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一座城堡到另一座城堡(13)

假设被我治疗的人是那个瓦扬……那个想搞掉我的懦夫瓦扬……特罗普曼[154]或者朗德鲁……或者塔特本人……或者数以万计追捕我多年的母驴一般愚蠢而固执的人,从一座监狱到另一座……他们是如此热衷,如此亢奋!我不会改变我的风格……我的方式……一丝一毫都不会……我就是那个好撒马利亚人[155]的化身……潮虫们的撒马利亚人……我忍不住要帮他们……皮埃尔神甫更像是加蓬人,加蓬神甫……我们等着瞧好了……我嘛,情况再清楚不过了……我是那个“好好大夫”……所以我在西部监狱的医务室(白天夜里都是灯火通明)时,担负的是“提振精神”的重任……假设我看见塔特在那里,就快断气了……我会对他说:“母驴!牝马!牝鹿!臭狗屎!……起来!冲锋啊!拿出胆量来!不要泄气!……你的样子像傻逼,但你接受过教育……”塔特或者其他人……显而易见,精神状态好坏决定了一切……说真的,而且可以说是确凿无疑的,我觉得尼索瓦太太剩下的日子不超过五个星期……最多能活六个星期……而她是不想去大医院的……噢!不愿意去那里!她想要的人是我……只要我……我的护理!……当然,她会遭受痛苦……但不会特别难忍……癌症……可是精神状态对癌症患者的毒害更大……幸好!……幸好!……如我所愿……病人不知道自己病情的话,情绪会更稳定一些……否则他们会惊慌失措……会一蹶不振……什么病?……到什么程度了?……他们会目瞪口呆,浑身哆嗦,冒着冷汗……尼索瓦太太会哼唧两声,但不会出现那种剧烈的疼痛……她就像那种病人……试图直起身子……跟你聊天……甚至试着吃东西!……可是她做不到……全都放弃了……越来越虚弱……死人的气色……尼索瓦太太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至于我,我看到的景象是,我至少要下山两个月给她换敷料……她是再也不能出门了……轮到我出门荡马路了……噢,不是在大白天……我说过了……是在夜幕降临之后……不是我害怕自己被人砍杀害怕到那种程度……不是的!……而是我不想被人看见,这是第一要务!……他们别来烦我!……他们想干什么就让他们在自家的玻璃窗后面想吧!……好了!……我嘛,我不要别的,别让我看见他们就行了。

嗯,尼索瓦太太躺在床上……我给她放好敷料,包扎完毕……我开始跟她说这说那……说严寒已经结束了……很快就能看到丁香花了……我们挨冻也够久的了……很快就能看到黄水仙了……还有铃兰……这个冬天也太不同寻常了,打破了所有的纪录……我收好药棉……她跟我要一卷……我给她留下……好啦!……啊!卫兵大路上的那棵桃树怎么样了?……究竟?……它耐寒吗?……它咋样了?……我告诉她说……那棵桃树不仅耐寒,而且还开了花……就是长在墙中间的那一棵,夹在两块花岗岩之间……那棵树真的就是春天啊!……这对她来说是新鲜事……我非常懂得如何让人重拾信心……让他们振奋起精神……以前我在牢里见过一些绝食的死囚,我曾经让他们重新开口吃饭……用友好的方式……给他们开个小玩笑……然后再开一个……

我一边跟她聊天,一边整理我的小器具……啊!我忘了一件事!……打针!……得给她打一针……2CC吗啡!她会睡过去……然后我再走人……我给她注射了2CC……我看着外面……透过玻璃窗……我谴责别人是窥淫癖……没错!……没错!……我真是不可救药了!……我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偷窥者……我一点都不喜欢被人偷看……可我本人,对不起!很可怕,我承认!……无论我身在何处……而在尼索瓦太太家更加要命:窗外的灯火!……我凝望着……远处……塞纳河……尼索瓦太太很快就要睡着了……她不搭理我的问题了……那扇窗户,我已经跟你们说过,朝向前费德尔布广场……总之,朝着河滨……我,我看见了河滨!……尼索瓦太太肯定没看见……首先吧,她睡着了……我甚至看见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些人是不是在给一条驳船上货?……我要问问尼索瓦太太……我要让她醒一醒……

“喂!尼索瓦太太!……您看见下面的那些人了吗?”

“下面哪里?”

