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4章 林纪

自从董菁在京里安稳下来以后,除了出门买点东西时避不可免与些小贩打过交道外,其余的时日都是守在宅里,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有外人登门。

是邻居。

董菁对“邻居”这个词已经很陌生,所以当她看见年轻英俊的锦衣公子沐着光向她走过来时,还有些微怔。

在年少时,她还住在乡下,左邻右舍都是极宽厚之人,互帮互助,谁家有些什么事儿只要一说大家都会尽心尽力。虽然大家的生活都并不如何富足,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斜阳西下时孩子唱着歌赶着鸡羊回圈,骑在牛背上的牧童也慢悠悠地走过田间的小道,那些令她想起来已经很久远的记忆是那么的温暖令人怀念。

林纪看见有陌生人向着他们走过来,便不由得往母亲的怀里躲去,但又好奇,一双葡萄似的黑漆大眼盯着来人眨呀眨的。

“娘,他是谁呀?”林纪抬头去看董菁,却见董菁眼眶微润,不由有些怔了怔。

董菁回了神,低头笑道:“你不是想要去隔壁的院子里捡风筝吗?哥哥是给你送风筝过来的。”

林纪顿时忘了好奇娘眼里刚才闪着泪花,转而向梁弘晋看去,他的手里拿着的正是他刚才放的风筝。

他抿紧了唇,心想原来他家隔壁住的原来是这样一位哥哥。

梁弘晋向着董菁行了个晚辈的礼:“夫人好,小辈梁弘晋,打扰了你们的清静实在不好意思,只是这风筝落在我的庭院里,我怕孩子着急,所以给你们送过来,希望夫人不会觉得我太唐突了。”

董菁笑了笑,请了他坐下,说:“怎么会呢?我们多年来住在这儿,也没跟邻居见礼,实在是失礼了。”

林纪看着梁弘晋,神情既紧张又有些好奇与欣喜,他娘很少带他出府,他也很少跟旁人说话,此时看见自己家竟然也有客人登门拜访,心里实在是有些激动。

“娘,我能不能去拿回我的风筝?”他抬头问着母亲。

董菁笑了笑,“去吧。”

于是林纪便看着梁弘晋,手揪着自己的衣裳,又不知该怎么过去,神情既羞怯又紧张。

梁弘晋看这个孩子大约不过五六岁,这般羞怯紧张的神情实在是让人觉得既可爱又充满了怜爱之意。

他把风筝向前递着,笑道:“过来拿,只是你的风筝不巧正落在我府里的桂树上,划破了风筝纸,”见林纪听见这话神情现了些失望,他又笑道:“你不必伤心,哥哥府里正好有个会做风筝的姐姐,一会儿做好了,这风筝就是新的一个风筝了。”

林纪这才壮着胆子一小步一小步地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了风筝,风筝果然是破了,他呆呆地看着,低着头。

董菁见了,心里便叹了一声。

这孩子自小体弱,她又不愿意跟旁人接触来往,因此虽然小小年纪,却因为孤独比旁的孩子心思更敏感些。

“姐姐多大了?她真的会做风筝吗?”林纪忽然抬起头问。

梁弘晋看了一眼董菁,这妇人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不知为何脸上却有淡淡的愁绪。

旁人的事,还是不要多管。

他抛开这个疑问,跟林纪笑道:“姐姐比哥哥小两岁,放心,姐姐画的画好,一会儿你的新风筝做好了你一定喜欢。”

林纪好奇极了,他从没有见过风筝是怎么做出来的,他看了一眼母亲,然后鼓着勇气问:“我能看看吗?我想知道怎么样去做一个风筝。”

梁弘晋不由一笑,他对这个长得眉清目秀又有些怯弱的孩子很是喜欢,看着虽然胆小,可也有勇气大胆争取。

“那你得问过你的母亲。”

林纪便转眼看着董菁,眼里有希冀又有几分担忧。

董菁微微一笑,跟梁弘晋说:“只是怕打扰了你们。”

