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1章 龙之逆鳞(祝大家2020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逗我玩?话说你们这些神话生物还真是不正经啊,反正我打不过你,不包涵也不行了……唐梦羽耸了耸肩,向前两步,对着敖崇笑道:

“想不到敖先生还挺幽默,那逆鳞的事……”

“没问题,小唐先生,请稍等我片刻。”敖崇鼻子中吐出一股寒气,随即潜入了深谷中。

想不到这么顺利,看来公职人员的身份真能省不少事,也不知王鹏他们那进行得怎么样了……就在唐梦羽思维发散之间,敖崇那巨大头颅又从深谷中升了起来,回到了悬崖旁边。

只见祂布满细碎灵片的额头不自觉的拧成了一个‘川’字,顿了好久,才面露难色开口道:

“小唐先生,你刚才要的逆鳞,暂时遇到点困难……”

“敖先生,具体有什么问题还请直说。”唐梦羽怀疑这‘逆鳞’是龙族价值不菲的宝物,不能轻易送人,搞不好还得用品阶相近的物品来以物易物。

“呃,是这样的,小唐先生……”敖崇的喉咙处发出一声叹息,回荡在空荡荡的洞穴之中,祂的一只龙爪扶在悬崖的边沿,一根覆盖着黑色鳞片的爪子有节奏的轻轻敲击着地面,若有所思的说道,“本族族人在一个月之前刚刚拔完逆鳞,你来晚了。”

“???”

唐梦羽有些蒙圈的问道:

“敖先生还请说得详细点,我有点听不明白。”

敖崇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口吐白色寒气道:

“这‘逆鳞’其实是我族身体上的一处基因缺陷,每条龙到了成年之后,便会在后颈处长出一片逆向的鳞片,因为它的生长方向违背自然规律,只要被触碰便会带来极大的痛苦,所以在远古时代便流传下了‘龙族逆鳞不可触碰’的传说。”

“进入现代社会,医学进步之后,这种愚昧的说法在本族中已经渐渐没有了市场,在族中长老的牵头下,龙族还会每十年定期预约医护人员将长出的逆鳞拔掉,而上个月正好是本族拔鳞的时候。”

听起来和人拔智齿差不多嘛……唐梦羽在心里无声吐槽了一句。

“所以我刚才回去统计了一番,族中成年之龙的逆鳞已经尽数在上个月被拔掉了……”敖崇缓慢的摇了摇头,一脸惋惜道,“小唐先生想要逆鳞恐怕得再等十年了。”

十年,那时候孙佳明早就凉凉了……唐梦羽用手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思索片刻,问道:

“敖先生,会不会有刚好在上个月拔掉逆鳞之后成年的小龙呢?”

“对啊,这好像是个思路!容我再去查查看。”敖崇应了一声,立刻潜回了深谷。

大约十分钟后,这条青鬃黑鳞的巨龙带着兴奋的神情返回了悬崖边,祂毛发微微飘动,吐着白森森的寒气,笑道:

“小唐先生,还真让你说中了!本族中正好有一名小龙上个月刚刚成年。”

“那太好了!”唐梦羽眉头舒展,拍手道,“那还劳烦敖先生帮忙从小龙身上取下逆鳞,我这边救人要紧。”

“这……”敖崇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难堪,祂沉吟了两声,小声说道,“这小子平时不太服管教,喜欢到处乱跑,现在刚好不在洞中。”

原来是个才成年的问题小龙,搞不好还在叛逆期……唐梦羽腹诽了一句,抬头对敖崇摆手道,“没关系,敖先生,你只要告诉我小龙祂在哪,我自己去找祂帮忙。”

那青鬃黑鳞的巨龙听罢,低吼一声,突然摇身一变化为一位留着白须穿着黑色长袍的矍铄老者来到唐梦羽的身旁,接着祂从贴身口袋中掏出一块黑中带绿,寒气萦绕的玉牌。

“这是我龙族的信物,可以证明我族对你的信任。”白须黑袍的老者把玉牌放到唐梦羽手中,苦笑一声,摇摇头道,“本来按理说我应该陪小唐先生一同前往,但这小子现在正值叛逆期,大龙说的话祂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我去了搞不好还会碍事,所以只有辛苦小唐先生了。”

“这倒无妨。”唐梦羽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去给正值中二年级的学生做过家教,这方面他倒是有些自信,“你只要告诉我这小龙在哪就好了。”

白须黑袍的老者听后,摸着胡须仰头思索了一阵,叹了口气道:

“这个时间,我估摸着小子怕是又在龙栖山顶和其他狐朋狗友胡闹,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不知道受了什么影响,特别爱在山顶玩一种速降的游戏。”

看来又是一个被人类文化毒害的神话生物啊,唐梦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某个爱看狗血电视剧的克系少女……他撇了撇嘴,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这小龙叫啥?”

