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爷惯的

修麟炀沉默了许久许久,久到阿思隐隐觉察到了杀意,鸡皮疙瘩从背后蹿到了头顶,修麟炀才缓缓开口,“哦?是么。”

轻飘飘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阿思终于明白,修麟炀是觉得自己的回答过于敷衍了。

这家伙,还非得问出个所以然来阿!

轻咳了一声,阿思只好编了胡话,“若非得说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一个‘活’字,当初选择忍着,是为了活命,后来发现再忍下去当真才是小命都保不住,于是就不忍了。”

“王妃这么厉害,能给你打死?”

阿思呵了一声,“爷这是不知道府里有多少丫鬟被王妃差人偷偷埋了?”

他不知道,‘秦四’可是清楚的很,不过是入府这半年,已经有两位小姐姐是在王妃的魔抓之下。

修麟炀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府里的事儿,他的确不怎么管,至于凤氏,他更是不想理会。

居然还杀了人?

那倒是他小瞧了凤氏了。

不过……

“既然杀的都是丫鬟,你怕什么?”

“那还不是因为奴才长得漂亮!”这可不是阿思自吹自擂阿,她照过镜子了,这秦四是真的漂亮。

就算是扮成男装,也是个眉眼清秀的奶油小生。

修麟炀忍不住一声笑,见过人自夸的,却没见过像她这般夸起来还满脸自豪的。

“漂亮就该死了?”

话一出口,修麟炀就有些小小的后悔。

他这是变相承认这狗奴才漂亮?

啧,怎么看都只是勉强能入眼而已。

阿思倒是没留意修麟炀的小心思,只道,“那还不是怪爷您?放着王妃那么大一尊美人儿不碰,王妃夜夜独守空闺,难免寂寞,这人一寂寞呀,心里就容易变态,若是遇上身旁的奴才乱嚼舌根,很容易就会记恨那些长得漂亮的。至于是男是女,一点儿不重要,那些达官贵人,养个小倌儿的也不少。”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王妃耳边嚼舌根,说本王好男风?”修麟炀挑眉,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阿思下意识后退一步,“是与不是,爷派人一查就明白,奴才胆小,不敢胡言。”

“哼。”修麟炀盯着阿思的头顶,嗤之一笑,“爷瞧着你这狗东西胆子大得很。”

恩?

怎么听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阿思偷偷瞧了修麟炀一眼,决定冒险一试。

抬头,冲着修麟炀谄媚一笑,“还不都是爷惯出来的。”

暗处,束风暗暗一惊,逐风暗影相视一眼,只觉得背后袭来一股子凉意。

而阿思的笑意,却在修麟炀的双眸之中绽放开来。

修麟炀微微一愣,眼前的小奴才忽然就与记忆中的那个人影重叠了起来。

他记得多年前,那个人也曾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她,简直被他惯得无法无天了!

一想到那个人,修麟炀嘴角的笑意便忍不住荡漾开来,到最后竟是笑出了声,“对,没错,就是本王惯的!狗奴才,你记着,爷惯着你,天大的祸,你也闯得!”

阿思受宠若惊。

是真的惊。

她不过是想顺着修麟炀的性子拍点小马***下这情况,虽说马屁是拍对了,但他的表现也未免有些太高兴了吧?

不过,高兴总比不高兴的好,于是,行礼谢恩,“奴才多谢爷厚爱。”

修麟炀眉眼含笑,看了阿思好一会儿。

“回府。”他转身大步往前,眸间的笑意刹那间化为一片清冷。

阿思应了声‘是’,规规矩矩的跟在身后。

这一晚,阿思回府之后,受到了原主在王府大半年都未曾受到过的待遇。

有丫鬟早早的给她备好了洗澡水,不冷不烫,水温正好。

刚洗完澡,又有大夫前来给她请脉,确定她全身上下只是皮肉伤之后,才退下。

甚至还有几个丫鬟要来给她按摩,若不是怕她们碰到不该碰的地方,阿思还真是想好好享受下的。

床上的铺盖也换了,软乎又舒服。

这来来去去的人,除了门外那丫鬟依旧面无表情之外,一个个的别提对她有多恭敬了。

阿思知道,这一切都源于修麟炀的那一个‘惯’字。

修麟炀惯着的人,谁敢得罪?

嘿,挺好。

阿思躺在床上,架着二郎腿,抖得那叫一个嘚瑟。

却是突然间一个皱眉,拿起枕头就往紧闭的房门扔去,房门正好被人推开,扔出去的枕头准确无误的砸在了追风的脸上。

阿思这才坐起,瞥了追风一眼,“下回再不敲门,砸你脸上的可就不是枕头了。”

要不是看在他今日借了剑的份上,光是他上回冒冒失失的闯进来,她就能扒了他的皮。

追风抱着枕头,冲着阿思灿烂一笑,“敲门,下回一定敲门,呵呵,阿四兄弟,还没睡呢?”一边说着,一边往阿思身边走,眼看着就要往床边坐,阿思眉尾一挑,凌厉的双眼透出几分杀气。

那离床沿还有一寸距离的屁股慢慢抬起,移了个地儿,做到了不远处的凳子上。

阿思这才一脸满意的看向追风,“你怎么不在上边待着?”

