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7章 带路

郭信的话中似有所指,符昭序却无法轻易作出回应。父亲符彦卿与李守贞在前朝是旧识,因此即使他固然比郭信更了解李崇训的为人,前几日李崇训登门便要大妹与其同去河中府更是令他少有的发了火气,但作为一名符家子弟,不得不时刻考虑自己的言行。眼前的郭信虽然看似亲近,谁又知道是否是得了其父郭威的意思来试探或挑拨符家与李家的关系?

既然是一个没有正确回答的题目,符昭序略作一想,便不动声色地引开话头:“说起来,还不知意哥儿在禁军任何高职?”

郭信也并未在李崇训的问题上多做纠缠,随着符昭序的话道:“不是甚么高职,忝作奉国军指挥使。”

符昭序微微点头,没有被郭信谦逊的语气骗过。对禁军、镇军都十分了解的他自然知道这句话里的分量,一个指挥使或许确实算不上什么高职,但以眼前郭信的年纪,能在禁军主力军中做一指挥使,单靠枢密使之子的背景还不足够,何况郭信还非长子,显然是有实在军功在身。

很快两人就找到了新的话题——战争。郭信从头一次在代州作战讲起,又讲到去年年末在魏州之战的惨烈。片刻之后,两人言语间就已经十分热络亲切,初次正式会面的隔膜也不自觉间烟消云散。

直到又一阵连续轰然的响雷,将二人从并不遥远的战争记忆中拉回了沉闷的现实,雷声且过,豆大的雨珠就开始倾落,噼里啪啦敲打着屋瓦和砖面。

“从头回在封丘门与符郎见面时,我就觉得亲切,”郭信起身,“只是时候不早,我得趁雨大前先回府去,还望日后再与符郎同场驱驰。”

符昭序挽留道:“天已将黑,雨势又大,意哥儿干脆在这儿暂住一晚不急。”

雨水已在堂檐垂下了一片雨幕,雨势显然极大,看上去也不是一时片刻能够消歇的样子。于是郭信客气两句便也不再推辞:“既然如此,叨扰符郎了。”

“意哥儿跟我不需见外。”说罢符昭序便招来仆人张伞引郭信前去客房。

客房离得不远,但仍叫郭信膝下的袍摆湿了个透。仆人收拾了客房,见郭信无他吩咐,很快告退离去,留郭信一人独处。

郭信进屋收了伞,默默打量着眼前的事物:整个院子空荡荡的,突然一阵狂风吹过,东边厢房的门便被风猛然吹开,哐当哐当撞着门框。郭信所在的厢房窗也没有关紧,几缕雨丝偶尔会随风飘在他的脸上。这场景,与他一路进符家感受到的华贵气息完全不同。

不过他并不责怪符昭序待客不周,毕竟符家久在外镇,东京城里的宅子疏于打理,仆从怠惰十分正常,恐怕符昭序也没法让所见之外的一切都维持光鲜——也就如这岐国公府一般,越是庞大的东西,维持起它来就越是困难,符彦卿看似名位显赫当世,实则在主人看不见的角落已经开始破落,光要维持地位就已经需要耗尽心力,冒着被朝廷猜忌的风险勾结已与东京不和的李守贞不就是为了如此?

郭信关好了窗,将沾湿的袍子挂起后,便躺在床上默默思索。在他看来,从唐时起的藩镇制度注定将会随着中央实力的不断增长而消亡,这不仅是他的推断,也是历史本身的答案。但他随之苦笑,若一切都按历史上的答案来,自己岂不是也要引颈待戮了?不论如何,眼下藩镇还仍具备相当的实力,他此番意图交好符家,也正是为了避免自家惨遭屠戮的厄运。既然无法从根本上断绝刘承佑灭除权臣的想法,那就只有奋起反抗,让刘承佑慑于自家实力不敢贸然下手,甚至让自家具备提前下手的能力……

正当郭信渐渐欲睡时,屋门却突然被叩响了。

郭信翻身起来:“谁?”

门外是一个女声:“奉郎君的命,前来侍候郭将军。”

符昭序以为自己是这种人?郭信仔细一想,又觉得用府上小娘招待客人在此时来看确实算不上什么特别的事,何况自己似乎因为玉娘曾经沾过好色的名声。但他这会儿确实没什么心思。

于是刚起身的郭信又躺了下来:“我已睡下,回去罢。”

听到一串脚步声逐渐微弱,门外很快再次安静,郭信才意识到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到这时他原本昏沉的睡意已经被那小娘扰的消散,干脆穿上还未干透的罩袍迈出了屋门。

雨后的空气湿润而略带有寒意,乌云散去,月亮也升了起来,庭院里的积水被月光照的通透明亮,郭信也不禁放慢步子以免踏破这份平静。

就在郭信在院里信步走动时,一个身影从院门外闪了进来,进了院门却又突地止住了步子。

“呀!”一声娇呼,似是没有预料到郭信的存在。

郭信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娘,眉目间透露出青涩的年纪,五官不算精致,但细看之下仍算得上好看,目光下移,小娘身上是一身浅绿的裙裾,罩着小娘丝毫不显身段。让郭信注意的是小娘裙?十分干净,显然刚才在积水中走路时十分小心。心中暗道:符家不愧是大家,连用来侍候客人的都不是平常货色。

倒是小娘见郭信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上下打量,忍不住道:“郭将军刚不是说睡下了?”

