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爷爷

窗外不时有风吹过,香樟树沙沙作响,枝叶摩肩接踵地探向阳光。

叶青看了窗外好一会儿,低头轻声说“她若敢拿玉佩威胁我,她会死”,仿佛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李枝心里忽然平静下来,得到这个答案让她松了口气,叶青要说些别的什么话来搪塞她,她只会觉得她努力抱了那么久大腿,连句实话也没得到。

威胁他就杀了,才符合叶青的处事风格嘛,李枝无心去管他人门前雪,只要叶青待她是好的,她就愿意长长久久地当他的便宜表妹。想到书里描述,叶青待和他出生入死的将士如亲手足,李枝就觉得叶青是个爱憎分明的人,不会亏待她这个替他排忧解难的妹妹的。

想到这,李枝眉开眼笑地问叶青,“哥哥,你猜刚刚我在外面听到了什么?”

叶青正担心李枝知道他黑暗的一面,百般厌弃,夺门而逃,可李枝执着地让他说真话,叶青对着李枝不想欺骗,忽地心一动就说了埋藏在心底的心思,那些从不曾与人言的隐秘。

刚说出口,叶青就后悔了,李枝再聪明,不过一未见过世间黑暗的姑娘,他这样必会吓着她,叶青细细观察着李枝的脸色变化。不料李枝只思索了一会儿,就眉头舒展,丝毫没放在心上。

“你,不害怕吗?”叶青有些犹豫又急迫地靠近李枝,像渴望又抗拒答案。

“害怕什么?比起云娘死,我更怕哥哥你出事”,李枝笑靥如花,叶青要是个满口仁义道德的书生,她才害怕呢。

叶青看着李枝葡萄般晶莹的双眸,低沉沙哑的声音里参杂了温柔的笑意,“你说了,你不怕”。

叶青沉浸在李枝的笑意里,很快又回神,“刚刚你说听到了什么?”

李枝正吃着,一听赶紧咕噜咕噜地说“徐捕头抓了个制假契的,供出来表舅父也曾买过假契”。

叶青稍显吃惊,“是吗?我爹他怎么解释的”,说着伸出修长的手指缓缓靠近李枝的嘴角,将饭粒抹去。

李枝不好意思地抹抹嘴,把徐瑛说的一五一十地复述,最后期期艾艾的看着叶青,“哥哥,你说你爷爷的死会不会不是意外?”

叶青听着,低眉垂眼,若有所思,听到最后一句,狭长的黑眸微微染上笑意,靠近李枝,用清澈的声音蛊惑着“小枝,不需要试探,你想知道什么,哥哥都会告诉你”。

李枝内心的惶惑一瞬被叶青的温柔抚平,似有清风拂过,放心地说“我觉得是叶城害的叶爷爷然后嫁祸给你,再伪造的房契,店契”。

李枝说着眉头皱起,“只是不知道原因,叶城是叶爷爷的唯一的孩子,肯定是要继承家业的,何必弑父呢?”

叶青白皙修长的手指落在李枝额头上,轻轻抚平她皱着的眉头,“小枝猜得不错,只爷爷在时,叶家生意只是一般,死后叶城推出秋露白和玉流香,叶家酒坊才兴盛起来”。

李枝探究地看着叶青,“叶城弑父是为了酒方?酒方不是叶家的?”

