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风筝

梁弘晋位于京都北街的别院果真是如他所说的不仅格局好、设计更好。

这是一间典型的三进四合院,街门、倒座房、影壁,刚走进去,已给人一种大气的格局,及至走了进去,跨过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往前走宽阔的庭院中并没有种植多少花草,只是在正房的台阶下植了两株高大的桂树。

庭院的东西是东厢房与西厢房,正房的两侧是耳房,过了正房后面还有个小的庭院,那里是后罩房。

这样的格局很是规整,设计上无论是影壁还是倒座房都给人一种正宅大院的感觉。

常溪刚走进来就已经觉得惊艳,及至梁弘晋带着她在这里前前后后转了一圈,她已经被这个三进的四合院的美与魅力所折服。

如果你曾经去过和绅所住过的恭王府,你就会知道,那样的房屋设计与庭院是多么让人赞叹与流连忘返,难怪庆郡王永璘会说出“只要把和珅的这座豪宅赏给我,我就知足”的话来,而眼前的这个院子,虽然不及和珅的豪华奢侈,但却胜在有一种别致清秀的韵味。

虽说因为没有主人在此居住而并没有种植多少的花草树木,但可以设想,若是墙边或是抄手游廊种上茑萝一类的缠绕植物,等到茑萝缠绕上了高处而自成一景时,给这个别致的院落增添了多少的亮景。

梁弘晋显然是很懂她的心思,说:“我已经让老高去买了些花花草草来装饰,待到花农把花草都送来了,这个庭院也就显得有人气了。”

老高就是梁弘晋所说的看管这个别院的人。

常溪看着梁弘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道:“那我应该在哪儿作画?”

“就在西厢房,那里原先就是当作书房用的,这个宅子原先的主人是个京官,后来年纪大了想家乡才辞官把这里出售,说起来我能买下这个宅子,还是有些缘份的,那天我正好来这里找个朋友,看见老人正拿着张纸出来,那时正好是隆冬季节,风很大,那张纸正好吹到了我这里,后来我就跟着老人进去看了看,回头就把这宅子买下了。”

“那买下这么多年也没有人住过吗?房子若是没有人气,就容易颓败荒废,岂不可惜?”

梁弘晋笑道:“所以呀,我也是这么想的,前些日子老高跟我说屋子有些漏雨,我让人过来修理了以后,就常常想着该怎么利用这屋子,卖了可惜,难得有这样格局好的房子,不卖又不方便过来住,所以幸好你现在过来了,就把这里先暂时当作作画的地方,以后再作打算。”

常溪含笑,随着他进了西厢房,里面的笔墨纸砚已经全部备好,作画的窗口正好对着正中的庭院,以后这里若是种上了花草,对着美景作画也不枯趣。

“重阳节有什么安排吗?”梁弘晋立在她身后,微微笑着看她翻着架上的书籍,她的侧脸很美,神态很柔和,尤其是像现在这样沐浴在温和的阳光下,就像那从尘光中走出来的仙子。

常溪一笑,把书籍放回架上,道:“哥哥说要去西山登高,采菊花插茱萸,往年都是如此,但今年想必更热闹,家里来了客人,正好带着他们去热闹热闹,哥哥们也提议把宋尚书家的也一并邀请了,加上你和周姑娘,成群结队的,我都怕马车堵道上走不动了。”

梁弘晋听她并没有把他给忽略了,笑了起来,他的原意就是想着趁着各种的节日好邀她出去走走,哪怕是静静地坐在一处心里也是欣喜的。

两人说着,忽然看见庭院里有只风筝落了下来。

“估计是隔壁家的孩童在放风筝,我去把它还了。”梁弘晋说着便是走了出去。

如今是秋季,这样的时节放风筝是最好的,小孩子都喜欢放风筝,常溪见了,倒是来了些兴趣。

“真是遗憾,这个风筝正好挂在树上,划破了。”梁弘晋说着叹了一声,他小时候最喜欢的也是放风筝,有时候风筝线断了被吹走他也会不开心,所以他能想象得到隔壁孩童一会儿垂头丧气的模样。

常溪笑了笑,说:“这有何难,你看这只是破了外表,我看见屋里有绵纸,绵纸柔韧不容易破,正好可以拿来糊风筝,这架子又是现成的,要制一个也不难。”

梁弘晋乐了,看着常溪笑道:“不会吧,你连风筝也会做?”

