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仁心何须万人知

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转眼之间,已是日头偏西。红霞茫茫,洒在苍茫大地之上,仿佛为天地裹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红纱。远处的流云也被染上了颜色,犹如西域美酒,愈是深邃,俞是甘醇。几只飞鸟远行,两三游人归家。不由得惹人心醉。

小修远和思源哥哥两个人一起肩并肩走在路上。叶女侠因为救济世人,不慎打翻几只壶,弄坏几服药后,似是有些羞恼,声称自家土狗打架输了,需要回家拔刀相助,一起同仇敌忾,共同对付隔壁护院狗大黄。所以自己先急匆匆地走了。只留下小修远一个人继续给自家美人哥哥做免费的劳动力。好容易撑到了患者走尽,医馆关门。如今走在街道之上,晚风吹拂,不觉之间疲劳尽退,甚是惬意。

“思远哥哥,明天开始,你教我行医治病好不好?”路修远突然转过头,认真地说道。“我也想学习医术,照顾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那些老爷爷和老奶奶都那么好,我不想看他们病了却无能为力!将来师傅受了伤,我也可以帮他!”

何思远笑了笑,道:“小修远想学医是好事,只是学医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你要想好。行百里者半九十。如果中途而废,倒不如不学。况且学海无涯,永无止境。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会感叹自己学会的东西很少,面对的难题只会越来越棘手。如果治不好,不仅仅病人责怪,就连自己也会懊悔。不能坚持,便趁早放弃。至少那样还能省下时间,陪陪你师父。这几天你老是待在我身边,你的师父该担心你了。”

“思远哥哥是好人,是那么好的医生。师傅怎么会担心我和哥哥在一起呢?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学,和师傅学武的时候,我也是很认真的!”

“你师傅还教你武功?”何思远听了,有些惊讶。“我看你师傅一身道士装扮,还以为他会教你些奇门遁甲,数算八卦之类。当真有些意想不到。”

“我师傅说,舞文弄墨,运筹帷幄固然重要。可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却更加重要。纵然智计百出,能算天文地理,可是人心叵测。危难之时,能依靠的终究只有自己。身体孱弱,便容易遭了要挟,做事不免束手束脚。武学强身健体,就算用不到,终究也还是学了好。”小修远老老实实说道。

何思远听了,却是震了一震。说道:“能说出这番话,他却绝非普通算命先生。究竟是何身份,这倒是看不出了。不过如此说来,他倒是对你十分真诚。教你些医术傍身,未来想必用得上。”何思远的目光之中有些复杂。“只是你要时刻记得,医者仁心,医人还是救人,全在于一念之间。用的方法不同,良药也可化为剧毒。平日待人,还是要多几分宽容。不可用医术谋私利。当然,也无需迂腐,若有人害你,为了自保,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思远哥哥,我记住了!“路修远仰着头,认真说道。

“嗯。”何思远淡淡应下,点了点头。又仰头望向火红的天空。“不过医者难自医。终有一天,你会发现有那么一件事,是你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我希望当你真的遇到那件事,不会像我一样,抱憾终身。”

小修远抬头看了看自家美人哥哥,还是一样的面如冠玉,也还是一样的丰神俊朗。但是又好像笼上了一层迷雾,再炽烈的阳光也化不开似的。

突然,何思远微笑了一下,好像乌云散去,一切如常。

他说:“小修远,小心了。”

直到眼前的人晕倒在自己面前,小修远也没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是在讨论学医的事情,思远哥哥突然就叫自己小心。还没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拉着袖子拐进了一条小巷,然后就见思远哥哥躲在巷口拐角,把拐进来的一个人给扎了一针?

“思远哥哥,为什么你就扎了一针,他就倒了呀。你也会武功吗?”路修远星星眼。

“不是,我只是扎到了他的穴位而已。”何思远说道:“背会穴位图,你也可以做到。不过要是扎不准,就没这个效果了。”

“哦,那哥哥为什么为什么要扎他呀。思远哥哥和这个人有仇吗?”路修远自行脑补:“哥哥需不需要我帮你挖个坑把他埋了?你杀人我放火,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毁尸灭迹,一了百了!”

...........

