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章 大结局(下)

这个柳月阁的阁主就是被噬神族吞噬了元神的萧霁枢,自从吞噬了萧霁枢的元神,他就一直以萧霁枢自居。实际上,他是噬神族的族长巫,也是第一个成功吞噬别人元神,然后取而代之的噬神族。

那时候,鳯峦刚刚怀孕,而萧霁枢则在一次下界后一去不复返。三千年后,神界多了一个自下界飞升而来的萧霁枢,而与他一同飞升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神的孕期非常长,长达三万六千年。这期间,虽是孕期,但实际上与正常人无异,只是这期间母体吸收的力量会被胎儿尽数吸收,只有孕期的最后十个月才会与凡人一样。

萧霁枢贵为君后,他的行踪自然有人向鳯峦通风报信。只是,当鳯峦找过去时,萧霁枢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抱歉。

自那以后,萧霁枢三个字便成了神界的禁忌。而令人意外的是,萧霁枢本人却一路高歌,还亲手创建了柳月阁,成了柳月阁的阁主。

鳯峦冷哼一声,“是吗?你没有想到,但是我却在几万年前就已经预见了你的未来。怎么,柳阁主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什么意思?什么叫几万年前就预见了我的未来,难道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巫的脸色大变,“不可能,你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不可能!”

鳯峦大笑一声,笑过之后,她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什么都没有做?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也罢,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做好了。如今,其他人都死了,柳阁主,你也束手就擒吧!”

巫突然反应过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柳月阁的所有据点被人一一捣毁,难道这就是鳯峦说的做了什么?听到鳯峦唤他柳阁主,巫觉得格外刺耳,“不要叫我柳阁主,我目前用的这具身体是萧霁枢所有,那我就是萧霁枢,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叫我萧阁主!”

看得出来,鳯峦应该非常介意。

听到“萧霁枢”三个字,她的脸色瞬间一沉,厉声道:“你是萧霁枢?你也配!事到如今你还还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噬神族,原本寄居界碑而生,三万七千年前突然变异。变异了的噬神族不但可以吞噬神的元神,还可以继承他的记忆进而取而代之。你不是第一个脱离界碑的噬神族,桑才是。只不过,他没你幸运,找了一个绝对不能找的人。然后,被月华一掌拍死了。”

“他临死前应该给你们传递过信息吧?那信息上是不是说,只有杀了月华噬神一族才能安全。这个想法也没错,因为不管你们伪装得有多好,她都能一眼看穿你们的本质。”

巫暗暗控制蜃气黑龙,随时准备出手,“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设计好的?”

想到在那场灾难中无数小世界消失,月若语看向鳯峦。鳯逸轩隐隐猜到了真相,也看向鳯峦。鳯峦明白他们的意思,对他们摇了摇头,才道:“此言差矣!我们虽然算计好了一切,但唯独没有料到你为了杀死她,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不惜破坏界碑放出蜃气。”

“那又怎样?只要能杀死她,一切都是值得的!”巫的状态突然有些不对劲,他的状态接近癫狂,嘴里也开始口不择言,“这个萧霁枢也是不错,为了抵抗我的神魂侵袭,竟然自爆了元神。若不是从旁人那里得知他是你的君后,只怕我第一次见你时没那么容易过关吧。可惜啊!如果能直接取代他,说不定我也不会娶她,而是直接回到西神国继续做你的君后了。说实话,你长得真的很美!”

杨扶柳不可置信的看着巫,仿佛从来不认识他一般。

不知为何鳯峦不但没有发怒,还颇有深情的看着他。鳯逸轩忍不了了,他大呵一声,“闭嘴!”

巫转眼看向鳯逸轩,大笑几声,“你就是鳯逸轩吧?来叫声爹爹,怎么说你也是这具肉身的孩子,叫一声爹不吃亏。哦,对了,按血统算,我们家云儿还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呢!哈哈哈哈哈!”

