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2章 游府

“先生,我要洗澡了。”

“安冕”裹着被子,看着莫安。

莫安点了点头,没有动:“所以呢?”

两个人对视良久。

莫安思考了一下对方的武力值,觉得等下去还不如出去看看。

正好不会有人跟。

“我一会儿回来。”想到这,莫安干脆利索的走出房门,顺手把门带上。

清晨雾蒙蒙的,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就有些看不清了,是个偷听的好天气。

莫安毫无头绪的游荡。

王氏山庄很大,尤其是那一片水榭楼阁。

还有在湖泊后面的树林。

这些地方被人把守着进不去。

说来也怪,大公子和二公子的住处一东一西,隔的非常远,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非常不对付。

大公子的住处在水榭阁楼的旁边,在阁楼外面还有一大片演武场。

而王凡的住处紧邻祥和楼,相比之下小了很多。

两人在山庄的待遇一目了然。

除此之外,王耀祖的阁楼在偏东侧,也就是比较接近水榭阁楼。

而莫安的钟鸣楼在山庄西侧偏外。

这里是看不见内府的。

不过因为山庄内没有王耀祖的女人,所以倒是没有限制行动。

莫安不过往中心的位置走了百来米就看到四五个丫鬟抬着什么东西在一处摆放,几个人在闲谈。

她小心翼翼的接近,在距离几人四五米的时候,躲在了一旁的假山后面。

也许能听到什么。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大清早的分配了这么多活?”

“你不知道吗?今天大公子要回来了!”

“这次若南城出事,不是说是朝廷来人的吗?难道来的就是大公子?”

“怎么可能自家人查自家人。”

“我听程夫说,这次事件影响太大了,尤其是老爷最近不是买了上千个奴隶,大公子本来就手握兵符,上面怀疑这些人消失是大公子做的,想训练死士……”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说这句话的人声音开始有些抖了。

“我也觉得奇怪,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这些假山啊之类的也是最近才建的,说不准人藏在哪儿呢。”

“大公子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做这种事,我不相信…”

“好?也不见得吧,二公子多可怜,在山庄里像个透明人似的。”

“那不是因为那个女人…”

“王氏这么大个家族,怎么可能允许娶一个风尘女子。”

“但是我听说那女子是卖艺不卖身啊…”

“去了那种地方,有什么区别,不过是装不装清高了,你没看老爷多反对,没想到二公子也是个痴情的,居然就带着那女人搬出去了,如果不是这次……恐怕还不会回来。”

“说到底,二公子也是被老爷和大公子连累了,作为当地知府,出了事,问责的恐怕第一个就是他。”

“是吧,二公子太可怜了,老爷的眼里大概也只有大公子了。”

“这也不是我们该问的,人家再不好也是主子,横竖过的比我们好。”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程夫为什么要跟你说!?”

“昨天晚上你就没有回来,你该不会是爬上了他的床吧?”

“你的嘴放干净点,我去哪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哟,今天还特意打扮,也不知道给谁看,我只是警告你,大家都是王氏山庄的丫鬟,要是失身被发现了,后果你也知道的。”

话题已经越来越歪了。

莫安:“……”

见几人没有再说这件事了,莫安悄悄的离开了。

大量的财富,将军,兵符,合在一起,是要造反吗?

莫安想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注意周围。

“你是新来的吗?”

“喂,叫你了,耳朵聋了吗!”

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男人站在旁边,一脸不耐烦的喊到,看他的打扮应该是某个地位比较高的下人。

长的还算清秀,就是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

莫安看了看周围,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今天大家都很忙,没事就去帮忙,不要到处闲逛。”

男人把手里的扫把塞给莫安。

“把那边打扫干净,扫地总会吧,那还有几个人,做完了去搭把手。”

说完男人也不等莫安的反应,匆匆离开了。

临走前莫安查看了一下目标信息。

程夫,王氏山庄管家之子。

莫安愣了一下,随后放下扫把赶紧跟上。

大约过了十五六分钟,周围的景色变了很多,尤其是周围的地里空空如也,有些荒凉。

程夫走进了一个偏院。

莫安眯着眼睛看了看,雾蒙蒙的,房顶上的字损坏的厉害,大抵是草木院之内的,看的不是十分清楚。

院子有些简洁,周围没有其他人。

莫安左右看了看,这个偏院也不过百多平方的大小,完全在系统可以监视的范围内。

他索性绕到偏院的后方,隔着一面墙,贴着一棵杨树坐了下来,打开历史记录,看直播。

历史记录不断的在刷新着。

可以看到48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

系统:

程夫和男人A碰面了。

男人A:“你说老爷真的会做这种事情吗?”