梁弘晋笑道:“怎么会呢,我看这孩子很是乖巧。”

“那就去吧。”董菁对林纪温柔地说。

林纪笑了起来,连眼睛都像闪着光一样的开心,他看着梁弘晋,很是期待他带着他去看做风筝。

董菁很少见到他这样开心的笑容,神色柔和中带着点点哀叹。

梁弘晋笑了,这才向董菁告辞,带着林纪回去。

林纪牵着梁弘晋的手,一边好奇地跟着他进了他的家里,他的家进来原来有块大石头呀,可是上面为什么雕刻着花纹呢,他并不知道那叫影壁,因为他家没有这样的东西;

然后他就看见了跟他家一样大的庭院,只是这个庭院看着有些荒凉,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而且哥哥家种的树跟他家的不一样,他家种的是枣树,每年看着娘打枣子下来给他吃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了,可是哥哥这边的树,到底是什么树呢?他不知道。

他对一切都很好奇,哪怕只是台阶下长出来的一棵小草也觉得好奇,因为这是别人的家,他从来没有去过别人的家,这是他第一次没有跟母亲出来而去的别人家里做客。

他觉得这种感觉好特别,他的心里像是有朵花在悄悄地生长出来,他看着梁弘晋,这个哥哥看着真好。

梁弘晋也觉得很古怪。

为什么这孩子会对一切都感到很新鲜似的?这出去别人家做客很新奇吗?难道说他从来没有去过别人家里做客?

“你很少出门吗?”梁弘晋笑道。

林纪也笑道:“不是很少,是从来没有去过别人家里,这是我母亲第一次同意我出来。”

梁弘晋微怔,还真让他猜对了。

不过他并没有接着再问,因为没有必要去打探别人的家事。

常溪从窗口看见梁弘晋领着一个穿着青衣的小男孩进来,就猜到这孩子就是隔壁家的了。

梁弘晋走进了书房,笑道:“画好了吗?这孩子说想看你是怎么做风筝的。”

