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0章 不敢细品

向澋之听到黎昭那话其实是有一点不开心的,也不是不开心就是有点酸有点吃醋,姑娘才跟那臭小子认识多久啊就是朋友了,自己跟姑娘的情分还比不过那臭小子吗?而且自己不也是姑娘的朋友吗?秋游姑娘都没叫自己反而带上了那个臭小子。向澋之面上不露,嘴上不说,把他这些小心思藏的好好的。

“巧了不是,姑娘,淮海一位老板也约了我今日在城西的郊外谈点生意,向某正愁找不到马车呢,既然姑娘也要去,不妨捎向某一程可好?”向澋之面不改色心不跳,其实他哪有什么淮海的老板要跟他谈生意,谁谈生意约郊外谈,全都是他胡诹出来的,他就是也想去秋游,黎昭是他的朋友,自己的朋友身边多了新朋友,他就是有点吃醋,想找一下存在感,撒谎得这么从容自若,向澋之不愧是向澋之。

“当然可以呀!”黎昭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反正现在两辆马车多捎个人也不影响,而且向老板是黎昭的朋友,朋友之间,不必客气。

马车备好了,黎昭一行人便出发了,黎昭自个一辆马车,向澋之则跟卫步同一辆马车。

马车里面,卫步跟向澋之二人相对而坐,气氛略微有些尴尬,卫步瞧着对面的向澋之戴着个奇奇怪怪的面具,双目紧闭,身上还有股子杀气,瞬间觉着这可不是啥好人。

向澋之身板子挺的特别直,闭上眼睛是因为压根不想看到对面的臭小子。

“你,你当真是去谈生意的?”卫步哽了哽喉咙,试探着问道。

向澋之一动不动,他并不想搭理这个臭小子,更懒得回答他的废话。

“你可少骗人了,哪有人去郊外谈生意的,小爷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也就黎昭那样的傻子才不会怀疑你!”卫步强装着胆子大,说道。他又不像黎昭一样对向澋之有所信任,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一开始就在撒谎,显然是不怀好意。

向澋之听到这话猛然睁开眼,这可把卫步吓了一跳,卫步本来就只是装出来的几分气势瞬间崩塌。

向澋之看到卫步是这么个欺软怕硬的怂包,更是不把卫步的话放在心上,继续闭上双眼。

“我,我可告诉你,我跟黎昭那可是过命的交情,你要是有什么坏心思,那我,那我,那我绝对不会如你愿!”卫步一紧张说话都变得磕磕巴巴,没办法,对面气场实在过于强大,不过,他跟黎昭一块蹲过牢底,能算是过命的交情吧。

“看不出来,你倒还挺护着她。”向澋之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卫步,这小子倒是让他很意外,轻轻说道。

“那是自然,”卫步正襟危坐,拍拍胸脯,“我跟黎昭一块蹲牢底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这就是你所谓的,过命的交情?”向澋之有些戏谑道,这臭小子还真是大言不惭。

“这不重要!”卫步觉着对面戏谑的眼神让他极度尴尬,立马转移话题道,“重要的是,黎昭真心待我,我便也真心待她。”

“那你最好是祈祷你的真心能够久一点。”向澋之讲话没有一丝温度。

马车之内迎来了短暂的沉默,卫步觉着向澋之这个人讲话太不近人情,似乎对自己有敌意一样。

“那你呢?你又跟黎昭是什么关系?”卫步又提出了试探的小疑惑,方才他听黎昭管这人叫向老板,难道这人是跟黎昭家里有生意往来的?

“我么?”向澋之突然不自觉笑了,既然这臭小子大言不惭那他也就不客气了,向澋之淡定道:“我跟姑娘是一起逛过窑子的交情。”

