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062章:雄府勾心,凝水变天。

暮钟在看着那在月光下红芒耀人的秋柔,眼中不觉出现了贪婪之色,心中打起了小九九:“那柄剑竟可轻易斩断结丹法器,定然是帝剑阁极为了不得的神兵,若是,若是我能得到。。。”

暮钟子心头怦怦狂跳,但一想到这里还有个结丹后期的宁缺“不行,此等神兵绝不能落入宁缺手中,若是被他拿去献给城主大人,那么他结婴的把握便会再上三分,届时我的地位。。。”

想到这暮钟子面不改色的开口道:“宁先锋,你只管斩杀帝剑阁之人,这几名小辈交给我,保管手到患除,还我雄府一方安宁。”

宁缺一枪向着陈阳左腹刺去开口道:“你个没脸没皮的老贼,你无非就是看上那妮子的飞剑,还说的这么大气凛然,我呸!”

陈阳一剑上挑,硬撼了这如风雷之力的枪击,但强大的膂力使得他的手臂一阵酸麻。

甩了甩手陈阳开口道:“你家主子死了。”宁缺眼中杀机爆闪:“那种畜生死了也罢。”

陈阳眼中瞳孔一缩开口道:“原来,你们是借刀杀人!”宁缺道:“不愧是帝剑阁之人,聪明!”宁缺赞叹一声而后话锋一转道:“但是,晚了!”

说罢,宁缺爆发全身修为,强烈的劲风吹得他的衣角啪啪作响,陈阳的身子在这结丹后期的恐怖威压下生生下降了七寸。

陈阳手握飞剑一声低吼,霎时,方圆三丈之内咔咔作响,空气中出现了大量的冰霜,浑身气势陡然爆发,达到了结丹中期的地步,隐隐与宁缺有着持平之势。

宁缺轻蔑一笑:“帝剑阁结丹修士修的便是这乙级术法么?你的一剑隔世呢?”一枪向着陈阳眉心点去。

陈阳眼中满是冰寒,脚踏冰霜之上,左手一把捏住枪身,手背之上一条金线若隐若现,宁缺大惊,下意识的想抽回钢枪,可陈阳的大手好似一把铁钳一般死死的捏住枪身,使其不得抽回半分。

陈阳抬起头,眼神比月光还寒冷几分:“杀你,还用不着一剑隔世。”宁缺被这句话气的不轻大叫到:“狂妄!”说罢一掌向着陈阳胸口打去。

这一掌蕴含着结丹后期后期修士那恐怖的修为,眼看着就要落在陈阳身上。就在这时,陈阳开口了:“太慢!”说罢,陈阳手中飞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划过宁缺的胸前,一抹血花在月光下绽放出妖艳的红。

宁缺一把放开钢枪,身子急急倒退,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一道触目惊心的剑伤还在流着涓涓鲜血。

陈阳也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掌,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虽说他是金丹修士,但修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若非对方狂妄轻敌,否则他绝不会如此轻松的就能伤到对方。

陈阳眼中闪出一抹狠辣,拭去嘴角鲜血,将钢枪掷回,口中喝到:“还你!”宁缺一把接住,枪身发出嗡的一声,强大的膂力震得宁缺虎口生疼。

宁缺眼中的杀机已经化为实质,几次三番的在比自己修为低弱的蝼蚁面前出丑,这已经强烈的刺激到了他的自尊,更是动摇了他作为结丹后期强者的道心,若不击杀陈阳,他此生再也无法结婴。

宁缺怒喝一声:“暴雨梨花枪!”强提一口气,脚步狠狠一踏,轰的一声音爆炸响,手中钢枪犹如雨点般向着陈阳而去,枪枪狠辣歹毒,所刺之处净是陈阳周身大穴。

陈阳口中轻吐:“天霜剑术-弄雪式!”手中飞剑看似缓慢,实则每一剑都击在枪尖之上,发出叮叮叮的声音,火星溅射。

这一场好杀:暴雨梨花枪尖啸,朔风弄雪舞寒光,枪出如龙赛风雷,剑若金钟消锋芒,这一个为争豪胜,那一个为护家孀,剑来枪往惊天地,拳来掌挡动九霄,一枪横扫黄河势,一剑平川荡塞北。

二人奋战厮杀不提,且看陈梦妍如何对敌。

暮种子淡淡的看着陈梦妍几人,口中道:“是你们自行了断,还是老夫来助你们上路。”说罢,浑身修为散出,磅礴的威亚压得陈梦妍几人喘不过气来。

陈梦妍咬牙道:“呸!想杀我,你还早了两百年!”

