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96章

随后钟离瑾和钟玉轩才问起了当日的情景。

“我也不知道。”钟姝婳皱着眉头,“当时我就见湖里的锦鲤都聚在一起,围在一条已经死了的锦鲤跟前,谁知道就突然被推下去了。”

钟离瑾道,“当时可有见到什么人影?”

“当时我听见远处好像有什么声音,是谁再说话来着。”钟姝婳回想了一下,可是半点都记不得那声音到底是谁说的。

钟玉轩敲了敲钟姝婳的脑袋,“真是笨到家了,谁推你的半点都不知道。”

钟姝婳哼了一声,“我怎么会知道嘛,就那么一刹那的事情,我一睁眼就已经在水里了,我立马就扑腾,喊了救命。”

“幸好你还知道喊,是人家宇文轩还没走,才把你救上来,当初教你凫水,你是半点没学会。”钟玉轩道。

“我当时太紧张了,我哪里记得那么多啊。”钟姝婳道,“没死翘翘就算命大了。”

“切莫胡说。”钟离瑾道,“改日要当面谢谢你宇文大哥。”

“宇文大哥?”钟姝婳摇头,“我才不要叫他大哥呢,不过还是要谢谢他的。”

钟玉轩道,“听你的呀切,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其实也没有....”钟姝婳道,“哎呀,吃饱了,我要睡觉了。”

“你真是头小猪,吃了睡。”

“大哥,你看二哥居然这么说我。”钟姝婳抱着钟离瑾的胳膊撒娇,“你快说说他。”

“好了玉轩,别欺负小妹了。”钟离瑾笑道,“那你在房间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

见大哥和二哥离开之后,钟姝婳伸了个懒腰,又趴回了床上。

可是待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聊,就想出去走走。

“小姐,您还是好好休息吧。”红叶劝道,“您的身体才刚好,这外面天气炎热的,实在是不适合出去啊,您还是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吧,想要什么,想吃什么,想穿什么,都可以告诉奴婢。”

“......哎。”

钟姝婳被劝回了房间里面,哪里还能够出去转一圈。

这刚刚吃饱也不想吃什么,穿就更别提了。

钟姝婳只能趴在床上玩小泥人和九连环解解闷了,今日也不能去灵堂拜祭老太爷了。

范文芳找来了贺与兰,二人进了屋里谈话。

“刚才关夫人找到了我,说起了婳儿的事情。”范文芳道。

“关夫人?”贺与兰有些疑惑,“难道她看见是谁推了婳儿?”

“是她的庶女关艺,当时她太害怕躲在假山后面不敢出声,也不敢呼喊,就直接跑了。”范文芳道,“晚上回家越想越害怕,今早就告诉了关夫人。”

“是谁害了婳儿。”

“是宋家的庶女,宋文静。”

“是她?她为何要害婳儿!”

范文芳道,“这其中我也不知是和缘故,这宋家与我贺家向来和睦,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贺与兰虽然一心想要给钟姝婳讨回公道,恨不得现在就去宋家,只是她不得不考虑宋贺两家的关系,甚至牵扯到了朝堂上的关系。

“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的好,你放心。”范文芳道,“到时候我会让宋家老老实实的带着宋文静来认错。”

贺与兰有了范文芳的保证也就松了口气,“麻烦你了,嫂子。”

“这麻烦什么,婳儿也是我的心头肉,她掉水了,我比谁都急,这宋文静敢在我贺府动手,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也怪宋夫人平日里太惯着她一些了,现在不给宋家一些教训,也对不起婳儿。”范文芳自然是偏短,有人伤害了自家人,当然要以牙还牙,绝对不会客气。

范文芳的贴身丫鬟碧月在门外敲门,“夫人,老太太身边的紫香姑娘来了。”

“请她进来。”范文芳道。

“是。”

随后紫香就进来了,见到了范文芳和贺与兰急忙行礼,脸上很是急切。

“老太太的身体不大好,可是她又吩咐我们不准叫太医,惊动夫人和大小姐,我看着老太太回去就睡过去了,我觉着不大好。”紫香道,“请夫人去劝劝老太太,让她宽心吧。”

