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用人不疑

“东家,这……这下一折的戏是什么呀?”可怜秦班主一颗戏迷心,他真的好想知道戏文下一场究竟是什么,东家每次就只给他两折戏排,五天一次,实在挠心挠肺呀!

傅杨跟阿瑶坐在圆桌对面,傅杨喂着阿瑶喝果汁,半响方才回答秦班主的话,“秦班主,你年纪不小了。”得学会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秦班主:……年纪与好奇心无关吧……

“我,我,我这不是为了自己,提前知道剧情,演起来也就更好了,不是?”

“秦班主,你这理由真蹩脚。”阿瑶咽下糕点,无情拆穿。这厨娘学得不错,加上小宝贝出品的特制香液,人间美味。

“这,夫人……”一把年纪,还要卖惨求书,哎……

“行了,喏,这是整本戏文,你自己看着办吧。”

秦班主得了书,激动呐。

“谢谢夫人,谢谢东家!”

“嗯,别外传了。我们损失倒是不大,但你们的损失就难说了。”傅杨在阿瑶给他一颗甜枣后不忘给一棒槌。

“是的,是的。”秦班主满口答应。

“多拉几个起来,能撑台子的。放心,戏班这块都交给你打理,不会越过你去的。还有,得空了多出去看看,留意几个好苗子,人多了,你也能轻松些。”

秦班主热泪盈眶呐,这般懂事理的东家,少见,少见。别人都说他们是戏子,供人娱乐的,无论到哪里,无论名气多大,在别人看来就是低他们一等,东家更是,只是当他们是工具而已,从来没有给过他们实权。眼下的东家,难遇,难遇,可偏偏那么难遇的好东家,被他遇上了。

“东家你放心,秦某必定赴汤蹈火!”秦班主站起身,拱手作揖。

“嗯。先下去吧。”傅杨正视他。

“是!”

厢房的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傅杨,你就不怕他将来要挟你?”阿瑶倚在傅杨身上,好笑得看着傅杨。

傅杨扶着阿瑶,低头,声音低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扑哧”阿瑶笑了出声,她掐了一把傅杨的脸,“傅杨,你正经的样子真好看。”

“只是认真的时候好看?”傅杨眉毛挑起,抓住阿瑶作乱的手。

“嗯~”阿瑶皱眉想了一下,“貌似~什么时候都好看。”

傅杨俯身,在阿瑶的耳边轻声说,“那是自然。”随后挠上阿瑶的软肉,惹得阿瑶嘎嘎直笑。

“傅杨!警告你,快住手!”阿瑶最怕的除了痛,就是痒痒了。

傅杨再次挑起剑眉,停止抓阿瑶的痒痒,将她抱得更近,菱形的嘴微张,“阿瑶,你竟会跟我说警告了。”样子霸霸道道的,语气却是委委屈屈的,听得阿瑶以为自己欺负他了。

“我,我只是……”阿瑶望着傅杨略显受伤的眼神,默默放弃挣扎,改口道,“我错了……”

傅杨一时像是大地回暖,眉眼尽是阳光,还带有一点点的狡诈,“那~错了的,是不是要惩罚惩罚?”话音刚落,阿瑶魔鬼般的笑声就响起了……

阿瑶:我大家闺秀的形象,就毁在挠痒痒上了……

在阿瑶快要笑岔气的时候,傅杨终于玩够了,心情很好地替阿瑶挽起混乱的发丝,无视阿瑶幽怨的目光。

阿瑶终于是歇够了,气也喘顺了,她幽幽地开口,“傅杨,你变了……”

傅杨抬眼,笑得邪魅,“阿瑶,我哪变了?”

阿瑶一个激灵,她真的想不明白,傅杨什么时候笑得这样骚了……每次他这样的时候,她就难过了。这个时候要严肃认真。她脑子里一道灵光,“变得更爱我了。”严肃得像是要上刑场一般。

傅杨无奈地摸了一下阿瑶的脑袋,她总有办法……

阿瑶见危机解除,心安理得地赖在傅杨上,接受着傅杨的投喂,喜滋滋的。

“傅杨,你最近辛苦啦~”又是戏台,又是升降箱的,还要手把手地教他们利用光来实现台上那玄幻的打斗场景,还有许多许多。她的想法,他都替她实现了。阿瑶抱紧傅杨壮实的身躯,幸亏,幸亏可以重来一次。

“不辛苦。”为你,所有的事都是幸福。傅杨轻轻搂住阿瑶,顺着她的背。

——————

“东家,夫人,我们今天赚了一千二百银子。”掌柜傍晚对账时脸色不大好。

阿瑶的重点倒是不放在着里头。

“今日大厅可是坐满了?”