林纪见这姐姐长得好生漂亮,是他看过的最漂亮的女子,他出门从来没见过哪一位女子的容貌能比她更美。

她就是给他制风筝的姐姐吗?林纪既期待又紧张。

常溪笑道:“快了,”又对林纪说:“你喜欢什么图案的?姐姐画的是只老鹰,若是你不喜欢,姐姐还可以重新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王爷的阴阳宠妃王爷的阴阳宠妃一若红尘|古言阴阳师季凡穿越了,灵魂附在季府嫡女身上,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皇上圣旨指婚季府三小姐嫁与夜王爷,传说夜王爷有一个心爱的女子,嫁入府内的几个王妃都无故暴毙。为了自己的爱女,楼氏便让季凡代嫁与夜王。传说中的冷酷王爷居然是一个绝色美男。当他心中那心爱的女子回京时,季凡究竟该何去何从?当被他心爱的女子打伤时,他眼中的那份柔情却让自己心沦陷。渐渐的爱上这个男子,自己却要离开这个世界,究竟要如何她才能与相爱之人携手一生?
  • 皇上又又又宣我了皇上又又又宣我了沐柒绾|古言推荐自己新书《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以及短篇《你是我的余生归处》 【重生+空间+虐渣+甜宠+双强+架空】 重生前,年雅漪贤良淑德,却被他当作一颗棋子最后惨死。 重生后,她发誓要活出自我,坚决不走上辈子的人设,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那个男人却开始死缠烂打了? “漪儿,看我拿了什么好东西?”某人兴冲冲地过来。 “没兴趣。” “漪儿...”某人委屈巴巴。 前世今生,命中注定。
  • 风情独秀于澜风情独秀于澜狂欢的火焰|古言风情澜,出众的样貌,乱世奇才,本不愿看战争狼烟四起,却偏偏要靠战争才能解决的争端,她是一个女孩呀,用自己的智慧去守卫和平,一把美人扇,击退万千敌军。在命运的牵连下,王朝的璀璨明珠,欧阳一书,霸道于世人,温柔尽于她——风情澜,默默守护,保她平安,江山和她,从没有孰轻孰重,因为在他心里,她永远是最珍贵的存在,江山易褪去,这份爱他不会放走。欧阳,等打完这最后一役,我就陪你看尽世间繁华,等我。清澜,你想要的,你会得到的。同时倔强的两人,高自尊心的两位闻风丧胆的战场战士,这份情缘,奈何了现实,还是飘散于黄沙?风情澜,你可知道,从始至终,你便是我的心中的王位。
  • 宫心计:绝色皇贵妃宫心计:绝色皇贵妃北沧|古言..............北方七国,女主天下尔虞我诈,机关算尽
  •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目妤|古言京都来的落魄娇女,落入凶名在外的痞子手中,外人都替这个娇娇软软的女子捏了一把汗。出人意料的——这个娇女在那个蛮子手下,竟脸色红润,身上长肉了。只有娇女知道,在外,男人仍然是能止小儿夜啼的蛮人,关起门来,却是会给媳妇捶腿捏脚的好男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江东瑜乔传江东瑜乔传落香川|古言东汉末年,群雄逐鹿,却有一份儿女情长。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本文说的,就是周瑜与小乔的故事。
  • 绝品丫鬟上位记绝品丫鬟上位记时鲤|古言别人穿越不是穿到了一国之母的皇后就是独霸后宫的宠妃,再不济也是某富人家娇滴滴的大小姐。她倒好,穿成了命苦的丫鬟,还是那种小命随时不保伺候在皇上身边的丫鬟。原本保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心理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却偏偏冒出一大堆什么妃的争风吃醋,还顺带把她卷入漩涡,让她不得安生。更讨厌的是,那个整天装模作样板着脸装逼的皇上还要天天有事没事的去撩她。皇上:你能不能别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女主:自从在这里我早已经放下了许多,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手中的这双筷子啊!皇上:……
  • 倾城皇子妃倾城皇子妃籽蔷|古言身为嫡公主,她迫不得已走上和亲之路,出嫁前她含泪对母后说:“于国我应当尽忠,于家我应当尽孝!”。。。。。。数年以后,国破家亡,当她只身回到故土,忆起当年未出嫁时的情景,却早已是沧海桑田恍若隔世。而这一切,皆是拜那个身为她夫君的男人所赐。。。前世,她在怀孕之际遭遇新婚丈夫和挚友的双双背叛,最终郁郁寡欢难产而死。今生,她误打误撞闯进他沉痛怆然的仇恨里,成为他所有冰冷灰暗的情绪中唯一几许柔软温情。。。
  • 重生之第一毒后重生之第一毒后本宫无耻|古言她伴他走过最低谷如履薄冰,也陪他登上最高峰睥睨天下,奈何时光易老,韶华错付,荣华反常常教有情人变怨偶。奸妃栽赃,枕边人的忌惮与不信任,最终将这黎国传奇般的女子葬送……未央太冷,心事几浮沉,浴血重生只是为了亲手送负心之人下地狱!长恨歌,与君绝,两相忘,无他意。愿来世的路上不再相遇,如此便不相爱,便不相负。长歌:以灵魂起誓,我高长歌再世为人定要将负我害我之人手刃殆尽报血海深仇,哪怕下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黎湛:只愿能用我万千宠爱、帝王江山换她一回首,浅笑盼兮,脱离仇恨的苦海。雪姬:从我弃姐妹情,亲手推你高长歌走向万劫不复之时,便料到日后天谴不得善终,只是没想到,还是一报还一报,死在你手上。
  • 废材逆天轩王别太坏废材逆天轩王别太坏梦断奈何桥|古言穿越两年了,是时候报仇了不是吗?报仇归报仇,可这半路插上来的男人是谁?挡自己的计划?呵,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且看谁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