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国与家(大结局)

“父亲!”

魂魄归体的月如泷心急如焚地跑到清风大帝被打落之处,将其揽在怀中。

清风大帝披头散发,自眉心处至肉眼可见的脖颈,有一道赤红的血线。

“父亲!”月如泷抱着两鬓已露白的清风大帝痛哭道。

“如泷,对不起!

我们为了新月走得更远,错了吗?”

说完,天下间第一个帝国开创者,第一代帝王,清风大帝,在月如泷的怀中仰天闭目,至死,他都不曾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月如泷一直摇着头,哭成了一个泪人,自幼孤苦无依的她被清风大帝收养,教授各种技能,虽然几乎没有一丝的安愉,但她却从清风大帝身上感受到了哪怕不多,也足以让她倍感家的幸福和温暖!

新月陨落,新星高悬于天,道陵被百家乃至旧势力推上了权力的至高点。

权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并非道陵不愿挑起天下重担,只是他害怕自己会像清风大帝那样,一旦身居高位,就下不来了。

清河殿内,一个略显孤单的身形被埋在堆积如山的公文中,左边一摞整整齐齐,右边一摞横七竖八。

“该死!一定是道陵那小子怂恿的我家丫头,不然这倒霉差事怎么轮到我来做!千柔啊~千柔~爹的好女儿,你在哪里!”

鬼哭狼嚎声响彻清河殿,还好清河殿内四下无人,但这嚎叫声还是被戍门的将士听了去,将士皮笑肉不笑,一本正经地戍卫着清河殿的安全。

新月帝国倒塌后,众人原本推道陵为新帝,但道陵力荐自己的岳父镜花水月智囊水主水东临。

镜花水月实行的《民生》策改革之举,使世人看到水主治邦之能,加上背后有道陵及水千柔曾经两大神境的支持,纷纷拥护水东临为新主,成立新朝,国名取天水。

水主打算于来年立春,春风乍起时,再临登基称帝。

整个天下于寒冬腊月中,缓缓地动了起来。

水东临接管新月神城的所有兵权,卸甲九成新月重甲,仅留一成守卫新月神城治安,由月如泷任新月神城城主。

月如泷为清风大帝亲信,本不该继续统帅新月神城,人人皆怕新月复辟,但水东临力排众议,且由花羽依任新月神城副城主以及道陵与水千柔力保,这才使新月神城得以继续继往开来。

新月帝国虽已成过去,但水东临认为新月乃诸天新气象,适当削减后的新月神城,不仅能有龙首的作用,鞭笞天下向前发展,还能不时为天下带来新的活力,这是旧的天下所没有的。

同时,水东临将新月粮仓洞开,将存粮广施天下,让战后的军民百姓能在温饱中度过这个严冬,来年春光大好之时,既是天下兴旺之始!

天下权柄五大神剑被道陵收于剑匣中,大寒之日,大雪将整座新月神城掩埋,然而在祭天广场,新月之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熔炉,熔炉中,火光冲天。

五柄通红的神剑漂浮在熔炉中的熊熊烈火之上,五柄神剑被微弱的周天星力连接在一起,五行相扣。

在与清风大帝的一战中,神剑的五行之力尽数耗尽,只剩五块天外陨铁。

大寒前,五柄神剑已经在熔炉内煅烧了六天六夜,今日乃是第七天。

“周天星力,七星!”

七星之力的星光绽放最后的光芒,随后道陵身后的贪狼星,摇光星缓缓坠落,虚空闭合。

道陵一身的周天星力被消耗殆尽,五柄神剑缓缓地融化,新月神城的能工巧匠将融化后的陨铁液体浇筑成九方大印。

同时在九方大印上,分别刻下九州山川河流或者当地圣物,将在立春之日,由天水大帝水东临颁于九大神城城主。

放逐之地被清风大帝划分为天荒城辖区,本由朱有才任副城主,新月陨落后,朱有才任代城主,统领天荒城所有事务。

九大神城外,寒风呼啸,大雪漫天。

“快快快,这是最后一批粮了,务必要赶在天黑前运往天荒城,城主大人可在等着呢,要是耽误了明日的放粮大事,你我可都担待不起!”

从新月神城出来,前往天水神城的一队运粮小队,在风雪中艰难地行进。

“哎~队长,你看,那边有仙女!”

“荒山野岭的,都是雪,哪来的仙女,想女人想疯了吧?!赶紧赶路,别误了大事!”

