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章 来自不正经的人物简介/各种合集/某些番外?

面前出现的主要人物有以下这些:

我们滴~女主易森屿开局就获得女主光环——除了无伤大雅的厨艺其他什么都会……(小阿姨自己都不想介绍了太羞愧了……)咳咳咳但是女主光环的照耀下势必会有超级牛皮的反派来和小姐姐肝……反正绕回去说小易同学最强大的一点就是晓得反派角色的固定套路(毕竟就是个网文作家),其次就是虽然平时嬉皮笑脸的还喜欢撩帅气小哥哥,但作为一名名(xia)副(che)其(dan)实(ba)的国民好将军,肝起人来也不心慈手软的那种……虽然说吧玛丽苏成分过多——但是也是有实力的叭……

男主(疑似??)顾笙歌(然鹅不能剧透所以自动忽略括号)作为满嘴情话还会撩的美男子,前期装弱智后期忽然暴走……鹅,也是迷倒了一批小姐姐。作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还有靠才华的一列人,最喜欢干的就是扮猪吃老虎(??)前期稍微收敛+正经(??),后期暴走撩女主(??)

黎韵小哥哥作为气质冷淡的男主(疑似??),最喜欢背着大家搞事情。有钱有权现代霸道总裁人设,对于女主总是各种撩撩撩,面对绿茶婊瞬间变身直男(是的直男??)。(智商上是爸爸jpg.)身份未知‖超级喜欢吃醋‖高冷什么的似乎不存在(??)

(这不是双男主文!!【敲黑板!】)

嘎嘎嘎以上为最为精彩的人物~

以下还有一丢配角:

比如。(女)

杏音(后期还会出现,其实是比较重要的一个人物~)

采薇(小阿姨超级喜欢的一个人物,泼皮又好动,明着和女主大人是主仆关系,但是莫名感觉就是闺蜜啊哈哈哈。)

小年(莫名神秘,【小年:明明就是你不给我戏份好吧。】至于其他啥的,都说了是神秘你还想怎么样??)

还有刚刚出现的小女孩。(身份未知,啥都不知道。)

已经没消息的姚锦。(其实姚锦小姐姐只是女主刷怪路上的一只一级怪啊嘤嘤嘤,但至于今后姚锦是否复出,仍是未知丢~)

哈哈哈差点忘了陌桑(嘴毒但是是个超级无敌的吃货爸爸,只要一碗采薇妹妹的豆腐羹,就可以完完全全收买这个女人。)

(男)

以及颜凌(洒脱的沙雕少年【剧透一下后来据说他喜欢上了男装女主……】gay!!)

斐轩墨(简称“爸爸”。)

夜然(暗卫哥哥~长啥样?……我也不知道。)

秦勉钰(这是贯穿全文的中心思想,啊,【敲黑板】,拿笔记下啊。)

……咋滴男配我就不想写了咋办。

……

……

不想写。

算了直接放番外吧。

【番外是是是现代文!!】

【其实和正文没有任何鸟关系篇】

【……其实就是一个短篇小说】

【微虐】

【再次重复:和正文没有任何关系!!!】

【小阿姨仅仅是为了凑字数啊嘤嘤嘤!!】

“你还是老样子。”陆底说这句话的时候,艾小米正皱巴着眉头嚼着奶茶里怎么都嚼不碎的黑珍珠。

“嗯。”艾小米不明所以的抬起头,“说吧,什么事。”

“……”陆底似乎被艾小米的直接噎住了,但随即露出的白晃晃的牙齿。“我……要结婚了。”

艾小米听到这个消息也只是微微动了一下手指。

“我希望……你能来。”陆底暗暗关注着艾小米的反应,看她眼下的反应,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好啊。”艾小米沉默了一会,还是答应了下来。“老同学的婚礼,能不去吗?”

