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夺舍(二)

“殿下何出此言?下臣不懂。”

魂体震颤的痛处并非常人所能忍受的,上一世同为普通人的左青玉亦无法经受。

吐出此句已是极限,但某人却不以为意。

“殿下当不起,我与丞相乃是同僚,又是同级。至于何出所言?你我心知肚明,丞相又何必装傻。”

左青玉已无力答话,言矜也不在意,径自牵着他的手走着,一步一涟漪,空气荡漾开来,盛开一朵朵异色的花。

白与青,一前一后,拾阶而行,身后异花朵朵,盛开在空中经久不败,当真是极美的。

虚无中,两个光芒暗淡的灵魂相互撕扯着,似乎在争夺着什么。

“还给我!把身体还给我你这个恶徒!”

“你已经死了,这具躯壳就算是借与我的,你又何苦纠缠?”

“那是我的姐姐啊!!!你又懂什么?!我要让染纤陌偿命!!”

那声音在虚无中回荡,甚至穿透了躯壳的心语。仿佛空气被什么轻轻拨动,言矜停了下来,这是,再熟悉不过的亡魂执念的味道。

亡魂,是谁?

虚无中只剩下无边的寂静————

“我不懂,但我想活着,所以你必须消失。”

左青玉怒不可遏道:“恶徒!你休想占据我的身体,我的至亲,朋友!你休想欺瞒他们!!哪怕是和你同归于尽,我也!!”

“你已经死了!!!!我还活着,我能活着————而你不能。”

“————”

“我可以不要你的亲人,不要你的朋友,我可以消失在你所相识的人眼前,我只有一个条件,身躯给我,让我活着。”那声音无比平稳,连一丝的颤抖都没有,却让人有如直面深渊。

“你——”左青玉愣了一下,就是这一愣,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再见。”

灵魂破碎的光点在虚无中洒落,纷纷扬扬如雪,落在灵魂中,却异常温暖。

“你的心愿我会想办法,但在那之后,左青玉就不是左青玉了。”

“你,叫什么?”

最后一点光芒也散开,只剩一个孤单的身影站在虚无之中。

发丝遮面,轻轻透出吟语,恍若梦呓:“苏澜,我叫苏澜。”

“嗯?”

言矜微微侧目,赤眸有些惊讶地看着意识尚不清醒的左青玉。

苏澜?

这个名字他有些印象,山河阙第七任寒夜公子苏澜,那孩子似乎对夺舍之术不感兴趣吧?

山河阙,是该去暮儿那边走上一趟了。

不远处瞥见一纯白塔尖,印着点点月芒,无妄白塔到了。

一落地,便见一只小精灵抱着几封书信迎上来。

“哦?是回信啊?”

牵着左青玉的袖子往前走了两步,将他带到一旁树下靠着,言矜这才接过精灵手中的信。

“谢谢你了。”

抬手轻抚它的脑袋,想了想,还是招清风裹挟一滴灵液过来,算是奖励交与它。

小家伙高兴地蹭蹭他的手指,憨态可掬的模样倒是可爱。

“去吧。”

看它飞远,言矜好心情地拆开信封————

“国师。”

身后传来轻语,言矜回头,只见左青玉抚着额角,缓缓站起来。

瞧着倒像是稳住灵魂了,能叫他国师,说明是苏澜没错,青玉那孩子歇菜了?

“嗯?苏公子醒了?”

意识还有些混乱的苏澜下意识点点头,言矜握着信的手紧了几分,面上仍是不动声色道:“公子可是哪里不适?在下不才,恰巧会些医术,公子若不介意,可否让在下为你诊脉?”

“不,不用。”

苏澜晃了晃脑袋,他依稀记得,言矜先前牵着他袖子的时候,似乎有一股寒气钻入他的身体里。

等等,他愣愣地看向言矜,入眼的是他得体的微笑。

“苏——公子?”

“嗯?在下的称呼可有不妥?”

言矜笑容不改,却让苏澜的心凉了半截,国师是怎么知道他名字的?