“换了天还改不了这臭毛病!X了个巴子!”运粮小队长看都不看旁路一眼,迎着寒风,只顾着驾驭车马。

“也不知道是谁改不了臭毛病!”刚才那个看见仙女的队员喃喃道。

随后“啪啪”的皮鞭声向起,带着疼叫声传开,不失为毫无生气的冰天雪地增了几分人气。

运粮小队离开后,路旁的枯枝林里。

“新月神城的粮就要到天荒城了,这里便是我长大的地方。”

纯净无暇的雪地里,有一只蓝色的精灵在一名书生面容的男子身边,似迷蝶翩翩,宛若一个私自偷下凡间的仙女。

“刚刚那名车夫看见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吃味了?”蓝精灵俏皮的问道。

“没有。”男子回答得干净利落。

“那你为何突然将我藏到树后?”男子言语顿塞,撇下蓝精灵径直向天荒城走去,蓝精灵在其身后慌忙地紧追不舍。

第二日,天荒城内。

天荒城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穿着板结破布青衣的老百姓满脸红光,即使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住他们的热情,这是他们出生以来,第一次遇见的天大恩赐。

城墙上,一名圆脸眯眯眼的胖老头朗声道:“今日,天荒城开仓放粮,每一户都可以领取十石粮回家过年!”

话音传开,城楼下顿时欢呼声此起彼伏,浪潮一浪高于一浪:“多谢城主!”

胖老头笑着,下令道:“开仓!”

胖老头自然是天荒城的代城主朱有才,天荒城距离新月神城最远,其余神城均已经完成放粮的任务,天下人人都将有粮过一个温饱的年夜,天荒城则是最后一个将粮运来的城。

“队长,队长,你看,就是她,昨天俺看见的那个仙女!”运粮的车夫赫然在领粮大军队列中,身后就是他们的队长。

“哪呢?!”

“就在那,派粮的那个蓝衣仙女!”

队长踮踮脚,伸长脖子,咧着嘴,向车夫指的方向望去。

“你个傻二愣,让你多读点书吧!X了个巴子,那是天水神女,是你能惦记的吗?!”

“天水神女?那个救了咱这些流离老百姓的天水神女?”

“这世间还有谁敢叫天水神女的?!”

“俺不是没见识嘛,过年后我就让俺家娃子去读书,听说明年天荒城要开好多学府呢,七星道人说过,只有多读书才能,少争执,才能想吃啥就吃啥!”

“七星道人何时说过这话了?!你怕又是被哪个老滑头给蒙了吧?如今借着七星道人名号说大道理的人多了去了!

老老实实干活,就现在这天下,总不会挨饿!”

“队长说得在理!”

“哎~队长你光说我,你看天水神女身旁那个死气掰咧的臭道士,一脸痴汉相比我好不到哪去,不行!我得上去抡一抡他,想凭着张书生小白脸就敢打天水神女主意!”

......

道陵观山下。

“哎~沈道长回来啦?!”

道陵远远就听见一声老汉嘹亮的招呼声,道陵寻声望去,正是住在山下的老汉,道陵记得下山的时候,老汉还给他递了碗水喝。

此时老汉正和自己的儿子拉着车,运着天荒城刚刚发的粮。

儿子拉着车,脚似乎有些跛,他的年纪仅比道陵长几岁,却满脸沧桑,老汉和自己的孙子则在后面推着车。

道陵与水千柔上前,帮着老汉一齐推车,将粮运回家中。

“好漂亮的仙女姐姐!”

水千柔温婉一笑,摸了摸老汉孙子的那只虎头虎脑。

老汉满脸红光,儿子回来了,孙子乖巧了,手脚忙活了一辈子,很想停下来,但一停下来就闲不住,想着能帮儿子一点是一点。

老汉想要留道陵下来吃饭,道陵婉拒了,出去太久了,山上的两个人等久了,怕是会骂人的。

道陵观前,道陵从包袱里摸出了微微生锈的钥匙,将道陵观尘封已久的大门打开。

是夜,星光垂落,就着夜光,道陵将一个小瓶子埋进了盗天的衣冠冢中。

那是月如泷转交给道陵的东西,里面装着的是盗天那双在毁灭神城被斩断的偷天玉手的骨灰,一直被清风大帝珍藏着。

不知为何,道陵突然为清风大帝感到悲哀,既无儿无女,一生又决绝到义子义女都加以利用的地步,到头来,还是斩不尽断舍离。

“老道士,盗天,我带着媳妇来看你们了,她叫千柔。

你们一个望我出观成家,一个望我带着剑心下山立业,我都做到了,如今我回来了,你们可以安息了。”

泪眼氤氲的道陵,带着水千柔在老道士与盗天的坟前缓缓叩首,在道陵观停留了三天后,他们出发回了天水神城,因为十日后,便是立春,是天水帝国开国之日!