掌柜楞了一下,“大厅倒是坐满了。但点的东西都不多。”

“那可有人到楼上?”

掌柜皱着眉头想了想,“倒是有人上过二楼的厢房,其他的,好像没有。哦!有几群书生到过谈天阁。待的时间还是挺久的。现在还有一群没下来呢。”

阿瑶点了点头,“万事开头难,已经有一千多两银子,也是很好的了。”她的目标是富贵人家。今天能来的,只是小富人家。但这小富人家可不能小觑了,天影楼在坊间的名声可是靠他们了。将天影楼的名声传进大富人家的耳朵里,也是靠这一群人了。

掌柜点点头。

“对了,夫人,这是今天客官们点的东西,已经统计好了。”掌柜从账本下方拿出一个本子,交给阿瑶过目。

阿瑶粗略地看了下,目光定格在两杯石榴汁上,轻笑了,“这是两个小姑娘点的?”

掌柜瞄了一眼记录本,随后点头,“的确。”他印象十分深刻,就只有这两个小姑娘点了果汁。“夫人,怎么了?”

“没什么,”阿瑶摇摇头,“挺可爱的。下次再看见她们送款头饰给她们吧。”

掌柜还在懵的状态。愣愣地点了点头,“是,夫人。”

“你说说她们是什么性格?”

掌柜努力回想,憋出一句,“都挺活泼的。”随后招了招呼她们的伙计过来。

这位伙计倒是随口就来,“她们一位穿粉衣,一位穿藕衣,磨磨蹭蹭了许久,才点了一碟纱玉糕和两杯石榴汁。藕衣的姑娘倒是有主见一些。”

阿瑶摇头轻笑,跟她们挺像的。随后在传单上找出两副头饰,一副轻灵,一副温婉,“送这两套。”

……

傅杨跟阿瑶手牵手走回家,背后是落日余晖。

“她们跟上辈子留在我身边的两个丫头很像。”

傅杨好笑地看着阿瑶,调侃道,“还没看到人,就知道像了?”

“嗯,像。一样傻得可爱。”上辈子,最后陪着她的,便是这两个丫头了。她死后,她们也就被逼吃上了毒药……

傅杨攥了攥阿瑶的手,试图安慰她,“以前的事,就别想了,嗯?”

阿瑶抬头望着傅杨,“嗯,不想了。”

