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深夜密谈

行宫。

阮夙嘴角微扬,面色平静:“郡主不必拘礼,既来了大周,您为客,周朝自当以礼相待。”语速轻缓。

闻言,上前道歉的男子尴尬地轻咳一声。唤作梨牙的女子却更是有些显得无所适从,抬头对上阮夙一双清澈的眸子。

周朝何时出了这么年轻的臣子?看这服饰,品阶似乎还不低。

阮夙眼尖地捕捉到了梨牙一瞬疑惑的神情,道:“微臣乃右丞相阮裕嫡长子,家父尚在远地赈灾安抚民情,微臣惶恐,自当尽绵薄之力,暂且代父管事。”

梨牙细细打量一番,点点头,“原来如此。”

同时,梨牙身旁两位男子也做了简单的介绍,“西域二皇子北炽。”说这话的是看起来不太多话的男子。“西域三皇子北牧。”这是方才训斥梨牙的男子。

站在三人后面的那位自然就是使臣了,只是不知这位使臣是怎的,似乎并没有要行礼的意思。

既然自己都放出话了:“不必拘礼”,阮夙便没有追究这些细枝末节。她默默记下几人的样貌和短暂接触中几人流露出的性格特征,退到一旁,她才新上任,只需要做个简单的交接就好。而且自己若是太突兀了,有的人估计就按捺不住了。

剩下的客套话交给左相他们就好了。

经过一番交谈。

何毅亲自领着几位西域贵客向东面的水池旁走,显示诚意,一个侍从指了指不远处的厢房。“这边是陛下为几位准备的雅间……”

其他大人:为了体现周朝的重视,我等只配作陪衬。

……

内苑。

不知不觉中,已是夜半,回廊空荡荡的,只有打更人在来回走动,嘴里念叨着重复数年的话。

“夜半三更,小心火烛……”

三更三鼓。

只是这一夜,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安宁。

西域那三兄妹还尚未回到各自的独立雅间就寝,此时正集在北牧的雅间中。北牧遣散所有侍女,确认四周无人后,将门上的锁扣扣牢实了。然后谨慎地开口道:“二哥。”

“二皇子”好像没听见,不为所动,却恭敬地向一旁的“使臣”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

“使臣”缓缓揭下假面,露出一张英气的脸庞,连气势都与日间所见来了个大变样。一张脸与三皇子北牧有四分相似,深邃的五官明显是西域特有,唯一不同的就是眼睛是周朝人民一般的黑色瞳孔。

梨牙与北牧、“北炽”都是西域皇族特有的碧色,俨然是身份的象征。

“梨牙的手法果真是高超,几乎能够以假乱真了……”北牧咋舌,对正靠着窗棂饶有兴致整理头发的梨牙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梨牙虽然性格比较乖张大胆,但是对于自家的秘术是很有研究心得的。