方林擦去嘴角血迹道:“老而不死是为贼,老贼,让小爷来送你上路。”

连倾城的表情那是狰狞无比道:“就凭你这边域村夫也配杀我?”

拓丝吼道:“老东西,若是老子师尊在,只消一根手指就能让你灰飞烟灭,还敢口出狂言,真是不要脸,为老不羞。”

暮钟子道:“不错,若是你师尊在我还真不敢动你,但可惜啊,你师尊可能以后都不会在了,在血妖宗之下六大宗门都如风中烛火,你们五仙教恐也难以保全。”

“你!”连倾城三人红着眼刚想冲出,被柳初阳拦下:“他就是在激你们,可千万莫要冲动。”

陈梦妍道:“初阳姐,方林连少主,拓道友,我们上!”

几人齐喝:“好!”

陈梦妍目中闪过一抹狰狞喝道:“杀!”

“杀!”几人爆发出了浑身修为齐齐大喝,竟将自身气势攀升到了顶峰。

暮钟子眼中轻蔑无比:“哼!可笑!”在他看来,这几人的行为无异于蚍蜉撼树,实在是愚蠢至极。

但他又怎么会知道,这群少年人心中都藏着不屈的斗志,以及哪怕是修罗炼狱也敢去闯上一番的勇气,即便是面对一位结丹中期的强者,也敢于伸出自己的利爪,自己的獠牙。

“呼~”陈梦妍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平稳一下方才紊乱的呼吸,眼中杀机一闪,洛神幻身一动,当先而动,方林手中握着一枚轰天雷,点燃引线,紧随其后。

牵一发而动全身,余下几人动了,柳初阳举着石板,云丝青叶身施展而开,死死的守在陈梦妍身前。

连倾城红着眼怒吼一声,刷刷刷,数百枚金蛇镖随着龙泉绣春齐齐向着暮钟子而去,双指一点剑身,龙泉绣春发出一声嘹亮的剑啸带着所有金蛇镖宛如箭雨般向着暮钟子发起了冲击。

做完这一切,连倾城面色苍白无比,引力术同时牵引数百枚金蛇镖,饶是他也有一些吃不消,左手一拍储物袋,取出大把丹药服下,这才使得体内灵力恢复几份。

拓丝一声大喝,一丈高的毒身肌肉棱角分明,爆炸性的力量隐藏皮下,大手一握,无数碎石飞起,一颗一颗带着强烈的呼啸,宛如流星一般向着暮钟子轰去。

暮钟子道:“不自量力。”随意的抬起手掌一掌轰出:“紫清掌~”

一抹紫气从暮钟子掌中发出,迎风见长,眨眼间边化作了一只七尺大小的紫色半透明大掌,带着毁灭性的冲击向着几人而来。

最前面的柳初阳眼中瞳孔一缩,但此刻已然被暮钟的气息锁定,只得硬着头皮而上,举着石板死死的抵在身前。

大掌瞬间而来,轰的一声狠狠的打在了石板之上,石板微微颤动,险些炸开化作四块,柳初阳五脏六腑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喷出一口鲜血神色萎靡到了极致,咬着牙迸发全部修为一刀斩下。

一丈长短的刀气瞬间落在暮钟子头顶三寸位置,暮钟子轻蔑一笑,当的一声,双指死死的夹住了这一道惊天刀气,双指一旋,刀气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在咔咔声中,刀气之上出现了无数道细密的裂缝。

暮钟子口中轻吐:“碎。”话音落下,刀气碰的一声爆开,化作光点四散,随着刀气的爆开,柳初阳的身子也宛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直掉落。

暮钟子道:“太弱,太弱。”可当他刚说完这句话,眼中神色却是大变,陈梦妍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双指泛着淡淡的金光,逍遥一指向着暮钟子后心点去。