寒冰出鞘,鳯逸轩直接动手。巫早有准备,控制蜃气黑龙抵挡,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寒冰剑气消散,而蜃气黑龙则被寒冰剑气打得瞬间溃散。

蜃气对普通的神人来说是无药可解的剧毒,但凡粘上一点便会灰飞烟灭。溃散的蜃气朝四周扩散,杨扶柳只是从下界飞升而来的普通神人,她的身体在接触蜃气的一刹那便瞬间消融。

得知父亲要再次破坏界碑,萧云赶来阻止。没想到,他刚到界碑山就看到自己的母亲消融在蜃气里。

看到杨扶柳在蜃气中灰飞烟灭,巫突然清醒。他想去抓杨扶柳的手,但却是徒劳,杨扶柳化为了灰烬。

萧云双目赤红,拖着一柄长剑,冷冷地盯着巫,嘴里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娘?娘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你竟然要下此毒手?”

巫不停的摇头,“不是的,不是的,”突然,他指向鳯逸轩,“是他!是他动的手,如果不是他,蜃气汇聚的黑龙根本不会四散!如果蜃气不四散,你娘也不会死,所以是他杀了你娘!”

闻言,萧云掉转剑尖,指向鳯逸轩,“是你杀了我娘?”

鳯逸轩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反驳。蜃气黑龙确实是巫在操控,但刚才的蜃气也确实是他打散的,所以他无话可说。

月若语赶紧挡在鳯逸轩和萧云中间,“萧云,你想做什么?你不要听他胡说,杀死你娘的人是他,如果不是他破坏界碑将蜃气从界碑里放出来,你娘又怎么会被蜃气波及以至于灰飞烟灭?”

看着月若语如此维护鳯逸轩,萧云的心中一阵纠痛。怕自己杀了鳯逸轩吗?她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且不说雷神君鳯峦还站在这里,就算只有鳯逸轩他也打不过啊!他剑指鳯逸轩,只是因为一时间接受不了他娘去世的事实,并没有真的打算动手。自从知道柳月阁这些年做了什么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包括亲人的死亡。

萧云苦笑一声把剑放下。他此行的目的是阻止他爹再次破坏界碑,只是现在看来,他还是来迟一步。

如两千多年前一样,四散的黑气再也不受控制往四周四散开去。巫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能靠蜃气黑龙逃生,蜃气失控本身就是他的目的。两千多年前,月若语靠献祭神魂安抚了失控的蜃气,他就不信两千多年后,她还能再次献祭神魂。

蜃气越散越广,越散越快,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月若语自然不会再次献祭神魂,因为她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法,将蜃气吸入自己体内,然后慢慢炼化。

然而,月若语还没有开始行动,四散的蜃气就开始回流。只见母神殿的方向突然传来一束白光,白光里月华长发飘飘,缓缓而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人,正是一直守护她的君后耑禹。

原来,两千多年前的蜃气之灾,月华和耑禹都没有遇难。只是自那以后母神殿封印了,谁也不知道罢了。

月华只是挥了挥衣袖,失控的蜃气便极速倒退,直到尽数退进界碑。与此同时,鳯峦也动了,只见她单手虚抓了一把,巫的本体就从萧霁枢的身体里抓了出来。被抓出了来的巫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几下就跟着蜃气一起被吸进了界碑。

这件事情过了以后,萧云为了替父赎罪,自请永远看守界碑。萧霁枢的躯体被养在三生池,说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养出一个新的神魂。

