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9章 你们不是来度假的

宋维桢转过身去,问话的人似乎是这里工地的领队,叫什么来着?

曾生。

他的心里霎时浮出这个名字。

“是。”

宋维桢回答他:“我叫宋维桢,宋元是我的父亲。”

曾生走到他身边,将手中的电筒垂下。借着不太强的手电光,宋维桢觉得他在上下打量他。

“已经······长这么大了······”

曾生的脸上忽然染上了几分笑意:“记得你刚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大呢——”说着他抬起手臂,两只手比了比,宽度也就襁褓那么宽。

意思是他见过婴儿时期的宋维桢。

宋维桢有些诧异,他怎么从来没有听到父亲提起过面前的人,既然见过婴儿时期的他,那曾生和父亲必定关系匪浅。

感受到宋维桢的沉默,曾生伸手拍拍宋维桢的肩膀,将手电光打向前方:“边走边说。”

“嗯。”宋维桢点头。

拖着行李箱,宋维桢和他保持着半臂的距离走着。曾生又开口道:“你那时候小,不记得也正常。你和宋元年轻时候长的很像,刚才在后面陡一看,真的像。”

队伍中间,程林望着走在后面的宋维桢和曾生,有些疑惑地问赵云:“曾老师怎么会认识宋维桢?他俩这——看起来也不是很熟的样子。”

卫欣欣提醒她:“可能是他爸爸认识吧,他爸爸不也是考古的——”

想到宋维桢的父亲已经去世,卫欣欣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对哦!”程林经她提醒,突然想起来他们还有这层关系。倒是一旁的章简颇为惊讶:“什么?宋学长的爸爸也是考古界的大佬!”

“谁,是谁?宋晟、宋青峰?难道是宋正明?!”

程林瞥他一眼:“叫声姐姐我就告诉你。”

“姐姐!”章简从善如流,反正他确实比程林小:“快告诉我嘛!”

却是赵云回答了他:“宋元老师已经过世好几年,你不知道也正常。”

听见“过世”两个字,章简下意识闭了嘴。

可是“宋元”的名字他确实没有听到过。

“说起来,曾老师以前跟宋元老师算是很好的朋友。”

听到赵云的回答,程林有些讶异:“可是宋维桢看起来跟曾老师不熟啊,关系好的话,应该是像、像他和万教授那样的。”

只远远的望一眼就会互相点头,一看就知道认识。

对此,赵云有些讳莫如深的样子,他看了一眼队伍后的二人,叹息道:“所以说是以前啊······”

程林立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还想多问,却发现宋维桢不知道什么时候快步走了过来。她随即闭了嘴。

走到他们面前的宋维桢有些奇怪,卫欣欣平日里话不多也就算了,程林和章简也这么沉默。两个人,一个低头看手机,一个抬头数星星,一时间气氛有些不对。

他只是想走过来借个充电宝,他的手机刚想打开个微信就黑屏。刚才曾生忽然问起他母亲的情况,他想着母亲现在在国外应该起床了,该给她报个行程。

于是,他转向卫欣欣:“那个······你有充电宝吗,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卫欣欣自然知道他们沉默的原因,被陡然问到,她连掏出包里的充电宝:“有、有的,给。”

接过充电宝,宋维桢道谢后又原路返回队伍后面。

“你们也······太夸张了吧······”

见宋维桢走远,卫欣欣小声开口道。章简挠头:“之前是不知道,不知者无畏,现在知道了就······”

就总觉得有些别扭。

“你母亲这么多年一直在国外?”

“嗯。”宋维桢给手机充上电,屏幕终于又亮起来。

曾生觉得他大概是要给谁发消息,便不再问话,只说了句“我去前面看看”就拿着手电径直往队伍前面走去。

宋维桢戴上耳机,耳机那头传来一道迷迷糊糊的女声:“阿桢啊,你醒了?”

“我这边是晚上。”

“哦哦,我又忘了······”

大概是刚醒,对面传来悉悉索索的被子摩擦声。

“昨天又晚睡?”宋维桢问。

“对啊——”余青打了个呵欠,将手机开了扩音放在床头柜上,起床穿衣。

“怎么样儿子,在学校玩的开心吗?”

玩?

听到这个字,宋维桢撇撇嘴:“换地方了。”

“啥?”

“换地方玩了。”宋维桢重复道。

“去哪儿了?一个人?有人跟着吗?”

余青的声音隐隐有些激动,宋维桢知道她话里的“人”特指性别为女。

“有啊,一群人,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有。”

“有女的?有女的好啊······啊?”

宋维桢感觉她关了扩音,把手机拿到了耳朵边。“什么?你是不是、是不是去了工地?!”

该怎么回答呢。宋维桢知道她一向对“工地”两个字特别敏感。思来想去,他觉得自己也瞒不了多久,就发出个模棱两可的“嗯”音节。

谁知这次余青并没有如他想象般的训斥,一阵沉默后,那头只传来一声闷闷的回答:“那你好好玩。”

宋维桢:“······”

感觉是真的生气了呢。

“你们工地条件怎么样?”

