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7章 再见

五天后,小梨终于在家宴上看到了魏长沐,他看起来憔悴了很多,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身边跟着的粉衣女子该是他的正妃,一直关切的为他夹菜盛汤,却仍不见他有太多反应。小梨看在眼里很是心疼,可是魏长沐全程却没有看向小梨一眼。

倒是小梨认真打量了他的那位正妃许久,举止仪态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样子,模样周正,性子平和。玉机说过她是中书令之女,与沐王殿下八字相合,门当户对,是皇帝首肯的婚事。明明是情敌,心中该有些嫉恨才是,小梨却只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用幽怨的眼神看了长沐哥哥一眼后撇过了头。他一定是在为炫哥哥的事情伤心吧,我该怎样才能帮到他?

辗转几日后,小梨终于在傍晚守卫交接之时,在玉枢、玉机的掩护下偷偷溜出了宫,直奔沐王府。

站在沐王府的朱红大门前,往事又一幕幕涌上心头,想起三年前他们兄妹三人第一次来王府时,一切都还是一副百废待兴的样子,自己还如同一个小管家婆一般规划园子,挑拣下人。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小梨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是这里的女主人,可笑现如今却只剩下物是人非。

不想张扬,在看到竹风一路小跑着来接自己后,小梨让他带自己从偏门进了王府,自己果然又不记得路了,这里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陌生。

竹风在一个房门前停下,他对小梨说:“公主,王爷已经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好几天了,怕是酒也喝了不少,您劝劝?”

小梨听后微微点头,推开了房门。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除了桌上的几个空酒壶,房间整洁如旧。再向里面走几步,魏长沐正拿着个酒壶靠着软榻坐在地毯上,不知醉了没有。他看了小梨一眼,像是喝醉了,又转过头喝了一口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小梨缓缓走向魏长沐,不知为何,她的心里竟然有些害怕,怕自己无法宽慰他。小梨蹲下来,看着魏长沐,眼中的疼惜溢于言表,她轻声叫着:“长沐哥哥。”一边试图去拿魏长沐手里的酒壶,但是魏长沐没有放手。

小梨有些慌了,她又说道:“长沐哥哥,我来看你了,你别这样,好不好?”魏长沐扭过头,看着小梨,眼中似有泪光。

“你是不是因为炫哥哥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也很难过的。”魏长沐仍然没有说话。小梨道:“我知你心中伤痛,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你是不是想喝酒?来,我陪你一起!”说罢小梨拿过酒壶,往嘴里倒去。

这一来一往的喝过几回,壶中的酒有些见底,魏长沐终是心疼了,他夺过酒壶,说:“别喝了。”

小梨把酒壶给他,伸手抚平他皱着的眉,又爱怜的摸着他的脸,说:“你要是难过就哭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不然我会更难受的,你一定不忍心的对不对?炫哥哥要是看你这样折磨我也会怪你的,对不对?”

魏长沐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小梨,过了好一会儿,忽然松了酒壶,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呜咽的哭起来,边哭边说:“前线回来的人说是姨夫军中的袁副将叛变投敌才导致军情泄漏,全军覆没,根本是一派胡言!你不知道,我曾在姨夫军中呆过,他手下的亲信副将个个忠勇,为国为民,惜才爱士,岂会是卖国求荣的小人,这其中必有蹊跷!况且姨夫的军功权势渐大,宫中又有个做宠妃的妹妹,纵使我们母子再小心翼翼,也早有人视他们父子为眼中钉。只是不知是谁这么心狠手辣,竟非要置人死地不可!我向父皇提议再查,可父皇居然像是听信了小人的谗言,竟驳了我,我,我实在是失望,不知这世上还有谁可信!”

“你还有我,还有我!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理解,都会支持!你心里苦,我岂会不懂?没事的,哭吧,哭出来就好。”

魏长沐将小梨抱得更紧了些,靠在她身上哭着,初始声音还小,后来就变成嚎啕大哭,小梨只是轻拍他肩膀,默默陪他流泪,一句话也没有说。

半晌哭声才止,小梨把他扶起,温柔的拿出手帕替他擦泪,并叫了竹风来要了两碗醒酒汤。魏长沐看着她,目光渐柔,用暗哑的声音说:“你也哭了,是不是?”

说着便用宽大的手为她拭泪,小梨眼泪不禁又流下来,她笑道:“你终于肯心疼我了,我还以为你因为南朝争位借兵以致张将军身处险境的事情在怪我呢!”

“怎么会?朝堂之事与你何干?我只是……只是太难过了。”

“那你现在好点了吗?哭出来是不是就没事了?”