暮钟子大惊,转身一把捏住陈梦妍的手指:“贱婢,好一招釜底抽薪,不过,”正当他想要动用修为捏碎陈梦妍的手指时,一颗燃烧的轰天雷在他瞳孔中越放越大。

陈梦妍眼中狰狞无比:“老贼,跟我一同承受这轰天雷的嘶鸣吧。”说罢,一把将秋柔抛向方林,而后秀手死死的抓住了暮钟子的肩头。

暮钟子道:“疯子,疯子。”可轰天雷的引线越来越短,若他在抓着陈梦妍必然会承受轰天雷的冲击,可若放了这几个小鬼计谋百出,手段层出不穷,也是个麻烦。

正思考间,引线已然燃烧到了尽头,眼看就要炸开,由不得他多想,一掌轰在陈梦妍胸口,身子快速倒退。

方林一指脚下飞剑,一把接住了陈梦妍倒飞的身子,被这强大的冲击冲得再度喷出鲜血。

陈梦妍也不好受,方才她完全就是在赌,赌这老贼不敢与自己拼命,此刻结结实实的挨了结丹中期修士一掌,体内翻江倒海,浑身骨头宛如全部断了一般,传出强烈的剧痛。

陈梦妍秀眉紧皱,神色痛苦无比,哇哇哇吐出三口鲜血,浑身宛如散架,若非她是轮回因果体,且还修炼过金光怒焰身,换做别人定会当场化作一团血雾。

轰的一声炸响,在这寂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刺耳,爆炸蔓延的三丈之内满是火光,火光之上一朵蘑菇形状的乌云缓缓升空。

暮钟子狼狈的飞出十丈之外,一把扇灭衣摆的火苗,恶毒的看着陈梦妍与方林,可还没等他站稳,数百金蛇镖以及那数十颗碎石带着浓烈的呼啸而来,金蛇镖的倒刃内,幽绿的寒芒若隐若现。

暮钟子眼中瞳孔一缩,手腕一旋,判官笔当棍子一般抡动叮叮当当的击飞来临的金蛇镖与碎石,暮钟子面色难看无比,强大如他竟被这样一群蝼蚁戏弄,他的面子挂不住了。

怒喝一声,爆发浑身修为,轰轰轰的声响炸开,碎石全然崩溃化作齑粉随风而散。

金蛇镖全部倒卷,刷刷刷的割在了连倾城身上,连倾城周身鲜血飞溅,龙泉绣春从他俊美的脸庞飞过,带走一丝血花,可他的嘴角竟扬起一抹弧度。

暮钟子看到连倾城的笑容,心中咯噔一声,还不待他有什么反应,拓丝举着他那七尺重剑向着他的后脑一拍,强烈的劲风啪的一声崩断了他的发带,花白的头发散落。

可拓丝的重剑刚刚放到暮钟子后脑之上时,拓丝的动作却是止住了,怎么也无法放下,拓丝低头看了一眼刺穿自己小腹的判官笔,狰狞一笑,一口鲜血吐在了暮钟子后脑。

霎时,暮钟子的头发开始脱落,头皮出现了溃烂的迹象,滴滴脓血顺着头皮滑到了脖颈之处,脓血所到之处所有肌肤具有不同程度的溃烂,一股恶臭从暮钟子身上发出。

暮钟子惊恐无比,抽回判官笔,下意识的就去摸后脑勺,可当他抽回手时,他的五指第一个指节竟已溃烂到了只剩白骨,且掌心内隐隐有着发黑的迹象。

拓丝身子垂直掉落,脸上依旧带着狞笑,闭上了眼。

连倾城笑容愈发灿烂,伸出两只手指向着暮钟子,暮钟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原来那妮子手上有毒!”连倾城讥笑道:“不愧是结丹强者。”而后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个踉跄,往下掉落。

方林此刻胸口不断起伏,硬挨结丹修士两次冲击,他是真的吃不消了,若非此刻心中还有着一股执念,否则他早已昏迷不醒。

陈梦妍道:“方林,最后助我一把。”方林喘着粗气道:“陈梦妍,这是我最后的蛤蟆功,这一式后我将失去再战之力,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陈梦妍重重的点了点头:“交给我。”

