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500电竞lpl春季赛

第2610章 婚约之因【10】

“这小子连凝脉都未成功,怎么比我的力量还大许多啊?”
   “他是凡少爷的朋友,当然不会差了!”
   “可是他连真元都没有啊?”
   “草!真是太强悍了!他不会是专门炼体的吧?”
   “……”
   叶冲的表现的确令人震惊,这倒不是他有意炫耀什么,而是他根本不清楚到底取得怎样的成绩才有把握被录取,因此每一场测试,他都是竭尽全力。
   前世今生的医者生涯,让他做任何事都很认真严谨。
   因此,这一击,他使出了肉身的全部力量。
   在蓝星大陆的修者,肉身力量的极限也就相当于贯体巅峰的全力一击,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修者会一门心思的去炼体,打好必要的肉身基础后,修的完全是真元体系。
   因为真正的高手对决,肉身力量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当然,即使有人想走单一的炼体路线,也找不到那样的功法。
   但叶冲和雪儿所修炼的【天宇圣诀】不一样,天宇圣诀极其注重肉身的淬炼,可将所谓的臭皮囊变为如意宝。
   随着境界的提升,肉身的强度也会越来越惊人,到了高深境界,堪比神器!
   无疑,天宇圣诀绝对是天上人间最好的功法。
   但最好的,往往也是最难的。
   什么?这小子又是满分?
   风清鸣和孔专员再次震惊!他明明连凝脉都尚未成功,而且方才的出拳也的确没有一丝能量波动,这一拳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力量?
   恐怕贯体巅峰修者的全力一击,也不过如此!这样的肉身力量绝对已经达到了炼体的极限!
   看上去他并不强壮,甚至有些柔弱,怎么会……莫非是天生神力?
   “这小子当真妖孽,居然是天生神力。”孔专员率先下了结论。
   “是啊,这孩子的确资质过人,可武道一途,不可或缺的乃是体质天赋,如今他尚未凝脉,我最担心的就是他能否修炼真元体系。”
   “继续关注吧,他已经平了振宇公子的记录,倘若最后一场他还得满分的话,那可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全场满分的考生,我还真是有点期待呢!”
   “不可能!”风清鸣的声音不大,但否定的态度很坚决,“当年真龙南宫俊创下的记录也才97分,你认为这小子比真龙还厉害?你认为一个小小的血肉之躯,可以跟绵延万丈的真龙之躯相提并论?”
   “他只要在最后一场获得93分,就会超过真龙所创下的测试记录。”
   “真龙文试得了95分,前三场确实比他少了5分,但老孔你总不会忘记,除了真龙之外,最近三百年来,最后一场测试的最高分也只是87分!还是一个十六岁便破镜通幽的天才少年创造的!你认为一个连真元都没有……不,一个连凝脉都未成功的少年能得93分?”
   孔专员无奈的叹息一声道:“其实我只是盼着这样的天才或者说奇迹能够出现,哎!其实我何尝不知,他再怎么天生神力、意志坚强,没有真元的他,也不可能抵御住冰与火的真正洗礼。”
   “是的,我也很喜欢这个少年,但他充其量坚持两……三秒钟吧,可规则是每坚持半分钟获得一分,也就是说,最后一场测试,他最多能得零点一分,而总分三百点一,按照往年的测试成绩以及今年前三场的成绩来看,最终的结果也是直接被淘汰。”
   “我倒愿意收他为徒,”孔专员很认真地道,“贤者云,知书者达理,一个文试满分的孩子,品行应该不会差到哪去。”
   “可我无意间听考生们说,他跟北川孙许的关系很不一般,若是连孙许那样的人物都无法让他凝脉成功,你觉得自己有能力改变吗?这也正是我最担心他无法修炼的根本原因。
   一个资质妖孽的少年,却至今尚未凝脉,不是体质有问题还能是什么原因?更何况以孙许的本事,搞到一颗凝脉丹应该是易如反掌吧?所以我怀疑,他来参加测试的真正目的,根本不是为了去学院里修炼、学习,而是为了寻找解决他体质问题的办法。”
   “有道理,可遗憾的是,300分的总分,确实会被直接淘汰,”
   孔专员表示赞同,但在描述叶冲成绩时,他很客观的去掉了那个点一,因为在他看来,常人的血肉之躯,在滔天烈焰中是坚持不了三秒的,因此叶冲在最后一场测试中,根本无法得分,“按照考生们目前的成绩来看,哪怕他最后一场只得20分也是大有希望的,可是……哎!这孩子真是太可惜了!”
   “……”风清鸣暗自叹气,没有再说什么。
   修者的修为越高,能够获得的好处越大,诸如增加寿元,提高世人的尊崇程度等等,但有时却明显体现出坏处。
   此刻的叶冲便是如此。
   两位监考的议论声小之又小,在他们的认知中,这样的议论是不会被考生听见的。因为在场的所有考生中,贯体巅峰之境已经是修为最高的了,这样的修为,神识再强又能强到哪去?
   何况考生们不光距离监考台较远,测试现场也相对噪杂,根本不可能听见嘛!
   两位监考的判断没什么错误,但他们却做梦也不会想到,考生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个神识强悍到达观巅峰之境的怪物!
   达观巅峰之境!比院监会总长谢无念的修为还要高上两个层次,已无限接近神圣领域!却在学院招生测试的考生中出现!
   鬼才信呢!
   可事实便是如此,因此叶冲将他们的议论听了个一清二楚!
   两位监考官没有提及他叶冲的名字,但显然是在议论他,以及他最终的归属!
   最多零点一!
   直接被淘汰!
   对于叶冲而言,直接被淘汰,连选择神风学院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论断无异于是对他生命的裁决!
   无法进入国字号学院,他就不可能拥有参加大朝试的资格,何谈进入逍遥阁,何谈破解黑色印记?
   二十岁就在不远处等着他!还有四年多一点的时间,四年,说短不短,说长却也不长!虽然在他十九岁那年还有一次大朝试,可即使他拿了首榜首名,又哪还有时间去参悟高深的破解之道?
   叶冲不想死,他还想救治母亲,想修炼到高深境界,使雪儿恢复说话的能力,想去探究短剑的秘密,想……
   他有太多太多想要去做、或者说必须去做的事,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他还活着!
   如今监考官的话依旧在耳际、在识海、在心弦!
   最多零点一!
   直接被淘汰!
   饶是叶冲的心性再好,面对如此颇具权威性的论断也不可能再云淡风轻!毕竟这不是普通人的胡乱猜想,而是院监会的两位最资深考官的分析与判断!
   更重要的,就是此事关乎着他的身家性命!
   因此,叶冲身子一僵,忽然驻足,脸上现出了沮丧与凄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