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来而不往

“是否真心我是不知,但我知晓一点,那便是谢宁舟此番来朝的目的定不会这么简单”司欢毫不犹豫的对上纳兰若尘投来的视线,两道目光相交,那是一种无形中的较量。

听及次纳兰若尘倒是来了几分兴致“王妃何出此言?”。

“谢宁舟是北燕太子,北燕皇位继承人,身份何等尊贵,区区一个和亲事宜派出一朝太子不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吗?更何况若北燕是小国派出派出太子这也无可厚非,可北燕可是实力位于三国之首,除了军事方面略逊色于大周外,两国实力相当,这般情况派出一国太子难不成王爷觉得此事很是合理?”司欢虽心下觉得此事只怕没那么简单,在面上却也不敢表现出什么情绪。

不管是谢宁舟还是纳兰若尘,他们两个都是善于攻心之人,只要稍不留神便会被露出马脚,此时唯有以不变应万变方为上策。

司欢这想法纳兰若尘自然是想到了,只不过他却对谢宁舟的行为觉得很是奇怪,不仅是和亲一事,更奇怪的是他竟主动要求要见叶令仪。

“王妃可与北燕太子相熟?”纳兰若尘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就像这个答案于他而言毫不重要一般。

司欢当即心下一震,不知为何纳兰若尘会说出这话,她根本不知叶令仪与谢宁舟之间有何渊源,现下纳兰若尘这么问只怕是知晓了什么,她该怎么回答才能将这个话题给圆过去,否则一个不留神只怕是要被纳兰若尘抓住马脚了。

司欢思虑再三后故作疑惑的神情反问道“王爷何处此言?”。

“也没什么,不过是今日朝堂之上这北燕太子当着众朝臣的面道与你曾有一面之缘,希望在明晚的接风宴上见一见”纳兰若尘时刻关注着司欢的表情,只是他却并未发觉什么异样。

也算司欢歪打正着,那故作不明的模样算是打消了不少纳兰若尘的疑惑之心,毕竟谢宁舟的手段他可是有所耳闻的,若是谢宁舟与叶令仪有什么私交,这两个人碰在一起只怕是将天下玩弄于鼓掌之间也不在话下了。

相比起纳兰若尘的略微放松,司欢则是背后生出了冷汗,所幸叶令仪与谢宁舟只有一面之缘。

而且看样子纳兰若尘也对此时知之甚少,这才让她侥幸躲过一劫,否则若是纳兰若尘知晓什么内幕,只怕现如今她已经暴露了。

为防纳兰若尘继续抓着叶令仪与谢宁舟的私交,司欢只好将话题转移开,却又不敢太名目张胆,否则纳兰若尘一旦起了疑心,只怕叶令仪的部署便要功亏一篑了。

“王爷觉得谢宁舟此举意欲何为?”司欢神色显得很是平静的说道。

“像是一场鸿门宴”纳兰若尘很不屑的轻笑道。

既然叶令仪与他并不相熟自然就不可能是什么旧友叙旧,而他却主动提出要见叶令仪,只怕是来探他们夫妻两的虚实。

想看看他们间的关系是否真如外界那般不合,又或者说来看看叶令仪是否真的如传言那般已经被纳兰若尘给折磨费了。

“那王爷有何打算?”司欢不知叶令仪的打算自然也不好替她做决定,只好打着太极想问问纳兰若尘的想法。

谁知纳兰若尘会这般精明,竟也不主动回答这个问题“本王还想来问问王妃是怎么想的,王妃倒是先将问题给抛回来了”。

“哦?是吗?我还以为王爷此番来此是有了主意,想让我配合的”司欢闻言倒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本王倒是没有别的想法,既然这一次谢宁舟是冲着王妃来的,本王自然是选择做绿叶,配合着王妃的行动”纳兰若尘这番言论但是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若是现在的叶令仪在此,她自然可以立刻说出自己的计划,只可惜现在在木清阁与纳兰若尘这只财狼周旋的是司欢,她不能擅自替叶令仪做决定,否则很有可能会打乱她的计划。

“那既然如此,王爷见机行事便可”司欢故作沉思的模样,而后满不在乎的态度说道。

纳兰若尘一手撑在小桌之上,如墨的长发披散而下,俊秀好看的眉微微上挑,神情很是慵懒魅惑的说道“王妃有主意了?”。

司欢的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尚未,既然人家的战书都已经送上门了,可不得好好计划一下,不然怎么对的起对手这般的看重不是?”。

纳兰若尘一双凤目含笑,声音很轻“那是自然”。

“既然话已经说完了王爷请吧”司欢做出一副送客的神情,眼神示意纳兰若尘,你可以走了。

纳兰若尘见此轻笑着摇摇头“王妃这般行径可是像极了在卸磨杀驴”。

司欢颔首“王爷说自己是驴?”。

当即纳兰若尘脸色一暗“王妃还真是越发的口无遮拦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司欢对上纳兰若尘探究的神情可是毫不在意。

纳兰若尘见在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便起身离开了木清阁,在告知到纳兰若尘的气息消失后司欢秀丽的眉顿时皱紧。

虽说她是将纳兰若尘暂时给糊弄过去了,但也只有她知道刚刚的交锋有多危险。

纳兰若是言语间的试探和猜测都不由的让她背后一凉,现下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不由的让她觉得一阵后怕。

若叶令仪与谢宁舟不是只有一面之缘,亦或者说纳兰若尘查出了些什么,只怕现下纳兰若尘便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了。