程夫递给了男人A一张小纸条。

程夫偷偷的在男人A耳边说:“老爷最近似乎在找什么人。”

男人A:“你的意思只是巧合?”

程夫:“老爷这次这么大范围的购买七八岁的奴隶,有心人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

男人A:“北王这么抓着不放,我有些怀疑是不是小皇子没有死,算算,也是八岁了。”

程夫:“可是,大公子手握重兵,本来上面就很忌惮,老爷应该不会做这种不明智的选择吧……”

男人A:“老爷是个好人,我也不相信,但是我们相不相信不重要,如果那位那么觉得,那王氏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条。”

程夫:“如果找不出失踪的那些人,北王一定会想出理由除掉王氏,爹,你真的想待下去吗,这一次恐怕…”

男人A:“老爷与我有恩,我当初选择留下来时,就已经和王氏山庄绑在一起了。”

程夫:“老爷带了一个孩子进来,昨夜住进了钟鸣楼。”

男人A:“那孩子有什么特殊之处?”

程夫:“我不知道,但是我刚刚来的时候碰见他了,看起来也很普通,不过,整个若南城可能只剩他和另一个小奴隶了,可能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之处吧。”

程夫:“不过他肯定不是老爷要找的人。”

男人A:“为何?”

程夫:“老爷把他交给了李言,虽然是优待,但是终究是不同的。”

男人A:“我曾经听说了一个传闻。”

莫安打死了精神。

莫非重头戏来了?

程夫:“你是说八年前那个?”

男人A:“嗯。”

莫安:“……???”

什么事,兄弟你倒是说鸭?

程夫:“不可能。”

男人A:“谁知道呢。”

沉默了很久之后。

男人A:“你为什么要放出那样的消息。”

程夫冷笑:“几千人对北国来说算不了什么,能让北王忌惮的怕是只有那个小皇子了,我就不信府里没有探子。”

男人A:“这次失踪确实诡异,我的人也去调查了,但是没有发现什么,我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短短两三天,全城的孩子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

程夫:“爹…”

莫安撑着脑袋,看着历史记录,但是越看越晕。

所以说,王耀祖到底是不是好人?

程夫:“我去找老爷!”

男人A:“唉…”

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莫安继续跟在程夫后面,做个小尾巴。

去王耀祖居住的地方,一路上的下人越来越多,莫安只能拉开一点距离,从旁边绕。

比起刚刚的清冷,几十个下人在专门接待客人的正厅忙碌的装饰着。

莫安突然看见了在门口的李言,十分从心得往回走。

消息什么的,果然还是命比较重要。

“先生!”李言熟悉的声音在莫安身后响起。

“好巧。”莫安尴尬的笑了笑。

“正好碰到您,老爷说,今天晚上有个宴会,作为府上的客卿,老爷希望你也能出席。”

“还有,如果先生缺钱的话,可以去账房支取例银。”

“我不过一个……”莫安顿了顿,这话不对。

“先生大能,自然不同于旁人。”

“山庄比较大,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先生可以直接同我说,还有这个明天我会派几个下人过去伺候先生,之前的奴隶…毕竟太小了一点,要是先生不喜欢随时可以换点。”

李言说完微微低头对莫安表示敬意。

“今天比较繁忙,我就去忙了,先生请便,这府上都可自由出入,晚上的宴,老爷会向大家介绍你。”

说完,李言看到莫安的素衣顿了顿。

“衣服我会让人准备好了送来的。”

莫安看着周围下人们偷偷打量的目光。

这是在告诉大家他在老爷心中的位置。

可是为什么?

王耀祖似乎非常重视他,难道是为了让他帮忙找出传言中的那个人?