不知道是不是陆底听错了,“老同学”这三个字刻意的加重了语气。

熟悉,却又陌生。

艾小米冲陆底笑了笑,随手拿起了自己放在一旁的包包,起了身。

“谢谢你的奶茶。”

陆底默默的看着艾小米的背影慢慢变成一个黑点,最后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路口。

如果真要追溯艾小米和陆底的孽缘,也应该从幼儿园说起。

那个时候的艾小米就在一堆小屁孩中就已经鹤立鸡群,原因当然不是因为长得怎么样,而是艾小米所做的感人事迹实在太多。

比如上个星期艾小米同学就把同寝室的小女生的新皮筋扯断了,上上个星期破坏了刚植的小树苗,上上上星期用弹珠弹了隔壁小胖墩的眼睛。

……

所以幼儿园时期的艾小米可谓是无恶不作。

可偏偏陆底就莫名其妙招惹上了艾小米同学。

陆底在幼儿园的时候还不是男神,只是一个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小胖墩。脾气好又上进,老师们对他的评价和艾小米天差地别。

于是陆底就被安排到艾小米身边去了。

平时几乎没人敢靠近艾小米这个魔头,但是既然是老师指使,陆底也没有什么办法。每天追在艾小米的屁股后面一本正经的喊:“哎哎哎艾小米,你不要拿弹珠砸人嘛!”“艾小米你不要爬树啦!”……等等等等。

艾小米都要被他整烦死了,好几次控制不住想去揍陆底一顿。

但每次这个时候陆底就会好脾气的笑着,然后说:“妈妈和我讲,脾气差的女生是嫁不出去的哦。”

艾小米只好把自己的冲动抑制下去。

哼,你才嫁不出去。

不过时间一长,艾小米脾气其实是越来越温和了,至少不会用弹珠砸人了。

但大功臣陆底的名字却被艾小米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下来,然后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后面用小小的字写着:大坏蛋

数一数,后面还有十四个感叹号。

艾妈妈虽然觉的莫名其妙,但还是打心眼感谢陆底全家。

至少艾小米不会每天悄悄的朝开水里倒白醋了。

后来一直没碰到陆底。

直到上了高中。

那个时候的艾小米越发水灵,为了更好的维系自己的女神形象,早就把自己的坏脾气丢到喜马拉雅山去了。

高一报道的那一天早上,艾小米早早的自家老妈从床上拖起来。睡眼惺忪的来的班里,看到下面空荡荡的桌子,找到自己的座位趴下来倒头就睡。

有一种技能叫做碰床就倒,碰桌就睡。

“同学……同学?”艾小米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

“嗯……”艾小米嘴巴上应着,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

一张轮廓分明的脸逆着光线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看到这里,艾小米只想惊叹一句。

我……靠!

“同学……”眼前的男生见艾小米楞了神,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抱歉打扰了你睡觉,但……这是我的位置。”

艾小米楞了一楞,仰起头再数了一遍座位。

……

“抱歉……”艾小米有些尴尬,“我的座位是5.5,刚刚没仔细数。”

“没事。”男生大方的笑了笑,“同桌你好,我叫陆底。”

如此充满玛丽苏的剧情,艾小米一时楞了神。

“我叫……艾小米。”

眼前的男生白晃晃的牙齿晃的人头疼。

“我知道。”

三个字,却让艾小米尴尬之至。

艾小米慌忙别过眼去,想移开这个话题,却看到了陆底的桌上满桌亮晶晶的口水。

东一块西一块,艾小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陆底顺着艾小米的视线看过去,调侃般的笑了笑。然后很自然的从书包里拿了包纸巾,把桌上的口水擦的干干净净。然后说,“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

……为什么是又?