不一会儿,她又问道。

“我们这儿——”

宋维桢刚要回答,就听见前面有人喊道:“到了!同学们!”

他抬头一看,就看见路的尽头立着一排蓝顶白墙的移动板房。

众人:“······”

“怎么了儿子?条件不好?”

意识到宋维桢的沉默,余青连忙问道。

“还、还行吧。”宋维桢答道。

“条件不好你就跟老师申请回来吧,去哪个博物馆坐着研究几个文物就得了。”

“不用。”

宋维桢果断拒绝,余青的意思他自然明白,让他知难而退,从此再也不涉足这行。

他就是这样的人,别人觉得不行的地方,他越是要去证明自己可以。或许人都存在这样的心性,总想争那么一口气。

“行吧,你在工地要好好吃饭,注意安全。”

重点是最后四个字,说完她就挂了视频。宋维桢知道她心里也存着一口气。

果然,一看到前面的房子,人群骚动起来。

“怎么是板房啊——”

“有空调吗?夏天那么热,这不得中暑啊······”

“我靠,不说现在工地条件都很好吗,我信你个鬼!”

走在前面的曾生正开了铁门的锁,同学们的抱怨也陆陆续续飘进他的耳朵里。

赵云连示意同学们安静:“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到了,拿好自己的行李——”

还是有几个人在忍不住抱怨,一边搬行李一边讨论着这里的条件。

“你们不是来度假的。”

说话的是曾生,他推开大门,里面是个十几平的小院,小院后面是两层高的移动板房。

他的脸色和语气都十分严肃,一扫之前在同学面前的和蔼样子。

大家立马噤声,正在四处打量的宋维桢也停下来注视着他。

“这儿不是度假胜地,这里是考古工地,你们来是来学习的。”

“我希望你们清楚自己的任务。”

同类热门
  • 永不背叛的朋友永不背叛的朋友听雪花诉说我|都市在老师口中书是永不背叛的朋友,而在我的眼中永不背叛的朋友却是......!--by夏雪宜世上的友情是支离破碎的,一场青春我们会经历多少场友情?不平凡的夏雪宜和她的朋友会经历一场怎样的友谊呢?仙族和人族的友谊会永恒吗?
  • 混世小兽医混世小兽医奔放的企鹅|都市叶肃,国际代号耶稣“鄙人专治畜生的各种疑难杂症,作为兽医我也有副业,专治各种不服,当然收费有点贵,本店秉承着爱来来,不来滚的原则诚信经营,如果客户你觉得本店的服务有什么让你不快的地方,请大方说出来,反正我们是不会改的,如果你有意见,你特么倒是来打我啊!”
  • 问天诀问天诀孤独之魂|都市诸葛问天从小生长在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这里群山环绕,一年四季云雾缭绕,有各种知名和不知名的动物。在他八岁时,和隔壁大自己三岁的南宫飞燕还有他们的跟屁虫南宫烈一起到后山之前自己发现的一个山洞中去探宝,可当他们进入之后,洞口就被一道重达数十万斤的石门给封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呢,请大家尽情期待。
  • 都市之极品小神豪都市之极品小神豪我真的会笑|都市学习再好不如有个好爹! 你爹再好不如有个好祖宗! 我有多少钱? 只能说我祖上打宋朝起就开始为我赞家底! 买房?不,买块地建个别墅! 我,就是这么豪,壕无人性的壕!
  • 我们的校园青春我们的校园青春梦想都|都市每一个人的青春都是不一样,有的是美好的,有的是平淡的,书中的主角,他的青春期丰富多彩,快来看一看吧
  • 华夏围猎华夏围猎夜空下的独白|都市从过军的他进入了另一场战斗,生活、异能不断交织演绎人生百态,新手写书,如有不对会立刻订正望广大读者给予建议和支持
  • 见习死神在都市见习死神在都市夜魇云鬼|都市【我可能见了假的死神】都说临死前会看到类似走马灯的东西,我却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幼女是什么鬼?!你说你是死神?我还马上就成死人咧!去去去,小屁孩一边玩去。……谢谢死神大人救我一命,您的大恩大德小的铭记终生,不过……能不当什么见习死神么?什么?我已经是见习死神了……神要坑我,我不得不认坑……【神坑啊!!!】
  • 校园小保安校园小保安花晗笑|都市公司小职员穿越异世,变成大学宿管员,从此开启幸福模式。单纯可爱的豆腐西施、漂亮冷艳的樱花女神、风流的会所老板娘、火辣的大学女教师、高傲的警花纷至沓来,纪晓南呆了。唉唉,你们不能啊,我只是一个宿管员而已……
  • 妙手仁医妙手仁医七月生我|都市高冷的女医生、冷艳的医学女博士、强势的女总裁、俏辣的国际大牌、气场强大的御姐……百花争妍在都市,请看名不见经传的小医生如何裁冰剪雪。
  • 最强系统最强系统骑鱼|都市叶英雄救美意外重生获得了一本秘籍,从此人生彻底的逆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