方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部高高鼓起,脸上的脓包看起来极为渗人,双掌前推,哇的一声尖啸吼出,陈梦妍强忍着这仿佛要刺破耳膜的尖啸,调动体内树苗之力,一式云动蕴含拳中。

方林大喝道:“去啊!”随着方林的大喝,陈梦妍的双脚一踏方林双掌,身子宛如炮弹一般射出,眨眼间临近暮钟子,一式云动向着其面门打出。

做完这一切,方林闭上了眼,身子如风中落叶一般飘落。

轰的一声巨响,陈梦妍只觉拳头击在了巨石之上,一股反震之力瞬间袭来,咔嚓一声,陈梦妍的手腕竟直接脱臼,一股剧痛涌上心头,但她却狰狞开口:“云动!”

陈梦妍疯狂催动体内树苗之力,再度轰的一声巨响,陈梦妍的拳头直接爆开,化作一团血雾,结丹强者肉身之力,恐怖如斯。

随着陈梦妍的拳头爆开,白花花的臂骨径直打在了暮钟子鼻梁之上,霎时鲜血直流,暮钟子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发了疯似的一拳打在陈梦妍肩头,蹦的一声,陈梦妍失去了整条左臂,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陈梦妍惨笑一声,她知道,自己尽力了。

体内灵气已然全部抽干,强烈的虚弱感袭来,她的眼皮越来越重“难道,难道我陈梦妍就要丧命于此了么?”缓缓的闭上了眼。

暮钟子披头散发,双手止不住的挠后脑勺,后脑的皮肉已然完全消失,露出其内泛黑的头骨,哪里还有一分结丹强者的威仪,恶狠狠的瞪着陈梦妍,眼中满是恶毒,一字一顿的道:“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话闭,脚步狠狠一踏空气,轰的一声,暮钟子的身子犹如利箭般射出,判官笔直指陈梦妍眉心开口道:“贱人,纳命来!”他此刻已经顾不得去抢夺陈梦妍的飞剑了,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捏死眼前这只蝼蚁。

生死将至,陈梦妍反而豁达了起来,不禁回想往昔。

童年时,哥哥百般溺爱,那时候,她认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惜好景不长,哥哥的夭折使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味的隐忍,一味的退让非但没有换来半点好脸,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陈梦妍不禁在想“若是没有遇到龙姨,我会不会已经被陈冬梅打死了,这么一算,这段时日都是赚来的,哈哈值了。”

苦涩一笑,陈梦妍也不再思索,神识内,暮钟子暴怒的身影越来越近,闭上眼不去管,静静的等待死亡的降临。

识海内的龙鳞轻叹一声,一指地上泛着耀眼红芒的秋柔,秋柔好似受到了召唤一般,嗖得一声冲天而上,径直飞入陈梦妍手中。

秋柔入手,血脉至亲之感涌上心头,陈梦妍睁开眼,来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

放眼望去满是白雾,脚下只有一条鹅卵石小路通向满是白雾的前方,陈梦妍也不思索,脚步踏去。此刻她连死都不惧,还会怕什么呢?

越走白雾越是稀薄,远远的她好似看见了茶香镇的仕林街,道路两旁的店铺是那样的熟悉,淡淡的茶香拂过鼻尖,阳光洒在身上是那样的温暖。

虽说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路上行人熙熙攘攘,道旁店铺门庭若市,可奇怪的是,没有人注意到陈梦妍的存在。

陈梦妍也只得再度提起脚步,向着仕林街街心的古茶树走去。

一临近,陈梦妍心脏怦怦狂跳,茶树下那道身影,她是那样的陌生,可却是那样的熟悉。

那名病恹恹的青年背着依在茶树下喝着小酒,阳光穿过茶叶的缝隙落在其苍白的背影之上,竟有股说不出的潇洒,可这潇洒之中,隐藏着一股说不出的落寞,看其身旁堆积如山的酒坛,好似是喝了不少。

