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失忆啦

“京墨来啦。”潘眉姜一看着苏京墨进来,收起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露出热情的笑来,嗓门一如既往的大。

张淑水一看他,也露出慈祥的笑容,身手敏捷的按住要起身的潘眉姜,自己起了身,接过苏京墨手里的篮子。往里一看,除了瓷杯里的中药、药草、捣药钵和杵,还有五枚水煮蛋,顿时朝他一皱眉,“你家也不容易,咋能……”

“张奶奶,我爸说小音也算是他半个女儿,这么病着得补身体。”苏京墨见张淑水忙不迭的要把水煮蛋拿出来,按住她的手,关切看了眼炕上曲松音瘦弱的身躯,“我家也拿不出再多,您别嫌弃才是。”

潘眉姜一看那水煮蛋,就喜笑颜开了,见张淑水想还给他,连忙探出身体按住她,“这可是苏医生的心意。咱们五丫可不是他半个女儿吗。要没他,咱们五丫早没了。”

苏京墨早已习惯潘眉姜恨不得所有好处都归她的性格,淡淡笑了笑。

稚嫩俊秀的脸上是毫不在意的大气笑容,伸手拿出药草和捣药钵和杵,“我爸说小音是女孩子,脸上不能留了疤。这药草得敷在伤处,先捣了药,药性不够活泛。所以我得在这里给她现捣现敷。”

潘眉姜眼睛里都是那五枚鸡蛋,笑的牙龈都露了出来,完全忘记了之前对于所谓孤魂野鬼的害怕。

张淑水见苏京墨在桌边倒腾起药草来,又转头看了眼还闭着眼的曲松音,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怎么办。可这身体到底是她孙女的,总不能不治吧。

苏京墨的手脚很快,把药草捣成了绿色的糊,捧着捣药钵走到曲松音身边,探头看了眼见她还闭着眼,担忧的问了声,“这都一天了,还没睁眼吗?”

潘眉姜一听这话茬,顿时收敛占了便宜的得意笑容,正要开口被张淑水扣住手腕,缓缓闭上了嘴。

“这孩子……”张淑水有心想说她魂丢了,可苏京墨就是个半大小子能懂什么,只能含糊的说:“刚醒来有些迷糊,不大认人了。”

她说这话时,苏京墨正小心翼翼把药汁往曲松音额头上敷,看着特别细心稳妥。

曲松音感觉到额头清凉了许多,痛也减轻了不少,不由睁开眼,用陌生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黝黑的俊秀少年。

苏京墨耳边是张淑水的话,一看曲松音睁开眼的眼神,愣了愣,很快朝她一笑,“小音醒了?”

曲松音已经认命了,看来是真的穿越了,可刚才那一番表现,足以让人看出问题来。

既然这个男孩来送药敷药,也懂得一些医理吧?

还能怎么办?只能把失忆装到底了。再说,她是真的一点没原主的记忆,这不是装,是真失忆了。

“你是谁……”曲松音实在不习惯自己这稚嫩悦耳的童音,更想知道,这到底是萝莉音,还是她现在真是个萝莉。

苏京墨笑容一点点凝固,眉头微微皱起,歪头看了看她,看不出一点玩笑的意味来。

更何况他知道曲松音是个什么性格,能被村里不少孩子笑是傻子哑巴的她,可见多么沉默寡言,也不会开这种玩笑。

他伸出手拉起曲松音放在薄被外的手,搭在她手腕间,静默了片刻,转头看向又屏住呼吸等待他说话的张淑水和潘眉姜,“我看不出什么问题,我去把我爸叫来。”

不等张淑水和潘眉姜回应,他快步朝外跑去,看上去曲松音这样挺严重。

张淑水和潘眉姜等苏京墨离开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颇有点心照不宣的意思,心底都琢磨着如果看不出什么问题,大概只能偷偷找个神婆了。

曲松音也不知道跟她们说什么,见她们交换眼神呢,干脆闭上眼横当体力不支。

苏京墨家估计离得不远,人来得很快,听到脚步声,曲松音一睁开眼,看见进来的男人,微微怔了怔。

他很高,至少有一米八还往上,身材精瘦挺拔,穿着灰色的列宁装,很有一股书卷气。

看着三十多岁的模样,成熟儒雅还很俊秀,跟苏京墨站在一起,父子相十足。

“京墨说松音醒了,有些迷糊不认人了?”苏白微走到炕边坐下,伸出手搭在曲松音的手腕间,又仔细观察她的气色。

见她直愣愣的盯着他,也没生气,反而笑的特别可亲,看上去像是个慈祥的长辈。

替曲松音将被角掖好,这才转身朝一脸紧张的张淑水和潘眉姜摇摇头,示意问题不大,“这种情况也会出现。松音原本因为早产,身体就不好。在水里这么一泡,又撞到石头,很有可能会造成头部出现血块,导致记忆混乱或者遗忘一段记忆。”

