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倒霉(二)

“这么巧,苏姑娘。”

沈衡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绕开她,坐到一旁的靠椅上。

“是挺巧的。”

苏云秀尴尬地笑了笑,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苏姑娘是来赎东西的?”

沈衡兀自把玩着一把山水墨画扇,细看上面有一首诗。

要不是这里人多,苏云秀早就翻一个白眼给他,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

“我是来赎玉镯的,沈公子在这那就方便了。”

苏云秀挤出笑容,两只手搭在身前,语气温和地回道。

“嗯?”

沈衡抬眼看了看她,语气上挑。

“沈公子可否通融通融,那玉镯便原价赎给我吧。”

苏云秀走进了几步,扑扇着大眼,内心却是唾弃了自己好几遍,没办法有钱的都是大爷。

她得把这“意义非凡”的玉镯还给沈大夫人,不然她与这厮的孽缘怕是断不干净。

“苏姑娘,做生意是不讲情分的,况且我与你……好像不熟。”

沈衡缓缓站起身来,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苏云秀纠结地望着他,叹了口气,看来她得来硬的。

心一横,纵身一扑。

“啊~”

这一声包含着太多内容,是周围人的惊呼,还有……苏云秀做作的娇呼声。

沈衡被扑倒在靠椅上,瞳孔放大,紧蹙着墨眉,薄唇紧抿着,手上的帛扇掉落在地上,慌乱中还被苏云秀踩了一脚。

苏云秀半坐在地上,抱着沈衡的腿,二话不说,已是梨花带雨。

“苏姑娘。”沈衡朝下望了望,咬牙切齿地喊道。

“沈公子,那门亲事不是我本意,我自然是配不上你的,何苦要为难我呢?”

说完,苏云秀一张脸靠在他身上,眼泪和花了的胭脂全糊在了锦缎华服上。

苏云秀是扯着嗓子喊的,引得过路人纷纷驻足围观,还有着热烈的讨论声。

沈衡虽说脸皮不薄,但也耐不住那么多人看着。

他将落到胸前的墨发撩到身后,平静地回道:

“苏姑娘怎么会配不上沈某。”

苏云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手中抱的力道也松了不少。

沈衡趁机站起身来,弯下身子,将苏云秀拦腰抱起,然后快步朝別间走去,大步流星,动作娴熟。

众人一片哗然。

———

坐在椅子上的苏云秀,依旧是愣头愣脑的,什么情况,刚才发生了什么。

“苏姑娘与那芙蓉园的戏子不相上下啊。”

沈衡拍了拍衣袍上皱起的部分,拢了拢歪了的大氅。

冷场了约摸五秒钟。

“你……你刚刚那是做什么!”

苏云秀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他吼道。

沈衡没有回答,淡然地喝着茶。

这时,门被打开了,一小厮捧着一什物走了进来。

“少爷。”

沈衡接过刚刚那把扇子,展了开来,翻过来看了看。

“苏姑娘,你可知这是什么?”

“扇……扇子啊。”

苏云秀食指一弯,默默收回了手,眼皮隐隐一跳,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

“这是前朝宰辅李彦所画,柳岸深所题诗。”

“所……所以呢?”

“值五百两。”