叶青手指拨开李枝额间的碎发,“这几年我只调查出叶城十分宝贝那酒方,有京都或北燕的商人斥重金来买,他丝毫不为钱财所动,和之前我猜测的为财弑父颇不同”。

李枝仰头,午后醉人的阳光洒在叶青头发上,丰神俊朗的脸上映着深深浅浅的阴影,李枝内心的小仓鼠跑来跑去,她这便宜表哥长得太犯规了。

叶青看着李枝痴迷的小眼神,心里一笑,凑得更近了,“小枝放心,我都安排好了,就算云娘拿不到酒方,我也有后招让叶城露出马脚”。

李枝想起云娘忽然就有些生气,“哥哥你有后招,怎么还把玉佩给她,知不知道这样是授人以柄”,说着就从怀里掏出玉佩,放到叶青的手心。

“让别人上船,总要给点保障吧”,叶青挑着眉头,微微抬高声调,隐隐约约带着调侃。

李枝一听,她不就在他的贼船上吗?立马拿回玉佩放回怀里,恶狠狠地说,“哥哥要是卖了我,我就拿着这玉佩出去乱说”。叶青看着李枝凶巴巴的模样,笑意更浓了。

翌日,李枝还窝在床上睡着,就听见彩月急冲冲进来,“小姐,小姐,叶夫人来了”。

李枝迷糊地起来,她自从到了叶府后就过上了一觉自然醒的美好日子,叶家没有一起用膳的规矩,李枝也乐得清闲。

待李枝梳洗一番,就见余氏和余若娴满面春光地坐在她的堂屋,一见李枝,余氏就殷切地问“枝儿,醒了,可是我们吵到你了”。

李枝一阵不详的预感上心头,黄鼠狼给鸡拜年,果然下一刻就听见余氏那喜气洋洋的声音。

“枝儿,你那日和若娴去陈府是不是遇见崇南侯了”,余氏一甩手帕,笑的谄媚,“今日,崇南侯就来府里提亲了,聘礼都抬来了,说是三日后就纳了枝儿,回到京都再给办场风风光光的宴席,抬作贵妾”。

李枝早有预料,只是不曾想这般快,一旁的彩月按捺不住,“你说什么?我们小姐怎么能给人作妾”。

余氏眼睛上下打量彩月,招呼仆妇,“主子说话还学会插嘴了,来人把这丫鬟拉下去打”。

李枝忙拦住余氏,“舅母别气,我的丫鬟我自会管教,她还小,不懂事”,又起身给余氏倒茶。

余氏赶忙让李枝坐下,笑着问“我们这番来就是来问问枝儿嫁衣要挑哪家的,东街的祥云铺就有上好的成衣,还是北城的福禄楼,枝儿千万莫和舅母客气,还有各色的嫁妆,我们叶家定不会亏待了枝儿的”。

李枝心里咳了口血,都来问嫁衣款式了,都不打算问问她意见吗?

余氏见李枝不作声,使了个眼色给余若娴,余若娴笑意满盈,“枝妹妹,可真是好福气,虽说父母双亡,还只是商户之女,却能得崇南侯青睐,这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

李枝喝了口茶,这是提醒她,她可是罪臣之女,父母双亡,不抓紧崇南侯这个靠山以后日子可难了,遂开口“我只是惊讶,那日不是姐姐撞进崇南侯怀里吗?怎么崇南侯要纳我,会不会是搞错了?”

余若娴脸上顿时一块青一块白,余氏在一旁忙不迭地开口,“怎么会弄错,刚才若娴在正屋可是见过崇南侯了,这是看的就是缘分,枝儿莫担心”。

余若娴已经咽下了刚才那口气,“枝妹妹,那日之事是姐姐的错,可这不是歪打正着,没我这出,崇南侯也不会认识妹妹呢,妹妹以后可要多提携姐姐”。

李枝头上乌云密布,这是多亏了这个余若娴,她还真拿这崇南侯的小妾当个美事了。

一旁的彩月冲上来拉着李枝的衣袖,“小姐,您莫被她们蒙蔽了,夫人要是知道您去给人做妾,定是死也不瞑目”。

余氏勃然大怒,直接让两个力大的仆妇拉彩月出去掌嘴,又和余若娴按住要起身的李枝,“枝儿,可莫怪舅母多事,这下人不管教就是不行呐,你父母已故,我这做舅母的就能替你做主”。