“今日是暗影守夜。”追风说着,将枕头还给了阿思,而后挠了挠脑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阿思拍了拍枕头才重新放回床上,嫌弃的瞪了追风一眼,“有事儿说事儿,我困着。”吞吞吐吐的,磨唧!

追风略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那个,你是不是认得萧姑娘?”

萧姑娘?

“谁?”阿思挑眉。

“萧婉清,大卫国的皇后。”追风忙提醒道。

阿思皱了眉,努力在原主的记忆里搜寻着关于萧婉清,亦或是大卫国皇后的事儿,最后只搜寻到了一个记忆:卫国皇帝,孤星城,凶狠残暴,是跟修麟炀齐名的。

至于那个萧婉清……

阿思摇了摇头,“没印象。”

“当真没印象?”追风似乎有些不信。

阿思有些不悦了,“怎么?我还非得对那个什么皇后的有印象不成?”

追风忙赔笑,“这倒不是,只是当年,咱们爷跟萧皇后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你说你没印象,我有些奇怪而已。”

闻言,阿思不禁又仔细想了想,不是自个儿原装的记忆,找起来的确是有些费劲。

终于,她想到了!

“阿!你说的是三年前那桩事儿?双王抢亲?”

修麟炀与孤星城二人,都是凶狠残暴之徒,三年前,一个是郯国的淮南王,一个是卫国的赤燕王,偏偏都看上了第一美人萧婉清。

萧婉清的娘家,一个都不敢得罪,最后索性就弄了场比武招亲。

很显然,咱们的淮南王修麟炀,输了。

萧婉清被赤燕王孤星城带走,一年之后便荣登后位。

阿思歪了歪脑袋,“啧,你说爷当时是怎么输的?比什么输了?”

追风没了以往那副不太靠谱的样子,很是严肃,“萧婉清的心,不在爷身上。”

阿思恍然。

原来是输在了人心。

“萧婉清跟爷是青梅竹马,她要什么,爷就给什么,爷自及冠那年起便一直在等她及笄,不曾想,她会在她及笄之日,跟一个见面不过三个月的男人走。”

追风似是替爷气不过,忍不住将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阿思则是摇了摇脑袋,对修麟炀报以十二万分的同情,“惨,真的惨。”

“你知道就好。”追风长叹一口气,“我可警告你,爷从未忘记过萧皇后。”

“没忘记就没忘记呗,你警告我做什么?”阿思像看鬼一样的看着追风。

追风摇了摇头,有种对牛弹琴的无奈,“爷活了二十年,只惯过一个人,就是萧婉清。”

阿思微愣,忽然就明白了追风来找她说这些的目的。

所以,她今日说那话,是让修麟炀想起萧婉清了?

额……修麟炀该不会还将她当成了萧婉清的替身吧?

一股恶寒自脚底蹿起,头皮发麻。

摸了摸鼻子,第一次好声好气的对着追风说话,“那个,爷他,好男风吗?”

“你胡扯什么!”追风瞪了阿思一眼,很嫌弃。

看样子是不好的。

阿思放心了。

“不好男风就成,那我就是安全的。”她如今在旁人眼里,可是个男孩纸呢!

追风无奈一声叹息,“你这人,到底能不能抓到重点?”

“什么重点,你倒是说阿!”直截了当的不好,非要人去抓什么抓!

追风沉默了一会儿。

“不要背叛爷。”

声音不大,却惹得满屋子寂静。

修麟炀曾经很宠很宠一个人,最后那个人往他心口插了一剑。

而如今,修麟炀要宠的人,是她……

阿思不禁开始想,若有朝一日她离开了,算不算的上是背叛。

对于阿思的沉默,追风觉察到了一股子不安,“阿四……”

阿思回过神,看了追风一眼,“哎呀!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我不过就是个奴才,能跟萧皇后比?我看你也是瞎操心!”

宠一个奴才,跟宠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一样呢?

似乎是觉得阿思说的有道理,追风微微皱了眉,“当真?”

“还以为是什么定要的事儿,滚!影响老子休息。”瞪了追风一眼,阿四翻身上床,“把门带上!”