月华出手加上身为五大神君后人的特殊性,阜阳的神魂找了回来。

月若语回到了生命神殿,不久后,鳯逸轩前来提亲。原本鳯、月两家就有意结亲,如今的结果自然都乐见其成。

半年后,未来的生命之神与未来的雷神完婚,成了轰动整个神界的大事。

十万年后,神界出了一个混世魔王,这个混世魔王就是月若语和鳯逸轩的女儿,鳯子衿。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听闻命运听闻命运火山火山|幻情异元次空间?魔族。明明平淡一生,八个人却打破这种静谧的环境。我不是人,我是谁?
  • 魔尊你的小可爱又跑了魔尊你的小可爱又跑了白墨阿酒|幻情一劫一难一死生,一劫她度尽世间疾苦,困于其中,无法脱身,唯有毁灭才是终尽。 一念魔,一念神。 她生来便是毁灭之神,却不自知,天真纯善。却被所谓的善人,步步紧逼。朋友,亲人,爱人皆背叛她,最后坠入无边的地狱,不得轮回。 她本以为将永困地狱,却不成想突然被人招魂。见尽人性的丑恶,你们的恨我来帮你们报。从此她琉璃花祭就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杀尽所有所谓的善人。 世界人都道她是恶鬼,可是却有那么一个人,一直跟着她不离不弃,经历过苦难后,她满足于眼下的安逸,沉浸于两个人的奔波,因为只要回头他一直都在。 可她的劫终究是劫,她有她的使命,哪怕她不记得了,但总有人在等她回归。她必须度过她的劫。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所有在乎的人都在逼她,逼她绝望,逼她疯,逼她毁灭…… 一朝劫往,一切都只是过往云烟,她毁灭之神祭终于回归,幸好那个人一直都在。
  • 倾凰妖冉倾凰妖冉裳初玖|幻情紫兮冉前世因为太高调导致被人陷害而死,如今她重生异地,看她如何再次高调、霸气、狂傲回归世界至尊。 …… “冉冉,你好霸气呀,我好崇拜你呀!” 某冉回答道:“不要太崇拜姐,姐就是个传说。” “冉冉这你这么狂,你家里人知道吗?” “我狂,那是因为我有资本,你有吗?” 某神秘男子说道:“冉冉,我好想把你藏起来呀,你太惹人注意了。会引来许多烂桃花。”便拿起剑了,砍掉了某冉旁边的几朵烂桃花。 某冉道:“你谁呀?我不认识你。” 某尊上说:“你夫君。” 某冉心里想这人还能再不要点脸吗?
  • 异世愿恋异世愿恋尘埃以梦|幻情一个被欺凌的女孩,竟穿越了!!!获得特殊力量的她,是否能放下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
  • 傲音倾桦傲音倾桦傲音|幻情因为一声尖叫,妙龄少女跌入下水道,本以为命已休矣,却未曾料到会开启一段奇异的旅程……
  • 独宠:孤的紫宸后独宠:孤的紫宸后竹客|幻情她一直以为她在这个世界会就这么憋屈的活着,然后老去,死去,但是某天,发现竟然有人代替她真正的身份活着,占着她的夫君和孩儿,活在世人景仰的荣贵的花簇锦团里,而她却像污泥一般,遭受着世人的嫌弃与践踏……某日,回归之后受尽万千宠爱的她问道:“陛下……你怎么能允许她在你身边?”他回:“不过是背影有些似你,你离开孤的时候,孤,连背影都没来得及看到。”————【爽版简介】他酸了:孤的空间与皇后的空间为邻,皇后怎么不过来看孤?她傲娇: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要什么有什么,各种高级丹药、高级灵兽、高级法宝……他怒:儿子在我这里!她笑:随意啊,你带大了再还给我小太子探头:你带大了要还给母后……
  • 宫阙天下宫阙天下作死大佬|幻情家世清贫的清冷学霸与与家世富裕的小太妹关系一日比一日好了。然而就在小太妹温心狂明白自己喜欢上他了,要去表白的时候,清冷学霸路清突然消失了。温心狂去找他,却发现他只留下一张红玫瑰贴画。根据提示,她将贴画贴在自己的心口处,红光闪过,她穿越了。 她知道她要去找路清,但她也知道她必须为家族复仇。她开始寻找灭族的原因,又碰见了一个和路清很像的人,她在他的帮助下激活了王的血脉,成为灵皇,她很感激他,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路清。为了证明,她认他做哥哥,和他一起游历。 可后来,她发现了他就是路清,可他又让她寒了心。 面对家人的假死,朋友的背叛,婢女的死亡,以及路清的对立。她黑化了,阴阳表尽黑,她也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女魔头——邪皇。那日,血染凌雨大陆,染红了他的衣衫。那日,红玫瑰异常耀眼,像是对她痴情的讽刺。 …… “小路清,你知道吗?我至今还记得那句话呢——” “我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至少,宴席后你还在我身边。” “有些人,错过了就真的是一辈子么?”
  • 废材宝妈的抓狂生活废材宝妈的抓狂生活沐雨爽|幻情从少女到女人再到宝妈,说起来也就这简单的几个字,可真的经历了怎样的蜕变,只有自己知道……谨以此文送给所有亲爱的宝妈们
  • 绝色魅姬绝色魅姬绝色雪姬|幻情一次意外穿越,有了多重身份,曾经的清纯少女,现在的绝情魅姬,看无心魅姬如何驯服冰山暴君,一同观赏两个IQ100,EQ为0的高智商低情商动物如何演绎他们的爱情故事!
  • 清风沐我清风沐我鹤松子鹤|幻情“百轴,我想回家。”“好,我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