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5章 声音

西山上的清凉寺炸毁了。

清早,消息一夜之间传遍了城市的各个角落,网络信息时代,这么大的新闻本就没有什么保密性可言。上山救援的人员还没有回来,官方的消息还没有发布,各种网络消息已在网上漫天飞舞。很快成了今早晨曦中江城人唯一的谈资。

消息一称:西山上的清凉寺昨晚遭遇的是天火。据消息灵通人士称,昨晚天刚擦黑,有现场目击者看到西山上空出现一道耀眼的亮光,状若流星,从天空滑落,正好落在清凉寺中,继而引发了爆炸,整座寺庙大殿的顶部都被掀翻了,后引发了大火燃烧。整座寺庙倾刻间被大火包围,化为灰烬。据现场参与救援的人员称,那大火邪性得很,水跟本浇不灭,反而越浇越旺,因此判断,那火不是人间的阳火、阴火,而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天火,故人间的水是灭不了的,最后现场的所有救援人员只能围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那大火将整座寺庙烧尽,自行熄灭才算完。

消息二是基于在消息一的基础上的,整个消息听起来比较玄忽,据称:西山上的清凉寺之所以会遭遇天火,主要是因为寺庙里那位修行的人遭遇了天遣。也就是说天降天火的主要对象是那修行的人,寺庙啊只是遭了无妄之灾。据传那寺庙中修行的人是江景集团的前任老总,出家前就是一个大善人,修桥补路、扶弱济贫无数;修建寺庙出家后又闭门苦修三年。昨日不和为什么就突然遭遇了天劫,那从天而降的天火实是一记天雷,那修行人连一记天雷都没有扛住就庙毁人亡了。有好事人就问了,那天劫不是只针对道门中人吗?后就有知识人科普,所谓天劫,是针对一切违反天地间自然法则的事物。又有人联想到江锦集团现任老总钟文轩的情况,由此推测那寺庙中的修行人一定是想凭一己之力逆天而行,救活那躺在医院里如同活死人一样的钟文轩,因此才遭遇了天遣。

就在上面两则消息肆意传播的时候,官方的消息终于来了,官方媒体称:昨晚十九点至二十点之间,西山清凉寺遭遇不明原因火灾焚毁。造成一死两伤,死者身份还在进一步核实中,而两名伤者则是执行任务正好途经清凉寺的警察,第一时间发现了火灾,并通知了外界救援力量。二人现场也实施了救援并在其过程中受伤,现在正在医院治疗。至于起火原因警方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之中。

官方发布的消息中这“不明原因”四个字无疑是加剧了第一、二则消息的传播速度。昨晚镇上的救援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大火已将整座寺庙包围,木质结构的寺庙一旦烧起来就很难扑灭,等到好不容易将火扑灭,寺庙也已基本化为灰烬。只从中间扒出了一具焦尸,两名最先冲入火场的警察都受伤入院,其中一个比较严重,还处在昏迷中。

萧寒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上午的阳光正透过窗帘柔和的照射在雪白的墙壁上,一切是那么的宁静,恍惚中宛如一场大梦初醒。若不是看到床边的杜若手臂上的绷带,萧寒真会认为昨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鼻腔内传来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不出意外,自己正躺在医院病房里。身体有些麻木,想动一下才发现自己正以一个古怪的资势俯卧在病床上,细微的动静还是惊醒了靠在一旁休息的杜若。

“你醒啦!”杜若的声音激动却有些沙哑失真,满眼的血丝,眼角隐隐有泪痕。

“你怎么靠在这里睡啊!”萧寒说话有些吃力,“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说完少有的主动对杜若笑了笑。

“我不累!”杜若摇了摇头。

“你的胳膊严重吗?”