那名青年没有抬头,只是低声说了一句:“雪儿吗?”陈梦妍没有答话,她知道雪儿是自己哥哥的名字,一时之间苦涩感涌上心头,手指微微发颤,眼前之人到底是谁,她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那名青年喝酒的动作一顿,将手中最后的酒喝得精光,酒坛随意的一丢道:“是妍儿啊。”

陈梦妍没有答话,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位青年。

青年没有回头,声音中满是苦涩道:“妍儿,你长大了。”

陈梦妍道:“嗯。”这青年一怔,估计他也没有想到陈梦妍回答他的话,苦涩一笑道:“这些年,你受苦了。”

陈梦妍的泪花在眼中打转,眼前这道身影她在梦中看到了无数次,每次将要触摸到的时候,却又梦醒化为泡影。

空气瞬间安静,微风不在徐来,树叶不再摇曳,就连镇上所有人的身影都是止住,这一刻,时间凝固,仿若永恒。

留下的只有青年那萧瑟的背影,以及陈梦妍强忍着的嘤泣。

最终还是青年开了口:“你,你怪我吗?”陈梦妍道:“我,我不知道。”她的确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眼前之人。

青年长叹一声:“罢了,我的时间不多了,妍儿,剑法我只能演示一遍,能参悟多少便看你的造化了。”

说完,风云倒卷,陈梦妍的视线回到了大雄府上空,睁开眼,暮钟子那狰狞的身影近在眼前,判官笔剑在瞳孔中无限放大。

远处的陈阳大喝一声:“妍儿!”可宁缺一枪重扫,陈阳提剑一格,当的一声巨响,陈阳的身子被扫出十丈开外。

宁缺道:“与人斗法你可不要分心。”陈阳怒吼一声,爆发出全身修为与其交战。

眼看着判官笔就要落在自己眉心,一股尖锐的刺痛感破开肌肤直至脑内,这一息,陈梦妍动了。

手中秋柔一剑横拍,当的一声,判官笔被弹开,暮钟子眼中露出不可置信。

脑中那名青年的声音响起:“流云剑法-云开雾散。”

远处的陈阳大喜过望失声开口道:“流云剑法!”宁缺道:“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么?看枪!”

陈梦妍提起秋柔直刺而出,暮钟子判官笔笔直点来,可将要剑尖对笔头之时,陈梦妍却是手腕一旋,一剑点在了暮钟子腋下。“直上青云。”

暮钟子大惊失色方一交手他便处在了下风,要知道,陈梦妍在他眼中才堪堪凝气蝼蚁啊。

陈梦妍攻势一转手中之剑在身前一打圈,月光下,剑身闪耀出耀眼的红芒,哗哗哗四剑斩出“风起云涌。”暮钟子苦苦招架,可陈梦妍那纤细的剑身宛如千斤之重一般每次招架都震得虎口生疼。

陈梦妍的攻势越发凌厉,手中之剑快出了残影配合上洛神幻身,从暮钟子浑身每一处位置发出了进攻。

“翻云覆雨。”脑中青年的声音不断响起,陈梦妍也是越打越心惊,自己分明没有动用半点修为,却可以将一名结丹中期的强者压得死死的。

暮钟子心中的惊骇浓烈到了极致,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夺舍,这一定是夺舍。”开口道:“前辈,小的不知此女乃是前辈夺舍之身还望前辈恕罪。”

陈梦妍没有回答他,只是剑招再转,连人带剑一个腾挪飞天而起,身子向下一剑锁定了暮钟子天灵“拨云见日。”

被这一剑锁定,暮钟子心脏怦怦狂跳,一咬牙,爆发全身修为一掌向天:“紫清掌!”

陈梦妍眼中冰寒无比开口,可奇怪的是却是一名男子的声音:“既你先动用修为,就休怪韩某。”