……

一个丫鬟回到这里,看着地上的扫把挠了挠头。

“程夫不是说他帮倩倩代班的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色小太监皇上别跑绝色小太监皇上别跑幻紫空间|古言一朝穿越···尼玛,竟然成了一个小太监,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太监,···太坑了,不是都说穿越会成什么公主、天之骄子啥的嘛,怎么到自己这里就这么不靠谱呢!坑啊、坑啊···没有尊贵的身份也就罢了,没有逆天的武功也就算了,更坑的是,一来就遇到个有心理阴影的小毛孩是怎么回事?最最坑的是,为毛这个小毛孩一副生无可恋要跳湖自尽的样子,你说死就死吧为啥还顶着如此一副妖孽的面容在自己面前晃荡?不知道姐已经颜控钻石级别了吗?哎···好吧!为了自己的眼福就救下这个小美人,哦不小帅哥吧!哪知这个救命恩人兼职心理医生可不是这么好当的啊,一不小心就搭进去了一辈子····“皇上啊,您看天下这么大,我想去走走,您就····”“好啊,我陪你!”“啥?···不用,阿不,不劳烦您大驾了,您看您公务如此繁忙,就····”“羽红,羽橙”“是,主子”“······”羽紫“帝后大人,主子今早已经昭告天下,立您为后,唯一的后”谢风云手中茶杯“砰”化为粉末“君羽澈,你个混蛋,经过老娘同意了吗?小紫,那混蛋在哪?”羽紫抹一把头上的冷汗,干笑道“主子去南莹平乱了···”谢风云“妈蛋,还敢跑!”挥一挥衣袖,带走一大片云彩。
  • 凤舞倾城俏王妃凤舞倾城俏王妃安颜雪.CS|古言她没有故意勾引那霸道君王苦苦痴缠,她更没有想要觅得狼王的深情厚爱,她与那九王爷也并无私情,她不过就是找到了前世的恋人想要共度余生。一切都是宿命,她认命的嫁给了那个暴君成为他的妃,却阴差阳错经历生死磨难,勾心斗角的宫廷之争并非她所愿,洗去一切浮华尘世,最后将魂归何处?
  • 在海棠花开的地方等你在海棠花开的地方等你十木方单|古言如果海棠还有香,请你记住那便是我闻人清在世间的凭证。 两个热血少年乱世中寻得彼此,寻得自己。以一己之力,正人心。
  • 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替嫁萌妃:病娇夫君太勾魂红篮篮|古言蓝氏集团的准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别人的替嫁新娘。嫁的丈夫好死不死还是个卧病在床的病秧子。病就病吧,只要不打扰老娘赚钱就好。入国都,开商行,弄权朝,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想方设法的敛财,最终成为一代商业女王。就在她打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时候,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赐婚。“麻蛋,老娘要当黄金单身妹,不结婚!”蓝灵当机立断,卷起铺盖卷就跑路了。谁知还没跑出城门,身后就多了一条跟屁虫。“娘子,等等为夫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凰鸣未央凰鸣未央风吟安|古言前世,遭人背叛的她因而封闭了内心。这次,她封闭的内心能否因而开启,不管是于爱还是谊。你同她说朋友,她只会淡漠一笑,回答不需要。你同她说爱人,她只会回以冷漠,说她更不需要。这就是她,一切都只考虑自己而不需要别人帮助的她。或许是命中注定,第一次,他看光了她,两人的交际开始了。第二次,她忘记了他,她阴差阳错,把他给看光了,从此,他再一次看起来漫漫无期的追妻之路……本文纯属虚构,女强男强,宠中带虐,若有雷同,纯属巧合,不喜勿喷。
  • 极品女神之至尊之路极品女神之至尊之路一生热爱i|古言一次意外,穿越到了女尊,遇到无尽美男,每一个美男都有未知的背景,届时发现了一个关系到整片大陆的安危,于是我义不容辞的接受了这个义务
  • 农门恶女是团宠农门恶女是团宠青睐|古言一朝穿越到民风彪悍的杏花村,苏草成了人人喊打的村匪恶霸,还有个来头忒大的仇人…… 只是,这个仇人不仅颜值逆天,骚操作她看不懂。 渣男推她落水,他救她; 谣言八卦毁她,他帮她; 爹不疼娘不爱,他宠她; 她发家致富遭人嫉恨眼红,他在背后罩她。 “本座的仇人谁敢动?” 苏草:“……” 吃瓜群众:这样的仇人请给我们来一打!!!
  • 穿越之遇见你不后悔穿越之遇见你不后悔哎yaya|古言醒来。纳尼???穿越啦!?哇哈哈!古代衣服真漂亮呦!好想遇见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她会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吗?
  • 浊世翩翩佳公子浊世翩翩佳公子纳兰紫七|古言一个人,一段往事;一阙词,半盏流年。他是清初第一词人,身处花柳年华,心却游离于喧闹之外;行走于仕途,一生却为情所累;风华正茂之时,却匆匆离世。
  • 活宝特工之欢喜冤家活宝特工之欢喜冤家明皇杂录|古言搞什么鬼,执行一个任务也可以穿越。月魅看着这个发着淡淡的紫光的手镯,郁闷至极。穿就穿嘛,怎么还要遇到这种奇葩。我弱小的心灵啊。(娘子,你都不理银家了,银家好伤心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