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无色界天

“他不会杀得兴起,连我都不放过。”恶灭诚惶诚恐,一掌银灰,骇人听闻。

“恶贼绳之於法,佛门感激涕零。”

“少来用佛门压我,没见过忉利佛,还没听天梵静冥。”

银翎手指银灰飘雪,朝着天空方向,光秃秃枫树林子被涟漪摧残,只剩下残枝断根。

恶灭哪敢支声,不语中,合十左一句“阿弥陀佛”,右一句“阿弥陀佛”。

那会,离开无色界天,六慧祖师座下百年弘扬,忉利佛法。恶灭没怎么见过世面,闻忉利佛传,正道顺然,嫉恶如仇。说是乡巴佬,还真是一点不为过,天有多高,天梵静冥就有多高。

这都是道听途说。

“盟主,巢由呢?”

止境之下,一掌银灰,众生懵得不清。

两眼泛鱼白的木雕是沐雪之沉浸恐惧轮回中,银翎急坏。

“雪之,雪之。”

连声叫唤,小乞丐身无一处伤,丢了魂魄,半死瘫痪。

“止境威力没这么大,雪之,不可吓我。”银翎扶起沐雪之的脑袋,空气变得异常冰冷。

笑般若不知如何安慰,风雪飘摇,确实两眼斑白。巢由一事,他与陆言昔两人置之不问,从银翎手上搀过,互输道元。

单指点大椎,二道屡屡青烟缓缓注入沐雪之体内。

此等手法既可增强体魄,又可集窍开魂,明清心智。虽折损自身道元,不碍得大费周章的事情。

可惜......

二人轮流输入道元,本意为小乞丐开魂集窍,甚至想过顺手推舟,为沐雪之开通武道慧通。

“一线剑心”与“水心”双流慧根。奈何用心良苦,雨山山脚的邋遢少年承受不了上等青烟,道元注入,削去八九。

苦叹,百年一见的武道枯木,如遍地纸钱灰、燃烧灯草,吹之散尽。

二人,大汗淋漓。

沐雪之无福消受青烟润泽。

银翎在后,以同等手法注入玲珑白烟,光亮衣架,六窍仙术神往。

“错了!无元福泽,朽木不雕。”

恶灭本想乘机跑路,因折扇少年阴阳未定,万一兴起,连他都杀了。

如此不划算的事情,他倒也不傻。

然而,就是搭错了经,行助人为乐,行乐之。

恶不能绝!六慧祖师曾言,“善恶不分,不分不动。缘起恶灭,缘终善始。”

“道家手法会中,还是让我来吧。”

恶灭从银翎手上扶过沐雪之,面对面。

年级稍小的佛门神童没施什么特别手法,也没颂什么拗口经文。简单一句,双手合十,“佛门大开,众生平等。”

恍然,沐雪之眼眸如墨,双瞳焦距,大喊一声“四哥”,昏死过去。

“雪之。”

银翎有着少女般的柔情,温润而泽,“大师救过雪之,你的命暂且缓下。”

恶灭苦笑,“大恩大德,莫干难忘。小僧的命,施主随时可以取,佛门知恩图报。”

抹干额头豆大汗珠,陆言昔心安理得,提起小酒壶大口饮入,后递给笑般若。

“天冷,大哥喝点暖暖身子。”

武道之人哪管天测风雨,酷暑难当,天寒地冻都得受。不过,一剑仙酒瘾犯了,浑身不自在,喝上几口。

想来,还忘了一人。

笑般若扔出酒壶,“小和尚,来一口压压惊。”

恶灭接到,合十作礼,“小僧酒色皆空,施主的心意,领了。”

枫树林子,五人心平气和,恶灭拔腿就跑。

“小和尚,不急。”

笑般若有意无意地乱笑,“盟主开了个玩笑,救得雪之便是恩情。”

帅气呆滞的一剑仙不是刻意留下恶灭,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和尚或许有用。

无元福泽,朽木不雕?

佛门理数,不得不赞。

恶灭倒也机灵,“施主迷了心智,怕是三位恶徒所为!”

“嗯?”陆言昔倍感好奇。

“无元福泽,七窍三失!佛门讲究因果报应,施主是无因果之人。”

“怎讲?”

丢下酒壶,长发飘逸的笑般若,岸然道貌。

“五位恩人随我无色界天,迷症需六慧祖师亲关。”

恶灭行乐、行恶收起,往自个伤口撒些灵药。五等身材拖着两把等身刀,蹦蹦跳跳向前行去。

嶝澜风雪中,为弄懂“无元福泽”,雨灵五仙踏上佛门净土——无色界天。

身处迷症的沐雪之乖乖躺在横霸刀手怀,晃晃荡荡,像是襁褓中的孩童。

折扇少年尾随,冰天雪地,视线一刻不离小乞丐。

“一掌银灰?大哥......”

陆言昔心里嘀咕,还是忍不住与难得正儿八经的笑般若小声私语。

......

