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给谁扫墓啊?

英申在禾粟也失踪的时期,是有过这个猜测的,还是在众多推断中可能性最大的。然而现在……

英申又把禾粟也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被拐卖的可能性却是最小的。

第一,禾粟也虽然看上去娘气又虚弱,但肉体上却没有任何残疾,或者被虐待的地方;第二,禾粟也的精神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一般被拐卖的儿童,都不大会若无其事地说出这种,算得上可以让他们自己痛苦一生的事。

所以大米怎么回事了呢?难道是看我这老头子陌生了,不值得信任,然后才迫不得已、被逼无奈、最终在良心的鞭打下诓了自己?

要是让禾粟也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微笑地赐面前的老不羞一个大嘴巴子。

以为自己真相了的英申委屈地瘪瘪嘴,再次擦擦不存在的眼泪,装模作样的吸吸鼻子——关键是还发出了声音!

哦,天呐!这个肮脏的老头太丢人了!——来自还在当空气的英琛。

“人贩子倒也算不上……”禾粟也回答,毕竟不良系统想让我跟着他做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英叔叔这么喜欢演戏,为什么不做演员,而是警察呢?”

“当然是因为我心系天下啊!”英申骄傲的展现出自己手臂上的肌肉,“还有无与伦比的强壮!”

“算了吧老爸,还不是因为演技差,在考试的时候被刷了下来。”英琛笑嘻嘻的插嘴。

“瞎说!”英申试图挽回支离破碎的面子,“只是受不了好友的央求,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他上同一个大学而已!”

“哦——?是这样啊,老爸你可真伟大。”英琛调侃着。

英申的面子更挂不住了,“臭小子,不是说当要空气的嘛!”

“只是在——”

“‘好友’——是指我父亲吗?”还没等英琛说完,禾粟也就冷不丁的问道。

于是英琛就不蹦哒了,再次变身为空气。

英申怔愣,沉默了半秒,没有回答,反而用手捅了捅英琛,说:“臭小子,杵在这儿干嘛?难道你今天不工作啊。”

英琛瞬间反应过来,他先是瞥了瞥禾粟也——并没有被忽视的恼怒,然后才狐疑地看着英申,“当然是工作的……不过老爸你问这个干什么?”

英琛当然知道他那个混蛋老爸想让他干什么——无非是想让他离开。但是为什么?简直太可疑了。他想,我必须得留下来,否则会出事——又一次的直觉。

英申无奈的看着英琛,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臭小子,白长这么大,竟然不听你老爸的话了。”

却也没让他离开了。

“大米不要在意哈,至于好友呢,确实是你父亲。”他向禾粟也道着歉。

“不在意。”禾粟也笑了起来,颇有些意味深长。

英申也笑:“话说那时候啊,你英叔叔我差点就当上演员啦,都是你老爸的错!不然我现在有可能就是大牌的老戏骨了呢!”

“是吗。”禾粟也敷衍的附和着。

“可使劲的吹牛吧!”英琛在一旁不停的挖苦着。他虽惊讶于禾粟也的老爸是他老爸的好友,但这时却明智的没有追问。

“臭小子!”

——于是关于禾粟也为什么失踪、失踪时做了什么,就这么有意无意的被岔开了。

已而夕阳在山。

这时候病房里只剩下禾粟也和英申——至于英琛,早就被赶回去工作去了。

“英琛是英叔叔的儿子?”禾粟也懒懒的躺在床上,英申则一反常态的站在窗边。

“那混小子确实是我儿子。”

“是这样吗?”禾粟也皮笑肉不笑的表示:“意外的讨人厌呢。”

“哼,”英申嫌弃的摆手,“那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和我作对,都不晓得把他老爸身上金光闪闪的优点学一学,一点都没你乖巧。”

说完又不知怎的,他又抽风了似的感慨:“其实……其实你们小时候倒也见过,就是太小了。”

“可能吧,”禾粟也无聊的打着哈切,“不过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在小时候和英琛见过面?——没有印象。但对英琛这个人,仔细想想,还是有些记忆的。

英申所说的见过,大概是在自己还没记事的时候。至于为什么还会有印象,那就得归功于我的母亲了呀,她老人家可是经常念叨英琛呢。从而导致之前有那么些熟悉,然后……随口向那两个警察提了提吧。

“唉!”英申老成的摇摇头,作忧郁状,“人活在这世上,怎么能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

说到这,英申顿了顿,似在追忆着什么。随即又挤眉弄眼的对禾粟也说:“英琛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禾粟也装傻。

“当然是做个朋友啦!”

英申有些兴奋的说:“大米你看,我家那臭小子虽然有些死板,但耐不住他好相处啊。整个人呆萌呆——啊呸,是单纯单纯的,心地还善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最重要的是阿琛他脑子好呀,不仅智商高,情商也高。”

“要是大米你想做什么事了,或者遇到什么困难了,阿琛也能帮衬帮衬,甚至当你有碰上什么喜欢的人了,他还能帮你泡泡妞……啊不是,出谋划策一番对不对?”

英申说到最后,还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禾粟也没兴趣地瞥了英申一眼,“英叔叔的意思是,我的智商不及英琛,情商也不及他——以至于到最后需要他的帮忙?”

然后看着正手忙脚乱的解释的英申,又微笑道,“其实英叔叔说错了一点,英琛最重要的不是‘脑子好’,而是性格吧。”

待人温柔,但是我还是讨厌他。

英申怔愣,又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差点就把护士给引来。

“小子聪明啊!你说的是温柔吧?对,就是温柔!火眼金睛的,一下子就看穿了英琛的本质!”