陆底似乎看穿了艾小米的想法,伸手抚抚艾小米的呆毛。

“坏脾气。”

……

艾小米利落的打下了陆底的手,“小胖子。”

陆底轻轻一愣,笑意在他的脸上漾开了。

“那都是以前了。”

是啊,不管是小胖子还坏脾气,它们都已经被踢的远远的了。

艾小米冲陆底笑了笑,以表赞同。

自此以后直至高三,陆底和艾小米的关系一直挺好。

在每个人都拼了命的高三,艾小米只觉的天都是灰蒙蒙的。

陆底总是保持着好脾气给艾小米讲一道道的题目,然后在周五放学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带艾小米回家。

艾小米后来四处打听才知道,她家住在城东,陆底却住在城西。

当然,这也是后来了。

受惯了陆底照顾的艾小米发现他最近越来越忙碌了。

以往陆底打铃后第一件事就是冲到楼下找自行车载艾小米,但现在陆底却总是朝着相反的高二教学楼冲去。

一开始艾小米安慰自己,陆底只是有男同学在那里有事找他,有题问他。

直到又是一个星期五。

“小米小米。”闺蜜木子神神秘秘的贴近艾小米,“你猜陆底最近找谁去了?”

艾小米很好奇,但还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关我什么事。”

可怜了木子一心想撮合艾小米和陆底,她只好说:“他去找二年级十班的夏薇薇去了,就是那个联欢晚会上最漂亮的那个。”

艾小米一愣。

夏薇薇?

木子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个夏薇薇哦,不是学校要求穿校服吗?她就天天变发型,实在不行还撂俩发卡,有时候还化妆呢!妖的很……”

艾小米什么都听不见了。

只感觉心上给人扎了一刀。

艾小米顿顿起身,轻轻的笑了笑:“木子,我有点饿了,先走了。”

“小……”木子还没说完,就看见了艾小米停了下来。

艾小米不用抬头,也知道这双突然黑色的运动鞋是谁的。

“小米……”

艾小米冷冷一笑,撞着陆底的肩走了出去,只留下满脸鄙夷的木子和莫名其妙的陆底。

谁知道艾小米没事难受个什么,但是她就是很难受——

就像一直属于自己的娃娃,突然被人抢了去。

——夏薇薇有什么好的,也不就是俩只眼睛一个鼻子?

……

艾小米紧紧的缩在小巷里,无声的哭泣着。

那天,陆底也没有追上来。

一直到高考,艾小米都在拼了命的不和陆底接触——先是求老师换了位置,再是每节下课找来理由去老师办公室写题,最后每个星期五,都第一个冲出教室。

但还是被陆底抓了个空。

那天艾小米被老师叫去批作业,最后回教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磨磨蹭蹭的收拾完书包,就出了校园。

陆底是在艾小米哭过的那条巷子堵她的。

“你在躲着我?”

“是又怎么样。”

“为什么?”

“太烦。”

艾小米明显的看见陆底的身体微微的震了一下。

“好……”陆底话没说完,就突然扑了上来。

后面是人,好多人。

他们手上都抓着棍子,明显是来寻仇的。

棍棒落下,身上的人却一声不吭。

艾小米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竭力的哭喊着让他们别打了。

陆底满面苍白,却还笑着:“真好啊,你也会担心我。”

……没完,但是不想写了。

……下次放元旦假期番外一起放??