常溪是学画的,自然是知道各种纸都有什么样的优点,像这种绵纸是一种用树木的韧皮纤维制成的纸,色白柔韧,纤维细长如绵,所以才有这个名字。

“来,咱们先进去,你把这风筝的纸先撕下来,我画个图形裁剪一下式样也很快,只是别让隔壁的孩子等太久了。”

“那行,要不我先过去跟邻居说上一声。”

隔壁的住宅其实住的是什么人梁弘晋也不太清楚,他自从买了这个宅子也没怎么过来过,只是有一回听老高说过,隔壁住的妇人带着个孩子,也不怎么喜欢和人来往,男主人见过几面,倒是锦衣华服的。

他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个老伯,看见是位年轻的公子也有些怔,因为他在这里看门护宅的也有几年了,还没见过一个客人来登过门呢。

“找谁?”老伯打量了他两眼才问道。

梁弘晋笑了笑,将手中的风筝朝他扬了扬说:“这是你家的孩子在放风筝罢,放到我院子里了,我特意过来还的。”

老伯有些愣,好半晌的才反应过来,“哦,你是住在我们隔壁的人家是不是?”

“是的,只是我不住在这儿,所以街坊邻居都不大认得,失礼了。”

老伯这才笑了笑,“哦,没事,我们也不常出门,也不认得几个邻居。这风筝是我们小公子放的,刚才还哭呢,说想去你们那儿捡回来,嘿,小孩子没有玩伴,所以哪怕是个风筝也珍惜得很,其实府里的风筝还多得是呢。”

梁弘晋只笑着听他讲,老伯把门打开了,请了他进去。

梁弘晋随着他走了进来,其实这个府里的格局和他院子的格局差不多,但似乎这个院子的主人更喜欢平民风,所以虽说格局一样,但风格上的设计却是有些差异。

就说这院落里的两棵枣树,买得起这样院落的人不会就把它植在庭院的两旁,多是植在后院里,因为枣树寻常,一般为平民百姓所喜,而贵人的院落里倒是喜欢栽植梧桐,因为凤凰非梧桐不栖,又或是金桂,仲秋时节,把酒赏桂,是一件极雅的事情。