听到这个声音,陈阳精神一震开口叫道:“姐夫!”手下有如神助,越打越是神勇,竟压了结丹后期的宁缺一头。

“叱咤风云!”霎时,天地色变,本来晴朗的月空瞬间阴云密布,无数闪电银蛇游走云中,轰隆隆的惊雷炸响,狂风席卷大地,无数房檐屋顶被掀飞。

暮钟子只觉头皮发麻,陈梦妍的身影在电光的照耀下看起来宛如一尊灭世的魔尊,身子犹如龙卷风一般旋转开来,速度之快,秋柔舞动间,将龙卷风染成了红色。

瞬间临近,还不待他有任何抵抗,没有传出任何声响。龙卷风席卷而过。

陈梦妍一甩剑,负剑于背,并不回头看暮钟子。

暮钟子低头看了一眼自身,衣角都不曾破损,不由得狂喜起来:“看着唬人,哈哈哈。”可还没等他多笑几声,他的手指出现了消散的迹象。

暮钟子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怪叫出口,可已经来不及了,凌厉的剑法已然将他周身每一丝位置全部斩断,只不过剑太快,他还不自知而已。

一阵风吹过,暮钟子的身子化作细密的飞回,随风而散。

陈梦妍心头怦怦狂跳,方才那一瞬间,她清楚了看到了自己是如何一丝一丝的将其斩开的,心中只得赞叹剑法无双。

随着暮钟子身子的消散,天空中的阴云也一同散去,留下的只有陈梦妍站立的身影,以及远处交战的二人。

宁缺斜眼一看,登时浑身寒毛竖起,下意识的开口道:“暮钟子死了?暮钟子怎么会死?”

陈阳道:“不光他死了,连你也要死!”说罢,一剑刺出,直指宁缺天灵。

宁缺正自心惊,冷不丁的看到这要命的一剑,下意识的一缩头,避开了这索魂的一剑,可锋锐的剑气依旧斩断了他的发箍,头发散乱。

陈阳哈哈大笑道:“缩头乌龟。”宁缺被气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呀的一声一枪点出。

陈阳面色瞬间冰寒,一咬牙,左手一把捏住钢枪手背上的金光若隐若现。宁缺疯狂灌入灵气,妄图以强大的修为碾压陈阳,可陈阳的手上的劲道大到了令他发指的地步。

陈阳道:“你不是要看一剑隔世么?”“姐夫,你且看好我这一式剑法到底有没有给你丢人。”

陈梦妍不说话,脑中青年也默不作声,只是微笑着看着陈阳。

陈阳眼中出现一抹狠色,剑身往枪身上一拭,接触之地铮铮之声传来,火星在二人眼中迸发。

陈阳身上的气势攀升到了顶峰,一剑刺出,宁缺避无可避伸手去抓,却被那柄飞剑穿透自己的手掌,一点一点的向自己胸口刺去。

宁缺眼中瞳孔一缩,大喝一声,钢枪脱手,拳头不住往陈阳身上挥舞,咚咚咚的声响传来,随着拳头每一次落下,陈阳都会喷出一口鲜血,可却止不住他右手加大力道,剑尖离宁缺的胸口也越来越近。

宁缺发了疯似的轰击陈阳,可陈阳全然不为所动,一心只想刺穿他的身体。

七寸,五寸,三寸,两寸,一寸。

最终噗的一声,剑尖没入了宁缺胸膛,飞剑入体,宁缺口中传出凄厉的嘶吼,锋锐的剑气瞬间搅碎了他的五脏六腑,抬起的拳头也缓缓放下。

陈阳左手手腕一旋,高高举起钢枪,一枪点入宁缺天灵,砰的一声,宁缺头颅直接炸开,血水溅射到了陈阳脸上,可他却连眼都不眨。

宁缺缓缓失去了生机,陈阳抽回飞剑,让宁缺的尸体伴随着他的钢枪一同坠落。

做完这一切,陈阳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了下来,回头看向陈梦妍。

就在这时,宁缺的肉身之内,一道神识之体透出,飞速的向后逃遁,陈阳大惊失色,一剑掷出,宁缺口中轻吐:“爆!”霎时,宁缺的肉身直接爆开化作血雨洒落,爆炸的冲击使得飞剑改变方向,嗖得一声消失于天际。

陈阳心急如焚,可现在的他却是无计可施。陈梦妍眼看着对方要逃遁,抬起剑一剑刺出。

霎时一道三尺粗细的剑气直追宁缺神识后心,宁缺眼中露出一抹狠色,“爆!”炸开了大半个神识之体,抵消了这一道惊天的剑气,飞速逃遁,眨眼间便消失无影。

陈梦妍略微遗憾的开口:“可惜。”陈阳看着陈梦妍,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姐夫。”

陈梦妍苦涩一笑开口道:“阳弟,妍儿就交给你了。”陈阳道:“姐夫放心。”

说完,秋柔之上透出一道青年的身影,背对着陈梦妍。

一股脱力感瞬间袭来,陈梦妍睁开眼想看清眼前之人,可眼前之人的身影出现了消散的迹象。

青年开口道:“我这丝分神也走到最后了么?”