“情况有变,明日晚宴,谢宁舟涉入”司欢对着暗处的某个身影轻声道。

那暗处之人是厉修筠留在此处的探子,专门用来给司欢传递消息所用,原本司欢以为哪怕是到自己要离开之时也不会用到这个人,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出现变故。

那暗处之人接到消息后立刻闪身离开,他们都是聂青阳培养出来的探子,虽说战斗力可能不强,但好在各个轻功卓绝,若是遇上险情大可迅速遁逃,若非遇见顶尖高手,怕是要抓到他们也是很难。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权华玖凰之畏皇权华玖凰之畏皇竹伶妖|古言穿越?还玩我?一下掉进一沟里好不容易爬出来又滚下山坡差点入熊口得一好人相救看我狼狈不堪为我指点明路—参加秀女选拔去宫中讨活儿亦不求回报扬手而去我身无分文趴地不起路遇女子领我共赴皇宫我不容易地当上宫女虽受周围人耻笑但我实是不想蹚这宫中浑水只想得了银子逃出皇宫自力更生寻一偶人共度一生不愿与众人共享一男人且争来争去还叫盛宠但谁能告诉我这太监咋回事?皇上为何又如此待我?恩人,求再救命!王爷又跑了众臣又催立后秀女选拔真不想办但却遇见了我命中注定的人想给她册封但那水平无奈抵不过众口悠悠只能装成太监靠近但她那眼神什么意思?还有那旁边与她亲近带着玩味笑容的太监是怎么回事?王爷你给劳资站住!皇上皇后,求放过臣!
  • 凤求凰之镜花缘凤求凰之镜花缘成阳薄溪|古言镜花缘 曲终人未散,终得…… 旧否,旧否? 应是良辰好景,新填一阙浣溪沙,再添新酒一杯。
  • 爷,给妞笑笑爷,给妞笑笑忆辰依旧|古言辰辰是第一次写小说,可能写的不好,还望亲们那多多包涵。只要他有,只要她要,哪怕他没有,就算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拿回来给她献上。
  • 凤鸣天下:将军你太猛凤鸣天下:将军你太猛苏酥|古言凤紫儿虽然贵为公主,但无奈被迫为了政治嫁给了一个将军,关键是,这个将军看上去身材不咋地,皮肤不咋地,小腿不咋地,但是男人应有的风范却应有尽有。【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快穿之我是大反派快穿之我是大反派奈何今昔|古言作为一个被女娲娘娘嫌弃的产物。郁安夙可怜兮兮地被赐予一个系统手镯,派遣下界开始了无尽的任务模式。第一穿:炮灰公主死后还被女主套上千古罪名?没事看她怎么由死转生。女主抢了我男人?哼!那我就抢了她男人……
  • 启禀主子嫡女不善启禀主子嫡女不善沫漓轩|古言她,前世将军府嫡出大小姐,遭人暗算,命丧火海,再睁眼已是十年未嫁前。当她浴火重生,过往轨迹终将全部颠覆!姨娘想扶正?哼,今生不但让你做不了主母,还要让你把命搭上。庶妹想当妃?哼,今生不但让你做不了妃子,连嫁给下人都不配。渣男想当帝?哼,今生不但让你做不了皇帝,皇子也别想给我当。渣女想当后?哼,前世得不到的今生休想得到,而且我还要让你身败名裂。前世表姐害我毁容?哼,今生我会如数的都还给你,让你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她面色冷厉,声如晨钟:“只要有我云霈萱在的一天,你们就休想好过一天!”正当她忙着斗姨娘、斗庶妹、斗表姐、斗渣男、斗渣女的时候一道圣旨彻底的打乱了她的生活。嫁给久病不愈的皇子做冲喜新娘?受着众人嘲笑般的目光,她冷冷一笑,做冲喜新娘?好,那自己就好好的做这个冲喜新娘,做个惊世骇俗的冲喜新娘,让那些嘲笑她的人好好看看!看她如何把冲喜新娘当的声名鹊起!他,身世过往皆是谜,身份多变,如影随形,却无人能懂他眼底的那抹深邃。当他游戏人间,遇到她才发现这世间还有更好玩的!一个人玩不过瘾,两个人玩才带劲!
  • 一墨倾一墨倾宿醉梦生|古言有美一人,见之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美色是得天独厚的奥义,无论在什么年代,而若是这美人儿才情出众,擅于工心呢?这么好的材质,不快穿也太可惜了,对吧!表示男主都是一个人,坚持1v1不动摇
  • 红尘紫陌随君红尘紫陌随君浅笑不如昔|古言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 保你满意保你满意送你一包狗粮|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成功现在女性却意外地穿越千年遇见了冷漠的他,他把她掳回了自己的王府成为他赚钱的工具,却深深的沦陷成她的裙下臣,月朗星稀之夜他指着天上的唯一一颗星星发誓要守护她一生,她却从铜雀台上一跃而下留下一句话:”我......“
  • 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替身宫女倾后宫:公主心计炼狱|古言她扮作宫女,想逃过一劫,却不料他独独抓了她,充作奴婢。百般的折辱,动辄得咎,他是她眼中的恶魔。他留给她无尽的羞辱和痛苦,她是他脚下最卑贱的奴婢。他灭了她的国,害死她的父兄,最后还要拿掉她腹中的孩子他冷酷地笑:“你不配有朕的孩子,你一生都是最卑贱的罪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