李枝看出余氏这是杀鸡儆猴,重新坐下,“我的事儿自是我自个儿做主,轮不到一个丫鬟,也轮不到别人”。

余氏捏着手帕思索了一会儿道“枝儿,莫误会了,不是舅母为了荣华富贵,实在这崇南侯权大压人,他都来提亲了,拒了怕是这叶家一大家子都保不住了”。

李枝蹙眉,古代特权阶级权利太大,叶城必定已经应下了,何况在他们看来是她这个罪臣之女高攀了,以为她还想着她以前的身份才不愿。

余氏继续劝李枝“听说这崇南侯可冷清了,一般人近不了他的身,府里就一个正室,两个小妾,比起旁人来都算少的了”。

李枝顿时头疼,还少?忙开口,“我的事儿我和表舅谈,你们放了彩月吧”。

“你舅舅说送完崇南侯,就来寻你呢,快派个人去瞧瞧”,余氏依旧热络,似乎笃定了李枝翻不出什么花样。

余氏见李枝还没用早膳,又派人传膳,余若娴则陪在一旁,小心地看着李枝的脸色。

李枝喝着粥,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余氏这番糖衣加炮弹,无非是告诉她,给崇南侯做小妾是她最好的路,也是唯一的路。

书里的李枝也是这么赶鸭子上架,被迫嫁了吗?还是被说服了。不过这不重要,她不是原来的李枝。

李枝盯着桌上的小菜,直接反抗吵闹没有意义,叶城余氏只是远方表亲,并不会真正在意她的感受,稍有反抗,没准还会被严加看管,更加难脱逃了。

叶青呢?李枝放下粥,暗暗摇头,按书中剧情,崇南侯应该是成功娶走李枝后,叶青揭发叶城丑事,叶城身亡,叶青入伍。

现在的叶青还太稚嫩,完全不是崇南侯的对手,让他帮忙,只会影响他正常的轨迹。

李枝想了想继续喝粥,都怪她之前没认真看小说,看了就可以避开崇南侯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还有余地回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公主宫斗成长录公主宫斗成长录沉诺执守|古言讲述一个公主的成长故事!本文为执守的Q群的宫斗记录提供~有爱情,有虐心,有虐身,有感动,有母爱!这是一个纯宫斗小说,每章内容有些是接着上一章写的,有些不是,嗯就是这样啦~有皇上,有皇后,有妃子,有驸马,有男宠!【免费。】
  • 四海之良人四海之良人海瑾莎|古言(新书《冥书之阴差阳错》正在爆更中,欢迎支持!已完本) 沧海桑田,春去秋来,兜兜转转,你终是来到了我身边,都说你是对的那个人,我也觉得是如此。 可,为什么你不早来一些,再早一刻也好呀! …… 什么是良人? 所谓良人不过是那个陪你走遍三山五岳,历经春夏秋冬,尝尽人间百味都不离不弃的爱人。 所遇为良人,未来皆可依。 …… 他负我,我却对他付出了真心,你待我好,我却无真心可付。 如今这肮脏不堪的我,早已配不上你。 …… 看欧阳青如何复仇杀敌,成为四海女王!
  • 绝世嫡女之傲世仓穹绝世嫡女之傲世仓穹千羽千筱|古言狠毒后娘,阴险庶姐,老虎不发威,当我Hellokatty是吧。行!让我将这些一点点还回来!!!看我不neng死你们!!!!可突然掉下来的帅哥是咋回事,还死缠烂打说是她相公?“去死吧!”某女一拳打过去,却被某男一手抓住,带进怀里。“哦?娘子你就这么想为夫吗?”某男厚颜无耻地说道。“滚!”。。。。。。明明厌恶无比,但她为何又会深陷在他的眼眸中,无法自拔?苍天呐,大地呐,谁来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 吾皇万岁:抢来的皇后不好惹吾皇万岁:抢来的皇后不好惹承紫|古言凤烨城是回来复仇的,他要颠覆亓氏的江山。可是在他的复仇之路上,出现了一个意外。是选江山还是选意外,凤烨城可以不用想就知道,他选的应该是江山,可当她真的死在了他的眼前,他竟在午夜梦回后悔了无数次,他曾在灯火阑珊处,想起佳人倩影。 瑜绯是亓国皇帝的皇后,她这一辈子对亓国忠心无悔,作为亓国皇后她战战兢兢,然而她觉得此生唯一的错事,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瑜绯是亓国堂堂正正的皇后,她做不到朝三慕九。然后她爱的那个男人却辜负了她,最后,她和他一起走下了地狱。