同类热门
  • 凤求凰之镜花缘凤求凰之镜花缘成阳薄溪|古言镜花缘 曲终人未散,终得…… 旧否,旧否? 应是良辰好景,新填一阙浣溪沙,再添新酒一杯。
  • 无奈情根深种无奈情根深种流水清愁|古言作为一个外科圣手,竟然因意外穿到一个古代不知名的小丫头身上,看看自己这瘦小的身体。她只想做一件事养好身体,让自己变得前凸后翘。可是为什么有一个汉子一直要喂养我呢?我表示很懵逼.........
  • 绝世神医:白莲少女绝世神医:白莲少女静叶子|古言【全文免费】“买糖葫芦喽,新鲜的糖葫芦,酸酸甜甜……”想她纵横三界的鬼医,活死人,肉白骨,竟沦落到这种地步,“主上,快点回去吧,再不回去仙女宫就要被拆了……”又是激将法,“不管。”某女无情撂下一句话,继续她的自由生涯……一朝穿越,今非昔比,她,冷傲群芳,她是白莲世家的天才,因太过善良而遭陷害,看来善良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世人敬仰的幽冥阁主,天才之娇,冥界霸主,当她遇到了他,她改变了他,他发誓,一生只为她一人而守候。当她狠心的拒绝,可却不知,心中早已默默装下了那个他……
  • 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盛世芳华:嫡女不吃素秦归云|古言他是凤子龙孙,雍容尔雅,手段不凡,虽无太子之名,却有太子之权。她是世族贵女,聪慧狡黠,从容优雅,大齐世家之首秦家的嫡女,身世显赫,皇子求娶。相识于幼年,她在懵懂的年纪无意中看到了他荣华下面的万劫不复。
  • 将军王爷俏王妃将军王爷俏王妃冷熠|古言真格格已死,为了给当年的娘娘报仇,老嬷嬷把年幼的侄女送入皇宫以假乱真,达到报仇的目的,最终在后宫的争斗中脱颖而出,且看她如何在众皇子之间迎来送去,如何在这个阴谋滚滚的皇宫中生存下来,他是否会复仇成功,又能否在这个深宫大院里找到那份属于她的幸福……
  • 流云携我来爱你流云携我来爱你释梦九真|古言当她被时间的漩涡穿梭回另一个时空,命运也发生了逆天的变化。先是被通知送走做人质,然后遇见一个妖孽的他,给他唱首歌竟然被打到吐血。想低调点吧,结果被两个妖艳贱货打下悬崖。 结果在悬崖底遇见妖孽诈尸的妈,非要传授给自己武功,还必须得替她报仇,更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想办法征服妖孽并嫁给他! 时间短任务重!虽然自己是个小女子,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没办法,只能硬上了! 当她再遇时间漩涡,正欲回到属于自己的年代时,他在后面追赶着威胁她:“你给我回来,否则我放箭了。你听好了,你若敢走,我屠你满门,所有与你有关之人皆不可活!此生,我与你不死不休!” 在刹海明灯里,她终于找到了原因,重新做自己,整装待发!
  • 一本菜谱闯天下一本菜谱闯天下没钱没药|古言一朝穿越,脑子里多了个APP菜谱,苏芽儿磨刀,从零做起神马的,小意思喽~
  • 倾慕朝朝倾慕朝朝左小竹|古言他是权力至上的冷酷王爷,笑中藏刀,武功盖世,更是宠妻魔王, 她是前朝的灭国公主,古灵精怪,笑中带蜜,更是迷糊大王。 “你得罪了本王,让我想想该怎么惩罚你。” “打手板,跪祠堂怎么样?” 终有一天命运将二人分开,“灵儿,本王终于找到了你。” “你找我的未婚妻做甚?” “我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吗?为什么我感觉他那么熟悉。” “皇上,她既然是灭国公主就应该斩草除根为王朝除了这祸患。” “谁敢动她,我定将谁满门抄斩。” “为什么帮我。” “因为你是我的小兔子。” “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想起我。” “无论多久,我一定要想起你。” 我们的第一次相遇到底是情缘还是孽缘。
  • 绝色黑道皇妃绝色黑道皇妃凌雪雪|古言她是混黑社会的,某天,华丽丽滴穿越了,一醒来,就面对一张俊美如斯的脸,一双阴鸷怨恨的眸,肚子里还带着个球,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天哪!这都是什么事啊?(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爪子的沙|古言齐国秦王世子,一个出了名的药罐子美男,偏偏对一个闷葫芦一般的小丫头着了迷。第一次见面,他便霸道宣布:“我便是你的主子,秦王世子秦云朗。”他赐她一字曰”绾“,‘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釭’的绾。云疏朗朗绾卿卿,从此,绾卿便是秦云朗的掌上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然而秦云朗还是没想到,饶是如此,他的卿卿竟会在大婚之日落跑。为了逮回他的世子妃,云朗不惜以身涉险来到大周。为复仇,绾卿一步一谋划,一局一运筹。待得良机已到,凤凰还朝,大周公主华耀九洲。云朗站在她身后,温柔如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