“没事,只是磕了一下,有些骨裂,没什么大碍,医生说一周左右就没事了。”杜若晃了晃吊在脖子上的左臂,努力想挤出一抹笑,眼泪却又涌了出来。

“萧警官,你醒啦!”耳边传来一个熟悉但刺耳的声音。

杜若忙别过脸去,用手抹去了脸颊的泪水。

“怎么又是你?”萧寒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自己每次受伤入院都会碰上他。

易风那张迷人的脸出现在萧寒的视线里,“昨晚你送过来的时候昏迷不醒,一度怀疑你脑部受伤了,所以就送到这儿来了,我也奇怪,为什么每次你受伤都会在我这儿呢?”萧寒一阵无语,“你以为我想到你这儿来啊!杜若,给我换一个主治医生!

“巧了,今天刚好是我的班次,换医生你就别想了啊!何况中心医院里目前还没有比我更专业的脑科医生,我一会还要给你做一个全面的脑部检查,如果你想换病房倒是可以,钟文轩的病房离这不远,我可以将你换到和他一个病房。”易风冷冷的说,就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萧寒的火赠的就上来了,钟文轩那可是植物人啊,这不是拐着弯咒自己吗?此时若能动,他真的会将眼前这个家伙的嘴给撕烂了。但没办法啊!背上传来一阵刺痛,只能忍。

“别乱动啊!你背部表皮烧伤,这段时间只能侧卧或俯卧,还好不是很严重,恢复的好的话,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出院了。”易风说完又转向杜若:“他已经醒了,我说你也可以回去休息了吧!昨晚到现在,你只检查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就一直守在这里,你不累,我看着都累,别到时候他都可以出院了,你还要住在这里。”

杜若还想说什么,易风不等她开口又说:“你现在也是病人,这里有我们,你先去休息吧!”

萧寒也点点头,“回去休息吧!”

“那我晚一点再过来!”杜若这才起身离开。

看着杜若离开,易风正色问:“怎么回事,伤得这么严重?”

“我也不知道”,萧寒摇头说,“那寺庙大殿里突然出现大量飘散的硫磺粉,遇到大火然后就发生了粉尘爆炸,我们就成这样了。”萧寒苦笑,并没有向易风说起蝴蝶的事情,毕竟,易风他只是个医生。

在病房外守着的杜衡此时走了进来,萧寒让他找到自己的车,然后将车上的那个紫擅木盒拿过来。

易风又给萧寒作了头部的检查,所幸并无大碍。

其间林局过来看了萧寒,让他先安心养伤,案子的事先缓一缓。清凉寺火灾的详情,已经另外派人前去现场着手调查了。

临近中午,闻讯的暮雪赶了过来。带着大包小包还抱了束鲜花,一进门就关切的问:

“萧寒,你怎么样了,严重吗?”

“没事,小伤”,萧寒摇摇头说。

待暮雪坐定,休息了一下,萧寒才说:

“先不说我了,我这出院还早,本来准备让你来我这里一趟的,你来了也好,正好有件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这么着急!等你好了再说不行吗?”

“不能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萧寒侧卧在病床上,示意让暮雪将病房门关好,这才缓缓的拿过那个紫擅木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从清凉寺带回来的那两枚铁胆。

暮雪满脸的狐疑,不知道萧寒是什么意思。

“闭上眼睛!”萧寒又缓缓的说出四个字。

暮雪见他一脸的严肃,也没有细问,站在病床前依言闭上了双眼。

病房是隔音的,闭上了双眼,视觉听觉都是一片宁静,心里也一片宁静。突然,一种金铁交鸣的刺耳的声音在病房中响起,那声音陌生而熟悉,说它陌生是因为暮雪长这么大也才听过一次,这是第二次;说它熟悉,那是因为就只听了那一次,那声间已深深的刻在了暮雪的心中,一生都无法忘记。暮雪曾找了这声音十年,虽然并不知道声音是什么东西发出的,但她自信只要能再让她听到一次,她一定能够辩认出来。现在这声音真在在耳边响起了,她也不出意外的辩认了出来。