“国师大人乃是修行之人,长生万年。在老奴这里说说倒还好,日后到了殿前,公子可万万不能如此放肆了。”

修行之人,长生万年?他该不会对他用了搜魂术吧?就像电视里说的那样,一念搜魂,一切都不再是秘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晚安我的吸血鬼公爵晚安我的吸血鬼公爵樱花彼岸|幻情千年前,你貌比潘安。千年前,你倾国倾城。千年后,你英姿如旧,但倾国倾城的你,还在?我是人类,你是吸血鬼。命中注定的分离。但又如何,千年后我不再是我,但对你的心生生世世。前世缘分让我们相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紧彼此!那么,让一切重来吧!晚安,我的吸血鬼公爵……
  • 重生之情重生之情零银|幻情重生不是应该变成有钱人么?不然也至少是一个天才,哦逆袭的天才,但是劳资怎么特么那么倒霉!!!穿越却是掉悬崖?这不公平!!!
  • 逆天公子绝宠:废材倾城逆天公子绝宠:废材倾城面具姑娘|幻情她穿越到这个陌生的大陆,成为了被所有人看不起的她,既来之则安之,被同父异母的姐姐们欺凌,那么她就还回去。被卖到青楼,遇见了那个神秘却又霸道的他,他说会宠她生生世世,他说她是他的软肋,是他的软肋,他说只是想和她一起站在世界的顶端......可是,当身世被一点点揭开万年的牵绊,她又该何去何从......
  • 梦醒之余梦醒之余雾山岚|幻情穿越异世,解开重重迷雾,却又面临抉择。梦醒时分,该如何了结。“秦师妹,我以后叫你小吱好不好?看你多像一只胖乎乎的耗子啊!”他指着厨房定时蹲点的一只笑着说。“小吱,你的符咒课学的如何了?”他关心地问“嗯,那啥,你不会的话千万不要来问我,我很忙的!”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又用亮晶晶的眼神望着你,头上只差没写:快来问我!快来问我“小吱,这里交给我,你快走!”他把后背留给她,萧索中带着孤注一掷。“秦之宜,你这个骗子!”他的声音沙哑里饱含痛苦。“你是谁?”如此冷漠,这就是代价吗?
  • 霸气重生之矜非昔比霸气重生之矜非昔比雪音舞晓纳|幻情一朝重生,她回到了那日生日宴会之前,灵智已开,早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痴呆儿!如今此君子矜已非君子矜!父亲,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收宝器,学异能,看她能在这个家族掀起多大的风浪!谁还敢说她是痴呆儿,一个瞬移,就让你满地找牙!什么?她的身世竟然还是一个迷?亲生母亲还是养母的情敌!这是什么情况?这还不够,她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外公,要手把手地教她异能?还有,她只是出去暗算一下她的养父,怎么会遇到一个不可理喻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竟然还是一个跟踪狂!(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无殇彼岸之恋无殇彼岸之恋珞曦落卿|幻情相恋千年,分离千年,终是换来一次回眸。她,独孤墨心,前世溺水身亡,今世她浴火重生,绝美归来,一身冰冷气质,一件月白长袍,得尽天下万千风华,尊贵无双,冷血决绝,墨国尊贵的揽月长公主,蒙皇盛宠,耀眼如斯,一双冷眸,看尽世事,饱含沧桑。她是宸楼之主,是天下第一公子月。她曾经只身挑了传说中的七星楼,武功早已至银段之境界,千军万马中来去如无人之地。坊间流言,不过是因为她不在乎,她一直觉得自己于这个世界不过是局外人。却不曾想,原来自己早已入了这盛世繁华,再也无法逃离。她淡漠,她张狂,她视世间规矩为无物,她让无数男女为其倾倒。一身月白衣,倾世容姿,万千风华,何人能及?
  • 魔尊倒追逆天妃:娘子快回家!魔尊倒追逆天妃:娘子快回家!言寂夜|幻情她天才杀手,被渣男结束了生命,这一世成不受宠的嫡女,第一丑女废柴,没关系她叫你什么叫逆袭!两系很牛逼?不好意思我是七系的。丹药很稀奇?我用来当子弹!丑女?你瞎啊?!不过谁能告诉我这个不要脸的墨尊是谁?“娘子不在床上就不认识了?没关系,我让你再认识认识我。”......当不要脸遇上不要脸,谁会赢?当然是更不要脸的那个喽!
  • 六洲歌六洲歌陆洲歌|幻情一个萝莉坑了一个正太陪她上学,遇见了温柔的大哥哥和大姐姐,一个颜值担当的面瘫美人和一个精分的导师。提前为认为我要写校园喜剧的孩子点个灯,我要讲的故事,比这要大很多很多。具体内容在分卷简介里O(∩_∩)O~
  • 穿越之一世长安穿越之一世长安敖素|幻情林暮雪自认平时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这个系统却偏偏选中她去体验女配的人生。虽然牵手美男什么的听起来还不错,可她并不想要那么多啊!
  • 花花国手札花花国手札苏骨萳|幻情相传在东海的最深处,有着一个神奇的国度,名曰花花国。花花国里住着一群拥有各种特殊能力的居民。 从古至今,花花国每一辈都会有几个冒尖的能人异世,这些能人异世或许是皇宫贵胄,或许是江湖术士。 而这一代的弄潮儿,却是几个将无赖耍到极致的性情各异的奇葩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