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6章 三思喜欢青苹果

三思从梦中逃出来后,十分沮丧,放话说,她不要再管此事。但其他人都知道,她是不可能不管的。三思回了鬼国,说要放假,要好好休息。她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宅邸,在十八地狱中的判官府。右斯和小吴言也跟着她回去,两个人都十分好奇,很是兴奋地到处溜达,与愁云惨淡的三思形成鲜明对比。

小吴言将头仰成了90度,着迷的看着天花板,刚从其他地方溜达过来的右斯,见状,也看向天花板,随即便愣住了。

好多的鱼啊……

天花板竟然是透明的,像是水族馆,天花板上就是海,深海,所以海中一直有奇奇怪怪的鱼和生物游来游去,但总体来说,是很美的,令人惊奇和向往。

两个人就这样呆站在原地,看了半天,直到右斯的肚子咕噜一声叫,两人才回过神来。

右斯摸着自己的肚子,看向小吴言,“小鬼,她家里哪里有吃的,你知道吗?”

小吴言探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房间,指了指,“那里有冰箱。”

右斯挑挑眉,瞬移过去,刚要打开不大不小中规中矩的白色冰箱,突然心生疑虑。这可是恶鬼的冰箱,里面能是什么东西,一定会是很奇怪的食物。说不定有泡椒人头,酸汤人手,生煎人肺……

右斯咽了咽口水,颤抖着手指探向冰箱门……正在慢动作的右斯,被三思看到。

三思倚在门框上,翻着白眼,像看神经病一样看右斯,“你在干嘛?”

右斯连忙收回了手,有些囧,“没干嘛……”

三思狐疑地盯着他,慢慢靠近冰箱,打开冰箱门,右斯瞪大了眼睛看着三思……

结果三思拿出了一个……“青苹果?!”

右斯不敢置信。三思拿着一个像绿宝石一样润滑清透的青苹果,咯吱咯吱地吃得很香。

三思看向右斯,纳闷道:“干嘛?没见过啊?”

右斯眨眨眼,然后飞快晃到冰箱前,一把拉开了冰箱门……全都是青苹果……

三思见状,走过去,拉开了上层,也展示给他看。

右斯抬头,上层里,全都是绿茶……精致的绿宝石茶杯茶壶装着绿色的绿茶,一股清甜清香的沁人心脾的味道慢慢萦绕过来。

三思笑得像个心满意足地熊孩子,“我最喜欢青苹果和加了冰糖的绿茶了,你要吃的话,请便,不用跟我客气~”

右斯僵硬地扭头看向三思,“为什么?”

三思眨眨眼,“什么为什么?你是说我为什么喜欢绿茶和青苹果吗?”

右斯点头,“嗯。”

三思:“当然是因为好吃美味喽。而且又健康。”

右斯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就这样?”

三思想了想,看了看手上的苹果核,慢慢又笑弯了眼,“不全是。我想主要是因为,我喜欢这个颜色吧,超治愈~”

呃……“有什么暗喻,或说法吗?”

三思满眼不解纳闷,“啊?什么什么说法?我就是喜欢啊。”

“哦。”右斯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然后缓慢地扭头将冰箱门关上了。

三思奇怪,“你不吃?”

右斯:“嗯。”

三思撇撇嘴,“好吧,随你便。”

“姐姐姐姐!”小吴言突然大声喊三思。三思立刻打开冰箱门又拿走了一个青苹果,然后朝小吴言跑了过去。留下右斯一人,在冰箱前,驻足。右斯慢慢地靠近冰箱门,又打开了冰箱门,然后面对着挤满眼睛的青苹果们,陷入了沉思。

三思朝小吴言所在跑去,发现他正在她的宠物房内,看着墙上的东西,眼都不眨一下。

三思走到小吴言身后,小吴言连忙问,“姐姐,这个是什么?”

三思将青苹果递给小吴言,漫不经心地说,“这是画中鱼,是我的宠物。”

“哦……”小吴言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接着继续盯着看。

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黑底的画,一条斑斓的锦鲤在那黑底的画中游来游去……

三思由着小吴言发呆,她走到一旁,蹲下,开始给她的画中花浇水。

小吴言凑过来,“这是什么花?”

“水晶荆棘草。”

水一浇下,刚刚还无精打采的荆棘立刻张牙舞爪地摇摆起来。

“哇……”

小吴言见三思放下了水壶,他便试着拿起水壶给画中花浇水。

“姐姐,你家里,有没有不是养在画中的宠物或植物?”

