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豪横(本书完)

收起镇魂石,前方隐约传来莫名的响动,薛慈心头蓦然发紧,转头定睛一看,前方阴气突然汇聚成团,阴气团里一阵涌动后,一具不着片缕地艳丽女子缓缓浮现而出,其身躯如烟似雾,喃喃着,如怨似泣地徐徐来到薛慈面前。

烟雾女子贴近薛慈的脸颊细细看了片刻,似是轻笑了一声,目中雾气流动,盯着薛慈像是老饕看到了美食一般,飘逸的身躯绕着薛慈舞动。

“雕虫小技,不过尔尔。”金光一闪,浣骨金雷带着隆隆地炸裂声响彻洞窟。

“且慢,你我曾经缔结血之契约,伤到我,你也不会好受。”浣骨金雷打在烟雾女子身上只是让此女身躯身形不稳,在其惊呼一声后,飘荡着附在薛慈耳边,轻笑道。

“???,我何曾与你缔结契约,还是什么劳什子血之契约?如今真是什么魑魅魍魉都敢跳出来拿捏你薛大爷了...”

薛慈见这貌似阴物的女子竟然完全不惧这专克鬼物的浣骨金雷,而且竟然真的如那女子所说,自己的肉身也同时受到了一丝疼痛,心里不由狂跳,对此女口中所说血之契约将信将疑起来,但面上却是表现得丝毫不惧,并打算先出言试探,看其如何分说。

女子如吟似唱,缓缓道来:“我乃魔主分身,魔主意识跨越诸天万界,分身遍布宇内,与魔主缔结契约者不知凡几,尽皆供魔主驱使,你莫不是忘了当年为了变强而发下的誓言,从那时起,你我的契约就定下了,我给了你变强的资本,也从你手里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谁也不欠谁。”

“呵呵,既然这样,就别废话了,您还是哪来哪回吧。”薛慈嘲讽道。

“别着急嘛,我麾下将士无数,座下第一大将诡炊灯将军,当年生于微末,如今威震诸天,为我打下无尽位面,我观你资质尚可,打算着重培养!”烟雾女子的话里极尽诱惑。

薛慈眉头微蹙地问道:“还有其他条件吗。”

“这位将士果然聪慧过人,这也证明我没有看错人。没错,想要得到我的培养,之前的血之契约就失效了,需要重新缔结‘舍身之契约’。这位将士不要着急,这契约虽然不好听,但是想想诡炊灯将军的丰功伟业,不过一个契约而已,洒洒水啦!”

“等等,敢问那个,‘舍身之契约’是怎么个舍身法?”薛慈有点懵逼,连忙让此女解释一番。

“将士莫急,这‘舍身之契约’嘛,从此你的肉身就是我的了,这具肉身只是我交由你的灵魂暂时帮我修炼,并且逐渐让这具肉身变得强大起来,同时,我也会给与你帮助,成为第二个诡炊灯将军,得到亿万生灵的敬仰!

想想那个场面,嚯~~这种好事,可是诸天万界只此一家,别家位面级魔主可不会给他们的信徒这么好的资源,属于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机会...”

薛慈一脸黑线,“这...尼玛坑你薛大爷呢这是!?你这契约触犯了本宇宙天条,趁宇宙之主没发觉前赶紧给老子滚!”

体内浣骨金雷毫无保留地全部释放而出,烟雾女子魂飞魄散前对薛慈说道:“你去宇宙之主面前举报也没有用,我是本界第一位面级神主,到时候就看是你等蝼蚁的举报好使,还是我旗下天条法务团豪横!”

阴窟重归寂静,薛慈仿佛也被掏空了一般,以蝼蚁之躯对抗这等存在,他也不禁给自己鼓了个掌:“啪啪啪!”

