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1章 一触即发,起兵!

洛羽儿和姜无惧走了过来,侯良景只好跟上。

赵寒手一扬,示意他们不要靠近洞口。

“羽儿,你还记得秦安谷么?”他说。

洛羽儿点头。

赵寒道:“秦安谷是个罕见的‘窒阴之地’,有阴首、阴尾、阴心三个症结。

这惊狼岭没那么厉害,但阴气也极为浓郁。

这个洞,就是整个岭上阴气最重之处。

侯掌柜,劳烦您按照之前说的,差人把东西准备齐了。

今晚子时正,我们就在此地做法。

记住,所有东西都必须按我画的草图的方位摆好,不能有一丝差错。所有人等,都不能踏入这个圈内半步。

否则被阴气侵入体内,神仙难救。”

赵寒捡起一块碎石,绕着大洞四周两丈开外的地方,画了个圈。

侯良景赶紧吩咐一名家仆,按赵寒说的去办了。

洛羽儿看了眼四周,有些兴奋道:

“东西齐了,地界也有了,咱们也都准备妥当了。等今晚法术一做,爹爹就会好过来了。”

赵寒点点头,又回到悬崖边上,往山下看去。

山体上,有一条狭隘崎岖的山道,从山脚通了上来。

到了半山腰,就被一个隘口拦腰切断了。

隘口的后方,坐落着一个宽大的院落。院里有座高高的阁楼,俯瞰着隘口前面的一片空地。

那就是侯良景修的,休养用的大院子。

空地上,一群衙役正在建造着一圈,像是营寨之类的东西。

二十几个商贩汉子,在院落的里里外外站着,冷漠望着四周。

“沈姑娘和贾大哥到了吗?”赵寒道。

侯良景道:“小女、贾捕头还有侯某的管家侯成,他们都借人去了,可能还需要些时辰。”

“那宗大人和张大哥呢?”

“二位大人吩咐完毕之后,也都换了便服下山筹备去了。”

这么说,各路都快准备好了。

就差,正在百里之外借兵的高大哥了。

赵寒望着远方。

山道崎岖,庭院空旷,人们都在忙碌着。

山脚下、苍茫的大地上,上邽城池里隐隐有兵马调动,军旗飞扬。

天际,残阳渐渐往大地的尽头落下,像血一样的殷红。

但愿,还来得及。

……

……

秦州北部,成纪县,一座偌大的军营门前。

两排士兵守在石道两边,神情严肃。一面大旗迎风招展着,上有几个大字:

“陇右大都督府。”

门外,汗血骏马的旁边,高石远按着刀柄,焦急地踱着步。

“高校尉可在?”

营门处,一位文士幕宾模样的人,缓步走了出来。

高石远冲了上去:“怎么样,陈长史?”

“你可以回去了。”文士淡淡道。

“好,那我这就去领兵。”

“没兵。”

“什么?!”

高石远两眼瞪圆,“为什么?大都督他没看到宗大人的牌子吗?”

文士面无表情:“高校尉,你也是久在军中之人。

一块县级军府副都督的令牌,可以调动大都督府的兵么?”

大唐调兵,别说是下级军府的令牌,就是直接上官的令牌到了,如果没有朝廷颁下的调兵鱼符,也是一兵一卒都调动不得。

高石远当然明白:

“可现在上邽是个什么情形,我可都跟你说了。是你没转告都督大人,还是大人他没听懂?

几十人对四千人,没有援兵,那就是个死。

不行。

我要进去,向大人他当面说清楚!”

高石远往前就走。

刷……

石道两边,上百条长枪同时指着高石远,寒光凛凛。

“哼。”

高石远的铁链长刀出鞘,怒目圆睁:

“我看你们谁敢拦我!”

他身形一动,就要往长枪丛中冲去。长枪一抖,四面八方,就要刺过来。

文士的手缓缓一扬。

长枪陡然停在半空。

“高校尉,”文士道,“贞观五年,你在何处?”

“在关内道胜州做边军,”高石远道,“你想说什么?”

“那丰州守将曹轩起兵叛乱之事,你不会不知吧?”