三思蹲成一团,双手放在膝盖上,头搁在手上,呆呆地说,“有啊,不过我总不在家,它们应该会常自己出去找吃的吧。我不太管它们,它们到处闲晃,我也不知道它们在哪儿。”

小吴言有些失望地垂下头,放下水壶,接着与三思一同呆呆地盯着水晶荆棘草看。

“姐姐,鬼国真的很好。”

三思歪着头,“是吗?”

“嗯。”

“其实,鬼国与现世,也就是当今的人间,没什么不同,它只是更加包容吧。鬼国里,时光漫长,所以有人尊崇古风,有人追求标新立异,有人紧跟现世潮流。不管多么奇异的家伙,在鬼国都不过是普通民众,不会被歧视。有的人,在地狱是真的想改好,好早登极乐或早日轮回。有的人,只想在鬼国安安生生地过日子,也有的人,变本加厉地坏……”

小吴言歪头看向三思,“姐姐,你以前,真的是在这里受刑吗?”

三思笑了笑,她探出手,揉了揉小吴言湿漉漉黑漆漆软乎乎的短发。

“不是。应该说不全是。鬼国是已经变革改良后的地狱帝国,讲求以鬼为本,比较仁慈。我的大部分刑期,是在原第十八层地狱受的。”

小吴言有些怕地缩了缩自己,“原第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样子?”

三思呼吸一顿,眼眸中的黑蓝色倏忽间如海底暗流一般变得幽深。

“那是,真正的地狱……”

小吴言眼中泛起了泪花,“我不想去。”

三思好笑地回过了神,将小吴言揽进怀里,小吴言将头埋进三思的怀抱,抽抽噎噎地。

“你放心。最多,你会留在鬼国受刑。那个地方……我不会让你去的。”

咚咚咚!

右斯懒洋洋地探头进来,“喂,有人敲门。”

三思连头都懒得回,“你有手有脚,不会开啊。”

右斯瞪她。这不是你家嘛?真枉费老子难得顾虑了一下礼貌……

右斯不爽地刷一下打开门,然后低头,蹙眉,“你是,海带精?”

浮师惊恐地张大了嘴,仰着头,看着右斯,“火魔殿下,你不认得我了吗?还有,您怎么变帅了?”

右斯先是有点惊讶,之后,突然笑眯眯地将门大开,“快请进,海带精小家伙。”

浮师原本崇敬的眼神,瞬间变成了狐疑,看着耍帅地,摆着造型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右斯,浮师绕着远地尽量离右斯远点儿地走了进来。

刚好,三思双手插兜,像是刚起床有起床气一般,从宠物房中晃出来,与浮师相遇。

浮师立刻眼泪汪汪,大喊一声,“大人!”然后就朝三思扑了过去。

三思叹气,无奈地张开怀抱,将浮师接了个满怀。

三思抱着浮师,对自我感觉良好地右斯道:“这个家伙是鬼蜮虫浮师,不是海带精,不是带鱼,也不是海草,你不要再认错了,它很容易伤心的。”

右斯从善如流,主要是心情好,“OK! It won’t happen again! I promise!”

三思冷哼,托着因刚帮它解释,而更加感动地一塌糊涂,将眼泪鼻涕抹了她一身的浮师,艰难地朝卧室走去。

“大人,我知道你最近在查守梦人一事,我想我最近知道的一些消息可以帮到您。”

“什么消息?”

“您知道烟花吗?”

“放到天上,滋啦滋啦那个?”

“呃,是吧……但我说的不是那个,我说的烟花,是个人。不对,现在应该不是人了。”

“那到底是什么?”

“您上次查案,不是收留了一个被人类畸养的年轻女人吗?”

“哦。她怎么了?”

“她之前不是说她没有名字吗?她现在有了,她现在的名字就叫烟花。而她的主人,原先的主人,是现世的一家大财团董事长,叫朱白枫。”

“哦。变态的家伙。”

“没错。朱白枫恶行累累,鬼王派人去惩罚朱白枫,被派去的那个人,是玄猫卿守。”

“玄猫……”

“我想,让烟花帮忙,应该会找回朱白枫的真灵。那样一来,朱白枫的存在就无法被代替了。”

“烟花,她在哪儿?”

“她最近一直在彼岸街表演。”

“彼岸街?”

“对。”

“我不喜欢那个地方。”

“那不然,我带她来见您?”

“算了,还是亲自走一趟吧。彼岸街最近有什么有趣的八卦吗?”