西域皇族秘术,一代只传一人,而梨牙正是得了这一秘术绝学。蛊毒和易容之术,她已是年纪轻轻学得小成,蛊师们更是认为她未来必是西域蛊师中的佼佼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藏春深藏春深sky沙鱼|古言朝堂虎豹横行,豺狼当道,行一步是高山流水亦或是黄泉河畔,阴诡炼狱;江湖风起云涌,各派相争,向前是春和景明亦或是雪虐风饕,冰封万里。 且看,生于皇城天家是心生暗鬼,你死我活;却也是一脉同气,血浓于水。 生死之交是风云变幻中浴血沙场,奋不顾身;是波谲云诡下翻云覆雨,挺身而出;却也是三杯两盏淡酒,君埋泉下,吾霜雪满头。 儿女情长是花前月下相思成疾;是风花雪月至死不渝;却也是举案齐眉至鬓边霜白,连枝共冢。 这天下,风起。
  • 穿越之对亦错穿越之对亦错画骨空心|古言如果你知道一开始就是个错,你还会这样做出选择吗?我是谁?从何而来?为何穿越?这一切究竟是意外还是命?意外穿越不是意外?只是个陪赠品?没关系,为了她我愿意。不小心喜欢上他,他只当我是一个好妹妹。可是他们却相爱了,我......
  • 宠冠天下之绝配宠冠天下之绝配萧半雪|古言那年,年少轻狂的他独自闯入曜国王宫盗宝,不慎受伤,被一冷漠少女所救。十年后,曜国三公主因弑母、杀兄、囚父名动天下。曜国新君登基那日,三公主失踪。而他在某条溪边,捡回一名失了忆的女子……“从我开始走这条路的那天起,步步都是杀机。我一路走来,踏着的,是无数人的残骸。这之中,有那该死的,也有那不该死的。我不信命,可我总觉着,我会不得善终。呵,也该如此。”——颜凌霜“我这一生,权势、财富、亲情、友情,唾手可得。可除了家人,没有一样是我非要不可的。直到遇上她,我才知,什么是非卿不可。我不在乎她从前如何,也不在乎将来怎样。若真有那劳什子的报应,便冲着我来吧。纵死,无悔。”——罗摯
  • 孤女有毒:太子请小心孤女有毒:太子请小心倦流年|古言二十年前,云国藏有千年宝藏的传言葬送了云国。二十年后,千年宝藏再度现世,天下哗然!殊不知,这却是一场精心策划的乱世阴谋。他是寻找千年执念的曼珠沙华,邪魅睥睨,视天下为玩物,狼火烽烟笑敷衍,千军万马亦无懈。她是魂归来兮的异世灵魂,淡漠薄凉,闲看风云起,淡看山河碎。以万物为刍狗,视世人为尘埃。他以天下为棋盘,她以众生为棋子;他笑看风云变,她淡看硝烟起;他倾尽天下只为卿一笑,她拱手山河只讨君一欢……江山如画,半城烟沙,且看他和她如何在风云骤起之中谱写倾世之歌,乱世之下共创盛世皇朝。场景一:殷皇皱眉,“你是殷国太子,她也是殷国子民,不喜欢推开就是了!何苦伤她性命?”殷漓挑起眼角斜他,不屑的撇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心思,明知道我的毛病还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在我眼前。”殷皇一噎,脸上微显被拆穿的尴尬。随后又想起他这个儿子为妻命是从,故作疑惑道,“你如此横行无忌,太子妃也纵容?”闻言殷漓嘴角慢慢上扬,“娘子说了,这种行为必须纵容。出了事她负责!”殷皇抽搐,“……”场景二:柳依依抿抿嘴,追上去,紧紧的盯着她,“为什么?为什么不恨我?”沐向晚站住转身,扬眉表示疑惑。柳依依不放过她脸上眼中的一丝表情情绪,“我背叛了你,还陷害过你那么多次,你为什么放过我?”沐向晚神情淡淡,“那你陷害到了么?”柳依依抿唇,看着沐向晚漫不经心的样子心里勃然怒起,“你是不屑。”沐向晚转身离开,只留下淡淡的话语,“没兴趣。”场景三:楼无尘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满眼不舍的轻声道,“好好保重。”殷漓立马转头看沐向晚,果然见到沐向晚眉宇微微柔软,立马抱住她气急败坏的对楼无尘吼,“小白脸你再这么看着本宫的娘子,本宫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当鱼泡踩!再说,你一个大男人装什么可怜,不嫌丢人么?”说完一转头,撒娇,“娘子,我饿了,我们快回家吧!”众人绝倒,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刚还说了别人,转头自己就装可怜。
  • 穿越之少主我失忆了穿越之少主我失忆了易羊你好|古言现代女孩泷月穿越成月神大人,假装失忆,惹出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
  • 虐文短篇集:痴念虐文短篇集:痴念容家公子十一|古言唯美却让人心碎的短篇古风虐恋文集,痴念之中的爱恨交织,相爱相杀得宿命,错过之后的痛苦,明明完美的初见,却美到让人心碎……【皆为本人原创】谢谢观赏
  • 簪花缘簪花缘霓裳700|古言她一个高中生,一次奇遇,竟意外穿越回了古代,一只铜簪看她如何打遍天下无敌手。又是什么原因使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现实与黑暗,友情与背叛,得到与一无所有中她到底该如何选择,当迷团慢慢解开她又该去该留....本来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高中生,像所有人一样整天忙于学业,可是热爱穿越小说的心却从不改变,我也渴望有一天可以穿越,就这样她爱上了历史这科目,也不知是上天的安排,还是事出有因,直到有一天一个怪异老头得出现,打破了这所有的一切。那老头无缘无故给我的这枚簪子,竟然成了我穿越的工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那簪子到底有什么玄机,现在这里明明就是农村嘛,又是架空朝代,跟我想象的古代简直完全不一样,没办法,入乡随俗,只好先逮个倒霉蛋再说。剑锋是我在古代第一个见到的男子,宛若一个邻家大男孩,有着那阳光般的笑容,没错就是他了,如我所想,我成功的住进了他们家,破解了一次又一次的困难,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我喜欢上了这个家,喜欢上了这个古朴的小村庄。本以为可以永远就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可是命运却跟了我开个天大的笑话,这次劫难又不知从何而起,为了不辜负伯父伯母的期望我和剑锋只好毅然绝然的踏上了前往京城的道路上,尽管我依旧对剑锋他们一家留有疑惑。可是离奇事情更是接连不断,剑锋接二连三的神秘失踪,鉴宝大会上数码照相机的奇怪出场,还有就是上一辈穿越者林荣皇后到底和这整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南国太子和北国皇上为何又要想方设法的接近我,难道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吗还是别有用心。且看十七岁少女如何在古代风生水起,巧妙的运用自己在现代所学有的知识,一步步化险为夷,并成功实现了开饭店的梦想,又是如何成就花果山和大观园的两大传奇。剑锋的神秘身世到底是什么,他到底和林荣皇后有什么关联,我明明应该在北国皇宫里,又怎么会到了南国当起了别人的丫鬟,还玩起了男伴女装陪小姐进书院学习的游戏。这一切的一切过去以后等待着我的又将是什么,难道说这世间真有可以统一天下的法宝,那又和我这簪有什么关联,风平浪静后我到底该去该留。
  • 那年长安花落时那年长安花落时沉昭雪|古言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再去见你一面。在那远去的旧年,我笑你轻许了姻缘。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哭声传去多远。那首你诵的《上邪》,从此我再听不真切。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 穿越古代养娘亲穿越古代养娘亲莞晨曦|古言林木子外企高管一枚,废寝忘食三个月好不容易完成手头重要项目,在家补觉却一觉补到了古代,穿越成了爷爷不疼、奶奶不爱、爹爹抛弃的可怜虫一枚。穿越就穿越吧,为什么人家都是公主、小姐,而我则是小可怜,贼老天,不公平。啪叽,一道闪电劈中小可怜,醒来后发现闪电劈中的身上多出了一朵紫色的梅花形状,顺带多出了一个可成长的随身空间,哇,这是老天的补偿吗?小可怜带着娘亲妹妹种田,开店,发财致富。可是这娃娃亲是怎么回事…
  • 谍女倾国谍女倾国如梦簪花|古言历朝历代的夺嫡之争从来不会缺席,富强的大齐也不会例外。太子自小疾病缠身,不堪重任;皇后二子凌祺,骄奢淫逸样样在行,正经事却一无是处;宠冠后宫的陈贵妃之子成王,甚得皇上喜爱,继位已成定局。然而,一场看似意外的变故,却改变了所有的格局,更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