“给驳船上货的那些人……”

她不清楚,她无所谓……她翻过身去……她发出鼾声……我只好独自一人欣赏……我必须说的是,我不只是个偷窥者,还是个狂热的港埠活动、船来船往、船舶泊港的爱好者……从前我和父亲在海堤上待过……在勒特雷波尔[156]……一个星期的假期……天哪,我们看到的是何等繁忙的景象啊!……小渔船进进出出,冒着生命危险去找牙鳕……寡妇和她们的毛孩子向大海祈求……海堤上演绎的是哀婉动人的一幕幕……是悬念!……相比之下,布袋木偶戏大剧院里的表演和亿万票房的好莱坞惊悚大片真的是小儿科!……此刻,在尼索瓦太太家,看到的是塞纳河……噢!我还是像孩提时一样,被荡漾的水流和穿梭来往的船只深深地吸引住了……被深深地迷住了……假如你是船迷,迷恋它们的工作方式,它们的开航和返航,是因为这是你一生的挚爱……能够吸引你一辈子的东西并不多见……随便什么样的驳船一现身,我有望远镜,我站在阁楼上,目光会一直追随着它,我看见它的名字,它的编号,它晾晒的衣服,还有手握舵柄的那个人……我把望远镜对准它,看它如何穿过伊西的那个桥拱,那座桥……不管你是不是一往情深的船迷……你天生喜爱港口的熙来攘往,喜欢破旧船只,码头运输和水坝……随便哪一条多桨小快艇靠岸,我都会飞奔过去,我要探个究竟……从前我总会飞快地冲过去看……现在我不往那里跑了……现在用我那个望远镜,就足够了!……

随便哪一条瘫痪发霉的驳船沿着一条运河爬行……我都会追随它一直到下一个船闸……哦,当然,我也追寻过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好多好多的女孩子!……但我大部分时候都被水上穿梭来往的景象迷住……拱桥的若隐若现……另一座拱桥……肥大的油轮……接着又来了一艘……那艘小快艇……一只海鸥……两只……激流中水泡变出的魔术……啪啪声……你能感觉到抑或感觉不到……平底驳船一艘接一艘……

从尼索瓦太太家的窗户往外看,我看见了码头上的繁忙景象……我能看出来……人头攒动……我看见那是一艘驳船……你长着一双会欣赏码头景象的慧眼……否则你无异于愚钝的乡巴佬,无异于潮虫,不是吗?……是异类……好吧……比方说那种“公共汽车发烧友”……好吧……我由于总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眺望码头上的车水马龙的景象,最终发现那一切跟我原先想象的根本不是一码事……压根儿就没有驳船……没有装载的瓦砾……也没有煤炭……完全是另外一码事……是的,绝对没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理由是,前费德尔布广场边的堤岸从来就没有被路灯照亮过……镇政府负担不起……首先吧,从那里经过的就没几个人……然后吧,那些捣蛋鬼总是把所有的路灯都打烂……那是他们最大的乐趣……砰!……身手可敏捷啦!……镇政府很久以前就放弃了,所以一到晚上,那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让你联想到苏伊士……而且那段堤岸全是弯弯曲曲的裂缝……有好几米完全坍塌了……需要彻底重修……我们的上山路也需要重修……有什么东西不需要重修呢?……还有那条公路……那家大工厂需要扩大规模……我一直站在那里朝窗外看,我看见水上有动静……他们并没有卸载沙子和煤炭……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侧卧在床上的尼索瓦太太……我把她叫醒了……她对河堤一点兴趣也没有……她还停留在我们刚才说的那个话题上……植物生长延缓,春天……所以她跟我回答的是春天的事……我听着……啊!答非所问啊!……我嘛,说的是河堤……我可以告诉你,在黑暗中……我看见的景象非同寻常:我发现那不是一艘驳船,压根儿就不是!……啊!我的眼睛可是有超强穿透力的……那是一条游览观光船,千真万确!……我甚至看见了船的名字,用巨大的红色字母写着的“大众号”,还有船的编号:114……我是怎么看见的呢!……没准有一盏小灯泡的微光把它照亮了?……抑或是从一家商店的玻璃橱窗里透出来的亮光?……不是的!……所有的铺面都关门了……这个嘛,我敢打包票!我看着,我看见了整个广场……“大众号”几个字看得十分分明……停靠在码头上……船上人来人往……人们三三两两走在一起……三个人走在一起的情况更普遍……他们是从山上下来的……走的是我下山时同样的山路……我好像觉得……他们上了船……他们在跟什么人说话……说完他们又走了……我能说他们在说话吗?……我觉得是……但我听不见!……我能看到他们,仅此而已……上船,与别人擦肩而过……三人一群……在舷梯那里上上下下……我能隐隐约约看见他们的脸……这个我也不敢断定……不如说是他们的身影……是的,那当然啦!朦朦胧胧的身影……不是很清晰……我本人不也一样,不也是朦朦胧胧的吗?……我本人就是!……所以嘛!……谁又不是朦朦胧胧的呢?……我有一点受刺激……我心里很不痛快!……我想!……所有的欧洲人都跟在我的屁眼后面,对我穷追猛打!……是的,所有的欧洲人!……还有我的那些朋友……那些亲戚……他们你争我斗,看谁从我这里掳走的东西最多!……让我来不及说声“喔唷”!……我的眼睛!……我的舌头!……我的钢笔!……啥都不放过……欧洲人何其残忍!……纳粹不是什么好鸟,可是你告诉我,欧洲人又有多么温情脉脉呢?……我一点也没有言过其实……何其漂亮的“传票”……检察院的所有公诉……我承认,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干扰……比方说,对于码头上人来人往的景象我是不是看得特别清楚,我并不是十分确定。

