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神秘黑衣男子!

一看这些人来势汹汹,明显来者不善的样子,柳月桐就知道她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在没想出办法之前,她只能先拖延一下时间了。

她眼睛环顾四周一圈,然后看向中间那个领头的黑衣人,插科打诨道:“这位大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怎么会认识你口中的那个……什么来着……哦对!酥麻将军。”

柳月桐一脸十分嫌弃的样子感叹道:“哎,这名字真是太难听了,怎么还有一个大男人叫酥麻将军的,依我看啊,干脆叫肉麻将军算了。”某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接着她又看了看那十几个黑衣人脸上的神色,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道:“我看啊,众位黑衣小哥哥,怕不是看上了奴家的美色,所以想要借此机会来劫色吧。“

“嗯~,你们真坏!”某女掏出一条小手绢,朝中间那个领头的黑衣人抛了一个风骚的媚眼,故作羞涩道:“虽然奴家知道自己长得美,但是你们也不用搞如此阵仗来追求奴家吧,也不怕吓坏了奴家的小心肝儿~。”

见某女越扯越远,越说越离谱,几个黑衣人齐齐对视一眼,嘴角疯狂地抽搐了几下,眼中闪过一丝无语之色。

这个女人也太会胡扯了吧,若不是他们亲眼见到是她将司马诏颜的尸体运进了义庄,恐怕现在都彻底信了她的鬼话。

他们主子说司马诏颜中了毒,定是活不过今天,所以命他们在义庄,棺材铺和坟场几处地方守着,就为了逮到这个女人。

中间那个领头的黑衣人,气地额角青筋直跳,他不耐烦地掏出了腰间的剑,直接冲上去将锋利地剑架在柳月桐的脖子上,沉声威胁道:“少废话!快说!”

柳月桐感受到脖子处传来一阵冰冷地触感,她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精光,装作惊慌地样子,颤声道“大哥,有话好好说……奴家……奴家。”

她话还未说完,突然勾起唇角冷冷一笑,快速地夺走了黑衣人手中的剑,转而威胁他道:“哼!还敢威胁本姑娘,今日就让你尝尝什么是地狱。”

柳月桐从怀里掏出一小包辣椒粉,撒在了那黑衣人的眼睛里。

“啊!”紧接着,那个黑衣人痛苦地大叫一声,他捂着红肿的眼睛,指着周围那群黑衣人,厉声命令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将这个小贱人千刀万剐!”

可惜,他刚说完,脖子上就多了一把剑,柳月桐冷冷地看向其他黑衣人,威胁道:“你们若是敢轻举妄动,现在我便将他杀了!”

那几个黑衣人对望一眼,都有些犹豫的不敢出手。

这时,突然有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哈哈!姑娘真是好计谋!先是示弱,让我们的人放下对你的戒备,接着又突然亮出自己的利爪,真是有意思。”