高石远一愣。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

当时,因为两州相邻不远,他还亲身参与了平叛之战。

文士缓缓道:“当年,那曹轩就是没有兵符,却私下以人情,向关内道大都督郑义宽借了两千兵马,说是临时抗敌之用。

可谁知他竟然暗通西突厥,起兵叛乱,连陷关内道北五州,连长安差点都受了威胁。

若不是当时尉迟将军平叛及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该战之后,皇上得知内情,雷霆震怒。

他立即降旨,将丰州军府乃至整个关内道大都督府里,下至行军火长、上至大都督一干人等,无论参与此事与否,全部斩决抄家。

并从此严令,若再有擅自调兵者,其罪与同。

高校尉,你敢冒死进言,在下钦佩之至。

可一无兵符,二无圣旨,只有一块令牌和一面之词,就要调动边军三千兵马。

难道,你想让都督大人重蹈郑义宽的覆辙,让我陇右军府上下数百将官人等,全都家破人亡么?”

高石远是个明白人。

按这陈长史所说,就算自己闯得进去,见得了那位都督李大人的面。

这兵,也是借不出来的。

可他还是不甘心:

“可宗大人、还有我一大帮的兄弟,都在上邽城里等着这三千兵马,去平叛和救命啊!”

文士看了看,高石远手里的刀:

“那你就更应该留着条命,赶回去帮他们,而不是白白送在这里了。

你说呢?”

两边,百余条长枪同时一震,嗡鸣之声,在军营四周回荡不绝。

……

……

灯火昏暗。

阴暗的书房里,独孤泰正翻看着那本《道德经》。

“独孤大人,下官蒋怀求见。”门外,蒋怀道。

“进。”独孤泰道。

“是。”

蒋怀走了进来,“独孤大人,那边有消息来了,是一张纸。”

“念。”

“遵命。咦大人,这上头就只有五个字:

‘惊狼岭,子时’。”

独孤泰听到了这几个字,向来稳坐如山的他,突然一睁眼道:

“刘通。”

“在。”刘通答。

“宗长岳和赵寒,他们现在何处?”独孤泰道。

“回独孤大人,都还在官驿里头,有小的的人看着,大人您尽可放心。”

“还在官驿里头……”

独孤泰冷哼一声,“告诉孟凉,即刻起兵。”

刘通有点奇怪:“大人,按约定,起兵之日应是后日八月十五。峪水的工事还没完成,独孤公子也还在城内呢。”

他忽然看到了独孤泰的那双眼。

一双肃然的眼,让人不寒而栗。

“峪水的事先放下,你见了孟凉之后,马上把那逆子送走。”独孤泰道。

“是。”刘通赶紧一躬,往外退去。

“告诉孟凉……”

独孤泰的声音,从背后冷冷传来,犹如鬼神降世:

“兵锋所指,城南,惊狼岭。”

……

……

江风凛冽。

上邽城南,城墙脚下。

一个青年公子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昂首望着大江南岸,那座高耸入云的惊狼岭,目光幽远,衣袂纷飞。

正是袁沐风。

……

……

黑光幽幽。

在某个深不可知的洞穴里,一个法坛之上,高悬着一幅斑驳的古画。

画上,有个穿着华贵服饰的人,盘膝坐在天地之间。

画的下方,放着一条长长、腐朽的香案,案上摆着一排十几个容器,像是祭祀时放祭品的托盘。

盘口都刻成了凶鬼的模样,抬头向天,张开了獠牙的口。

鬼口里,放着一个个鲜活的人头。

那些狰狞的面孔,就好像死前看见了什么,非常吓人的东西。

每个人头里,都有一点鬼火似的幽光,一闪一闪地透了出来,把骨肉皮肤照得白生生的。

案前,站着一个阴森森的黑影,僵直得像一具僵尸。

两道惨切切的光,从那张模糊的脸上照了出来,照着画卷和那条长案。

案上,还有另外几个新的托盘。

那盘里空空的,鬼口狰狞地张开着,好像正在等待着,吃进新的人头。

……

……

编辑说15万字就可以上架,澄云愣是写到了40万字,从未断更。

无他,就是想让道友看得爽快(?????)