“当然有,一直没停过。不过目前最热门的八卦都是关于一个一掷千金,疯狂无比的女客人的。”

“听起来挺有意思,那就去看看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宅疑云古宅疑云生活不幽默|悬疑黑暗是恐惧的源泉,也最容易让人产生更多莫名其妙的幻想。但是往往在黑暗中幻想的人都会害怕,因为黑暗中涌现的大多数都是奇形怪状,阴森可怖的幻想。
  • 爱可以杀人吗爱可以杀人吗黑塞|悬疑生命是宝贵的,爱是人的生命存活的基础,爱有强大的力量,然而这力量有时是狂暴的,以至于我们的生命难以承受。我是一名刑警看到过许多悲惨而奇特的案件,我深信爱是我们活着的必需品,也是威胁我们生命的恐怖力量。
  • 鬼王追妻:仵作娘子会通灵鬼王追妻:仵作娘子会通灵懒猫柒|悬疑简介: 一颗“引魂珠”,将打了一百多年光棍的十殿鬼王百无忌【外号:白乌鸡】,和穿越到古代的法医苏乐萱连在一起。 一个想低调的过过小日子,没事验验尸补贴家用,抓个杀人犯打发闲暇时光。 可另一个却偏偏总想着怎么让对方赶快哽屁,好跟自己下地府成亲。 唉,肯定是月下老人老眼晕花,才会错牵了这根红线。 【猫言猫语】 本故事绝对绝对不会吓到宝宝们,只有烧脑解疑,偶尔撒狗粮,即使用餐时阅读也不会影响胃口!请放心阅读! ———————————————————————————————— “你可知道如何才能回到我的年代?”苏乐萱满怀期待的问。 某男嘴角一扬,露出一个落井下石的坏笑。 “你可以找根绳子了结性命,凭我和转世鬼差的交情,或许能直接送你去你的年代投胎。”
  • 在线幽灵换装在线幽灵换装炒面无敌|悬疑唐有若的师父跑路了,丢下个烂摊子杂货铺,让她一个人打理。二十岁那年,一份特别的快递包裹,出现在门口的竹筐里。这简直是噩梦的开始,粉兔子,粉手机,还有两封粉色信纸的信。一封写给十八岁的她,一封写给二十岁的她。
  • 血玉铃传奇血玉铃传奇梧桐轻语|悬疑花季美少女恋上一只猫,不要以为这是一个王子变青蛙的故事。猫成了人,人成了猫,小小血玉铃怎样揭开一段尘封的往事。百岁少年颜如玉,花痴少女意彷徨。王子无缘小黄现,无端梦境写荒唐。铃为因,圈为果,小白开篇小黄结。因缘际会因缘现,世间缘法千千万。
  • 密字密字小羊婶婆|悬疑钥匙自己旋转了起来,快速旋转着像是被孔洞吸了进去不见了踪影,只听铁索硬笺咔哒咔哒,咔哒咔哒越来越响,原本是墙的地方竟然开出一道门来。夏小美盯着石门忍不住惊讶,魏云峰就趁着她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撸掉了她的袖子迅速从怀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照着她细嫩的胳膊就是一刀,顿时鲜血直流
  • 反正平衡吗反正平衡吗LioOIl|悬疑这本书,懂的人不一定会懂,不懂的人说不定能懂。
  • 美人如墓美人如墓鹤彤|悬疑我叫苏诺,今年二十岁。我嘴馋,最喜欢吃虾了,可青岛的虾太贵,我和小伙伴们就决定自己去郊外钓虾,顺便露营。谁知到了晚上,我们竟然撞见了一串串诡异的事件,难道在陌生的地方露营也能撞鬼吗?我害怕极了,让我还没想到的是,这只鬼物这么……
  • 这个案子见鬼啦这个案子见鬼啦一个大铜钱|悬疑一起平常的校园坠楼,却随着调查的深入,牵扯出一桩桩离奇的事情:诡异的监控、消失的尸体、白衣女鬼······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畸形变态的爱和欲望,是自杀还是另有隐情?详见局长和小助手的相爱相杀,呸,正经破案。
  • 我的祖宗是医神我的祖宗是医神李青铎|悬疑相貌俊雅,性情稳重的青年医生秦一,为救新婚妻子,忧心劳虑。于某日,他却偶然发现其先祖留书。原来,其先祖竟然是古代神医,医术出神入化,独步于天下,但却遭到了暗黑系太医的嫉妒。未免自己的神奇医术落于坏人之手,扁鹊便将一身的本领带进了自己的坟墓,但却留下了线索,供后人寻求。 于是,秦一为了妻子,也为了能使先祖的医术重现人间,与自己的好友张琪黄等人,踏上了寻找神医墓的路途。其间奇缘渺渺,遇到过红颜知己,也遭遇了无数艰难险阻,诡异奇事,还跟无数窥觊这些医书秘方的坏人斗勇斗智。而先祖的离奇经历也浮出了水面,真乃是仙韵飘飘。究竟秦一能否救了妻子,医神墓又有何等诡异,且看秦一的一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