跪求不被打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暮时相安,王爷等等我暮时相安,王爷等等我wl温凉|古言他曾说过:”此生此世,今生今世,我来守护你到一辈子。“她亦曾说:“这一世,能执君之手,与君偕老,相守一辈子,足矣。”他是暮国的王爷,却惨遭暗杀,身受重伤晕倒在她门前。她本在现代生活的很好,却在偶然的穿越了,醒来的第一天便遇见了这个身受重伤的他,她义无反顾的救了他,从此开启了一段新里程......
  • 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穿越女遇到重生男雪山岚|古言楚琏只不过看本小说而已,醒来就变成了小说里的毒妇原配。老公就是小说里的绝世男配!这么好的男人,楚琏果断接手。洞房花烛夜,忠犬老公竟然黑化!把楚琏一个人扔在新房。新婚三天,忠犬老公就抛妻从军!得!就算是一个人还是要过日子。收拾家宅,孝敬长辈,做做生意,顺便开拓商道,小日子过的不要太逍遥。忠犬老公突然战事不利,瞧瞧还不是要求到她这里,罢了,小女子勉强千里救夫。【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曼珠沙华:逆天九小姐曼珠沙华:逆天九小姐曼疏沙华|古言她,25世纪唐门天才小毒医在执行任务时竟意外身亡,醒来时已在北离国大将军府嫡女身上。不是说她是废柴吗?本小姐给你变天才!妈呀!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可是她一世英名,唯一做错的一项就是:惹上了某个腹黑王爷!某男:夕夕,本王来陪你了!唐月夕:去死!某男:夕夕,你想要宝宝吗?唐月夕:......
  • 鱼儿,别跑!鱼儿,别跑!紫水流年|古言追逐与躲避,谁是最后赢家?江晓羽无语泪奔,我找谁惹谁,碰到了这个瘟神。耶律锐紧追不舍,此生此世,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小锐锐,这样不乖哦!”“我的小鱼,乖不乖可以试试看。”“锐哥哥,求饶命。”瞬间扑倒,“天啊,我要离家出走!”
  • 蓦然回首一地霜华蓦然回首一地霜华珂白|古言繁华过尽,再不是十七那年涉世未深的单纯少女。亲情的背叛、爱情的背离,让温热的心一点一点冻结成冰。十年时光转瞬即逝,蓦然回首,只剩一地霜华。
  • 别待她余生别待她余生矮企鹅|古言【本文简介修改】衣瑜认为自己平凡地很。除了吃,她对别的事一点兴趣提不上。她想,她终归是有个好哥哥,在她不作言语的情况下,他什么都知道。她想,有这么个哥哥,值了。那年她风华正茂,进宫做了嫔妃,被打入冷宫时19岁。雪夜夹杂着风,一首一首地把生日歌唱进,衣讯不在。半年后,微生行将她逐出宫,如弃物一般置之不理。同日,她的眼前只一片黑暗。衣讯叛变,那是她的好哥哥,他们战场上断绝关系。衣瑜问:衣讯,你是谁?然后呢?再然后呢?衣讯说不知道。其实谁也都知道。——那个不起风的夜晚,那摇曳不定的烛火,让所有东西无意识落幕。那让我们成为回忆吧。再来世,别待我余生。
  • 农家小医娘农家小医娘四十月|古言一觉醒来,现代高才女医师,变成古代贫家小灾星。 上天把一盆大狗血扣在了顾青禾的头上。 继母、恶姐、极品亲戚、恶邻,蜂拥而至。 顾青禾表示,欺我者,我必毁之!顺我者,我必善之! 行医,救人,发家,致富,顺便再找个忠犬郎君。 顾青禾:“我就是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的样子!” 某人:“夫人,我就喜欢这小人得志的样子!” 顾青禾:“滚!”
  • 遣离怨遣离怨莘瑶|古言乖僻皇帝,弃爱杀后,此生,再无相见之时。真假怀孕,青楼脱身,再见二货,我为兄你为弟。有些东西,曾经的你将它埋葬了,不是你去挖掘,就找的回来的,即使挖地三尺,不见了就是不见了。曾经的你不要这份感情,现在的你想要,她也不给。衣破可缝,心碎怎补?
  • 涅槃重生:惊世四小姐涅槃重生:惊世四小姐洛简安|古言迟墨国边境的官道上,两女一男一行三人骑马而行。“主子,我们为什么要去边境啊?这么多天了,问你那么多次你都不说,有什么可神秘的嘛!”青衣女子嘟着嘴,神色有些委屈。“行了,我们就是去玩儿的!”白衣男子开口。“……”————————“爷,南烛公子说他要走了。”冬青的情绪似乎是有些兴奋。紫袍男子不说话,但是拧紧得眉心却暴露的他的情绪。“冬青,你说为什么本王竟然不想让南烛离开呢?”“……”“你说,本王是不是对那南烛……”紫袍男子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爷,他可以说这是相思病么!
  • 重生之国府嫡女重生之国府嫡女鹤和|古言江荣棠这辈子只想做两件事第一件:报仇,让上一辈子害了自己的人,永远的消失。第二件:找个好地方,平安喜乐的度过一生。第一件事她做到了。但是第二件,看来是永远都没戏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