众生最前的恶灭,迈起轻盈欢快的步伐,连蹦带跳。

前方的路途,怕五人举棋不定,所以萌心犯傻。

邶海风光,忉利天的佛门梵音余音缭绕,无色界天近在咫尺。

一座浮空莲台出现暗礁,佛绸耸天而降。

“盟主恐怕已接近北河三,离大角位不远了。”

一剑仙的武道顶死比邻位,相比北河三的境界,望尘莫及。

破止境,一掌银灰,不仅是陆言昔有此疑问,连笑般若自个也好奇不已。

“一月,单天轮?”

“恐怕......还不止。”笑般若陷入沉思。

琼山顶峰正是相传的无色界天,到处可见往生佛,莲台百丈高与忉利阶梯不分伯仲。

从天而降的梵文佛绸号称天下机缘的垂帘水境,一步一大道,悬空万丈,迷雾深崖。

和尚还是和尚,梵音奏乐,粉莲绽放,半身静水,佛法无边。

静水哗啦哗啦往迷雾深崖流去,视野的尽头即是佛堂庙宇。

“恩人稍等,容我先去通报一声。”

恶灭循规蹈矩,合十作揖,步入尽头的淼蕊堂。

来之前,大多静水妙僧入定粉莲,任凭淼水川流不息。无色界天不同其余佛门,静水妙僧手捧双世业火,入定坐等其熄灭,静水洗礼,才算得化。期间不得中断,不可受外界干扰,梵文传音不能入世,否则佛绸有黑点,佛缘就算断了。

“小兄弟迷了心智,盟主无需担心。”

极为焦虑的银翎死死盯着横霸刀怀中的沐雪之,高大威猛的汉子双手捧着一朵娇花,生怕四弟说他照顾不周。

淼蕊堂外,恶灭欢快蹦来,灿笑,“我向祖师秉明了一切,佛门受得起香火。恩人灭恶胜过菩萨,特此恩德,亲关开窍。”

“大师若能救得雪之,你的名,我帮你勾化。”

银翎一本正经地道,他身那股冰风寒意丝毫不减。

恶灭只奈苦苦笑道:“善哉,善哉!”

入淼蕊堂,行乐在前,行恶在后。

静水,止水,知水,三水为淼。

凝心,平心,问心,三心为蕊。

六慧祖师,肉髻无见之相,与之前静水妙僧大相径庭。三元戒,六元戒,乃至九元戒,肉身佛像。

银翎五仙随恶灭踏入淼蕊堂,朱粉玉器,檀香缭绕。

梵文绸带与莲台如出一辙,六慧祖师高龄,左右十二元戒高僧各两名,跪拜功课,更是百僧有余。

“祖师!”

恶灭毕恭毕敬,合十,跪拜入定莲座。

莲座浮现光辉两字——忉利。

“恶灭徒儿。”

“在!”

庄严法相,一尊肉身佛像相问小和尚,慈悲胜过轻蔑世人。

佛门以忉利佛为尊,天梵静冥为旨,其次便是这位无色界天的六慧祖师。

“佛道不同,也讲究机缘。无元福泽朽木不雕!我的好徒儿,你是闹得哪一出??”

“恩人大德,恶灭有缘,请祖师慈悲。”

恶灭见六慧,如罗汉见释迦,菩萨皆低腰。

“佛门因果,为师自懂。”

六慧慈笑,折身望去。

“银秀!”

相问折扇少年,六慧慈爱与圣门老翁,相差无几。

银翎一刻不离,注视着沐雪之,没有注意眼前的肉体佛像。

没过多久,才晃过神。

虽未与佛门打过交道,听得大哥大姐说,忉利之下便是六慧祖师。

“和尚菩萨,知道我名?”

银翎焦虑竟起冰风寒意,迫使座下妙僧挪动蒲团,往后退去。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

六字玲珑玉佩,寒风凛冽,折扇少年摇曳折扇。

自打笑般若与陆言昔来到佛门之地,也觉得浑身不舒坦,说不上来的感觉。

道家逍遥,剑门无畏,倒是被肉身佛像给说懵了。

“大贤、大圣管不了的无元福泽,银秀执意而为?”肉身佛像愁眉苦脸,“徒儿贪劣,误渡佛门。”

六慧更为慈悲:“恩主施了大恩,贫僧愿出三世香火,三世福缘。帮他收得七窍三失。”

“菩萨当真救得了雪之?”