声音异常的刺耳,更刺心。暮雪只感觉自己的耳膜鼓胀,像是要被刺破一般,嗡嗡作响,心也霎时间千疮百孔。浑身战栗,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泪水夺眶而出,她猛地睁开双眼,朦胧中看见萧寒手中正缓慢的旋转着那两枚铁胆,那声音正是从那两枚铁胆摩擦发出的。

“这声音……这声音……”暮雪双唇颤抖,泣不成声。

萧寒没有出声,扭着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暮雪。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迷箱迷箱虚空昼空|悬疑近来落魄的宁耶得到了父亲留下的一个保险箱,据说这保险箱里有巨额的财富。 可是父亲却没有说出开箱的密码,只留下了一句神秘的提示。 金条,古董,宝器,有无数的好东西在这个箱子里! 神秘的美女,奇诡的怪客,蠢蠢欲动的势力,却都纷纷涌现,觊觎箱子里的宝藏。 且看宁耶如何一一应对,走向那最后的谜底……
  • 魔法的秘密魔法的秘密夏末黛颜|悬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几只乌鸦盘旋在别墅的上方,"不怕不怕”,她已经悄悄来到。。。。。。
  • 萌妹爱豆来自外星萌妹爱豆来自外星有格无疆|悬疑天裔甦醒系列第一弹! 小镇出现三个神秘美女,怪异的事也接踵而至……
  • 通灵女巫:鬼魂男友带回家通灵女巫:鬼魂男友带回家狼二丫|悬疑荷苒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暑期回到家乡实习独自住在父母名下的别墅里,确不经意间发现一直被认为常年无人居住的隔壁,住着一个已经死去的画家。两人的相识是一场偶然,在揭开画家为何死后还存在于世的秘密的经历中,荷苒爱上了画家。但是,一切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死人真的只有那一个画家吗?他们存在于世上是为了在做什么?我们身边到底谁,已经死了……
  • 灵畫灵畫高岚|悬疑一段诡异的旅途,一段奇特的人生,见证了神鬼的传奇。
  • 迷雾笼罩下的塞拉维尔迷雾笼罩下的塞拉维尔碗筷叉|悬疑当迷雾笼罩世界,人类对光明失去信仰,它们便会归来。 海面掀起巨浪,山峦生出裂谷。 震动的大地便是讯号。 唯有亲眼见过,才能知晓那种不可名状下的恐怖。 充满好奇的孩子们,请弹起乐器,这首歌谣会让你们进入我的世界——怪物横行的世界!
  • 捡了一只鬼捡了一只鬼七月月牙白|悬疑程意以为自己的生活是从室友捡了一只鬼回家后开始混乱的,殊不知命运的转盘早就旋转开来。他们所有人,都被困在其中。逃,如何逃?上天入地,遍布枷锁,她要如何才能逃脱他的手掌心……
  • 被迫上凡的小魔女被迫上凡的小魔女享耳满城|悬疑丰都大帝的独生女儿,即便是被人踹下界了依然不能安安静静的当个凡人,那就履行自己的使命吧! 保护六界!小白有责!
  • 神灵杂货铺神灵杂货铺吃蛋卷的熊|悬疑喂喂喂,你们这些家伙能不能有点素质,老实排队? 什么叫上下两截了,要赶快缝合? 什么叫心脏不跳了,要赶快起搏? 什么叫又想吸血了,要赶快整点? 那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在我这神灵杂货铺前,就一条规矩,老实排队! 插队?那就不劳烦阎罗老爷了,我李大牙亲自收你!
  • 我和孟婆抢生意我和孟婆抢生意羽鳞赫子|悬疑好不容易追到男神,居然被车撞死!苦苦恳求神使再看一眼家人男神,居然要付钱!完了,负债累累。孟婆汤还要钱!逗我呢,逗我呢!好吧,就这么一不小心,一不小心的,抢劫了孟婆,居然发现孟婆是一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