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学 258网站入口

第9693章 秦殇

他可以在进入后迎接“天谴”,也不能让那三艘大舰上的人看出任何破绽。
  廖俊天一飞入,便感觉后面三道封印紧随着降落了下来,紧接着“轰轰隆隆”的炮声响了起来……
  “打吧,狠狠地打!等小爷取得了那太虚级宝器回来,给你们庆功!”廖俊天说着,指挥着裂宇破弦宝艟飞入了那片天域之中。而这时,天谴将临了。
  天域的上空,红云密集,紧随着不断飞逝的裂宇破弦宝艟而飞动,天空上,“轰”然一声,三名天将出现了。
  他们一律手执长枪,坐下“裂云乌瞳兽”,好不威风。葬神鼎内,太古时空晷虫的光盾已经支起……
  三名天将,现在在廖俊天的眼里根本不够看。
  “杀!”
  他大手一挥,派出三尊器神飞向高空,直接将他们灭杀。
  “此等天谴,以后就不要来了吧。”廖俊天对着高空说道。而葬神鼎内,太古时空晷虫则兴奋地大声吼叫了起来。
  这片天域虽然已经步入了老年,但是依然是星系众多,星辰如沙。
  “如此大的星海,就算是终其一生,也搜索不完,到哪里去寻找太虚级宝器?”廖俊天望着这片天域有些犯难了。
  “主人,但凡法宝出现之地,必有异兆,人、仙、神三界都是这样,我想这太虚级的宝器应该也不例外。”青木神帝在这一群人中应该说是年龄最大,他上前躬身说道。
  年龄大,经验就丰富。所以要多听听老年人的话哟!
  “裂空使者,你对星海较熟,看看那座星系有异兆出现。”星海之中,会出现很多星球之上没有的的现象,所以有些对于不常深入星海的廖俊天来讲,“异兆”太多了,多的都让他分辨不出来哪个才是星海之中的“异兆”。
  “主人,你看这里。”裂空使者一指他的星海航标图,“我看这座星系很不寻常。”
  现在的星海航标图,已经又换了一副内容,上面不再是刚才的网格、红点之类,而是展示了一个天域的全貌。
  裂空使者说着,用手一点,那个星系的放大影像便显示了出来。裂宇破弦宝艟本来就是星海之中产生的宝物,不入星海,根本显示不出它“宝”在何处!
  星系放大,廖俊天等人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已经十分古老的星系。奄奄一息、发着红光的主星旁有十六颗或固态、或气态的小星,围绕着它旋转。
  廖俊天用眼扫了一下这十六颗行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气态的行星上气流翻滚,变化多端,很有些波云诡谲的味道。这很正常,大多数气态的星球都是这样。
  固态的行星上,一颗颗均是岩浆翻滚,遍地火海,别说是生命,就连星球自己也不知还能稳定到几时。
  “看不出来。”众人一起说道。
  “你们看这颗星球。”裂空使者再度将一颗星球拉近,屏面的右上角出现了一个编号:五。
  “这是这个星系距离主星较近的第五颗行星,按照星际规律,这颗星辰上早些时候应该有生命,可是现在……”
  “现在也是岩浆遍地,火焰蔽空,和其它星球没什么两样啊!”光明神君说道。
  “但是,你们看这里。”裂空使者将图像再次拉近,锁定在一个绿色的小点上,“在这颗烈焰遍地的星球上,能够出现这么一个绿点,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裂空使者问道。
  是啊,众人也纷纷皱起了眉头。绿色,一般的情况下都代表着生命。这个绿点在这里出现,就像是沙漠中的绿洲,进入其中,肯定会给人以惊喜的。
  “这颗星球离我们有多远?”廖俊天问道。
  裂空使者又将星图恢复到了天域全貌状态,看了看,说道:“至少需要七次跃迁才能到达。”
  裂空使者这样说,大家都理解了。
  刚才从虚海万界龟的边缘到中心网格,裂宇破弦宝艟只用了一次跃迁就到达了;而现在要到达那里,却至少要七次跃迁,可见距离之远,已非常用的“里”所能说清楚了。
  就在这时,裂空使者突然一指他们刚才进来的位置,“主人,你看,他们进来了。”
  廖俊天顺着裂空使者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在他们刚才进来的地方有一大一小两个舰船,由于距离较近,看的比较清楚。
  “哈哈?这两个冤家竟然和好了啊!”他感叹着,摆出一副颇为意外的神态。
  “哼哼,位面的开启和关闭是有时间的。”裂空使者说道,“他们再僵持下去,估计谁也得不到宝器;同时,再浪费时间,即使进来也不敢走远,否则网格一关闭,他们就得在这个位面里待一百亿年,那是谁也受不了的。”