见鬼!……我跑题了……你们会被我弄得稀里糊涂的……那艘观光游览船确实停靠在码头上……我看见它了……谁也不会反对我这么说……人们成群结队……来来往往……穿过黑黢黢的码头……鱼贯而行……经过栈桥……走到船上……哦,没有散步者……那是肯定的……那个地方不是用来散步的……首先吧,眼下还是在三月末……刮着凛冽的北风……当然,我们经历过比这里要严酷得多的寒冬……我们北面的科瑟,波罗的海,贝尔特海峡……至于结冰,我后面会跟你们说的……如今待在这里,已经相当不错了!……你不想出去溜达的!……一股十分险恶、会让你瑟瑟发抖的寒风……而那条“大众号”观光游览船呢?……那不是一个梦!我看见它了,是的!可是,就像其他的一切事物一样……全都笼罩在迷雾之中……也许是我自己的缺陷?……我贫血?……或者是因为眼睛盯得太久?……尼索瓦太太不再听我说话了……她在打瞌睡……她可能没有办法帮我解开这个谜团……会不会真的是一艘观光游览船呢?……首先吧,尼索瓦太太即便醒着,她也不会有太多的想法……看看她是怎么去我家的你们就会明白了……抓着树枝……抓这个……抓那个……碰到什么抓什么……她并不是因为喝醉了所以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不是!……她只是身体大不如前了……仅此而已……你让她在码头上走,她坚持不了两米……就会掉到水里去……扑通!……两米……你们想想看!……我倒是可以去那里走走……走走看看!……她不行的!……我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到底是不是眼睛发花?……讨论问题的实质!……要么那是一艘名叫“大众号”的船,要么是我无聊并且喝多了……何以见得?……我的脑子有点不对劲!……事实胜于雄辩!……比起我来阿加尔更加理性务实……一点点异常的事情发生……它都会汪汪大叫……犹如狂风暴雨……你怎么叫都阻止不了……它要把前费德尔布广场闹个天翻地覆,连带所有在广场上穿梭来往的人……所谓的人……加上所有的店铺……它会一直叫到所有的店铺都把门重新打开……我只要说一句:阿加尔!……哦,在我们家那群猎犬中它是闹得最凶的!……证据就是:邻居们都很恼火……“哎呀,大夫,给它来一针……您就给它来一针吧!它那么叫下去的话,我们的日子没法过!”郊区的邻居,屁点大的事情都会让他们的日子没法过!疲劳,折腾来折腾去折腾累了,他们都会怒不可遏,气急败坏……你养的狗让他们忍无可忍……加上生活的辛酸……心烦意乱的妻子,家庭主妇……再加上距离大商场太近……你和你的那群猎犬便成了他们的出气筒!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紫藤花影紫藤花影余显斌|小说这是属于我们的年少时光,记录着独一无二的青春故事。我们在磕磕绊绊的成长路上相伴,在这条路上哭泣,在这条路上歌唱……那些淡紫色的梦,那些美丽而忧伤的秘密,永远都藏在那如诗的青春岁月中。本书收录了校园青春文学四十余篇,都是关于花季少男少女成长过程中那些另人回味、难以忘怀的温暖故事。包括课堂上的故事、朋友间的故事、师生间的故事,记录了他们的笑、他们的哭、他们的烦恼、他们的追求、他们的叛逆,还有他们那懵懂的爱情。本书字里行间透露着青春的气息,或温暖感人、或唯美浪漫、或幽默风趣的故事触动着少男少女的心,记录了他们的成长历程,承载了他们的梦想和纯真,再现了属于他们的青春岁月。
  • 女发言人女发言人夏景|小说小说将周芥平的回忆、叙述,和王皓雯的过去及现在,点点滴滴交织在一起。既有当下光怪陆离、可笑可鄙的现实生活,又有情到深处时的清新脱俗和感动。书中人物,个性突出,鲜明生动,有刘正大这样圆滑虚伪的市侩小人,也有安接生那样自作聪明的老太太。书中最主要的人物,还是王皓雯,虽然她有着令人难以启齿的过错,但本质上,却还是一个诚实、自然和坦率的人。终于,她去寻找更适合自己、更能心安理得的生活了,并且开始矫正之前对世界偏激的看法。她意识到,虽然从小到大,屡遭不平,可努力去做一个公正的人,才是弥补社会不公带给人心灵伤痛的最好办法……