追风看了阿思一眼,挠了挠脑袋,嘟囔了一句,“脾气还真大。”这才出了门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帝皇极宠:皇后别太无赖帝皇极宠:皇后别太无赖虐虐|古言二十一世纪特工杀手,狗血穿越,一朝醒来一跃成当朝宰相嫡女,她也就淡定接受!可遇上这么一个腹黑又闷骚的狗皇帝特么的她就不淡定了!穿越之后玩得正嗨,一道口谕下来,她就成了万人瞩目的皇后!什么鬼?谁来告诉她这是肿么回事?!麻蛋!这个臭男人在外人面前一副禁欲男神的模样,到了夜里就不停的索要她!再一次捂着疼痛的腰,一个绣花枕头砸过去!“今晚不许上我床榻!”某腹黑讨好一笑,“好好,为夫今晚睡地板便是。”可到了夜晚,赖在床榻上死乞白求的臭男人是谁?!【这是一个关于性子禁欲清冷的皇帝如何化身为忠犬夫君、死乞白求追小娇娘之路!男主女主1v1,小虐怡情大爱宠!温馨提示:观看之前请各位准备好狗、粮!】
  • 庶女丑妻庶女丑妻一世锦年|古言一尸两命,悲惨地随着肚中的孩儿一起命归黄泉,可笑的是,她不是死在生产的危险上,而是死在她腹中孩儿的亲生父亲之手。再睁眼,时光依旧,只是魂已变,心已无。往日的天下第一美人,变成了如今的天下第一丑女。没了高贵的身份地位,沦落成一个卑贱的庶女,嫡母不善,姨娘不疼,还有姐姐妹妹等着看她的丑态,父兄哥嫂对她更是视若无睹。有幸捡回一条命,她已经该庆幸了!可她不甘,不甘仇人得意,逍遥自在,坐拥美人,笑看江山如画。貌丑又如何,她就把自己变成这天下第一的美人儿,惑乱了这江山,颠覆了这天下。昔日的她只是一枚棋子,今生她必为下棋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携仇归来,倾绝天下。人生若只如初见,又怎能窥见如此真实的你!
  • 王妃,你好!王妃,你好!lemon哒|古言她不是特工,不是杀手,可她竟然穿越了。试看童心王妃怎样摆平傲娇男神。
  • 契约医妃契约医妃吃粉条的汤圆|古言传说中的战神王爷版本真多,杀伐果断、残忍暴戾?生人勿近、不要女色?夜夜笙歌、荒淫无度? 某女表示,一切都是假象!假象! 一朝穿越,她成了进贡的质子公主,上辈子卧底天天演戏,这辈子还要被迫陪戏精王爷继续演戏。 某女:“王爷请自重,我们的约定里没有这条。” 某王:“是吗?来人,发诏诸国,本王即日登基称帝!” 甲方都变了,契约还有效?
  • 凤逆九天腹黑王爷求放过凤逆九天腹黑王爷求放过傲娇啊维|古言她是21世纪最顶尖的杀手---洛小小,别看她名字十分萝莉,但下起手来毫不手软,一次执行任务,洛小小拿着一个诡异的镯子穿越了,刚穿越的洛小小表示脑子疼,小白莲妹妹装柔弱,渣太子求退婚,不过后面的追着喊她娘子的七王爷是个什么鬼,管他呢,且看她如何玩转古代摧白莲,退渣男,抱得美男归。
  • 月纱朱华月纱朱华玥裳|古言从遇见到携手,以为能到白头从陌生到相爱,以为是命中注定可幸福,却没那么简单,我想要一世一双人,白头不相离可现实却是你的世界容不下如此自私的爱,我们终是陌路么?如果没有遇见,会不会好很多、、、可我舍不得不遇到你、、、、花舞流光初见,月纱落尽朱华、、、
  • 王妃请小心王妃请小心仞雪千夜|古言“不知王妃何时嫁给本王?”“三个月后”“不行一个月”“两个月”“二十天”“三十天”“十天”“二十天”“成交!”
  • 勾勾手指 腹黑王爷别乱来勾勾手指 腹黑王爷别乱来黑丝袜、性感|古言她,风尘大陆幕康帝之女,名巧雪公主,母妃被害狼狈逃离。她,百姓誉为漫仙女,只因她乐善好施,心系民众,更是出现之时漫天花海,白蝶纷飞。他,江湖誉为夜鹰,只因他总在夜间出现,且来无影去无踪,手头的消息只有你不知道的,没有他探听不到的。只是,在民间被传的沸沸扬扬的她和他,却没有想到他们会是同一个人。他,深府里的嗜血王爷,传闻他与嗜血为生,残恶暴躁,喜怒无常。可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位温润如玉,俊美非凡的男子是传闻中的嗜血王爷?可是她的血就那么好喝吗?好喝到他紧追着她不放?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只因照了一面镜子便把自己给照到了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身上。本想为母报仇血恨,却不想有人步步为营招中有招的把她招到了府中。看着眼前的一众人,幕巧雪捂额:我的自由......
  • 千年渊源千年渊源落木繁樱|古言天地之间,有这样一个人,他不老不生,不死不灭。这是所有人都期望的。但是这种人又有一个悲哀的命运,永生陷入一个轮回,直至天地毁灭……她是这样一个人,自杀随丈夫而去,却不料到达另外一片大陆。在那里,她被人叫做废物。何为废物?她冷冷一笑,毫不犹豫的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前世的实力被她带来,容貌被她带来,就连灵兽,也被她带来!原本以为今生不会有弥补遗憾的机会。但是,她在看到那黑的如同宝石的眸子时,她的心颤抖了……“媳妇,为夫已经等了二十年了。”他眼眸弯弯,笑的有些傻。这次,绝不轻易放手……
  • 温酒留香温酒留香陌上依依|古言虽是大家千金,但就是不向任何人认输.我一准认定的少年爱恋,却不似想象的那般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