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7章 意外之喜

第二日白天整个启灵部都已做好了准备,土墙之上架着三十架巨大的弩箭,弩箭之上都沾满了桐油。

部族内为数不多的修士也都已经穿上了铠甲,他们必须冲杀在第一线,那些爬上石墙而来的魔物需要这些人去抵挡。

当夜幕降临时相比于有着高大城墙的古槐天部这个小小部族的矮墙看起来没有丝毫安全感。

“轰隆隆。”随着大地开始震颤魔潮来临了。

与之前说的一样姜忆并未出手只是在一旁观看着。

“点火!”齐格指挥道。

石墙之上三十位强壮的青年已经把弩箭拉满蓄势待发,随着齐格一声令下身旁的人直接将弩箭的箭头点燃。

拉弩的青年也松开了弩箭,一时间无数的火雨迎上了魔潮,火焰在汹涌的猫超中蔓延传播开来,大地被烧成赤红之色映地天空都变了颜色。

火势继续蔓延除却一些强大的魔物外剩下的那些弱小的魔物不是被踩死便是被灼烧成了灰烬。

“来了,准备战斗!”齐格再次喝道。

弩手井然有序地退下身后身着重铠的修士顶了上来,非常熟练没有浪费一点时间显然已经演练了许多遍了。

不过姜忆也看出了问题,那就是他们所在的土墙远没有别的部族那些石墙牢固,虽然进攻启灵部的并没有原魔这等存在但是冲到近前的这数千魔物破坏力也是惊人的。

当第一波魔物开始冲击之时土墙上的众人在齐格的指挥下拿着重型武器轻松抵御住了,一时之间血腥气弥漫在了空气中。

但是情况慢慢不对了,随着土墙之下魔物的尸体越来越多,这些魔物要爬上土墙变得更加轻松,而此时土墙上的修士已经被换下另一波人开始顶上,因为当这些魔物可以轻松爬上启灵部外的土墙时才是战斗最为艰难的时刻。

启灵部内最强的修士需要保存足够的体力才能应付无穷无尽的魔物。

但是最令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在苦苦坚守了两个时辰后,这土墙终究是没能抵挡住如潮水一般的魔潮随着一声轰鸣土墙倒塌下来。

眼看魔物就要冲入启灵部虽然魔物不多而且离天亮也没有多久了,但是这些魔物一旦冲进部族一定会造成不小的伤亡。

姜忆刚准备出手可是猴子却拦住了他道:“你现在出手和你之前便出手有什么区别?若是他们连这一关都过不去那我们也根本无法离开,我们二人若是一起离开这部族终究会消失在大荒中。”

姜忆虽然明白猴子的意思但是却不忍看着族人伤亡,但是就在这时无数的根须从地底冒出,刚冲进部族的魔物便被这根须拖入地底消失不见。

“山雀!”姜忆差点都忘了部族之中有了新的图腾。山雀的根须可以延伸地极长,启灵部的众人可以喘一口气。

但是紧接着后面的魔物又涌了上来,齐格一刀劈断一个牛首人身的魔物的头颅另一只手一把将前面的族人拉了回来,这族人略一晃神间差点被魔物活活撕碎。

齐格虽然心中恼怒但是看着这族人被吓得惨白的脸此时也不是呵斥的时候只能将他拉到身后道:“你待在我身后。”显然这族人没经历过几次魔潮,被这刺鼻的血腥味弄地直犯恶心。

魔潮一波接着一波,族人在山雀的掩护下死守着这倒塌土墙,齐格身上已经满是乌黑的血液但是依旧站在队伍的最前方,用对魔物的杀戮来发泄心中的悲伤。

终于当部族中的雄鸡开始啼鸣,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时,魔潮结束了。

启灵部守护着众人的青壮年几乎都瘫软在地且人人负伤,好在大家都是受伤因为有山雀的存在并没有族人直接死亡。

天亮之时躲在部族内的妇女赶紧出来救治这些伤员,一些年长的老人则开始准备黄土修补倒塌的土墙,希望在下个月魔潮来临的时候让这城墙更坚固些这样族里的青壮年便可守地更轻松些。

