穿越成侯府庶子,又经历数月追杀,被村姑所救。 所以,靳澄湛这辈子只有三件事:撩萝莉、宠萝莉、顶着无数岳父与大舅子的压力宠萝莉。 世人都说靳公子臭不要脸。 一不要脸男扮女装,只为赖在乙家。 二不要脸还想倒插门,气死了博陆侯。 三不要脸的他扮女装、让乙元芕女扮男装、阴阳颠倒。
  • 遇见你,余生皆欢喜遇见你,余生皆欢喜容煜|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出色的特警,却穿越为侯府嫡女,刚出生便被送出京城抚养,母亲软弱姨娘猖狂,还有个拎不清的祖母;他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皇子,亲母是二品贵妃,从小被人奉承恭维,玩世不恭肆意张狂。她因前世之事不相信爱情,却被他一点点感动,他本是天之骄子,却为她放下骄傲。他说“我就喜欢这么宠着她,惯着她,她说什么我都依着她,把她宠得全天下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受得了她,这样她就只能是我的了,那我就赚到了。”(特别强调一下,我现在还在上学,所以有的时候可能会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更新,请大家多体谅!)
  • 月牙心月牙心深夜起名|古言“前世的是是非非,真的不能放下么?不放下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又能如何呢?”寒青痴傻地笑了起来,不,是蓝音荫痴傻地笑了起来,是那次意外让她告别了前世,来到了这里,成了寒青,如今早已不是当初,该清醒了,该好好地活这一世了。
  • 走猎夫去走猎夫去林宸岚|古言本是撩遍天下的霸气侧漏,怎奈闲心起抛弃了‘脚踏十只船’的奋斗目标一念追夫,然开启了猎夫模式。上有追夫记,下有猎夫传;左有抢夫计,右有骗夫策。问人世间脸皮厚者?其封临溪天下无敌!他是人们眼中永远的神,才华横溢。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如清风明月,只够别人瞻仰,仰望。而那一抹浅浅的笑就在那日不经意间落在了她的眼中。茫茫人海中一见,她芳心被困,从此彪悍的追夫,人生路变的一发不可收拾!他大哥问她到底如何才能放手,她道是“除非他喜欢男的!”不然任何问题她都能克服。可问题是他要是喜欢男的呢?封临溪说“除非他不是男的!”瞧着那手中的猎夫计划,她就不信邪了!
  • 邪尊女帝:废柴小姐要逆天邪尊女帝:废柴小姐要逆天清茶美酒|古言一朝穿越,沦为废柴!丑小鸭变天鹅,当废柴的春天来临,也会大放异彩。风云际会,玄幻阵法,精彩绝伦,她究竟能否成为握住这个天下的女帝?“夫人,那边有老鼠,我怕黑,要和你睡一起。”“滚。”“好,为夫正有此意,咱们一起滚。”“……”
  • 拐个明星回家当老公拐个明星回家当老公筱菡|古言遇见你,不是确幸,是我一辈子牵挂的人。你可以幼稚,我也可以陪你幼稚。――慕晓琴我可幼稚也可成熟,只因对象是你。――墨凌轩本文一对一的宠文,甜的像蜂蜜。秀得一手好恩爱,让你醉入爱情长河。小插曲:“凌轩,他们说我矮。”某女委屈地说。只见该男子嘴角上扬,搂着怀里娇小可爱的女子哄着说:“这是最萌身高差,我可以做你的避风港,一辈子为你遮风挡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