英申还算是青年人,这一笑,这一吼,简直豪迈的不得了。可以看出来,现在他是非常的愉悦,但莫名的,又多出几分伤感。

……“你的母亲也是温柔的。”

禾粟也瞬间不笑了,皱起眉来,道:“我以为你不会提起她,我能感觉到,你一直在避免谈起她。”

“怎么会呢?我和你父母可是一起长大的、最好的朋友啊!”

“真的吗?”禾粟也嗤之以鼻:“那为什么在她死前最后一刻,你没来看她;不管是父亲,还是妈妈的葬礼,你都没来参加。自我父亲死后,你就再也不来我家拜访了呢,记得以前英叔叔可是经常来呢!”

枉我妈妈一直提起你们。

“我只是……”只是什么?只是没那个脸去吗?英申哑口无言。

禾粟也冷哼一声,也不继续追问。

这个混蛋聊什么不好,非得聊起妈妈——他什么都可以提起,就是不应该提起她!

那么温柔,那么温柔的妈妈就那样、那样痛苦的……死去了!不管是迁怒也好,误会也罢,他都有一部分责任……

禾粟也的眼睛甚至泛起了血丝。有另一道声音在耳边炸响:是他,就是他!都是他的错!要不然母亲也不会那样凄惨的离去!甚至不会……

!!!

禾粟也顿然惊醒。

失态了。他第一时间想对英申这样说,却发现英申一直羞愧地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状况。

自己怎么了?禾粟也无力地垂下头,沉默着,思考着。

“其实也没关系,英叔叔,毕竟也不是你的错。而且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再提起来也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禾粟也便看到英申要感动哭了似的看着他——其实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

这个老不羞,禾粟也无奈地抽抽嘴。

“感觉和你母亲真像啊!”英申感慨道。

“哪里像?性格?”

“不,是外貌。”

“……但是,”禾粟也不解,“我应该更像父亲才对。”

“可是你超‘娘’啊!”英申嘲笑地说,“留着长发,还梳着跟你母亲一样的马尾辫。”

“真不巧,我是为了纪念妈妈。”

“纪念啊……”英申又在回忆了,周身散发着一种不属于他的文艺气息。

“我得走了。”英申说。

“去哪?”

“……你管那么多干嘛?”

禾粟也已经穿戴好了,站在英申前面,“是给我妈妈扫墓的吧?但是你知道她的墓在哪吗?”

英申自从秦怜死后,九年来就没给去过她的墓,葬礼也没有参加,当然不知道在哪。但是——

“我可以查呀。”

禾粟也回眸一笑,威胁道:“你敢查。”

于是英申只能叹息:“真霸道,简直跟你爸一个性子!不过你小子怎么知道我要给你母亲扫墓?”

“你的表情告诉我的。”

聪明的小伙简直惹不起,英申无奈的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特工邻居特工邻居邻家少杰|短篇在我们的周围,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等待着你去发现,去探索,也许路边随便撞个人,他也许就是去发现这秘密的特殊人物,我们把这种人称之为........
  • 鬼影迷案鬼影迷案宝木三皮|短篇一桩离奇的命案,引出一条条匪夷所思的线索。拨开迷雾,他将看到怎样的结局?阴谋?手段?内鬼?等待他的,还会有什么?
  • 婚姻穴位婚姻穴位胡学文|短篇小说通过男孩刘小好的视角讲述了刘好与三个女人的故事。刘好骨子里善良、助人为乐,见到别人有危难便挺身而出,然而,妻子抛弃了他,新的女友又骗了他……遭受了无数的伤害。刘好一次次付出之后又一次次失去,一生做好人却死在当好人上,使人物充满了崇高的悲剧美。本篇小说改编成冯巩主演的电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 这家店有问题这家店有问题东边不亮|短篇这一个不太一样的咖啡店。完全的奇幻生活。
  • 撒娇后我被男神盯上了撒娇后我被男神盯上了三七不才|短篇【青梅竹马,沙雕养成系】 传闻一中的沈清宴清冷寡淡,是学习次次霸占年级第一,打架运动玩游戏都溜得飞起,让女生争先恐后趋之若鹜的学神,但全校又知道沈清宴对谁都不削一顾,特别是对异性。 后来,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来送甜点的沈妈妈和好几个同学看到宋歆羡乖巧的坐在某人的腿上,任由沈清宴亲吻,那占有欲极强,并还听到软糯糯的声音,“晚上再亲好不好?” 沈清宴:“亲多久,怎么亲,除了亲还能不能做其他的?” 众人惊呆了! 【青梅竹马√】【甜到齁的暖萌文√】【清冷矜贵学神X甜软撩神小可爱】
  • 我是三号店员我是三号店员永乐桃花|短篇春节过后,二十六岁的宋雪准备重新找个新工作,不想在找到心仪的工作之前,她先接了份兼职,给一个叫解忧草的店铺当店员,编号:03
  • 凰绻凰绻七椘|短篇她终其一生,不求荣华,坠劫之时,无意堕入魔道。 虽说是魔道,却也是情道。 他问:“你想寻得皇权么?” 她答:“不,只得凰绻便是。”
  • 那些留在记忆中的时光那些留在记忆中的时光思绪翩飞|短篇分享现实生活的点点滴滴,有令人感动的,有发人深省的……
  • 我死后的几年我死后的几年高尚的失败者|短篇忘川河上,奈何桥边,三生石旁,摘一枝彼岸花,等来世再相遇。 “我”是一名程序员,上班路上遭遇车祸后去世,在阴间遇见自己的前世情人即自己的女儿,并且与女儿一起轮回转世,多次以不同身份回到人间,生命等级层层降低,记忆渐渐散去,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暴露无疑。
  • 寻杯邀影寻杯邀影澪点拾分|短篇“他时欲与问归魂, 水碧天空清夜永。”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为何偏偏长寻不得,又恨之入骨? 此生,誓要将你掌控手中。 应该不长,不会怎么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