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1章 微笑

洛娜和方被安吉拉无端说出的这句话震慑得戛然止住脚步。方在静静等待埃弗哈特的回答,琢磨着安吉拉是不是又用心灵感应发现了一名新的同胞。而洛娜却在仔细观察安吉拉的内心,不肯漏掉任何细节。

眼下,埃弗哈特正用自己那如深渊一般神秘而幽邃的眼神注视着安吉拉。昨天一整天下来,每当安吉拉被这种目光笼罩,她总是会缩在那里原地打颤,像是一只被恶狼盯上的羔羊。而洛娜也会在一旁恶趣味地欣赏——她可从未见过这样“有趣”的安吉拉。但这一次,洛娜发现安吉拉似乎正在尝试脱掉身上的那层羊皮。

她注意到安吉拉控制膈肌反复收缩、舒张到极致,进行了几次缓慢的呼吸,并将呼吸中的“能量”灌输到了全身。洛娜很熟悉这种感觉。她小时候曾在母亲的陪伴下,学习过几个假期的舞蹈课程。当她练习那些优雅却累人的芭蕾形体时,她也总会刻意控制着呼吸。因为她发现,每当她跟随呼吸的韵律绷紧、放松肌肉时,身体仿佛也被灌输其中的能量定了型,长时间保持姿势也不再那么难以忍受。而此刻的安吉拉,恰如彼时的她,只不过安吉拉塑型的不是身体,而是思想。

洛娜一时间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体验。她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安吉拉的思想与情绪正在“变形”,但思维却明明是无形的。用一句冷笑话来形容,就是——你看不到光子,但是光子是你唯一能看到的东西。

“对了,是光!每一缕思绪就是每一道光芒。我感受到的思维的‘形状’,其实是光明在安吉拉脑中流淌!”洛娜在自己的内心里欢叫,现在她能够较为准确地描述出这种感受了。安吉拉的心念本来是被恐惧扰乱得混沌不堪的,那一个个心念毫无规律地或明或暗,像是室颤时的心肌,不协调地胡乱跳动。但随着她调节呼吸,那些光亮也逐渐协同起来,汇聚成一轮无比耀眼的“烈阳”,犹如健康的心肌,整齐划一地泵出充满活力的血液。就这样,几个眨眼的功夫,那个对埃弗哈特充满畏怯的安吉拉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一个想要与她亲切交流、结成好友的安吉拉。

“亏我还以为自己参悟透了安吉拉的智慧,原来我只是理解了最浅层的意思。”洛娜在心里自嘲,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攥得更用力了一些,“她曾经说过,生命是流动的。我还以为是指那些不断进行新陈代谢的细胞与分子。原来,所谓的‘自我’,以及其中的诸多认知、情绪与思想,也是不固定的。是不是对她来讲,‘我’这个概念只是一种千变万化的幻象呢?看看她刚刚做了什么啊!这绝不是普普通通的‘鼓足勇气’。她就这样随意地消灭了前一个‘自我’,又燃烧出一个崭新的‘自我’。就像是,就像是——凤凰涅槃一样……”

洛娜还在思索安吉拉是不是在凤凰之力觉醒之前就拥有了这项能力,埃弗哈特的下一句话就又把她和方吓了一跳。

“我是不是变种人?你来告诉我呀,小天使!你不是会心灵感应吗?”安吉拉的视野里,埃弗哈特不再用那种冷峻的眼神盯着她看。反而抬起手,调戏似的挑起了安吉拉的下巴。

“嗯~我怎么感觉,你才是拥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变种人呢,克里斯汀?我在你面前简直毫无秘密可言。”安吉拉蹭着埃弗哈特的指尖,撒娇似的摇了摇头。要是几秒前的她面对这句话,一定会惊恐地指着埃弗哈特,慌张地问她是如何看出她的异能的。

“你为什么不钻进我的脑子里看一看?”埃弗哈特言语间充满戏谑。

“哎呀,那样多没礼貌啊……”

“还是说,你现在尚不能完全掌控能力,无法随意地与别人建立心灵连接?”埃弗哈特挑衅似的把安吉拉的脸庞挑得更高了些。

安吉拉受气般的鼓起腮帮,下意识地对埃弗哈特发出一道心灵感应。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埃弗哈特心里竟然早已存在一绺对她的思念。她毫无阻拦地顺着“端口”闯入了埃弗哈特的心扉。

她停留在埃弗哈特意识的表层,那里只有一串串模糊的情感,还听不到对方内心的诉说。但她仍然徜徉于此,因为她感受到埃弗哈特对她的思念是如此特殊——那是一种一往而深的“喜欢”,如引力一般广袤,虽然微弱,却可以无限叠加——像是母亲在想念孩子。

安吉拉没有向更深层游去。她觉得自己和埃弗哈特的关系,还是等对方主动告诉她比较好。

“咦?你怎么退出去了?”埃弗哈特蹙眉佯嗔,“多待一会儿呀!好久没有人到我脑子里做客了,我很怀念呢……不过我很欣慰,你果然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对了,你的心灵感应的那一头还连接着谁?洛娜?克拉丽丝?还是她们两个都在?”

“你、你——你到底……”安吉拉努力按下起伏的胸膺。

“算了,安吉拉,不必问了。”方的声音忽然在安吉拉脑中响起,“现在看来,克里斯汀即使不是变种人,也对变种人了解相当之深,她早已经发现我们都是变种人了。果真如洛娜所言,她来这里另有目的——她是来帮助我的。我们到晚餐时间再聊吧!”说完,方抓起洛娜的手,陪她继续调查拘留所的构造。

“那个——我没事了!”安吉拉当下不知该如何面对埃弗哈特,她转过身想要溜走,宽大的囚服却被埃弗哈特一把拽住。

“哎呦!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安吉拉被埃弗哈特强行拖到了床上。

“说!你为什么突然跑过来与我对峙?”