可是还不等他得意,忽然发觉灵根流失,不复存在,同时一身的强横灵力如退潮一般消失殆尽。

“糟糕,至尊VIP到期了。”薛慈一个咸鱼翻身,没翻起来,被蜂拥而上的阴魂鬼物吸了个精光,一命呜呼。

(本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全新武林称霸奥义全新武林称霸奥义沧海融金|仙侠【全新武林称霸奥义:能打架,懂谋算,善人心,必要时再亲自和徒弟谈个恋爱】 唐门宗长唐酉近日颇为苦恼。 由他做媒,给侄子娶了个媳妇。谁知小两口成亲后并不和睦,三天两头的吵架拌嘴、上房揭瓦。他这个媒人颇为尴尬,为补偿侄媳妇,便将其收入自己门下,倾囊相授。 谁知没过多久,他的小徒弟/侄媳妇就找上了他,“师父,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他心下暗惊,表面却不动声色:“少年夫妻多坎坷,日子长了便——” 小徒弟打断了他,“师父,我中意的是你!” 唐酉:“……” 他幼时坎坷,历经了十几年的忍辱负重才得以成为一宗之长。眼下的武林八方风雨,他谋划良久,便是为了在这混乱的局势中破立出个新世界来,报得家仇、实现大业。 由他做媒的这桩婚事,便是最重要的一环,万不能有任何差池。 顷刻间,他按下了万般筹谋,冲涨红了脸的小徒弟微微一笑:“你说说看,是怎么个中意法?” 【唐氏做媒的终极奥义——看不上新郎官不要紧,我这媒人也生的是玉树临风,新娘不考虑一下吗?买一送一哦。】
  • 神赋如歌神赋如歌栎姝|仙侠这里有仙士名流,这里有魔道重重,谁说仙则品性高洁,谁说魔就罪恶滔天,当他们一同走进世俗,沾染凡事,看他们又会在这九州大陆谱写出怎样的旷世奇歌,当爱情与友情相互交织,他们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当责任与命运联系起来,他们又会遇到怎样的考验,最后当一切迷雾被层层拨开,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 明月照寒星明月照寒星晚风正晴|仙侠一个来路不明的婴儿,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层层迷雾缭绕,几大流派争抢。拥有最强大的武学秘籍,身怀最多门派的武学功法;他的人生道路该何去何从,当明月遇到寒星,一切谜底终将揭晓······
  • 太虚大道太虚大道崔根|仙侠茫茫天道,三千法门,如何得之?
  • 逐日追星逐日追星芋头头|仙侠看了三糙一软的视频迷上了苏曼莎和令狐伤这对CP!忍不住来写一番,不喜勿喷哦QAQ范阳府前“那人好奇怪,这么大的雪都不打伞。”一名侍女疑惑着看着男子。"看呐,那不是逐月长老么?他怎么会在这?”另外名侍女惊讶的脱口而出。“瞎说什么呢,你看错了,逐月长老不是在高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名侍女打趣道。令狐伤眼中流露出罕见的情绪,似无奈又似哀戚。雪飘落在他的眉梢,衣襟,却不曾理会,一直看向安禄山的寝宫。那是他保护了那么多年的人,却终究未能护她,曼莎,这真的是你所愿吗?那一夜,大雪纷飞,路上的青石板下留下了一对对深嵌的足印……
  • 六道三迁六道三迁绿毛衣|仙侠一个普通的社会青年,一场离奇的变故,穿越至一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大陆,偶得一本神奇功法,踏上神奇修道之旅……
  • 如玉如阳如玉如阳辞北啊|仙侠为了母亲和海境未来,海境公主逃离王宫寻找击败暴虐无道之君的方法,却巧遇高师,在师门寻找到母亲与旧人当年的故事,又发生了一系列让人难忘的事件……
  • 堕神情渊堕神情渊苍山殊氿|仙侠命运掀起的三世纠葛,昔日天地间尊贵的他们一朝陨落。追寻着真相的道路上,纵然没有希望,他们依旧坚定地走了下去。瑶安灯灭,梦回昔年;上穷碧落,下入黄泉;飞雪冷落,广寒深念.....而他们经历的,仅仅是一场延续了万年的劫。“冰!”—绝望的呐喊。“红灵,是我对不起你。”—忏悔之音。“白灵,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背负这一切了,让我们一同湮灭吧。”—死亡之誓。她不再是受他羽翼保护的孩子了。“师父,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再和你回去了.....”“执儿,师父会一直等你,哪怕千年万年。”纵然世界不复当初的摸样,纵然天下人都不在了,又怎能忘记你....这一次终于走到了尽头,只是谁能抹去他眉间的的悲伤?“师父!”
  • 霸道魔君不好惹霸道魔君不好惹爱睡觉的哈哈|仙侠魔界的人都知道魔君身边有个小婢女是魔君面前的红人,魔界的人都开始巴结她,某一天“姑娘姑娘看看我这个吧上好的药丸,能增长修为”一群人围在白小晚面前,魔君进来,提起她就走了,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 异界修神异界修神并非善人|仙侠问:什么样的法宝器物丹药可以助我成神?回:自己炼去!问:如何可得成神?回:杀光所有比你强的人!喔,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