姜忆赶紧上前用自己的生之道祛除伤员的尸毒,不然这些毒物会直接让肌体溃烂生不如死。

今日的魔潮有喜有忧,有了山雀的加入启灵部变得更加强大,甚至可以在魔潮之下做到没有任何族人死亡,但是也暴露了两个问题。

姜忆最担心的亮点还是发生了,虽然下个越魔潮萨拉尔长老可以带一尊强大的先天境界的妖兽来启灵部但是有可能会面临更加强大的魔潮。

另外两个问题便是与那些大部相比,启灵部的土墙太过脆弱,甚至在没有原魔来袭的情况下仅仅靠那些普通的魔物便轻松打开了土墙的缺口,若是有强大的原魔前来那么启灵部可能会因为这个缺口而出现死伤。

第二个问题便是虽然部族里今日没有人死亡,但是一旦姜忆离开,那些中了魔物之毒的人轻则落下残疾重则毒物扩散至全身痛苦死去,医治魔物之毒的药物非常昂贵,只有那些精通巫蛊之道的修士花费大代价才能调制而出,即使在天部价格也不菲。

处理好这些伤员的伤口姜忆去看了看山雀,发现山雀并未受伤显得很轻松,两片花瓣轻轻摆动。

“姜忆,你看我厉害不?这些魔潮对我来说实在太过弱小,我要些魔物的尸体做养料这笔交易你们部族绝对不亏!”山雀有些得意炫耀道。

“山雀,这魔物的尸体分你一部分完全没有问题,毕竟你越强大我们的部族也就越安全。只是刚才魔物来袭我们部族守得很艰难,很多族人都受伤了,若是出一些意外恐怕损失会更大。”姜忆有些担心。

“这还艰难吗?我之前可是听说大荒中就连天部遇到魔潮都要死好多人的!你们一个小部的魔潮也太弱了些,只是一些族人受伤而已,这魔潮可太弱了些。”山雀不以为然。

姜忆有些头疼:“那是对别的部族而言,在我看来我们部族就一个也不能死!不过若是我们部族的土墙能够更坚固一些,或许下次守起来也没有那么困难。”

但是大荒之中虽然有极多的矿藏但是也需要有人去探查,至少在启灵部周围那么多年来没发现一些富矿,有的也只有一些零星的小铁矿,开采出来的矿石都被制成了武器就这样部族里的兵器还是捉襟见肘做不到人手一件。

“我记得泽母湖的下面不就有一座大矿藏吗?你们为什么不取来用?”山雀问道。

“泽母湖下面有矿藏?”姜忆大喜过望。

“骗你做什么,那块地方坚硬无比我的根茎吸收不到任何养分。让人难受得紧,偏偏那矿又大又沉,我压根也挪不开打不碎,所以只能任由在那。”山雀说道。

“山雀!你可帮了我大忙了!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矿藏?”姜忆有些激动,以山雀的力量都无法击碎的矿藏恐怕也是好宝贝,就算部族用不了但是开采出来拿去天部卖了怕也是能换来不少珍贵的石材,到时候便可以筑起一座坚固的石墙,这样一来只要石墙不破有山雀和另一图腾妖兽联手恐怕启灵部将再无后顾之忧。

山雀两片绿叶连连摆动道:“我哪认得什么矿藏啊,只知道硬得很。”

姜忆想想也是,山雀一直居住在泽母湖的绿洲之中,所有的见闻也仅仅是听过往的商队所说,不认得什么矿石却也正常。

姜忆当即便把这件事告诉了猴子与齐格,眼下部族大部分族人都受伤,要开采这矿石只能让猴子去了。

猴子也知道姜忆准备突破极道不可分心便与齐格带着剩下没受伤的七八十青壮年出发前往泽母湖,一来是为了去开采山雀所说的矿石,而来也不放心留在那里的一百五十头驼兽,如今魔潮已过若是有商队路过泽母湖顺手带走了这些驼兽启灵部可没处说理去。

“阿忆,既然魔潮已过那我便去一趟天部,下次魔潮来临之前必定能够赶回。”见魔潮已过萨拉尔便准备启程前往天部去带回一只先天境界的妖兽来护佑启灵部。

“辛苦长老了。”姜忆心中感激,“不知长老是否认识一些擅长巫蛊之道的修士,我怕像今日这般再出现中了魔物之毒的族人,我若不在恐怕不好医治,之前爷爷在的时候抵御魔潮没有出现过意外所以爷爷也没有留下一些药物,不知能否摆脱擅长此道的修士配置些药物?”