“嗯,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

“那日在家宴上我看到你的样子,实在不放心,快把醒酒汤喝了,凉了就不好了。”说着就为长沐哥哥将醒酒汤端过来,一勺一勺的喂他。魏长沐竟也像个小孩子一般,乖乖一口口喝着,他看着对他微笑的小梨,舒展了眉头。

喂完魏长沐,小梨也拿过醒酒汤,屏住呼吸,一饮而尽,也难怪,她一向不大喜欢醒酒汤的味道。或许是哭得累了,喝完汤没多久,小梨就靠在魏长沐怀中睡着了。魏长沐小心翼翼把白梨抱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自己蹲在床边一直看着她,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待到自己也困了,魏长沐犹豫了一下还是掀开被子上了床,轻轻将小梨搂在怀里,竟是前所未有的满足,于是开心的闭上了眼,一夜好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再别神洲再别神洲银的野心|仙侠被封印五千年之妖得以重见天日,他继续踏上了与天斗之路
  • 洪荒之金乌火鸟洪荒之金乌火鸟流去的时间|仙侠现代精英儒雅青年萧阳穿成帝俊大儿子大金乌,看他如何在洪荒世界搅动风云,走出自我超脱之路。
  • 朗朗归期朗朗归期格林简思宁|仙侠蓝翎第一次遇见朗白是在长风泽。一境天的众仙门是最有希望进阶成仙的,其中佼佼者便是苏如世家的朗白三少,身为二境天的仙徒倾蓝翎除了平日守护上古神鸟,却还有个不切实际的愿望,那便是嫁与指日便可飞升的朗白三少,众所周知,这是仙门世家所有女子的愿望。然而上古魔族的觉醒,却将这三个境天看似宁静的秩序打破……亲人离散,血流成河,原来的认知全部支离破碎…… “倾蓝翎恭祝三少尽早飞升,否则等我再归来之时,就是众仙门灰飞烟灭之时!” “蓝翎,期期,期期你看看我,我是白白,我是朗白……” 其实我早该明白,如梦归期,这四年来不过是一场梦,但我却不愿从梦中醒来…… 山无数,乱红如雨,不记来时路…
  • 仙鲤缘:鲛杀妖王盛宠仙鲤缘:鲛杀妖王盛宠慕容柰子.CS|仙侠六界动荡,仙魔不休。她是玉皇派去妖界的卧底,万般算计,腹死胎中,绝望的深渊一头扎到东海自尽。万年轮回,她是碧水潭锦鲤仙,守护一方之国每日麻将搓搓,瓜子一嗑,本该平静的与一只傲娇小王爷不羡鸳鸯不羡仙。可命中三劫,在劫难逃。她为爱改动他人命盘,小姐妹还放话要抢了男人在她面前洞房花烛夜。慢着慢着!老虎不发威,你们都当咱是哈喽kettle?神仙有什么好当的!要当咱就当堕神,千秋万代,一统六界!
  • 凡人有梦之邪山妖法凡人有梦之邪山妖法仙云郏雨|仙侠本故事是根据家乡实景虚构出来的,有些部分是小时候听老人讲的,主要剧情线路都是自己虚构的,讲的是大秦岭深山边缘农家人传说的神鬼故事。
  • 仙贤仙贤仰望的兔子|仙侠三百年前,修仙盛世为何一夜断绝?天地灵气为何荡然无存?大罗金仙为何修为全无?上古圣人为何降为凡俗?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走进《仙贤》世界,寻觅事情的真相……你,听说过贤者吗?
  • 沧笙剑沧笙剑玉龙笙|仙侠夜里风寒,两位既然难分高下,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凛凛凉风,烟云缭绕,尽散无意。一缕月光,三分有剑气。墨雨涵,柳芳绝四顾环视谁都没有发现说话人的影子。
  • 猪八戒重生记猪八戒重生记段人生|仙侠“苍天呀,大地呀,你们终于睁开眼了”猪八戒对天狂呼,因为他竟然重生了,最重要的是他获得了一本书《西游记》,知晓了自己的下辈子了。猪八戒重生了,他还会投错猪胎吗?当然会,可是他还会西天取经吗?答案还是当然会!可是你要是问我,猪八戒会错过嫦娥妹妹吗?那么纯洁美丽的仙子,你们舍得吗?弱水妹妹,这么有爱萌妹的妹子,猪八戒出家了当然可以推到!高老庄,我老猪来了,高妹妹,你等我!“猪八戒,你六根未尽,不能入我佛门,念你保唐僧取经有功,就赏赐洞府一座!”如来坐在灵山,大雷音寺中,念念有词道!“嘿嘿,如来老家伙,还是你了解老猪我,没事,老猪的弱水妹妹还等着我,就不奉陪了,告辞了!”猪八戒笑了一声,在大雷音寺之中消失了。
  • 斩仙封神传斩仙封神传天降流星|仙侠这是世界的另一面,人力无穷,仙神漫天。却不是穿越,只是接续了一个断裂的时代。地球本有仙,奈何被封印......破封而出,修仙之路,开!吃软饭并不可耻,壮大后涌泉相报。刘鑫身为被选中的孩子的玩伴,又如何能依靠软饭混得风生水起!请您继续关注此书...既然世间果真有仙,那我便努力登顶飞仙!
  • 痞子也飞升痞子也飞升岁丰|仙侠法术不会,拳脚功夫也是末流,这让重生的韦霆情何以堪?!在强者林立的仙歧大陆,要想存活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强。秉着这信念,韦霆歇斯底里咆哮:我要飞升!问世间谁最坦荡,直叫我当仁不让!凭仗“重生原胎体”,韦霆不但鞭策自己、鞭打敌人,更敢于勾搭各式美眉、直面华丽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