“我——我早该想到了,神盾局也应该早就料到了。你故意当庭侮辱法官,让自己被关进这个用以行政拘留的惩教中心,一定另有所图。而你进来后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克拉丽丝,所以你目标很可能就是她。而神盾局又断定你不是什么秘密特工,所以我也只能判断你是私自行动的变种人喽!我想要当面逼你现出原形,顺便也让克拉丽丝瞧一瞧。如果你是来帮助她的,她会更加开心;如果你是来害她的,哼哼——”

“哼哼什么?如果我是来害人的,你要怎样对我?”

“无所谓啦!反正我们现在确定了,你是个好人。”

“好人?切,我可不太喜欢这个词,听起来感觉只是在称呼对自己来说有好处的人。但没有人是对任何人都有好处的……不说这个了,你的行动也太冒失了吧?你不怕我把你和洛娜的底细说漏嘴吗?”

“如果你提及那些内容,我在心灵传输里做些手脚就好了,不会让她听到的。”

“呦呵——看来你不是一个纯粹的傻白甜嘛……”

“克里斯汀……我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名字也是克里斯汀,所以请不要损害这个名字在我心中的形象。下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你先说说是什么问题~”

“你究竟多少岁了?”

“……我再过两个月就三十四了!你满意了?”

“什么?你竟然只比我大八岁!”

“你说啥?”

“呃——我没别的问题了。别这么抱着我了!”

“不行,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可舍不得放开,今晚我们就这样一起睡吧!”

“你胡说什么?这个床这么窄,两个人怎么睡得下?”

“你的意思是——再宽一些就可以了?”

“不,不是!哎呀,快松手!”

同类热门
  • 从斗罗开始的万界穿越者从斗罗开始的万界穿越者浚皓|轻小说从斗罗开始穿越,拥有三生武魂,碾压众生,与唐三把酒言欢,与比比东商讨人生。 在x龙时代,拥有最强之龙,成为顶级王者。 在斗破,虐萧炎,脚踢斗宗,拳打斗帝。 【万界顺序,斗罗,X龙时代,斗破,斗罗二,约战,斩妹,暂定。】
  • 位面之子不是你位面之子不是你梦人辰海|轻小说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位懒癌晚期的青年受到了主神系统的眷顾,开始了极其玄幻的旅程。位面行程:斗破-斗罗-LOL-一起来捉妖
  • 从斗罗开始的综漫世界旅行从斗罗开始的综漫世界旅行第十橘猫|轻小说大概也许可能是主角经过许多世界的旅行或者经历吧。会写的世界应该会有小说和动漫,顺序大概是斗罗,秦时,然后学园都市,海贼,柯南之后其他的再说。 顺序看情况改变,主角因为作者不太会写打斗场面,所以本书是无敌流。
  • 火影之我太难了火影之我太难了卡都拉|轻小说穿越了,身强体壮,忍术高超; 拳打雷影,脚踹水影…算了,这个不舍得。 可是毛都白了,命不久矣怎么办? 自来也慌的一批? 不,他一点不慌,他甚至想带着扑街们一起活到博人传。 迪达拉少年叛逆?揍他! 月光疾风半夜横死街头?木叶你的十万阴兵呢? 三代火影年迈体弱?给他吃大力丸啊! …… 自来也:我太难了
  • 异世之最强台词系统异世之最强台词系统杉贝|轻小说肖景云的成名战是对着本要投降的敌方国君说:“做我的儿子吧!(出自海贼王白胡子)”导致敌方愤怒,开始了大反击。 他又对着大宗门的内门弟子叫嚣道:“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出自七龙珠拉蒂兹)” 他无论面对敌我,骚话频出,操作贼六。 他这一生就是为了装所有的逼,让别人无逼可装;作所有的死,让别人无可奈何。
  • 冬季皇冠冬季皇冠基亚兰|轻小说阿悦与一万人来到了刀剑神域的游戏世界。 这是他为了恢复男人身,为了回到现实世界,在包含无限流,系统流,变身流的世界里努力变强的故事。(嘛,其实也没多努力。) --------------- (无限流,主世界为刀剑神域-艾恩葛朗特。)
  • 超神学院之暗裔无过超神学院之暗裔无过此间自如来去|轻小说天雷降世,黑洞的扭曲,时空错乱,一名死肥宅被天雷卷进时空裂缝,成为了莫甘娜手下的一名小恶魔。 我!肥宅赵无过!前世默默无为,今世在这个有恶魔天使还有外星人的世界,我...我...一定要回家!
  • 一切开始于偷星一切开始于偷星吹牛的牛大大|轻小说黑月铁骑中竟然多出一人?命运是否已经改变?能够穿越时间、空间的第八感? “如果你的选择是地狱的尽头,我会和你一起堕落!” 群(九五四四五三八二二)
  • 快穿小仙女:别偷朕的零食!快穿小仙女:别偷朕的零食!秀丽王妃小吃|轻小说池妤是只小仙女,意外卡进空间缝隙,为了找到那清风明月般的男人和某系统达成协议,开始穿梭在各个崩坏的小说世界赚取积分点,扮演各种人生。 主角光环可以撬,阻挡任务可以挖,只要心中有和平,文明和谐在身边! 她徒手掰断臂粗的铁棍,温温柔柔的冲众人一笑,你们不要这么暴力嘛,我们是可以讲道理的…… 系统表示,自家宿主太强悍,宁愿自己开挂都不用它给的金手指!
  • 海贼世界之历史守护者海贼世界之历史守护者我本俗物|轻小说张凡穿越至海贼世界,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选择接下守护海贼世界历史的任务,从而开始一段曲折、搞笑、热血的冒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