“敖拜……”白须黑袍的老龙摇摇头,脸上不带表情的补充道,“祂自己取的。”

…………

唐梦羽赶到龙栖山顶的时候,天已经渐黑了,在山顶的观景平台上,借着还未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的阳光,他依稀在顶峰几处险峻的山崖上看到了几个张牙舞爪的剪影。

一只鼻孔中冒着火星,鳞片暗红西方龙正抬起前爪,扑腾着背后那一对宽大的蝠翼做着热身运动。

一只呈菱形,状似鳐鱼的诡异生物正借助未知的力量悬浮在半空中,他的身上似乎有微弱的电流划过,浑身在夜色中闪着淡淡的微光。

一只浑身洒满绿色荧光粉末的巨型蝴蝶正在围绕着顶峰飞行,他时而急停,时而加速,看起来像是在测试自己的性能。

与此同时,一条身材矫健,红鬃黑鳞的年轻黑龙正盘踞顶峰最高处的石柱上,目光悠然的看着这几个对手,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看来老龙说的就是这家伙了,话说黑龙不都是青鬃黑鳞吗,祂怎么鬃毛是赤红色?难道说是自己染的,红色有角,三倍速……唐梦羽心中嗤笑了一声,举起双手,搭在嘴边,抬头对着年轻黑龙所在的方向高声喊道:

“敖拜~!下来,找你有事!”

“小不点,找我啥事?”敖拜低头随意地看了唐梦羽一眼,并没有要下去的意思。

“街道办,有正事找你!”唐梦羽一边喊,一边亮出了工作证和龙族玉牌。

“靠,你小子怎么把街道办引到这来了?”西方龙撇了一眼敖拜,露出一嘴的利齿,不满道。

“关我屁事,肯定又是家里的老头子们多管闲事!”敖拜看到玉牌后嘴上虽然不服输,身体倒是很老实的降到了观景台上,“快说,啥事,我这正忙呢!”

“要你的逆鳞……”唐梦羽为了照顾敖拜的面子,向前两步,凑到祂耳旁,小声说道。

“那破玩意啊,赶紧拿走!别耽误我比赛。”说罢,祂便扭过头去,将后颈挪到了靠近唐梦羽这边。

“好嘞,你先忍着点,我这马上就好。”唐梦羽也不客气,他爬上敖拜的后颈,抽出歌唱匕首,便往逆鳞刺去。

“喂喂,大伙来看看,刚才还呼风唤雨的小熬熬原来这么没牌面啊,要被一个小人切逆鳞!”西方龙在唐梦羽就要触碰到敖拜逆鳞的一刹那,突然高声嘲讽道。

“靠,你丫说谁没牌面?”敖拜虽然已经成年,但内心还处在中二后期,祂被西方龙这么一激,立马恼了起来,当即甩掉唐梦羽,腾起一团云雾,向西方龙飞去。

“怎么,不服气啊?”西方龙见敖拜气势汹汹的杀将过来,吐了口火星子,狞笑道,“我承认打不过你,不过,你能吃到我的尾气吗?有本事一会赢了我再说!”

“好,你丫等着瞧!”敖拜一口寒气喷在西方龙脸上,撂下狠话,回到了刚才盘踞的石柱上。

这该死的带翅膀的肥蜥蜴,就会瞎搅和……唐梦羽见自己刚要到手的逆鳞转眼又飞了,只好再一次冲着敖拜挥手,呼喊,然而这一回,敖拜碍于面子,不但根本不搭理他,还故意把将头转了过去。

这尼玛的,果然是中二叛逆少龙!

唐梦羽此刻双手叉腰,气鼓鼓的盯着中二黑龙和一脸奸像的西方龙,很不得某魔丸上身把这两货好好修理一顿!

然而他只是一个实力【不堪一击】的街道办后补办事员,这可该咋怎?

就在他一腔憋屈无从发泄,只能在心中问候西方龙家人的时候,不远处,月亮升起的方向,一抹光洁的银白,以优雅而轻盈身姿,缓缓的飞到了顶峰观景台边,在众龙,众怪惊讶,羡慕,乃至仰慕的目光中,轻轻地将头降到了唐梦羽的身边。

那是一条体态俊美,青鬃银鳞的小白龙!

而且颜值极高!