陈梦妍道努力的伸出手,想要触摸一下眼前之人,哪怕是一下都行。

陈梦妍开口道:“不,不要!”

月光洒落在青年和煦的面庞之上,映出了他眉宇间的沧桑:“妍儿,今后的路你要坚定的走下去啊。”

陈梦妍道:“不要,不要。”强行催动体内为数不多的灵气,使出了洛神幻身,可却始终无法抓住眼前之人的衣角。

消散得越来越快,青年脸上也出现了泪光:“妍儿,你一定很恨我吧,抱歉啊,以这种方式跟你道别。”

“爹!”陈梦妍发了疯似的冲上前,想去最后拥抱一下眼前之人,可扑在怀中的只有那炫目的光点,以及手心那湿润的温热。

她突然很恨自己,为什么一开始不去拥抱一下他,哪怕只有一息也好。

泪水从陈梦妍眼角滑落,此刻她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情绪,放声大哭,陈阳也只得来到她身旁,慈爱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陈梦妍将脸埋在陈阳胸膛,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陈阳温柔的抚摸着陈梦妍的头:“妍儿,乖,不哭了。”

还未等着娘舅俩过多言语,一道暴怒的元婴神识瞬间锁定了二人。

陈梦妍眼皮一跳,擦去眼角泪水问道:“小舅,怎么办?”

陈阳面色阴晴不定,最终一咬牙道:“妍儿,你怕么?”

陈梦妍道:“妍儿不怕。”陈阳笑道:“好,不愧是他的女儿,没有给他丢人,妍儿,咱娘俩同生共死,一齐进退。”

陈梦妍坚定的点点头,看向那传来神识的地方。

“豹儿!”一声暴怒的话语从远处传来,这声音中夹蕴含着独属于元婴老怪那恐怖如斯的修为,方才一息,陈梦妍二人便口鼻溢血,抵抗不住。

强烈的威亚袭来,竟使得他二人眼前的世界天地色变,如泰山压顶般喘不过气来,在这恐怖的威亚下,陈梦妍竟第一次觉得自己渺小的像一只蚂蚁,那是绝对无法匹敌的绝对压制。

气息越来越近,威压也越来越强,陈梦妍只觉喉头一甜,一股逆血从口中喷出。

陈阳此刻也狼狈至极,咬着牙抵抗这如天威一般的威压,鲜血顺着牙齿的缝隙流下,看起来极为可怖。

陈梦妍此刻只觉脑中嗡鸣不断,身体竟有一种控制不住想要爆开的冲动,但她知道,只要一顺从这种冲动自己便会顷刻爆开,化作血水,只得咬牙坚持。

就在这时,一道阿谀奉承的声音从陈梦妍身后传来:“客官,小的已经备好了上房,烧好了热水,客官您什么时候回去休息啊,再不回去,水都要冷了哦。”

随着这道声音传来此地威压顿减,周振虎那带着暴怒的声音再度传来:“穆烟雨,你敢!”

穆烟雨皮笑肉不笑的道:“几位客官付了房钱,便是我烟雨楼的客人,我请客人回去休息,有何不敢?”

周振虎道:“你可要想好,他们是杀了我儿的贼子。”穆烟雨道:“烟雨楼向来信誉至上,他们付了房钱,我只认他们是我的客人!”

陈梦妍一回头,这不正是烟雨楼内那低三下四的掌柜的么?