  • 世界不及你好世界不及你好疯子三三|小说温晚,人如其名,温婉善良,隐忍自持。在经历了一场无爱婚姻之后,她渴望的,只是平静的生活,明亮的爱人。贺沉,人如其名,沉着内敛,心思深重。在复杂的家庭中摸爬滚打后,他希望的,只是简单的生活,温暖的爱人。原本,他们的人生轨迹犹如平面上的两条平行线,然而,一场让人心酸的大意外,一个让人心疼的小病人,彻底将他们之后的人生紧紧拴在了一起。她爱他,却恨意难平;他爱她,却有苦难言。面对温晚的逃避,贺沉能做的,只有默默地等待。他相信温晚一定会回来,回到他身边,正如他相信,温晚将是他此生唯一的信仰一样。
  • 爱已凉爱已凉雪小禅|小说《爱已凉》雪小禅这套十年典藏系列,是在不断推出雪小禅近期新写作的小说和散文外,还收录了雪小禅多年来的精华畅销之作,集合成一个精品书系。分别有小说集《爱一个人趁天黑》《病毒》《不过是场情色的游戏》《长恨歌》等。
  • 忆秦娥忆秦娥徐则臣|小说像亲情一般沉默涌动的爱情并没有因为年代久远而枯竭,反而升华出同生共死的誓言。
  • 父亲的煤炉父亲的煤炉薛兆平|小说本书是小小说集。作品内容丰富、题材新颖、手法多样、短小精悍、立意独特、风格清新;从一个点、一画面、一瞬间,展示了智慧、一种美、一种新鲜的思想,浓缩了生活、描绘了人生,揭示了人生的哲理与生活真谛。
  • 神秘学园神秘学园喂小饱|小说著名的耀德中学在“年度传奇人物”颁奖仪式上出现可怕的意外:广播里一个奇怪的声音报出了“本年度死亡人员名单”。获得“年度传奇人物奖”的学生王一扬、“鬼娃娃”邱天先后遭遇不测,名单上的其他人员纷纷陷于慌乱。圣诞晚会上,学生会主席许小村离奇死亡,整个学校进一步蔓延着无边的恐惧……校园地下古墓的传说渐渐浮出水面,横空出世的《石膏头像》画册,竟是邱天的死亡日记。凶手是人,还是鬼怪?最后的毒手即将伸向谁?周围的人谁还能相信?究竟谁能阻止这场精心布置的变态连环血案?“学园侦探三人组”陆嘉上、顾良辰、黎可爱携手同行,凭着弱小的力量试图扭转乾坤。死亡倒计时开始了,他们真的能揭开背后的凶机吗……
  • 古滇迷国古滇迷国布川鸿内酷|小说在中国西南边陲曾诞生过一个被人们称做古滇国的文明古国,然而这个古国却在几千年前神秘地消失了。时至今日,这个谜题仍然没有被解开,直到一部女书的突然出现,引起了多方的争夺和一系列的探险,才让人们逐渐接近了谜题的答案。
  • 隐形的女人隐形的女人孙频|小说孙频用五个故事来解读人。这些故事里的人有母亲是妓女的特困大学生,有为了救父亲用毒蛇杀死哥哥的女孩,有为了一点尊严甘愿活成娼妓的女大学生,有为了上学而在月夜追债的祖孙两代人,有在月光下全身绑满胶带试图从高压线上越狱的犯人。他们可能卑贱、琐碎、世俗、失败、黯淡,生活与被生活,他们的一生中可能始终不会有人真正在乎过他们,但他们终究会在最黯淡的生活中选择一点尊严,选择一种有光泽、温度、暖意的美。他们带着身心的痂痕希望得到的慰藉也不过是世俗的逼仄与悲哀,但他们已经是一种活着的符号,带着生活的悲怆与隐疾,带着强悍的倔强的生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 天良天良矫健|小说本文以对大青山的一个山村的全面描绘,为我们展现了既有独特的自然条件,深厚的历史传统,又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的典型环境。作品通过深层的描写,表现了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在自然的、历史的和人世的影响下,所形成的思想意识、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