这府里接二连三的事情太多了,才让老太太心力憔悴,受了打击,这才觉着身体不好了。

范文芳和贺与兰立即就去看了贺老夫人,实在是令人担心。

钟姝婳躺在榻上看书,这书是京城有名的一些书,这上面不是什么诗经啊七言的,而是一些小故事,鬼神怪的小故事,让钟姝婳看的津津有味的,也能够打发一点时间。

晚饭,钟维国和贺与兰,钟离瑾,钟玉轩一起过来的,一家五口好些时日都没在一起吃饭了,平日都是分开吃饭的,总是凑不齐人,今天倒是在一起了。

饭菜都是素菜,因是丧礼,不得有荤腥和大鱼大肉。

贺府的厨子手艺很好,纵然是素菜,也做的很香。

“婳儿多吃点。”贺与兰道。

“好的,娘。”钟姝婳咬了一口三丝卷,“好香。”

“你真是吃什么你都觉得香。”钟玉轩道,“真是小猪了。”

钟姝婳瞪了他一眼,“比你好。”

一家子其乐融融的,钟姝婳偶尔和钟玉轩斗个嘴。

吃过晚饭,钟离瑾和钟玉轩就离开了,钟维国也有事,嘱咐了钟姝婳几句,就也离开了。

贺与兰帮着钟姝婳铺床,钟姝婳正在洗漱,“娘,这些事让红叶姐姐她们做就行了。”

“没事,以前我在家不也帮你铺过床么。”贺与兰道,“以后你可要学着自己铺床了。”

“我知道的,以后我也要天天帮娘铺床。”钟姝婳道,“娘,我明日能出门了吗。”

“你的身体好了吗?”贺与兰还有些担心,这毕竟是落水,还是的好好休养几天的。

钟姝婳道,“我没事了,能吃能喝的,娘,我要去拜祭太老爷。”

“既然你想去,那明日就去吧,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跟你姐姐们说。”贺与兰道,“知道了吗。”