这话让潘眉姜愣在原地,瞬间红了眼,看着曲松音的脑袋,用哭腔询问:“五丫不会有啥事吧?这孩子……我……”说着话眼泪流了下来,有些说不下去了。

曲松音原本觉得她看着土气,还嗓门大,刚才还贪婪那几个鸡蛋,让人生厌,可看见她现在这样,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每次她遇见一点小伤小病,在妈妈眼里就像是快不行了似的,总是含着热泪照顾。

不管这具身体的妈妈怎样,可她有一颗慈母心,曲松音瞬间柔软了心房,不再那么抗拒。

任由谁从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莫名其妙来到这个陌生的环境,唯一想的只有父母和家。

她从睁开眼到知道自己真的穿越了,总有一种是被命运拐带到了这个陌生地方,此刻看见潘眉姜这么担忧,心里也有些酸涩起来。

“不用担心。能醒来就是好事。松音身体不好,这几天好好休养。我给她开点消肿祛瘀的药,让京墨煎好了送来。”苏白微看见张淑水也着急起来,朝她指了指潘眉姜的肚子,示意她劝劝这位孕妇。

语气更柔和了几分,“松音还小。吃着药,血块能消掉。对她不会有任何影响。”

“好啦,苏医生都说没事了,你可别哭了。别把孩子哭怕啦。”张淑水一听曲松音这是被撞的失忆,松了口气,却又更心疼了。

这会儿一看苏白微的动作,反应过来,赶紧拍了拍潘眉姜的肩膀,和蔼的把她半揽到怀里,“你肚里还揣着个呢,可别哭坏了肚子里的孩子。”

“我就是担心五丫。这孩子打小可吃了不少苦。”潘眉姜怀着孕原本就多愁善感,一听曲松音脑袋里有血块,吓到不行,听到苏白微的话才放下心来,泪眼摩挲的看着曲松音。

曲松音被她这个眼神一看,心底也跟着颤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种感动从心底慢慢弥漫开来。

