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独行客

他喜欢周蘅这个样子,奔跑跳跃还是和小太阳一样。她可以忧郁伤心,但是不能一直犹豫伤心,这样对于谁都是一个很难过的事情。偏巧周蘅好多年都维持着一个忧郁美人的样子,他也因此很头疼,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守着。

超市,周蘅可没有直接奔水果区而去,而是看着零食区跑,孟牧堂抬起的手默默地又放下了,根本就拉不住,自己也干脆就不要浪费这个力气了。

推着小推车的人跟着周蘅的身后,看着她一包一包又一包的膨化食品放进小推车里面,眉头越皱越紧了。

还想要拿点薯片的某人,后脖领子被人拎住了:“差不多够了,别过分啊。”

一小颗脑袋转过来,看着孟牧堂的眼睛水汪汪地,还故意眨巴眨巴的。只是孟牧堂上当多了,这个时候才不会看她,偏过头就拎着人走向水果区了:“零食差不多了,去看看水果新鲜不新鲜?”

本来心情不佳的人在看着红艳艳的车厘子一下子心情就好了,搬了一箱就放在了小推车里……

孟牧堂是一脑袋的黑线,他是知道这个人在超市里面什么德行的,但是从来不知道这个人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以前都是一小盘一小盘的拿,现在改成箱搬了,是觉得他们现在挣钱由着她浪费了吗?

伸手想要拿一盒草莓的时候,已经有人拿起那盒草莓递了过来……

两人同时看过去,那人一如往常般清冷,只是眸中却是无尽的悔意和不舍……

她没有接,也没有再挑另外一盘草莓,转身就走,还不忘挽起孟牧堂的手臂,仰头对着他一笑,然后就共同推着小车去结账了。

如果不是这个人出现,自己都快要忘记了,当初为了和江希文离得近一些,自己非要父母搬家到江希文的小区里。原以为那个人在东大毕业之后留在那边是因为不想要见到自己,现在看来怕是阴魂不散吧。

拎着一大包的东西,周蘅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要累死了,从来不知道膨化食品这么重。这要是都长到身上要长多少脂肪啊?

她拖着东西正和孟牧堂出超市门,就看着那个人手里拿着一盒草莓等在那里,忽然之间觉得心情更不好了。

“阿蘅,我们可以聊聊吗?”就在他们打算错过他迈步离开的时候,江希文忽然开口。

转身就想要走的人被孟牧堂拉住了,孟牧堂笑了笑:“如果你不想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不如和他聊聊。我在一旁等你好了,正好我去找个小车,这样拿太累了。”

“可是……”周蘅还是一脸的拒绝和不愿。

孟牧堂伸手摸着她的脑袋:“乖,去吧,给你十分钟,多了我要吃醋的。”

“醋死你好了。”周蘅把东西放在孟牧堂的脚旁,扫视了周围,直接就迈步过去。

江希文看了一眼孟牧堂,忽然之间如临大敌,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周蘅应该是带着孟牧堂回来见她爸妈的,所以……他们终于还是要结婚了吗?

超市不远处的一个奶茶店,周蘅坐下要了一杯杨枝甘露,然后等着江希文坐下,她感受自己的内心只是觉得可笑。上学的时候想到自己和他坐在一起吃饭都是一件无比开心的事情,现在却连一杯杨枝甘露都不想要等了。

江希文坐在她的对面,手中的草莓推给周蘅:“你真的变了好多,以前你都不喜欢草莓的,说是太女生气了。”

“我本来就是个女生。”周蘅看都没有看那个草莓,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

“我看了你时装的文字,写的很好,你比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文笔更好了,怪不得随意一篇文字就能引起微博的暴动。”江希文努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没有那么特意。

周蘅没有什么耐心,她第一次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人。当初的自己眼光很差吗?其实并不,江希文很优秀,他从小到大成绩优异,从来没有什么不好的评价出现在他的身上,后来高考本来可以保送至清北,却靠着自己的实力考进了东大计算机系。

毕业之后的江希文和好友高扬创立公司,短短几年就已经在业内小有声誉。说起江希文不管是谁都是赞誉不断的,可是唯独在自己的问题上,江希文给了他一生中都不会有的败笔吧。

把她从自己的身边推开,她就像是一个妨碍他成功的绊脚石,被他一脚踢开。他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告诉自己,她的选择是错误的,没有任何意义。

“用不着你夸我,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周蘅紧紧握拳,她已经很久没有吃药了,每一次在见过这个人的时候,她的情绪就压抑不住,有些时候连药物都不管用。

江希文轻吁了一口气,在面对周蘅的时候,他总是心理压力很大:“你和他要结婚了吗?”

“嗯,回来拿户口本。”周蘅淡淡地笑了笑,心里压力忽然松了几分。

杨枝甘露送上,她也没有什么想要喝的打算,只是看着江希文,说:“我不打算请你喝什么喜酒,以后我们在这里就是普通校友。江总这样理智的人,想必应该可以做得到的。”

理智?还真的是记仇的很,所有的话都原封不动地还给了自己。他如果足够理智的话,何必如此呢?

“孟牧堂虽然曾经是个老师,但是小气的很,你如果下次还出现在我的面前,他会吃醋的。”周蘅起身,对着江希文微微笑着:“江希文,后会无期。”

站在路口看着周蘅远去的背影,她挽着孟牧堂的手臂,那人的一只手拖着一辆小车,另一只手放在口袋里。是他们之间从来有过的亲密,以前的周蘅从来不愿意别人碰她的。

红绿灯闪着红灯,那个身影就越来越远……

“叔叔?”一个小女孩儿拿着一张面巾纸,高高举着手:“别哭了!”