  • 千年殇:月已倾城千年殇:月已倾城雪潋紫心|古言她,跨越千年,倾城绝恋,才恍然惊觉只是阴谋一场,重回现世,梦中之人的脸渐渐清晰,午夜梦回,每每伤痛欲绝。他,身份不凡,运筹帷幄,却将心遗落在那倾城之月,执念千年,历尽万难来到她的身边,誓死不再放手。他曾问:月儿,若我终将下地狱,你可后悔遇到我?她笑着回道:牧,上穷碧落下黄泉,有你有我!只道是人生如雾亦如幻,半缘修道半缘君!
  • 美人似毒美人似毒语婷|古言前世,她呕心沥血为夫君赢得君临天下,而最终,却抵不过美人的几句枕边情风,惨死夫君手中!重生一世,她终于明白,男人的恩宠是浮云,只有自己强大,才能主宰命运!嫡母佛口蛇心?扯烂你伪善的面孔,送你上黄泉!嫡姐阴谋诡谲?巧施连环妙计,撕破你虚伪嘴脸!狠毒情郎在现?灭你春秋大梦,除你一生希望!看她一身锦缎裙裳斗嫡母、灭姨娘、除恶姐、惩渣男、乱朝纲!但,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一个男人,站住,谁允许你走进我心里……【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倾世圣宠:郡主太难娶倾世圣宠:郡主太难娶妖妖血月|古言作为一个一心想做个米虫,过安逸舒适生活的腹黑小郡主,某位小郡主表示很有压力。于是她决定先强大己身才是上上策。但是为毛要在她三岁就被一个变态少年盯上?而且还在一次做坏事的时候碰到这个死变态?还让他抓了包,有了她的把柄,从此被他狠狠狠狠的拿捏在手中?这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至少一万零一点的伤害!
  • 天生悍妻命天生悍妻命懒人谙逸|古言穿越后被卖为通房的慎芮,面对蛮横的正妻,‘惧内而贪心’的夫君,满肚子小算盘的深宅妇人们,还有顽劣的小叔子,小心翼翼,处处求全,仍避免不了被欺辱的处境……抗争不管用,逃跑总行了吧?“悍妇!”弓楠哀叹一声,含泪望苍天……【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荣宠田园,炮灰夫妻种田记荣宠田园,炮灰夫妻种田记肉肉然|古言丁娉婷是个古代白富美,可为了一个男人,把一把好牌打成了屎,最终把自己也作死了。穿越而来的小兽医冷笑:原来敌人随身携带神奇空间。流放之地生存艰难,不怕荒山禽兽多,就怕体力活太重丁娉婷当机立断,必须得找个汉子当苦力,戳了戳旁边的妖孽男炮灰:“没死就赶紧去耕田!”“娘子,瘦田无人耕、耕开就有人争,宝宝心里苦,想吃肉。”“馋狗,你再啃我,别怪我不客气......”
  • 有婉如笙有婉如笙念小川|古言年幼时期的第一眼相遇,你注定是我的后。 当朝太傅被陷害,满门抄斩,稚女贪玩,逃过一劫,从此,凤凰落尘,不问归处,从此锦都再无第一美人——苏婉笙。 多年后,他们都已长大,他登上了那九五至尊,她却沦入风尘,仓皇度日。 多年后,再一次见面,隔着面纱,她问“已故之人,何必费心寻找?” “她很重要!“ 当他郑重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她终于等到了。 她说,这五年,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包括,立她人为后,她说,我会等。 五年之后的某一天,暖阳正空,他带着凤冠霞帔来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