何思远看着眼前貌似很可爱的小东西,无语了。

“这人跟着我们一路了,今天中午我似乎就见过这个人了。当时我还没有在意。但是现在又出现,时机上太巧了。”何思远解释道。“我不确定他到底为何而来,所以没有轻举妄动。”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人到底何方神圣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女降世:妖孽通通退下魔女降世:妖孽通通退下黛妮儿|古言莫苏苏。一个普通的小混混,坑爹的竟然误食一只蟑螂而被呛死。醒来后发现自己TMD的穿越了,身份是宰相府那三小姐,袁城第一才女,莫苏苏欲哭无泪,去他的第一才女,我从小就是个小混混,小学还没毕业就罢工了,哪认识什么才啊。。期间她遇到了一个成天抱着‘猪八戒’的骚年,将她买了的绝美男子,深不可测的魔教尊主,还有。。。某个蛇精病!!!【掀桌】(╯°Д°)╯︵┻━┻某人:“小苏苏,肿么办,这么多人我都吃醋了,要不这样,我把他们都杀了,你说好不好。”莫苏苏:“呵呵哒。”
  • 腹黑帝君住我家:万人之上腹黑帝君住我家:万人之上邩北|古言这就是古代最有名的皇帝赢政吗?看起来好年轻!现代上班族小菜鸟一夕穿越秦始皇,秦大神饶小的一命吧,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弟弟,放过我吧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不不不!看电视剧的时候秦始皇是妖孽美太男,看本姑娘不把你手到擒来!
  • 古风潇湘令古风潇湘令清蒸榴莲|古言潇湘潭烛残影深,清婉悠月云烟过。 情深义重置心玉, 万劫不复存。 那天晚上,彻夜的雨浇的人心烦意乱,我颤抖着双手,泛黄的镜子在昏黄的烛光下将我的脸照的失去血色,我读懂了那是悲哀,那是苦楚。 黄泥覆面,从此容貌不复,残乱世间,脱身亦乏,身前无人照应,唯有疲倦应尘寰千丈,以微薄力,自贬失心,但求清静。 你知道吗。 灯芯会晃动,会燃烧,会一点一点变得焦黑,会最后燃尽,被夜间黑暗包裹着,最后的灰烬随风飘荡而去,无人怜惜。 可是,我突然意识到也是有人会在我的身后,注视着我,帮我擦拭掉伤痛和困苦,帮我一起承担,帮我一起肩负起悲怆。 其实如果我想要离开,那几乎什么都抓不住的力气,我只需要再往前走一步,只要一步就好。 只要一步就能挣脱这温柔的海洋,只要一步就能拥抱自由。 但是,我回头了。 我也清楚的知道,我回了这个头,就再也走不了。 “潇湘,你忘记拿玉佩了。” 她独步踏入这场纷乱的大局,再也不回头。
  • 邪王独宠:拐个魔王做夫君邪王独宠:拐个魔王做夫君如沐春心|古言现代精英特种兵,意外身亡,一朝穿越成废材,废材就废材吧,她还想过些安逸的日子。可是这个自从第一次见面后就一直缠着她不放的妖孽男人到底想干嘛?她的空间琉璃镯,他轻易的出入,她的房间,他进出自如,她的床,他随身就躺,这是不要脸还是脸皮太厚?“夏浩天,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勾引我?”明明被眼前的少女嫌弃,男人嘴角却依旧带着妖孽的笑容,“你被我抱过,被我看过,被我摸过,被我亲过,这些够不够?”【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下无双:王妃别跑天下无双:王妃别跑硫酒|古言她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因一双紫色的瞳,满头的银发被他人当做异类,任人欺辱却毫无反抗力。当她成为她,又将掀起怎样的狂风暴雨……她是王他亦是王,强强联手,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不一样的色彩……(此文宠文,男主的原则就是:宠老婆,老婆说是对的就是对的)
  • 异界糊涂妻异界糊涂妻黄芊芊|古言她,陈楚楚本是21世纪的平凡人,接受过高等教育。却无意间穿越来到梦寐以求的古代,开始了命运的大改变。他,滨野毅冷宫堡的堡主是风流倜傥妻妾成群的风流人物。也是个高高在上,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凡是惹毛他的人下场只有一个﹍﹍﹍死。她没有倾城倾国。他却长的大帅哥。她长得一般般,要身材没身材,要样貌没样貌。他却样样齐全,是女孩子心目中缺一不可的男人。可为何他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不解,百般不解~~~~
  • 御宠狂妃:王爷乖乖,你别闹御宠狂妃:王爷乖乖,你别闹白芷子|古言她本是21世纪杀手界的杀手女王,却因为一只手镯穿越到了以星芒为主的异世大陆。本以为可以抛下杀手身份过一个安逸的生活,却不想半途遇上偷窥贼。不不不!他怎么会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战王?手镯一挥,竟还背负着寻找四大宝物的使命,这是天意?
  • 琴师与君琴师与君卿卿子君|古言她是公主,最不受宠的那一个。他是琴师,最孤独的那一个。宫闱里,他是白衣男鬼,夜夜抚琴。殊不知他狠,对自己也狠,他工于心计,对心爱之人同样耍尽心机手段。“如此,便再也不见。”他第一次哭,祈求那百里红妆慢一些,那即将出嫁的公主,是他的心里的未亡人:“桐,你去哪?带上我好不好?”
  • 这个丫鬟不简单这个丫鬟不简单映夏儿|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丞相府的丫鬟,不小心撞破丞相的秘密,邺城是待不下去了,逃了...... 出了邺城,遇平复水灾的沐风,发现他来自邺城,逃了...... 流落青楼被神秘公子相救,无良公子要她为婢还钱,为婢就为婢吧,无良公子竟也来自邺城,逃......这次是逃不了了......
  • 这个王妃不怕冷这个王妃不怕冷子虚沐林|古言她,本是殷家村里人人避之不及的“扫把星”,因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煞阴命格,自出生之日起便被全村人“发配”到村子里最偏僻的角落“隔离”起来,一道圣旨却让她摇身一跃成了王妃。他,本是不受待见的贤王爷,因遭暗害沾染怪疾而百药不治,为医病他不得不娶这个平民女子为妻。她有自己的爱好,收集奇形怪状的石头、学习边塞语;他有他的追求,跟边塞侧妃岑澐一生一世一双人。原以为自己会跟他相安无事而后孤独终老,不成想暗流涌动、步步杀机的王府终究没能让她独善其身,丞相女儿的羞辱、侧妃的陷害、太子的接近、才子的邂逅,遭误会、受酷刑……一次无意间的偷听,让她窥探出一个惊天的秘密,家国面前的爱恨情仇她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