同类热门
  • 仙二代俗世生活录仙二代俗世生活录油条豆浆|仙侠他是一个不幸跌落俗世的仙二代,只想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过着逍遥自在的低调生活。很快,他就头疼了,因为爱他爱的要死的女人和恨不得他立刻去死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 梭空梭空丹白|仙侠传说空间一旦出现扭曲,可以将一个物体从一个地方传送到很远的另一个地方。什么东西能够造成空间扭曲呢?一位普通的白领偶然得到了一玫戒指,并且机缘巧合之下开启了戒指的功能,从此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请看主角是如何从平凡一步步走向不平凡的...
  • 九阴九阳之阴阳神功九阴九阳之阴阳神功娶猫的老鼠|仙侠千年世家弃子孔玉得到天尊的传承,万千功法集于一身,以五行均衡之体演化天地阴阳,以巫族血脉修炼九转玄功。因至爱身死,为寻复活之法造下无边杀戮。孔玉以古武只手破天,以祖巫神通破灭宇宙洪荒,与天道圣人周旋,聚集天地五方旗,终成混元无极教主,在无量量劫中傲视群雄,笑傲天下。
  • 沧海明月美玉流光沧海明月美玉流光道友言之有物|仙侠“你活过这么多世,还看不开这些别离生死么?”“你知道我……”小璞有些惊讶。“嗯。”流光微颔首。小璞想到自己那么多世生死轮回,一时间莫名惆怅茫然。”小璞沉默一瞬,忽然问,“您是神仙吗?”流光淡淡笑了一笑,微颔首。“来生,来生的来生,我还可以见到你吗?”小璞有些怯怯的问。茫茫人海,只有她带着记忆孤独轮回,在不知何处有尽头的苦难中轮回,想到以后每一世若有个熟人可以见,莫名心中一动,就问了出来。他轻轻抚了抚她的头,温柔一笑,“以后你每一世都能见到我。安心回去吧!”他这一笑,这一言,迷离了小璞的眼,晕眩了小璞的魂,只觉生生世世见过的所有美好都不及他美,生生世世所有暖阳都不及他暖。
  • 李铁根李铁根太子笔|仙侠作者……作者不太正常了,这本书娱乐的看一下就可以了,脑阔有包的话可以认真讨论一哈!
  • 六界逍遥遊六界逍遥遊每天打酱油|仙侠问题学生肖遥,在一次奇遇中进入人间仙境七星岛,开始了奇妙的修行之路。在修行之时,肖遥逐渐认识了这个由人界、妖仙界、神界、魔界、冥界、异界这“六界”组成的世界,并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屏障正在逐渐崩坏,被隔绝在世界某处的远古魔族即将入侵。为了对抗即将入侵的魔族,为了保护自己身边的亲人与朋友,肖遥离开七星岛,从此踏上纵横六界驱神封魔之路!--------------------------------------------本书目前已用Word单机了百万余字,请大家放心阅读!新书人气不高,喜欢的看到朋友多帮忙去宣传一下,收藏一下~谢谢~
  • 玄世鬼玄世鬼二十黑犬w|仙侠一只想做人的厉鬼,在被道士追杀之下,无奈“自杀”(雾),却凭借神器昆仑镜穿越异世,成为宫廷大太监养子,一个名为游孑的纨绔少年。本想好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人生”,却发现一身鬼气无法摆脱,而异界规则,鬼修一道,不容于世,见之则杀。游孑的人生注定难得平淡,不会平凡。叮叮叮叮,问题来啦!厉鬼转世的游孑,他的故事,会是一个悲剧?还是一部笑谈?抑或是一段传奇?对此,游孑有话要说——“鬼你大爷,老子是人,你爹是鬼!”
  • 仙界一品护卫仙界一品护卫爱吃豆的彼得|仙侠这是源自万古永不停息的战火,这是诸天神魔最疯狂的追求!这是永生,是存于万古最铁血的呐喊!千年之前,众生罚我永堕轮回,这一世我誓将踏碎六界,屠戮众生!且看最强少年萧遥携亿万器魂,逆天改命。两世为人,一朝封尽天下王。
  • 天才相少天才相少王大忽悠|仙侠风水奇术,穿越现代!!一代相门天才,闯荡都市修真!!出神入化的风水相术,精彩纷呈的都市故事!!
  • 闻界闻界画目|仙侠少年林阳,机缘巧合下踏入仙途,突遇歹人被炼成傀儡封印在画册之中,一段长生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