郭信知道眼前便是刚才叩门的小娘了,摇头反问道:“我既已说了睡下,你又为何再来?”

“自然是看郭将军是否真的睡了……”小娘说着自己也不信的话,微微侧头道:“郭将军难道在赏月?”

郭信摆手:“符郎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回去吧。”说罢就要转身回屋。

“郭将军若是赏月,府中倒有一处不该不去!”

郭信停步,背着身子冷冷地问道:“谁要见我?”

“郭将军若来,一会儿自然知道。”

“那我若是不去呢?”

“那只能说郭将军无缘美月了。”

郭信转身笑道:“带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空漂流日记时空漂流日记文痞蔡志远|历史原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博物馆资料员,但却忽然有一天发癫,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为了能尽快让他康复,我决定尝试让他说出所有他的所见所闻,但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大出我的意料。
  • 三国之鬼神吕布三国之鬼神吕布云游神君|历史当赤胆忠心反被弃之如糟糠,吕布发誓绝不在屈居人下,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击溃所有碍事的敌人。丁原、董卓、曹操、袁绍、刘备、袁术,群雄逐鹿,为的就是登上那铸造在尸骨和鲜血之上的无上王座。
  • 逐天下逐天下都尉|历史历史长河大浪淘沙历经过去多少岁月,时代画卷波澜壮阔记载无数英杰!汉末又见三国,热血奔腾,豪迈凝霜,以战止战,战之可也!风雨飘摇的大时代,一个现代的民工苦力因为意外成了一个黄巾反贼,斗朱儁,战卢植,最终他的前路在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QQ群骁骑营:167162336
  • 王阳明:知行合一,尽心知性王阳明:知行合一,尽心知性刘义光|历史本书选取了我国明朝历史上文治与武功均有不俗造诣的伟人王阳明作为切入点,详细介绍了他的生平和事迹,诸如心路历程、哲学思想和用兵方略等。为我们讲述他是如何从一介布衣,成长为大明朝人人敬仰的圣人。在揭示他成功背后的诸多因素之余,对王阳明一生苦心钻研的心学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解读,总结成为管理自己心情的心得体会。
  • 宋宫十八朝演义宋宫十八朝演义李寿民|历史此书记述了从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夺取北周天下,至宋钦宗赵桓“北狩”间168年的北宋历史;从宋高宗赵构南迁至幼帝赴水而死的152年的南宋历史,共记录了三个多世纪中18位宋代皇帝的宫廷生活内幕,其中“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斧声烛影”及“莫须有”三字狱等重要事件都在宏大的历史背景下展开叙述,是一部史实性较强的、寓教于乐的历史演义。
  • 拯救大汉族之杀胡令拯救大汉族之杀胡令庾文庆|历史他曾和胡人进行过六次血战:首战以汉骑三千夜破匈奴营,杀敌将数名,逐百里,斩匈奴首三万;再战以五千汉骑大破胡骑七万;三战以汉军七万加四万乞活义军破众胡联军三十余万;四战先败后胜以万人斩胡首四万;五战以汉军六万几乎全歼羌氐联军十余万;六战又以步卒不足万人敌慕容鲜卑铁骑十四万,十战十捷。他的一纸《杀胡令》挽救了濒临灭亡的大汉民族,他就是鲜为人知的民族英雄冉闵!
  • 大秦帝国的野蛮成长大秦帝国的野蛮成长祝和军 |历史秦朝的诞生,有着复杂的时代背景,有着艰难的奋斗经历,这一段历史比秦朝建立后的历史更为漫长,更为曲折离奇。本书作者为大家详细讲述了这段故事,并对他的生成发育进行了仔细剖析。
  • 财迷抗日记财迷抗日记宫沉泗|历史C国和J国都有人穿越回到过去一九二九年,想要改变历史。C国却意外的过去的是没准备去那个时空的一个小老板财迷先生。而那个时空也将因为他们的过去而发生了变化……看财迷老板破财救国,还是大发横财……
  • 背着步枪回明朝背着步枪回明朝龙城剑士|历史穿越的时候救了个小公主,一不小心得罪了所有大臣。锦衣卫老想弄死他,东厂想替他保管财产,皇帝想磨磨他的棱角。既然已经惹了人,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使劲折腾吧!不会混官场?那就打上司。官军太烂了?那就建私军。冷兵器没有?造个火药厂。南北战争了?制造枪炮吧。在这个皇权没落,朝中结党营私的时代,他站在了皇帝这边。不为别的,只因为有个小公主缠着他,有个少年太子信任他,有个皇家郡主要嫁他。---以最简短的语句讲故事,文笔什么的都是浮云。
  • 楚汉弟兄楚汉弟兄茬胡子|历史一个四只难兄难弟穿越到秦末加入楚汉争雄的故事。嗯,没太多可以介绍的了。PS:如果我说这是一本通俗的严肃小说,玄幻的现实小说,娱乐的政治小说,你们会不会骂我是傻逼装逼吹牛逼?好吧,我傻装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