下来,血色秦州的大战马上展开,真凶“恶鬼”即将现形,绝对精彩。

明天,书就要上架了。

如果觉得书还行的话,就请订阅支持一下吧。

澄云不是土豪,在每天认真写书更新之余,也真的需要您的慷慨支持。

好书一直在,拜托了道友,谢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代是怎么练成的一代是怎么练成的风中游荡的心|历史“二百年前,一群野人靠着‘留发不留头’征服汉民族;二百年后,我们这群囚犯也要靠着‘留发不留头’夺回汉人的大好河山!”“小小高丽,鼻屎大的国家也敢进攻辽东?马上出兵平了他!辽东需要人力!”“一个殖民公司,竟想带一帮阿三用大炮轰京城?抄后路包围他们,一个也不要留!”“毛子又来提出领土要求?我还想提呢!对毛子提出领土要求,我要整个远东!”“倭寇?什么东西?组织几个高丽附庸军,让他们去征服倭寇,正好反衬出皇家帝国军队的正义性!”“没有粮食?南亚粮食多啊,想办法多拉回来点。不好横征暴敛?你不会组织大和附庸军去横征暴敛吗?他们都是临时工,出了问题直接辞退就行!”“土著不听话?不要紧,帝国庞大的领土需要大规模基建,去招工吧,多招点!”狂想,自1838年萌芽......建了个群,群号:324481691有兴趣的书友们可以加入,一起讨论后续情节!
  • 遮娇苑遮娇苑胖秋吉|历史一代人终将死去,但总有人在穿越。 看那宋时明月携妻载酒仗剑同游
  • 史记全鉴史记全鉴(西汉)司马迁|历史《史记》是二十四史之首,记述了上起轩辕黄帝,中经唐虞、夏、商、周、秦,下迄汉武帝太初年间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鲁迅先生曾誉之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前一句高度评价了《史记》的史学价值,后一句则高度评价了《史记》的文学价值,这是对《史记》相当公允的定位。本书在《史记》原典的基础上,参考史学名家们的研究成果做了注释和解读,以便于读者朋友们更好地学习和理解这一伟大的历史著作。
  • 巅峰三国之召唤天下巅峰三国之召唤天下荒古毁梦|历史一个普通的中学生意外的穿越到三国,成为一个世家子弟,在十岁那年得到了一个召唤系统,从此踏上了三国的征战之路, 你有毒士贾诩,我有谋圣张良,............ ——李世民你有李元霸,李牧,裴元庆又如何,我有李存孝,白起,宇文成都,无惧如何诸侯,赵匡胤,刘邦,项羽统统都是我手下败将。—— ——看各大时代英雄,霸主的争锋,这里有美女,谋士,武将,看叶荒如何成为三国霸主,铺写传奇。
  • 极限穿越:梦回南北朝极限穿越:梦回南北朝前哨晨曦|历史一场意外事故,使一座绝密军事基地回到了1492年前,年轻的中将独挑大梁,带领大家改造本国,殖民外域,奔向未来。当坦克遇上骑兵,当航母遇上木质战船,当机关枪遇上盾牌,当战斗机遇上弓箭,一切都看似显而易见,只不过,真的只有这样吗?在本书中,你可以感受到未来科技无与伦比的力量;你也可以感受到站在顶端指点江山,杀伐决断的魅力和一个铮铮硬汉的铁骨柔情,敬请期待!
  • 将军语将军语笔墨华韵|历史若今生乱世如麻尔虞我诈便许你来世锦绣荣华满城烟花君可愿白衣饮茶清风瘦马在唱一曲六月雨下
  • 岳裔风云岳裔风云柏拉大图|历史岳裔家族,谨遵遗训,书写一代代传奇。。。
  • 东风暖东风暖人间四月天|历史一个钦犯女儿的出身,一段卖身为奴的经历,一场主仆宫围步步惊情的历练,一腔慈悲救苦报国的成长。问心之所向,梦之所归,看春风桃花,赏秋霜月华。【读书文系】
  • 小县令很忙小县令很忙亥年|历史推翻秦二世政权的不是刘邦项羽,是一个叫燕赤霞的年轻人。 韩信没有在三十五岁死去,活到九十六岁,历经六世同堂。 而他,魂穿异世,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怎奈何,身负重任…… “启禀大人,张小姐和豆腐西施说想要见您。” “去回话,你家大人下乡去了,有事就找吴达。” 潘见轩揉着额头说道,抬手翻看案牍上的公文,其上都有朱笔批注。 点头,没什么事,该去体察民情了!
  • 多姿多彩的陶俑多姿多彩的陶俑晏新志|历史本书选用了陕西历史博物馆收藏的上起秦、下讫明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各类陶俑60件(组),其中以被确定为国宝的唐代“三彩骆驼载乐佣”最为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