“这……”

唐梦羽正在纳闷呢,忽听小白龙低声说道:

“唐SIR莫怕,是我,WHITEDRAGON。”

小白龙电动车,我还以为这名字只是李云秋瞎玩梗而已……唐梦羽脑中迅速的闪过了那个名字,他吞了下口水,定了定神,一脸疑惑地问道:

“所以你到底是电动车成精,还是小白龙幻化成车?”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之末世大帝重生之末世大帝我是大尸兄|科幻科学家们像做面包一样给地球注射了超级酵母菌,地球成功的膨胀了千倍,但地球母亲翻脸的结果,是一个个塌陷的天坑。天坑中弥漫的灵子改变全球生物过去的生存方式,末日来了,丧尸横行。李世界说:世界会告诉你,在末世行走该拥有怎样的心态和行为……QQ群336432331被纵横责编偷偷挖去签约了,说来可笑,那边才更了几万字,换了个名字,叫做【末世真理】,还喜欢我的作者就看看吧,就算点个收藏也很感谢,qq群还在,可以加,一起聊天也好的呀。
  • 最后一块黑巧克力最后一块黑巧克力杜小文|科幻我,叫陈雯,来自2016,却不小心爱上了3017年的,正旸。一次次流出的眼泪,一次次发出的欢笑,最后,还是要分离。一切,终究是宿命的开始,也是宿命的结束。我,叫陈雯,我,来了。朝前走,不回头。
  • 穿越位面的规则穿越位面的规则脩时|科幻这里是时空管理局,由于小说时空出现未知异能量入侵,导致时空混乱,时空执法者们各个穿梭不停,由于时空太多,执法者人手不足,各个时空执法者注意,现在需要你们在各时空寻找自己的徒弟,请执行长统筹所有时空情况,整理数据,新型开发系统已投入时空市场实验,请和我们一起开启一场拯救时空的穿越旅程。
  • 末世之逆轮回末世之逆轮回永远不恶|科幻道祖无情,天地为炉炼苍生。人间有爱,热血男儿御风行。百者不挠,舍命一击碎乾坤。自强不息,再战末世逆轮回。ps:新人新作,求推荐点击收藏,第一卷是交代背景,来历,虽然我尽量写得不纳闷沉闷了,可是仍旧不爽的可先看第二卷,这里战斗展开了。
  • 大枯竭大枯竭丢你螺母|科幻如果人类不再允许恋爱,如果星空被遮在太阳能板做的穹顶下,那么你是选择反抗还是,随波逐流,生在悲伤时代的悲伤故事,我不愿被限定,我不想被量产
  • 史前求生大师史前求生大师临江煮雨|科幻“歪?先森,有兴趣来参加史前求生吗,不要998,只要命的那种,口令答对了就能直接参加哦……” “没有,滚!” “口令正确!恭喜你成为本系统的第48号幸运儿。” “……” 别人打不了的“爹”我能打,别人做不了的任务我也能做! 且看驯兽师杜承是如何在求生系统的“坑蒙拐骗”下,一步步登上史前求生大师宝座!
  • 阴阳风月尽阴阳风月尽凌梦千雪|科幻一段过去的故事,一个人生的结局;不同的人,不同的结局。
  • 苍穹下的裂变苍穹下的裂变落笔之后|科幻苍穹之下,末世异体。当喜马拉雅山沉睡千年的异体复活,用无与伦比的史前科技杀戮人类时,世界爆发毁灭危机,问谁能抵挡!古老的玛雅预言并不是没有实现,只是我们忘记了危险……神秘的瓦纳霍斯谜语,记忆中的实验室。青春、年华、岁月……当一切都被异体杀戮笼罩时,人类谁能拔剑问天,拯救世界末世?只是,一曲高歌下,谁能吹响胜利的号角,挽救爱人的生命?从多瑙河一路前行,战火再次洗礼大地。少年、青年、壮年……当一切只为了生存下去,我们还能期许什么……杀戮、阴谋、爱情、亲情、悲情……当这一切凝聚成一段末世密码——苍穹之下时,我们的路在何方……
  • 未来世界之我的世界我做主未来世界之我的世界我做主萌二货|科幻“尤酥,你觉得我想抓到你还不简单吗”男人的目光自信却深情,仿佛他锐利的目光可以穿透尤酥的心。阳光打在他笔挺的鼻梁上,顺着嘴角好看的弧度泄了下来,洒满他洁净的衣襟。“拭目以待咯,可不要让我失望呢“尤酥淡淡一笑
  • 乂市乂市森林守护者|科幻世纪的某年某月某日由于那天是全球生物的末日所以没人记得那天所有的人也都不敢想起那天。。那天,一场被人们名为末日元素的大雪,同时落在了地球上的每个地区,整个地球被暴风雪连下一年。这一年不单只没有太阳,落在地面的雪粒也都慢慢变成细菌。被这细菌感染的生物,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