萨拉尔看着姜忆有些奇怪道:“你既擅长生之道如今境界也不俗,为什么还要舍本逐末配置这些劳什子的药物?”

姜忆解释道:“我在部族内当然不用担心,生之道的确克制魔物的腐骨之毒,但是我摆脱长老找寻妖兽图腾准备各种手段便是因为我与猴哥将要离开部族远行,到时候我们不在这中了毒的族人不是要受尽折磨。”

萨拉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孩子修道的天赋不俗怎么有些事就那么死脑筋呢?你精通生之道你的血液不比那些药物有用得多?你只需要留下一些精血,化于水中让那些中了毒之人喝下立马就好了。”

“当真!”姜忆两眼放光问道。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憨!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萨拉尔气急吹胡子瞪眼道。

姜忆闻言告罪一声扭头便走,若是自己的血液真有这等效用那就算他离去启灵部也可高枕无忧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破界封神传破界封神传左手君|玄幻21世纪的一个农村孩子偶然得到一块修真界的破界石,破界石被激发了,将他传送到了一个他闻所未闻的世界中,他的征途便从此时开始,踏上了一条修真逆天之路,能否成为一代传说.......
  • 万界无敌好掌门万界无敌好掌门江山万里|玄幻不就是把个妹吗?还被打了,打了也就算了,还穿越了,穿越也就算了,好在成为一派掌门,却发现,整个门派只有两个人,不过好在有一个漂亮的师妹,但是师妹一见面就要砍死他。 这还不算什么?最要紧的是自己前身因为调戏人家老婆被人给算计了。 这还让人怎么活。 不过不怕,好在我有金手指,这一切都不是事....。
  • 创:战纪创:战纪鸠山|玄幻我原本以为我会这样度过我的一生,以为我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直到那一天,它的到来,我才知道,我的人生,已经不由我做主了……
  • 追影空梦追影空梦修仙大坑|玄幻心潮澎湃,无限幻想,迎风挥击千层浪,青年不败热血!当梦在舞动,望你也心动。也看作者随影舞动,随心悸动,随笔流动!
  • 属性之神属性之神金三说家|玄幻五属大陆,这里没有斗气,没有武魂。唯有的只是逐渐修炼成强者的属性。在这片大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属性。他们用属性来生活,来战斗。霍风天,出生于最弱之族雷族霍家。他从小没有属性,别人都说他是鬼魂。看着父亲被人数落,他决定带着他的好兄弟白战雷,去大陆拜师学艺……
  • 酆都乱酆都乱永恒依旧|玄幻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阴阳两界只手遮天,阴曹地府为我重建!
  • 长生仙途.A长生仙途.A南斗行者|玄幻败落世家之子的高华,立志奋发图强,重振门楣!所幸他凭借着自身的勤奋与努力,渐入佳境……然而枚偶得的三枚血色晶石,却又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各方强梁竞相夺取的“猎物”。万般无奈之下,高华愤然而起,斩妖魔,斗巨擘,压豪门!
  • 灵——殇灵——殇夜听风吹雨|玄幻道而唯一,一分阴阳,阳极则阴,阴极则阳;合则为一,分则化三,三生万物,万物有灵,是其意,通者得帝,临天下,莫敢从;古往之,万年无一,且看少年如何夺天之气运,地之造化,超脱……
  • 吾必弑天吾必弑天七瑾似梦|玄幻万千苍灵,九霄天外。一只洪荒巨手撕裂天际,震慑神灵的九霄道轰然倒塌。千万生灵化为一片血海,苍天泣,万物葬,天地劫,谁来偿?谁来拯救这残脆不堪的天地,谁来洗绦这万物化为的尸血骨河?九霄天外下,玄皇大陆无人知其九霄天外的惊天内动。五大最强势力,通天宗,玄地宗,暗夜宗,龙族,皇家学院。冥冥之中,自有天命。已远古强者遗留下来的等级标准:炼基体,灵丹境,浴雷境,踏天者,裂天者,破天者,战王,战圣,战神。每一个境界又有十阶等级标准。
  • 天道学生天道学生布绒男孩|玄幻花儿落,再复苏,不在变,静等待,更明日,樱花落。走在路上,看着路边的花一朵朵,却无心再看,消失的无影无踪,后面有一个人喊道:“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