  “快走!没准他们也在扫描这个天域,以便准确地发现宝器的隐藏之地。”廖俊天一挥手,裂空使者马上跃迁。
  但是,廖俊天却紧紧盯着屏面上的那两个红点,他发现,那两个红点也在变换着位置,方向竟然和他相同。
  “快点!这两个家伙追来了。”廖俊天催促着。
  “放心吧,主人。我们肯定比他先到。”裂空使者蛮有信心地说道。
  廖俊天也知道,裂宇破弦宝艟在空间跃迁方面确实要优于那两个红点,刚才在网格外面就是仗着这艘宝艟的优势才抢先进来的。
  但是这一点优势并不足以保证他能得到这个位面中的宝器。原因嘛,对手太强,即使晚到一会儿,也能从他手中抢走。
  “我们只有靠时间上的优势,才能赢了他们。快点!”廖俊天继续催促着。
  七次跃迁瞬间完成,裂宇破弦宝艟准确地到达了他们刚才看到的那个绿点的上空。
  刚才即使把图像拉近看,也只是一个绿点,可是现在不同了。廖俊天及众人看到,在这颗岩浆肆虐、环境极其恶劣的星球上,竟然真的存在一片绿洲。
  但是,廖俊天也看出来了,那片绿洲是被一个巨大的光罩罩着。
  隔着光罩,廖俊天看到,这片绿洲不大,方圆也就是一千余里,但是上面却是城池林立、城池内有人员穿梭,甚至还有一些大型的飞行法器在城池间往来。
  显然,这是一个高度的文明,只是恶劣的环境限制了他们的发展。
  廖俊天看着那上面的建筑,隐隐地发现,绿洲上的城池都依照一定的规则来建造。
  在相距并不远的城池间,一条条亮银色的道路将这些城池联系了起来。
  按照一定规则建造的城池和城池间亮银色的道路,廖俊天感到,他们组成了一个严密的阵法。这阵法似乎异常地强大,能够远远不断地聚集空间灵力为整片绿洲所用。
  廖俊天特意观察了一下绿洲上的人,他们一个个身穿长袍、峨冠博带、腰悬长剑、手中却是拿着书卷,显得十分地儒雅。
  “嘿嘿!”一旁的太虚魔魂使笑了起来,看着旁边的神魔儒者,“怎么我越看越像你的徒子徒孙呢?”
  另一边的光明神君却说道:“他哪有那福气,我看倒像是他的祖宗。”
  “找抽是不是?”神魔儒者本来还沉浸在对这些“徒子徒孙”的欣赏之中,听光明神君这么一说,兴趣索然。
  “这可不是骂你。”光明神君解释道:“你看这片绿洲,并非是岩浆上漂浮的大陆,倒像是一件法器。”
  “废话,还用你说?这本来就是一件宝器。”一旁的青木神帝说道。
  “不是那意思。”光明神君摆摆手,“我看这个文明既古老、又先进,不像是我们这个宇宙的文明。从年龄上讲,说是神魔儒者的祖宗一点都没有辱没他。”
  听光明神君如此说,神魔儒者才明白了,人家是在研究问题,并不是在拿他开涮,于是双眼开始紧盯着绿洲,看样子想从中学到点什么。
  神魔儒者的本尊“黑魔大法”,本身出身于魔书魔域。这个魔域乃是各种成魔的书籍构成,所以,神魔儒者的本尊是一部书。
  但这个魔域,却不乏儒雅之气。只是这个由“书魔”构成的小世界,走入了魔道。如果他们向“儒雅”方向发展,没准会为神界增添一个另一种文明的因子。
  “你看,那上面的人。”廖俊天突然喊道。
  众人观看之际,神魔儒者却说道:“这些城池、道路、人,乃至整个绿洲,其实乃是一道破碎文明的残存意识幻化而成。”
  刚才听光明神君一说是自己的“祖宗”,神魔儒者还真的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细细观察。
  就在廖俊天大喊之际,一道白光闪过,绿洲上的城池、道路、还有上面走动着的人,统统发生了变化。
  原来的四方形、带有城墙的城池,突然城墙消失,但城池的规模却扩大了,不再受城圈的限制,由城池变成了城市。
  城市中高楼林立,道路纵横,一些叫不上来的金属制法器来往穿梭,其中的人更是换了一身装束……
  城市间的道路也变得多种多样,有地面上铺设的道路,还有高高架起的道路,就连空中也有一条条银线般的无形道路……在这些道路上,各有不同形状的飞行法器在穿梭。
  “文明碎片,这是一个破碎文明的碎片!”一旁的青木神帝激动地喊了起来。
  “文明碎片是什么?”看着青木神帝激动的样子,廖俊天不禁问道。
  文明,在这个宇宙中太多了,俯拾皆是。比如,廖俊天进入须弥界前看到被屠戮的那个部落,就是一个文明;再比如,须弥界也是一个文明。神界是文明,仙界是文明,人界也是文明。
  这些可都是完整的文明,怎么说也要比一个碎片强!这算什么宝器?还太虚级?
  青木神帝看出了廖俊天的疑惑,解释道:“我曾经听原主人葬神和一等神界的主宰镇虚谈论过这些文明碎片。当时他们在一个海岛上,祭出我来乘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