两人越走越近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嫁冷王:刁妃升职记三嫁冷王:刁妃升职记莎含|古言穿越遇到前夫喜欢白莲花,呵呵,渣男直接休掉!出门撞见冷酷王爷表白绿茶婊,坏了人家好事。NND,小气王爷屡屡跟她过不去。怎么说她也是一个现代女,岂能向权势低头?一边和冷酷小气王爷斗得不分上下,还要防着前夫和那白莲花的表妹。真叫一个热闹!好不容易脱身出逃,王爷你这主动跑来,还闹个失忆,嘿嘿,那就不能怪妾身下狠手。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少匪追夫之和尚你还俗吗少匪追夫之和尚你还俗吗念化红尘|古言推荐红尘新书《重生之悍妻是朵黑心莲》 —— 土匪寨里都传,自从大当家去世后,少当家像换了个人! 以前性子沉默寡言,行事作风像女流之气。 现在的少当家…… 坑人毫无下限! 揍人毫不商量! 打人专下死手! 某天,她从寺庙里抓回一个和尚,长相俊美,那嗓音低沉清冽,好听极了! 为了让和尚做她的压寨夫人,无所不用其极。 她一身匪气,痞气挑眉,“你还俗,做我的压寨夫人。” 和尚清冷淡漠,“你剃度,我做你兄弟。” —— 本文女扮男装,男女主双洁,男强女强,男主前期深藏不露
  • 雪落残响雪落残响童绯瞳|古言穿越不是机缘巧合,若非好意便是阴谋。阴谋让我遇见你,爱上你,然后忘了你。那么,姻缘呢?———————————————————————本文历史架空,说是穿越时空,其实是穿越结界。涉及魔法、咒术、灵力异能等一些列空想产物,又有神兽萌宠出没打酱油。其中世代恩怨复杂,血统关系更复杂。且看谁是终极大BOSS。
  • 跨过时空的爱恋跨过时空的爱恋慕容落影|古言她们行踪不定,身份迷离,她们是家族最得意的继承人。她们傲视一切,不曾想有天会沉落情网,“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可好?”“我此生此世只认定你一人。”“我唐沐汐从不知道什么是后悔!”“哈哈,这才是我爱的女孩!”漫天花下,一吻定情,从此便跌入万丈深渊。认识我们你们可有后悔!
  • 穿越之就不做白莲花穿越之就不做白莲花夜岚君|古言若是别人辱你,骂你,陷害你,怎么办?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反击啊,骂回去,打回去,骂不赢打不赢叫人来一起骂一起打! 若是你喜欢的男人见不得你这样,怎么办? 简单啊,背着他偷偷来不就行了! 这样一来跟那辱你,骂你,陷害你的白莲花不就一样了吗? 呃......既然如此那就把这男的甩了吧!这种是非不分,有眼无珠的男人要来何用? 甚是有理,那就甩了吧。你,我不要了! 千千,我错了,别不要我......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太晚了,心既死,缘已尽,何相依?
  • 倾世娇妃:冷帝宠上天倾世娇妃:冷帝宠上天陌颜花落|古言一朝穿越,她落入波谲云诡的后宫之中!她天真无邪本不想参与后宫争斗,但冷王独宠却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四面楚歌,处处陷阱,让初来乍到的她惶惶不安。怀上皇嗣本是可喜大事,但无尽的阴谋算计也接踵而来......终于,痛失皇子!让她走上一条不归的报复之路......
  • 玉梨花落雪无忧玉梨花落雪无忧雎雏|古言一个现代少女,被几个禽兽逼着跳下了崖坡;醒来后竟变成丞相家千金(⊙?⊙)……胖!千!斤!这一场穿越,为爱而生……本小说全程免费!支持本小说更新到完结吧~
  • 甜妻来袭:萧少,走着瞧甜妻来袭:萧少,走着瞧明玉小夕|古言【民国甜宠+女主外星人+伪兄妹】 萧大帅追妻有三招:卖腐,自恋加硬撩。 (一) 古里芃芃:“萧熠然,别碰我男神,把你的爪从他身上拿下来!” 萧大帅邪魅一笑,“好,不碰他,我碰你!” 众人:大帅,放下你妹妹,让我们来! (二) 古里芃芃:“我对灯发四,一定会砍了萧熠然的桃花,让他当万年单身狗!” 萧大帅闻言眉开眼笑:“果然,本帅是民国第一美,小狐狸也为我的美貌所倾倒,怕我招蜂引蝶,她真是爱惨了我!” 众人:大帅,你怕不是想多了! (三) 古里芃芃将自己裹成大粽子,“萧熠然,别过来!” “纯情”大帅不紧不慢地解开衬衣扣子,“不想吃肉吗?肉很好吃!我也是第一次吃,我们一起研究!” 众人:这样我们男配就没戏了?不阔能!
  • 卿本绝色:腹黑王爷太会撩卿本绝色:腹黑王爷太会撩咲婷儿|古言她,二十一世纪宅女一枚,一朝穿越,变为空有容貌的大草包,无才无德,还遭太子退婚,娘死爹不爱 他,曾是京月王朝的战神,一朝重伤残疾加毁容 她本想做个傻白甜混日子,他的出现却将她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 不是她不想离开,只是,王爷太会撩
  • 狐女多舛狐女多舛l林夕x|古言无论何时,她都是紫幽。姓墨,亦或者慕容。可恨的是她自己,年少轻狂,不仅仅把自己搭进去,还将自己的族人也搭了进去,最好的是,夜孤漓还在等她,总算是回了归处,真好。但是若是只是误会一场,又该怎么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