银翎打心底里讨厌佛门,并非佛门讲满口道德不施慈悲仁义,也非道貌岸然心怀不正,只因经文拗口,驴子脑袋豆腐心,行善又行恶。

不过现在他对这位肉身佛象颇为好感,周身的寒风骤而收敛。

“不过,无元福泽,朽木不雕。就算七窍神回,三世香火,慧根也不通,福缘也皆空。”

笑般若貌似听懂什么,问道:“我辈小兄弟,修行不成,剑门可使剑,刀门可用刀。”

六慧慈笑,“我信。”

笑般若往后退了几步,瞧见六慧的神情语态,与大当家铁屠痕毫无二致。他甚为惊诧,“难不成,佛门和尚是真神。”

“和尚菩萨能救得雪之,我把你的名字也勾去。”

银翎不忘给肉体佛像鞠躬作揖。

“三世香火,三世福缘,可不少了!”六慧慈笑,眉宇间微微一皱,“银秀,换个俗世说法。你未必能胜我。”

语闭,肉身佛像摊开金箔佛手,金刚杵法剑浮现掌心。

集魂开窍的法子,是横霸刀乖乖把沐雪之抱上入定莲台,包裹垂帘梵文绸带。

杵法剑飞至庙宇中央,悬于昏迷的小乞丐头顶,吸收四处淼水,三处水流汇聚从剑心慢慢灌入。

眼见一朵娇色的粉莲溶入沐雪之体内。

无色界天的粉莲开魂,沐雪之七窍回归。

最后的画面,银翎的笑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返仙路重返仙路平步云霄|仙侠上一世他醉心杂学,荒废大好时光;恍恍间变生肘腋,落得辜负师恩,耽搁徒儿,方知此生皆无意义。寂灭之时却忽返垂髫,惊愕之余欣喜若狂,发誓这一世必当勇猛精进,踏上巅峰!诡异的灵根变异瑰秘的传承之器无尽的丹药法宝神奇的功法秘籍尽在,《重返仙路》!——————————————————————投票吧大家,点推比吓人啊!
  • 原虚戒原虚戒子觅.CS|仙侠他天生拥有混沌源体和混沌之力,偶然的奇遇,让他走上了强者的道路;他拥有绝世奇珍,混沌神兽,但却为了爱,失去了全部!人世间,笑谈情,苦断肠,唯修本心不变,爱之道,相辅成,可成主宰!!!
  • 仙剑之灵仙仙剑之灵仙媛语|仙侠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生过,情谊永散。不散的是那执念,洪荒之神再现,天地大乱。
  • 罪仙之主罪仙之主张子牙|仙侠爱做梦的少年运气总不会太差。杂役弟子李青山,好吃懒做还做梦,被管家教训已是家常便饭。谁知一粒九天星砂,竟降落在他的身上,梦想也能成真!李青山开启了他的修炼之路:大战妖兽,解封受罚百族,斩杀百万仙人……
  • 方寸无仙方寸无仙此间风晚|仙侠避入方寸遗宫,遇传承之物,得造化灵篇。 灵文真诀,开导仙阶;金简玉章,广弘天上。夺造化之功,经累数之劫。 修仙一途,阳九百六,旦夕祸福。然时局不靖,道心愈坚。 通俗版文案: 谢问心被害的家破人亡险些身死道消,无奈中躲入天荒界十死无生的禁地,机缘巧合下得到万年前的传承。奈何肉身已毁,神魂在禁地被罡风死气消磨无几,只得换个地方重问仙途。 谢问心从来都知道,纵有经天纬地之才,通天彻地之能,没了性命,终究只是青史传闻。
  • 圣战起源圣战起源珍晨我的爱|仙侠神不一定都是好人,魔不一定都是坏人,佛不一定都能普度众生。圣人不一定是最终的追求……
  • 魔非仙魔非仙描神画鬼|仙侠“少年!看你骨骼精奇。有气冲破天灵,定是修仙奇才,我就卖你颗《洗髓丹》,吃了之后,打通任督二脉,立五行之府,轻松踏上修仙大道,今天只收你10个铜钱!”“可是我只有1个铜钱。”“1个铜钱太少了,要不把你手里的炊饼一起抵给我,我就卖你这颗《洗髓丹》”“好啊,给你!”“好,炊饼真好吃,嗯,嗯,少年,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了。”少年昊天获得了一颗《洗髓丹》,从此走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
  • 夏日千古祭夏日千古祭荼夏子|仙侠什么?穿越?拜托,她好歹也是21世纪的天才少女夏允唯。这么狗血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她身上?不过就是个穿越嘛……怕什么?一身男装走天下学个仙术,当个天骄咱在古代横着走!白痴皇帝、死骚包、冰块脸、爆有钱的腹黑男……带着一堆兄弟上异界把他翻个底朝天!只是……这个变态是谁?
  • 逆纣逆纣码字的四眼|仙侠穿越了,还成了皇子,未来的皇帝,本应兴奋,但是突然发现这个世界的老大不叫皇帝叫鸿均,而自己就是那个被圣人所玩弄的纣王,逆天吗?NO.NO.NO,说着逆天的白痴最后往往是自己被天逆了,所以我只逆纣!先逃脱封神的杀局再说,圣人?没关系,我们慢慢来,账要一笔一笔算。
  • 神起圣苍神起圣苍穿越荆棘|仙侠本是天之骄女,奈何被封印记忆与修为,流落圣苍大陆。看女主一步步打败重生穿越的炮灰,在生死之机打开封印,带领战部走向巅峰。女主非重生,由傻白甜一步步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