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7章 chapter 57 计划

解丰回到了房间,发现任紫嫣还没有睡。

“怎么还没睡?”

“想着你今晚能回来,就等等你。”

解丰有些醉了,但他还想问她一些问题。

“你倒是知道,崔襄帮你表功的事,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任紫嫣心虚,但强装镇定。

“我应得的。”

解丰被她气笑了。

“我没说你不应得,可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肯定不会让我向皇帝说的。”

“任紫嫣……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任紫嫣最怕他问这个问题,她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他,但事实上,他一定不会允许她这样做的,没有人理解她的想法,那是常年累积的一种使命,无理且疯狂,他不能知道那样的她。

“你、你别管啦。”

“我不管?”

任紫嫣看着解丰,她自以为的将未言的期许放在了他的身上。

“解丰,求求你了,这件事你不要管我,好不好?”

解丰对于她来说是不一样的,他身上有种莫名的温暖,让她忍不住想要依赖,但在没有办法依赖他的时候,她自己又不得不重回冷冽的寒风中独自承受,她是希望他能理解的,即使没有了他的怀抱,至少还有温暖的眼神。

可解丰的冷漠让她难过,解丰不再问了,但也没有再理会她了。

翌日,解丰难得睡了懒觉,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有更多的人手去准备,不需要他亲力亲为了。

解丰闭着眼,他决定不再找崔襄询问为何要帮助任紫嫣,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两个人背后的小心思,任紫嫣是怕他卷进她自己的恩怨之中,崔襄是觉得这件事有利可图,总之,都不是让他高兴的,解丰不想再看到他俩,睁眼后起身洗漱完就直奔卢定安的军营寻找之前留下来的李铁牛。

任紫嫣早早就寻了游公公,她没有时间停留在解丰不支持他的情绪里,但她不知道的是,她可能已经误会了什么。

“小嫣儿,你来啦。”

“游公公。”

“哟,这么严肃干嘛,快过来,快尝尝这城中的好吃的。”

游公公好久不曾这般闲适过,如今进了城,再忙的事也有人去做了,他开心的不行。

“我是来和你商量宴会那天,我想和皇上说一件事。”

游公公当下神情就严肃了起来。

“小嫣儿,你要说什么事情?”

“让任庭,身败名裂的事情。”

游公公迅速抓住了任紫嫣的手腕。

“小嫣儿,时机不成熟。”

任紫嫣问:“那何时才能成熟?我等不及。”

游公公宽慰她道:“我们一步一步来。”

游公公大概是清楚任紫嫣被安排的任务,他了解她生母的为人,就算死了也不会让那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好过的。

“您说吧。”

“首先,我们要取得面见皇上的资格,其次是得到皇上的信任,第一点咱们做到了,就是几日后的宴会上,而那天我们要做的,就是得到信任。”

“如何让他信任我?”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需要一起经历困难或是加深情感,但你与皇上或许经历过些许困难,但你还可以俘获他的情。”

“游……庭芝。”

“别生气别生气,我不可能害你的,只是我知道了皇上对你还算念念不忘,你大可利用这一点,稍稍利用,稍稍利用。”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其余的,我来安排。”

“你不要做太过分的事情。”

“哎哟,放心,奴才我可是很有分寸的。”

游公公笑眯眯的,这让任紫嫣心里更紧张了。

两人都有彼此的秘密。

其实两年前任紫嫣用药迷幻过解丰一次,但那时神秘人要求她的,她不知道缘何,但她自己偷偷违背这个要求。

而游公公,他则是以为任紫嫣还是女儿身,他心中想着如何把任紫嫣骗到宫里头当个娘娘。

两人心思各异地向着同一个目标行进,不知终点为何。

任紫嫣不知解丰何时还会和她和解,再加上知州大人的府邸就在附近不远,于是她自己去登门拜访了。

郑杰的夫人郑刘氏得知任紫嫣前来后,亲自去迎接。

这两年的人情冷暖让她知道曾经的生活得来不易,也庆幸自己不曾亏待过她与解丰,如今二人将湘州城重新夺回,目前他们夫妻二人也重新拥有了权力,所以得知任紫嫣的到来,郑刘氏格外的欣喜。

“解夫人,好弟妹,你可终于来看我们了,你姐夫不方便见你,就让我来了。”

“郑夫人安好。”

任紫嫣不意外她这样,只是觉得自己有些受之有愧,毕竟事后了解了整件事情后,她不算捣乱就不错了。

“解大人怎么没有同你一起前来啊。”

“他实在太忙了,上次他和郑大人相聚,但又没时间带我来,我只好自己来看看夫人你们,当年出事,我挺担心你们的。”

“有心了有心了,啊对了,我让英莲去收拾了,她一会就过来。”

任紫嫣一听到她的名字就忍不住想笑。

“英莲可吃苦了?瘦了没有?”

正说着,英莲就连忙跑了过来,然后行了一个深礼。

“两位夫人好。”

“快快起身,让解夫人看看你瘦了没有。”

英莲知她们是在打趣自己,但也知道这是她们喜爱她,两年过去了,英莲瘦了很多了,但皮肤还是有些黑,所以还是比较难嫁出去。

“我都快认不出了,两年,连英莲都变了样子。”

“嘿嘿,夫人,我这两年连口面都难吃上,自然会瘦。”

郑刘氏在一旁叹气。

“唉,解夫人有所不知,自那陈齐掌控了全城后,我们家老郑就成了假人,除了家奴再没有人听他的话,不仅如此,之前被他惩处过的罪犯不知如何就被放了出来,老郑被报复了好几回,导致我们很久没有自自在在的出过门了。”

“你和郑大人都受苦了。”

“要说受苦,你们才是真的受苦,我听说解大人这两年可是走遍了半个大安国啊。”

“是啊,形势复杂,不得不这样。”

“你呢,你竟都跟着他这样走吗?”