她看着潘眉姜那双哭红的眼,内心提醒自己,她再也回不去了,只能试着接受这具身体的一切,包括眼前的这位新妈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今生的爱我们已错过今生的爱我们已错过伊念食指间|现言爱情与亲情,友情与爱情。儿子与情人,朋友与爱人。一个故事,几个人,和他们的人生...天灰蒙蒙的一片,偶尔乌云尚未布及的地方,露出碗口大的亮色,只是稍稍亮些而已,并未使人安心到哪里去,反而更加幽深如某种巨大无比的怪兽的血口,仿佛正准备吞噬被乌云笼罩着的人间。虽然才下午三、四点的光景,看来却像晚间时分了。街上除了稀落经过的几辆车子和撑着伞急忙赶往终点的人们外,就数街边商店亮着的灯光最有生气,然而什么看起来却都是那么的零落,萧条。在人群里,一个女人沿着路边行走着,经过的人们都忍不住的回头一瞥。她很迷人,长长的秀发披在身后,淡绿色的连衣裙在雨水的浸泡下格外的贴身,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得一览无遗。若不是这雨天,恐怕注意的人们也不会一一回头了,除了她的孤冷美艳,让人更加疑惑的是,这个女人为何在这倾盆大雨中没有什么避雨的工具,只是一个人的慢慢一走在人群中,显得那么的落寞。虽然和大多数的人朝同个方向迈进着,但她的速度,让人感到她却在逆流而行。显然她似乎并未注意到这雨下得有多大,只是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行走着,眼神迷离得抓不住焦点。从她身边经过的人们都纷纷在猜想,她或许正在哭泣,之所以会看不见,那是因为混着雨水一起留下了。大家也都为自己的这一猜想而自得,没错,她肯定是在哭泣!没有人看到她上扬的嘴角。她在笑,笑得如此凄美,也没有多余的思绪去注意别人的眼光。脑海中不停地重放着刚才的一幕幕,终于,她可以毫无眷恋的离开这块伤心地。原来这就是她一直追求到的结局。
  • 跬步云霄跬步云霄苏北之北|现言初入职场小白的故事,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走起来。希望也能对你的职场有帮助。
  • 不服来战boss打一架吧不服来战boss打一架吧言尽与念|现言喂,那谁,我们来一决高下。子洛不服的看着厉寒凛,厉寒凛摇摇头叹了口气,宝贝,你打不赢我的。她,只是一个孤儿,被一个慈祥的老人收养,传授武艺。却被老人的弟弟欺骗,成了赚钱的机器,心寒无比。就在这时他出现了,给予她无限宠爱,呵护备至,温暖了她的心他,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大boss。手段狠绝是他游走在两道的规则,却多次为她破例。宠她上天,不论她如何欺骗,他一如既往的宠她。厉寒凛眯着双眸,扫视了一圈,慢慢的吐出几个字你若伤她一毫,我便还你万分。冷冷的语气使在场的人一震。子洛低垂着着头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
  • 富少贫女的罗曼爱情富少贫女的罗曼爱情沫沫帆帆|现言京城集团总经理张辰轩帅气多金高学历,偶遇林语,这个帅气、短发、行动干脆利落的林语俘虏了辰轩的心,然而两人之间经济水平以及阶级地位的巨大差异,让林语内心十分矛盾,随后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成就了这对富少贫女的罗曼爱情。
  •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一贱钟情,权少臣服千木|现言一个人的新婚蜜月,她被‘他’狠狠占有“记住,你不是性冷淡,瞧,我们多契合,把只有我能给你的感觉印在心底,刻在灵魂最深处!”她何尝不知道,从第一次被他掠夺起,她已坠入万丈深渊。【强娶】“既然自己下不了决心,不如我来帮你‘心甘情愿’嫁给我。”轮椅上的婚礼【悸动】“我不是神,我是人,也会有感情。我爱了,我累了,不要再折磨我了,乖乖过日子不好吗?”她苦笑,他也会累吗?那如果她的心早死了呢?【萌宝】死皮赖脸跟着她去参加婚礼的某宝被无视,暴跳如雷,“别等我长大,等我长大,像我爸那样教训你!”她转身抓起5岁的小绅士照着屁股一巴掌。眼里憋着泪,某宝电话靠山,“你女人敢打我!”‘你女人’三个字让电话那边男人很受用,“所以呢?”(打你活该)某宝:“。。。。。。所以爸爸要替我报仇!要十倍奉还,也要打她屁股!”某男:“嗯,替你报仇,打她屁股。”某宝:“要狠狠打!”某男:“嗯,狠狠打。”他一定狠狠打,否则她永远记不住自己属于谁
  • 倾卿不倾城倾卿不倾城漫梦飞翔.CS|现言他是门阀里庶出的豪门公子,放荡形骸,只爱美人。她是洪州第一夫人的亲生女,温婉聪慧,厌恶风流。他为了利益,她为了报仇,他们用爱的名义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害她父母双亡,她害他丢掉天下。可是,背负起世仇,名利,江山的他们,却毅然选择真心相爱。他为她放弃祖业,她为他放弃生命。本以为此生缘尽的他们,却在五年后再次相遇,只是那时,他早已不爱美人,她也早已不是美人,他却依旧对她倾心,此生,他只愿倾卿不倾城。(民国烽火虐爱三部曲之二)
  • 影帝每天都想公开恋情影帝每天都想公开恋情崖上飞花|现言领证前, 厉影帝跟她说:“认清自己的身分,别试图妄想不该属于你的。” 领证后, “老婆老婆,你今天要去哪儿采访?” “老婆老婆,今天我早点回来好不?” 最美女记者——顾美人只想对眼前这位忠犬又狗腿的男人说: “那个......你谁啊?” —— 有人问, “顾美女,听说厉影帝在追求你,两人有机会发展成情侣关系吗?” 顾美女嫣然一笑的回道:“而我不知道厉影帝是谁。” 一个史上最年轻影帝,一个行侠仗义的社会版女记者。 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凑在一起,擦出搞笑轻松浪漫甜宠火花 【巨巨巨巨甜宠文】【1V1身心干净】【女主古穿现】
  • 回眸间,爱意浓回眸间,爱意浓鱼炜|现言她,离婚丧子,为了逃避前夫,背井离乡。他,红遍亚洲的人气偶像,富家公子。本不会有交集的两人,冥冥中得到了爱的牵引,转瞬间擦出了爱的火花。
  • 不若相忘,奈何相思不若相忘,奈何相思Evaaaa|现言她是吸血鬼族身份高贵的伯爵,他是落魄狼人家族的长子,当他和她相恋,又有多少原因阻止着他们?遇到救命恩人产生情愫?或者因为家族?二个人的恋爱是完美的,而三个人的恋爱则成了哭泣和仇恨。
  • 一直以来在想你一直以来在想你风之少君.QD|现言人长得帅又有风度,真是超优!不过,要是老在他面前出丑可就不好了。尤其当发现他竟是她的新上司时,ㄟ……简直尴尬到爆!幸好她靠著自信挽回颜面;她这个业务经理可是公司的台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他和她单独相处,她就会没来由的脸红红、心蹦蹦,甚至严重到不敢抬眼看他。她想,那应该就是喜欢了吧,虽然她没谈过恋爱。要勇敢告白吗?才想著,他身边就出现了集团千金女,而她的上司似乎也很快就进入“热恋”,和千金女出双入对,更成为报纸头条新闻。要放弃告白吗?怎么回事?原来巴得他紧紧的千金女竟拒绝男方家长的提亲?!这下,问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