说完,沈衡站起身来,向她走去,将扇子递给了她。

苏云秀犹豫地接了过去,低头一看,米黄的扇面上赫然有着一脚印,好死不死地就在那首诗上。

怪不得她刚才感觉踩了什么东西,还滑了一下。

果然她将扇子翻了个面,扇面上已是“伤痕累累”。

她感觉眼前发黑,身子晃了晃,抬头小声问道: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红颜祸水重生之红颜祸水夏北雨|古言她是杀手鬼灵,得到一次意外重生在了古代让她可以重新活一次认识了帝王,可她却不知,自己又进入了皇宫成为了他的妃子,两个人一次次的擦肩而过
  • 废柴修真:纨绔大小姐废柴修真:纨绔大小姐月梦星|古言爆体而亡?再次醒来,已然重生?好吧,就是这么不可思议;而且后来的某夜……被一个自称是自己夫君的男人压制……咳咳咳!这是哪来的夫君啊?子希表示好无辜,偏偏……她无力反抗而且,不知为何;这人给她很熟悉的感觉
  • 盛京颐事盛京颐事是团圆的圆啊|古言"元国盛京有宁家,他家女郎貌如花,腹诗书气自华,可叹身为女儿家"说的正是那宁家长女-宁颐清 这是一个聪慧过人令男儿折腰使须眉汗颜的女主和一个不爱权利只爱女主的男主。此乃虐文虐文虐文!!!入坑慎重!!!!
  • 鬼面王爷鬼面王爷龟壳趴趴|古言21世纪的她,父不疼,母不爱,当踏上手术台,当她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再度睁眼,已是鸾凤朝三王爷。半张鬼魅,半张绝色,世人眼中的冷血鬼面,她一笑置之,云淡风轻后,是看透一切的琉璃眸子,步步惊心不及最爱的人伤她最深。“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努力,努力到不会再失去任何东西,”她撩起头上的凤冠,对着他微微一笑,如同漫山遍野的石榴花,鲜红浴火,“原来我错了。”她被命运一次一次推进深渊,是欲火而生的在世阎罗,还是身负谜云的绝世瑰宝?吾愿此生不再见卿,这样方能不相爱不相恋不相思……
  • 女乞丐的逆转人生女乞丐的逆转人生意漫|古言乞丐又怎么啦!有我顾瑾在,我照样活的风声水起。咳!虽然~开始惨了那么点,但是这叫方向投资,没见识!我打的了绿茶婊,斗的过渣男,能文能武显然不可能的。唉!可是我会暖床,生猴子。美男,等着我!!
  • 欧石楠下泪欧石楠下泪穆糖蒓|古言太和十年八月十九,是伊少佳穿来异世的日子。同年十二月,在从司制居(古首饰精品店)回来后,遇到大街上一批骑马乱撞的大官,为了救在前不远行动不便的老人家,她拾起旁边的石头狠狠的砸向领头的马匹,迫使马队停下。虽救了老人家,却改变了自己的一生···(本故事纯属虚构)
  • 穿越之面瘫皇帝不好拐穿越之面瘫皇帝不好拐七月涟漪|古言看到自家男朋友和表妹滚床单也就算了,还被一把推下楼梯一命归西。谁知道没死成……还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架空古代?还要进宫当秀女,要不要这么狗血?她作为一个刚从部队退役的女兵,除了知道训练吃饭还懂什么?她可没有金手指哇,不带这样玩的!
  • 特工皇妃—皇上你哪位特工皇妃—皇上你哪位玉雪寒|古言她白箬只是小小的县令之女,为了保护幼妹、为了替父亲昭雪,她一步步走进皇权争夺的漩涡。因为一张脸,从此化身特工,潜他身旁。他是世人眼中杀伐果敢、嗜血冷心的三皇子。追逐帝位只为能迎娶心爱的女子。只是他的情深,从来不是对她。“白箬,不要妄想你不该得的。你当真以为本王不会杀你?”无情的话语让人心颤。她缓缓跪下,眼中的晶莹摔成几瓣,“王爷君临天下之日,便是白箬离开之时。”只是,一切尘埃落定后,她真的能逃的开吗?
  • 绝色倾城:凤昭天下绝色倾城:凤昭天下叶的旋转|古言穿越,之夜家嫡系千金,夺权,绝色倾国,偶遇他,他到;“唯她不娶”!天像奇异九星连珠,被人寓言,势必凤昭天下,权御天下,如火凤涅槃!
  • 女扮男装:古代权臣奋斗录女扮男装:古代权臣奋斗录魏有蓝|古言魏摇光穿越来十几年了,甭说奇遇了,她连遇奇的毛都没见着一根,只有一个老帅老帅的师父,日子过得平凡而充实。 直到她十四岁时山下睡觉醒来遇见一个大帅哥,一切就不一样了。 “原来这位才是触发剧情的关键啊,合着我前十四年都是白长的?!” 白长的魏摇光先问帅哥名字,“你名什么?” 帅哥矜持回“姜十七” “这一听就是个信口胡编的名字,咱们能走心点吗?”摇光无情指出。 “姜十七就是名字”帅哥很镇静。 行吧,魏摇光表示接受。 一遇杏花下,再遇朝堂之上,再再遇战场厮杀,定格在红衣牵手的典礼上。 1V1,女强男强,女主男主马甲超多,看谁先扒,光谁的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