话音刚落,就有一身着黑色云纹长袍的俊朗男子,从一旁的树上飘落下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世妖妃:嫡七小姐蜕变倾世妖妃:嫡七小姐蜕变倾璃雪|古言她,有她的诅咒,她的使命,她所想保护的人而他,依旧有他的使命,他说想保护的人最后,她的心弦为他波动,他的情绪因她改变但,命运似乎在和他们开玩笑——走到最后一刻,他们终于知道真相……她(他)和他(她)竟是自己一心想要消灭的世仇世家……
  • 一品御厨一品御厨墨轻愁|古言金牌美女厨师,穿越到极品农家,作为资深吃货,她的目标是:发家致富,没有蛀牙问题是身边有许多苍蝇,挡她道,怎么办?于是某女身边,多了两个免费保镖。小侯爷,你专门帮我打苍蝇,失忆大师哥,麻烦你帮我看好后门。一会后,小侯爷将她做的美食吃光光,失忆帅哥,却将她一搂::没有美食,吃美女也不错。娘子咱们回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独宠懒散女皇独宠懒散女皇白之华|古言沐子乐消失了十年,一出来就搞事情。 最能体会到这一点的就属于南临国太子。 朝堂上,手腕上的铃铛一响再响,一次又一次的打断了皇上的话。 太子崩溃,那个小妮子到底要干嘛?要这么坑他? 再相见,沐子乐就把某太子给浇了一身剩饭菜。 完了还装模作样的惊讶:“你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看你,都把我的饭菜给打翻了。” 脸上眼里全部都写着:“你要赔我”几个大字。 某太子:“……” 若不是为了不暴露身份,他非得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好好教训一顿。 相认时,沐子乐看着眼前越来越危险的男人,目光里透着一股子的心虚。 “小丫头,耍我好玩吗?”某太子质问。 沐子乐尬笑:“这个……绍秋哥哥,我都说了我叫白沐了,是你没有想明白。” 太子冷笑:“这还是我的错了?” 沐子乐:“我的错,我的错。” 认怂都不带考虑的。 “还要我赔钱吗?” 沐子乐讶异:“绍秋哥哥不准备管我一辈子饭钱吗?” 某太子:“……” 管,他敢不管吗?
  • 嫡女重生:宰相夫人成长记嫡女重生:宰相夫人成长记神仙不下厨|古言选择决定命运。自邓伽罗从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只想躲开她前世与她姐夫陈荣轩的那段孽缘,避开前世害她家破人亡的两个渣男,重新选择一段不同的人生,但命运还是不放过她,她又被陈荣轩当成继室的人选…… 想娶她为继室?那就关他一辈子。想纳她为小妾?那就跟他拼个你死我活。这一世,凤凰涅槃,她有备而来。经历了一番波折,终觅得自己的良缘,被的北国公子苏默的真情感动。 身居宰相之位的苏默说:“伽罗,你的仇人嘛,当然是彻底干掉比较好……”
  • 斗罗大陆之狐仙传说斗罗大陆之狐仙传说啊隹|古言她,云邪月。云门最有“钱”途的弟子。最擅长行走于无形。坑蒙拐骗,她都烂熟于心。更擅长--“偷”。只偷俗物,不夺人心……墨子君拍掉她的手,“喂,你拿什么呢?”云邪月轻松一笑,“没什么,我就看看。”某人挑眉,“没关系,送你了。”意外,不过嘛既然送都送了,“那就是我的了。”某人含笑点头。半夜三更,云邪月怒瞪床上的某人。“你怎么在这?!”墨子君悠悠一笑,“你拿走了我的定情信物,还打算抵赖吗?”云邪月泪奔,不带这样的。五指成爪,在某人躲避之际落荒而逃。墨子君仰天大笑,压制住身体的欲、望--“千万别让我找到你,不然,老账新账一起算!”
  • 穿越之再世检察官穿越之再世检察官临又|古言彼时初见,他说:你叫宋小楼,有何寓意? 宋小楼白他一眼,此名取自秦观的一句词:漠漠轻寒上小楼,没听过吧? 他轻笑:没听过。不过,此人很有才华,我喜欢他的词。宋小楼讶异:为何? 他说:因为,我还有一个名字,云隐山庄主人。世人称我,轻寒公子。 宋小楼面色不变,暗地里骂了他一百遍腹黑流氓无耻。 从宫廷诡谲到奇案迷离,从权势争斗到大漠染血,他信她,护她,爱她。 再次见面,他与她已是誓不两立的仇敌。他要杀的人,她却不顾一切保护。 他玩弄她于鼓掌之间,骗她,伤她,恨她,却许她生死同穴,白首同心。 情深至此,莫若两负。他一生算计周全,一颗心滴水不漏,却独独输给了她。
  • 乱世倾世乱世倾世竹媣潇湘|古言寻一方净地,过一世平静。无奈,红尘之外残棋一阵,红尘之中残缘一份
  • 后宫江山后宫江山芭蕉咕咕|古言这是一个复仇公主半路跑偏的故事。无心插树柳成荫,最终抱得美人归,后宫,舍我其谁?文风轻松搞笑,没有那么多叽叽歪歪的暗黑死整,节奏明快,欢迎来戳~-----------------------------------------------分割线
  • 豆蔻年华为你而来豆蔻年华为你而来柒跃|古言丑陋,懦弱,低贱是她的代名词。凶残,恐怖,恶魔是他的名号。当一纸婚书,她代替公主远嫁他乡,离开这多磨之地。当他遇见她,又会有怎样的血腥,残暴。还是瓦解冰封的心。
  • 不曾死去,怎会重生不曾死去,怎会重生深知无理|古言橘绯再次睁开双眼时只发现自己高高地垂吊在树上,浑身充满了刺鼻的酸涩。她明白自己活着,却不明白为何吊在树上,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风吹雨淋后,她终于明白现在的自己是一只正处于发育期,汲取营养的橘子,尚还是未成年的橘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