卫步品,卫步细品,一起逛过窑子,卫步不敢细品了。

向澋之则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卫步的脸由懵圈到惊愕再到惊吓,他是跟姑娘一块逛过窑子没错,具体的就让这臭小子自己瞎想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亦可正魔亦可正古煜公子|古言/戳进来,不后悔/诺大的宴会厅内,数名黑衣男子破门而入,漆黑的枪口对准了一位慵懒的女子“莫念交出魂戒。”“呵。”一个响指自女子体内闪射出一头豹子“凌墨,撤!”雨点从天而降一人一豹跑到了断头崖.....23世纪神偷莫念,因为一枚戒指穿越到了廖明大陆,睁开眼睛人还是那个人脸就不是那张脸了!离奇的身世让她桃花一朵朵“小念儿,要不要办点造福人类的事情.....”一声巨响,一只雄性妖孽被一只雌性妖孽踢到了床下“今晚去外面睡!”小声嘀咕道:“我是不是可以开桃花园了,观赏一张黑卡。”新人报道,不喜轻喷
  • 皇帝的厨娘皇后皇帝的厨娘皇后妖苏七七|古言沐小白原是一位御膳房默默无闻的小宫女,一次意外,让她重生在一个刚被选秀进宫被封常在的夏清瑜身上,虽然还赠送了一个随身空间,但在这危险重重的后果宫里,是否能够一一化险为夷……
  • 鸢倾城之江山葬鸢倾城之江山葬留墨una|古言“這江山有什麽好,不如當年你我遊遍山水的珍貴。”他開口,已經是滄桑年華過後。這一世我一舞傾城,再不為你錦繡江山這一世我步步為營,再不為你奪權爭利。這一世我萬花叢中,再不為你笑看年華。“對不起,應該來不及了,我對你犯下的罪孽已是不可弥补了。”他眼里滿是愧疚。他最後開口說:“這短暫的一生,我愛的女子,阿靈。”這一句話來的太遲,這淚水也來的太晚。其實這亂世中,我們都幸運的,我們有很多的選擇,但都錯過了。但是我愛你,在哪裏都不要錯過了。
  • 穿越之悠悠斜阳穿越之悠悠斜阳言西曰拾|古言第一次写小说,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去,作品介绍暂无
  • 腹黑殿下的掉线王妃腹黑殿下的掉线王妃幻女酱|古言我叫白麗,出生在西钥村,这里是我印象中最美丽的地方!其实是因为没有出过村子啦,母亲每次说我很笨,而父亲却在一旁嗤嗤的笑,五岁走路,八岁说话就能证明我笨吗?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本姑娘天资聪颖,是会有一番成就的人。十六岁的生日那天我便收拾好包裹打算去闯天下,愚蠢的人啊,等着为我喝彩吧!
  • 一朝穿越便成妃一朝穿越便成妃青山归隐|古言丞相家的庶女,身体里确是异世的一缕幽魂。帝皇家的王爷,身患腿疾实则武功高强。她和他都是世界的弃儿,都有着深埋心底的秘密。当两座孤岛相逢,他们究竟能否拯救彼此的灵魂,亦或是愈加沉沦……
  • 邪魅王爷:魔君,你手帕掉了!邪魅王爷:魔君,你手帕掉了!槿一月|古言再次睁开眼,已不再是废材凤允然,而是人人所惧怕的魔君凤允然。人人对她又恐又惧,唯独他,黎王,君九黎!更有这么一说:宁揭吾皇一房,也不掀黎王一瓦!对魔君凤允然又宠又爱。魔君降世,天下大乱,必除魔君!而君九黎则是尽全力保护他的允儿!“允儿,你手帕掉了。”某男拿着绣有曼珠沙华的手帕道,“不用了。”某女甩了甩衣袖。“那本王就当做是你送给本王的定情信物了。”某男厚脸道。“随你,本君不稀罕!”某女转身而走,留下一个秀气的背影。
  • 傲娇王爷:废柴王妃驭夫难傲娇王爷:废柴王妃驭夫难江清尘|古言他喵的,她不就是嘴馋偷吃了几个包子吗,老天爷怎么这么看不惯她,竟然让她噎死了!是的没错!噎死了!好歹也是在军区大院长大的,自小就被自己那个便宜老爸治着学了一身功夫的顾南倾此时此刻无语的想着,她真的很想抬头问苍天啊!但是好歹老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古代。在这里她将颠覆历史,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虐渣男,斗渣妹,信手拈来起死回生,灵宠灵兽相继投怀送抱,就这些还不够。抱得美男归才是正事好伐~唉!我亲爱的相公别跑~
  • 替嫁王妃哪里逃替嫁王妃哪里逃潇湘微雨|古言在现代金悦儿只知道代驾,一朝身穿自己成了代嫁 感觉自己被泼了一身狗血 揉着快散架的腰,迈着颤抖的罗圈腿,金悦儿想骂娘 谁他喵的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感觉被玩坏,累觉不爱 还有那王妃,一定是看过还珠格格学会了容嬷嬷针扎紫薇 她扎过还会用盐水给你消毒,典型的在伤口上撒盐啊 小命要玩完 不逃,留在这里等死么 赶紧逃啊,瞅准机会终于逃生去了 白天一个王妃,晚上一个王妃,对于颜苍溟来说不是个事儿 只要两个老实本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这替嫁的那个逃了,这是为何?难不成是本王不行? 算了,被栓了线的女人放她出去放放风 等本王收拾了那些鬼魅魍魉,再拽回手中的线 身上被扔了一块石头,看着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子,颜苍溟第一次蹲下来与人平视:“小子,我是你老子!” “敢占小爷的便宜,小爷还是你祖宗呢!”小孩儿怒目而视。 任何人敢用说这样的话,早被颜苍溟一巴掌拍死。 颜苍溟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小祖宗,我真是你爹!” 小孩子转身对巷子里大声叫道:“娘,那老混蛋找来了,你快逃命去吧!” 颜苍溟放开孩子就往巷子里跑去,结果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奶奶的,老子行军打仗从来没败过,今日居然败在自己儿子手上。 不错,果然是本王的儿子,还懂得声东击西!
  • 安然入梦安然入梦话清梦|古言“咯咯...”妈妈轻轻地荡起秋千,安然自在的坐在上面,笑声清澈脆亮,忽然秋千越荡越高,她害怕自己会摔下来双手死死的握住秋千绳,高声喊到,“妈妈,妈妈,我怕,我要下来。。。”没有人回应,突然秋千猛一下将安然抛了出去,在空中,安然又看到了那个女人,她“啊”的大叫一声,从梦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