“你放心吧,娘。”钟姝婳挽着贺与兰的手臂,母女两个坐在床边上。

上一章第95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色阁主:双胞胎的故事绝色阁主:双胞胎的故事小小呗|古言坑爹一觉睡醒就穿越?还穿到了小屁孩身上!千末:“为什么我也走着?”却遭到了姐姐的鄙视。妹妹表示很委屈,她只是想念自己的宝贝手机啦QAQ不要这么看我!其实跟姐姐在一起挺好的啦~\(≧▽≦)/~
  • 重生王爷很狂妄重生王爷很狂妄李灵月|古言再次睁眼她从权倾天下的摄政王重生为碌碌无为的女王爷! 人人欺辱嘲弄恨不得得而诛之? 打,不掳袖子何以平定天下。 欺她无权无势毫无地位? 女皇当金子赏回来的国玺算不算? 灭奸臣得来的兵符、拔剑打回来的天下、灭妖族收回来的战利品算不算? 这一世她不过随性而活,然佳锋乱世出英雄、醉卧红尘究竟谁为谁倾心? 红衣妖孽追上瘾。 清冷神医护上瘾。 温柔暖男赖上瘾。 腹黑蛇君欺上瘾。 呆萌小兽撩上瘾。 禁欲仙师宠上瘾。 等等……想逃? “女人,招惹桃花遍地开胆敢偷着跑路?" 抓,抓回来使劲捂,万年石头不开花还是欠了火候。 注《本文甜宠一女多夫,男生子不喜勿入!》
  • 爱妃卖萌,王爷表示很无奈爱妃卖萌,王爷表示很无奈淡漠哒离开i|古言萌萌哒的女主角,喜欢卖萌【⊙-⊙】不会写简介,进来试看,看下问写得怎么样
  • 弈绝鉴兰心弈绝鉴兰心瑶池青莲|古言任何权谋之争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既然互为对手,那么势必不分伯仲,斗个你死我活。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女人。但大多数女人都是其中的棋子。 棋子有可能活,但大多数会被吃掉。有的人甘为棋子,而有些人却不得不充当棋子。 棋子从来都不会没用,只是看主人舍不舍得用而已! 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情。情是权谋中最厉害的杀手。谁先动情,谁便失了先机,输就成了必然之势! 公子清浅和公子瑾阑便是那个几千年前混乱时期的两个出类拔萃的人尖儿!因为他们所维护的人不同,二人势必成为对手!柔儿便是那枚能让人乱了心性的棋子。
  • 痴颜痴颜风泠月|古言"风吹大地,他执起她的手,温柔地说道:“你是我今生的唯一!”此时星河黯淡,日月无光。她回眸浅笑,这一刻她是那样的愉快。静静地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那里倒映着清波,正是一个自己。可是奈何在自己身怀有孕的时候,却纳了侧妃,从此她一直想与他决绝。难道权利真的比她重要?如若此,她决定远走天涯,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和青梅竹马相处的日子是那样的愉快,以至于忘了时间的流逝。但是尽管愉快,还是掩饰不了想你的寂寞。你依旧在我心里,只是相思刻骨。忘不了你痴笑时的容颜,忘不了你轻声的昵语。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把你找回,不让你一个人远走天涯……"
  • 十二殿之乱世殇十二殿之乱世殇南麓|古言一朝穿越,七魄回归,封印解开,六系全修。她本想平平淡淡的享受亲人的关爱,可无奈有人太犯贱.....为了楚家,她灭了血月,轰了冥阁,成为凌云大陆的不朽传奇。他是天刹之界的尊主,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一生杀人无数,却因为一条烤鱼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好吃么?”某男一脸期待的看着某女。“嗯。”“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做东西给别人吃。”某男意味深长的笑道。“……”某女埋头吃鱼。“所以呢?”某男问道。“……”继续吃鱼。“……”某男忍无可忍,捏某女的下巴,强迫她的双眼看着自己。某女一脸呆逼:“哦...嗯,你眼睛长得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妃落贼床妃落贼床汐舞澜歌|古言21世纪嫁不出去的驯兽师楚凌芷一朝穿越,人在花轿。什么?嫁给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还是去做小的。老娘不嫁!但是……逃婚吗?她还真不敢。好吧,看在这个传说中的摄政王帅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份上本姑娘就英勇献身了!但还没来得及献身,半路就被一群土匪劫上了山。“大爷,我真就是一‘不宜嫁娶’的命!”某女水汪汪祈求。某男邪魅一笑,“放心,我可以让你变成‘宜婚宜睡’。”(本文日更两章,若是没有刷新,审核问题。节假日加更,有收藏加更,有打赏加更。求收,谢谢大家!)*****她是穿越而来的驯兽师。不强大,不牛叉。每一步,只是想让自己好好活下去。偏生这样娇弱却又拼命坚强的女人,牵动了他的心。他是一心复国的腹黑皇子。步步为棋,却怎么被一个棋子牵绊住了手脚。她为他抛弃了家人和尊贵的身份,成为所谓的反贼叛逆。他却在霸业将成之日,为了另一个女人,杀死她腹中的孩子。“我们还有很长的日子,还有很多以后。”他愧歉的望着她,为那个没来得及来到人世的孩子掉下眼泪。她却笑了,妖艳惑人,“不,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
  • 那年旧梦雪落留痕那年旧梦雪落留痕相约11|古言简介:一段或远或近的故事,也许还不曾去走远……在这里借用友人的一处签名,不觉任思绪,却引出一段故事:若我们多年未见,时隔经秋,相遇该如何问候,以眼泪?以沉默? 那年旧梦,雪落留痕。又会在彼此的记忆里,留下怎样的一笔?沧桑一瞥,夏承冬至,不觉已是一场夜幕。 漫长这一世,却又匆匆于一时。冯与雪的难舍之恋,又会得到怎样的祝福与结局?回首忆曾萧瑟处,好在你我那回忆,在雪舞飘飞之时,得到了彼此间的答案……
  • 穿越之夜有千千影穿越之夜有千千影凉夜|古言“姑娘医术高明,我这胸啊真是立马不疼了呢..”凉梦影看着眼前这个刚刚在她面前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公子过奖了,小女子乃是兽医,给禽兽治病自然是手到擒来。”纨绔子弟的笑脸愣在原地,只感觉刚刚胸被踢的地方似乎更加疼了。可是看到凉梦影身后的人,又不敢多话。墨夜尘看着眼前的凉梦影,目光沉沉,嘴角浮起一丝宠溺的笑容。这是一篇甜文,无虐,可放心食用。
  • 凰梦倾天下凰梦倾天下凌雪然|古言是谁?将她从九霄域外唤回。杀意?她从不是良善之人。即便是从云端落下谷底也有自己的骄傲,勾心斗角的宫廷游戏她还没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