向来冷漠的江希文对着小女孩儿笑了笑,伸手抹去眼角的湿润,迈着步子离开……

世上的人从来都是个独行客,没有人能真正地陪你一辈子。

离开了就是离开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魔君,别来无恙!魔君,别来无恙!轩静心|现言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是沧海你是水。曾经几次想开口说爱你,却总是阴差阳错,闹出许多误解。曾经几何为你连性命都可以不要。是什么让他如此执着?可以奋不顾身。哪怕赴汤蹈火,为她因此丢掉性命。【时光路过倾城,道路的影子是他最终留下的刻痕】
  • 风吹梧桐雪飞沙风吹梧桐雪飞沙如夏又至|现言她是冰一样的存在,一旦触碰就会被冻结,所以她不与人接触。他家世雄厚,有才有名,却对她情有独钟,是他喜欢找虐,还是真的非她不爱?霸道女总裁,快到怀里来。命运之神或许在第一秒就已经安排好的故事的结局,只是他觉得,大团圆结局,不该来的那么轻易,而是多一点点波折,因为只有这样,经历的人才会去用心珍惜所得到的幸福。
  • 霸道溺爱:夜帝的暖心小红娘霸道溺爱:夜帝的暖心小红娘公子唐小柒|现言一次的意外让她惹上了这个世上最不能招惹的男人—耿爵夜。从此开始猫抓老鼠的游戏。“女人,看来真的要将你的腿打断了你才会乖乖听话。”眼里充满了寒意,咬牙切齿的盯着眼前好不容易堵住的女人。“大哥,我前不凸后不翘的,你到底还喜欢我哪点,我改还不成吗?”一脸哭丧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求饶着。“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模样。”眼里闪过一抹精光。“那我喜欢你还不成吗?”某小白直接入套。于是乎某小白就直接被拐入了民政局顺便扯了个证。有证做事不算耍流氓,夜帝的日日夜夜也开始了性.福的生活。
  • 像云追风像云追风以艳娣|现言夏年觉得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选择了L大,遇见了他。不过为什么传闻都说他禁欲高冷,可她觉得他就是一匹腹黑狼。子车仲尹挑眉道:“怎么?你不喜欢这匹狼?”“喜欢……”某男得寸进尺道:“那说说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像云追着风,不问所起。”一往情深,不知所起!
  • 存也,逆也存也,逆也冷柏轩|现言迟儿的人生是一场悲剧,母亲因生她难产而死,她与儿时玩伴铁男青梅竹马,哥哥因供她上学外出打工,却不幸受骗赌博欠钱被砍,追债人找到家里,父亲不堪重负跳井自杀,迟儿外出打工知铁男已婚家庭幸福后失望中偶遇赵冉,结婚后赵冉出轨,迟儿怀孕不兴滑胎发疯。
  • 不愿你独自一人不愿你独自一人好嘛给你鱼干|现言喜欢呀,是清风,是朝露,是脸颊红红,是千万万人里,再也装不下其他。活了二十年的程倾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小三岁的男生缠着。“你会遇到更好的。”“我不会。”
  • TFBOYS之剪不断的爱恋TFBOYS之剪不断的爱恋杨家丫头梓悠|现言“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这是苏晓栀第一次见他留下的印象;"一张坏坏的笑脸,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这是苏晓栀第一次见他感觉到的;“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只是苏晓栀第一次感受到的。三个男生同样完美,却为她负天下不负晓栀。苏苏声音,晓晓微风,淡淡栀子,除了这三个男生,她又飘进了谁的心里?我们并不知道。苏晓栀,这场爱情的女主角,同时也是这场战斗最后的赢家。嘘…你们愿意竖起耳朵来倾听这个唯美而又凄凉的故事吗?
  • 流年偏执流年偏执耶味|现言哇哈哈哈哈哈哈我又来改简介了! 一切都是如此平淡,鹿离原本以为他会牵着她的手度过一生 可谁知道,大学毕业后,桑沙就不见了踪影 ……是蓄谋已久还是一时冲动呢? 鹿离是轻言放弃的性子吗? 她又是甘愿妥协的性子吗? 到最后,只能有一个自认倒霉的人妥协
  • 夜落闻声来夜落闻声来半颗青橙|现言温时卿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一段歌声。 在他读研的瓶颈期间,这段歌声治愈了他的失眠和烦郁。 当他下定决心要寻出这支声音的主人时,它却忽然随着他的那些不快一起销声匿迹了。 从那以后,他每夜都会打开那名叫“闻声来”网络主播的电台,盼望着那段歌声的复出。 …… 年复一年。 直到有一天,姜芥无意间打开了他当时录下的那段歌声,诧异:“咦?你什么时候偷偷录得我的声音?” …… 高冷古板外科医生VS活力四射天籁小仙女 …… 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歌声撩人。
  • 重生暖婚:霸道男神,求抱抱重生暖婚:霸道男神,求抱抱蓝白暖|现言新晋影后顾以念被人从高楼上推下惨死,重生回到20岁,她决定虐渣打脸绝不手软,吃了她的都给她吐出来 她远走他国,用七年的时间让自己羽翼丰满,化身阎罗回国索命 不料在回国的第一天被一只小包子抱大腿,小包子求抱抱,求带回家 自此,她也惹上了一只“快死”的大包子。 小包子萌笑:念念,嫁给纪慕白,他死后你继承他的遗产,顺便接收我,何乐而不为? 大包子颔首:臭小子此言甚有道理 小包子翻白眼:我是在给自己找老婆 大包子:有我在,你做梦 顾以念眨眼:你们说这么多,问过我意见吗? 小包子,大包子:念念,天气热,你一边凉快着,我们讨论好了再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