任紫嫣笑了笑。

“我没有,我躲在京都两年,所以没有解丰苦。”

郑刘氏安慰着对任紫嫣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生情劫之凤凰泣月三生情劫之凤凰泣月Mocha咖啡|古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有些事情,我既没有猜到开头,也没有料到结局。有些时候,有选择比没选择更难选择。盈哥哥,生命中还有许多事情比爱情更重要,而你也一直都比我的性命更重要。也许,这就是命运,任谁也无法抗拒。从此,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漠非莫漠非莫漠若寒|古言苏小漠,苏小莫,一个偏旁的差别,两个命运的变换。此生,不求荣华富贵,但愿平凡安定。此生,不愿高墙束缚,但求自由自在。此生自做主,从头活一生。此生无牵挂,只做随心人……
  • 王爷的贪钱王妃王爷的贪钱王妃王子vs小猪|古言一个老气横秋的英俊王爷,一个贪钱如命的郡主,看青梅竹马的两人,如何玩转爱的生活
  • 独占帝王心:绝宠皇后独占帝王心:绝宠皇后沐筱苒|古言叶梓曦穿越了,外加失忆?!进了皇宫,桃花还一朵朵。独独对她温柔的皇帝、衷心的哥哥、钟情的皇帝小叔……这是要开后宫的的节奏?WTF?某男不淡定了,直接拐了当皇后。“要进去了,要进去了,用力啊……”媳妇,只是穿个鞋而已啊。不过,既然叫的那么用力,那我就上了。“……”自打叶梓曦进了皇宫啊,皇上就偏宠她,她叫皇上要雨露均沾,皇上偏是不听呢,就宠她,就宠她。
  • 金科玉律金科玉律松间明月|古言额头一块紫红色胎记,让苏兰心“荣登”京城丑女榜榜首,爹爹不亲嫡母不爱,妥妥就是被炮灰的节奏。但是,炮灰没有放弃人生,每天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炮灰成了女主。男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愿白首不离,相许一生。女主:太肉麻,要吐了。男主:好,换一个。苏兰心,你不嫁给我,就别想嫁出去,你就乖乖从了我吧。女主:……
  • 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一世独宠腹黑世子淡定妃爪子的沙|古言齐国秦王世子,一个出了名的药罐子美男,偏偏对一个闷葫芦一般的小丫头着了迷。第一次见面,他便霸道宣布:“我便是你的主子,秦王世子秦云朗。”他赐她一字曰”绾“,‘青云教绾头上髻,明月与作耳边釭’的绾。云疏朗朗绾卿卿,从此,绾卿便是秦云朗的掌上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然而秦云朗还是没想到,饶是如此,他的卿卿竟会在大婚之日落跑。为了逮回他的世子妃,云朗不惜以身涉险来到大周。为复仇,绾卿一步一谋划,一局一运筹。待得良机已到,凤凰还朝,大周公主华耀九洲。云朗站在她身后,温柔如旧。
  • 沉雪赋:我的娘子是神偷沉雪赋:我的娘子是神偷芦苇吃土豆|古言身为夜盗百家无败绩的神偷,寒东雪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败在一个武功弱风度低的臭男人手上。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纨绔气息的臭酒鬼不仅是赫赫有名的玄天府前府司,还是当今傀儡皇帝的亲舅舅……
  • 相思子与子相思相思子与子相思东木古风|古言两人七岁相爱两小无猜,他却等到十一年后才与她相见,而这一切竟是他精心布置的惊天大局。武周时期,蒲州虞乡,十一年后她与他再次相逢,她的医术携手他的才智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正统女皇帝——武则天卷入一场是非争斗。最后她幽怨道:“你是要我,还是要这天下江山?”他宠溺道:“我当然要你!我愿与你归隐田园平淡一生”这个局,究竟谁输谁赢?这场爱,到底是喜是悲?用十一年的等待,带给你深入骨髓的相思之恋!
  • 盛世烟花盛世烟花六月怜殇|古言连若水一脸清高孤傲的牵起了儿子的手就要离开,皇甫修却一把抱走了连若水的儿子,霸气难挡的警告连若水道:“这是我的儿子,本王绝不允许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皇甫修,能不这么不要脸吗?这是我的儿子,而我,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连若水满脸黑线的强调着,与皇甫修僵持不下。你的确是和本王一点关系也没有,本王也不认得你,但,这就是本王的儿子,你若是觉得你和本王之间毫无关系,那你便走吧!”皇甫修一边下着逐客令,一边心里不要脸的想着,现在这种时候敢要脸吗?一要脸了,老婆没了,孩子也没了,这损失太大了,所以,还是不要脸的好……
  • 田园辣妃田园辣妃穷少爷不爱钱|古言“红豆,你哪里来的大米?” “渝公子给的。” “红豆,里哪里来的新衣?” “渝公子给的。” “红豆,你哪里来的官银?” “渝公子给的。” 一朝穿越,一次救人,两次命运的变革。 穿越是红豆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唯有开荒种地,胖揍极品渣亲,打脸恶毒后母,踹开没边际的父亲。手握神力,在五洲蜀地深山过着平凡的生活。 一碗清粥,一粒药丸救回奄奄一息的神秘男子,从此与大名鼎鼎的渝公子有了牵连。(蜜宠,种田,一对一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