天下九州,包括新月神城在内,尽皆喜庆。

立春日,水主水东临登基称帝,号天水大帝,建国天水。

天水帝国沿用新月帝国的九州划分,分别任命九州城主。

任陌玉生为魔人城城主,授漠林大印,以彰带领的魔人族在西部抗沙东进的同时,还为中东部州城提供大量新鲜蔬果的卓越功勋。

任谪尘为大罗城城主,准许佛陀道统在九州传承,授济世功德大印,印上镌刻大雷音,是天下佛陀信仰的归属之印

任沈道陵为七星天城城主,授北斗七星印,然而道陵仍然没有接,径直把北斗七星印转交给了陆离大长老,陆离大长老诚惶诚恐地接下了七星天城的大印。

任月如泷为新月神城城主,授新月大印,统御器械司,天下诸多器械,将尽出新月之手。

任周阔为毁灭神城城主,授荒狼印,地剑侍被镜神良在七星秘府击杀后,天玄二剑侍便追随在周阔左右,如今振兴毁灭神城这个破落至今的神城,将成为神域遗留势力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任墨苍为百战神城城主,授古猿印,百战神城建于原先魔人城被侵占的旧址,陌玉生不愿进驻百战神城,打算一直守着西沙的魔人城。

任朱有才为天荒城城主,授蛮牛印。

任统御了南部百越的首领荒为琉璃神城城主,授珠流印。

天水神城居天下正中,由天水大帝亲自统御神城,持瀚海印,同时将今年定为天水元年。

天水大帝施行《天下》之策,完全依照道陵与百家商讨的治理天下之法施行,得到了天下百姓的拥护,旧势力在天水大帝的统御下,慢慢地相互融合。

天下百族共存,道统并立,百家纷纷著书立说,在天水大帝的支持下,于天下九州广开学府,普通百姓家的适龄儿童可通过增加所在农户赋税之法,免费获得进学名额。

“百无一用是书生!”不再是天下人的鄙夷口号,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是人们竞相追捧的对象。

兵刃统归兵械司管理,铸造司在兵械司的统御下,铸造农具,与民休息的政策促进了天水帝国农牧的快速发展。

清风大帝口中的“污垢”、“山包”被天水大帝安抚成为九州阶级贵族,阶级贵族拱卫天水中央,天水中央再将阶级贵族上供之物,通过天水中央批准的浩瀚工程向普通百姓释放,使得天水帝国上流不息,涓流不止。

天水帝国成为一个一开国便迎来盛世的帝国,天水大帝成为第一位盛世帝国的大帝!

天荒城内,十步有花香,百步开绿荫,再也不是处处是流离的放逐之地。

清明将至,田间小陌长出了茵茵嫩芽,放眼望去,一片片绿油油的田野被百姓种上了他们的笑容!

天荒城中的一个小巷中,一间雕着镂空花纹木窗的雅致文房墨宝店里,掌柜忙得不可开交,但每天挣的银两也跟他的笑容一样多!

“客官想要些什么?”

道陵进入店中,祭拜了老道士和盗天后,他已经完完全全地脱下了道士之风,如今一身儒雅,气质凛然。

“掌柜的,不认得我了?”

经过道陵的提点,掌柜的眼前一亮,眉宇间顿时笑开了颜色。

“哦~是你!”

“是我。雕龙文心还在吗?”

“在,在,在。”掌柜的大舒了一口气,像是打开了一个心结。

随后掌柜的从柜台底拿出了那方道陵下山时看中的“雕龙文心”,砚承山水,墨有盘龙。

“想买的人是在太多了,所以在下才将它收了起来。”掌柜的笑意盈盈地对道陵解释。

“这是二十两黄金,多谢老板!”

“哎~别!别!别!当初开价十两便是十两,如今我已经不缺这点银两了。”

“倒是我唐突了,抱歉!”

“不妨事,你要是不来,怕是再也买不到咯!再过几天,我便要去学府教书了,这是我一生的夙愿,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还得如愿以偿!”

掌柜的心相显露,笑得跟屋外的晴空一样,天清气朗!

道陵对着掌柜微微躬身拜服。

天荒城东南角,离那文房墨宝店不远的一处稀松平常的小户房子,新住进来一对年轻的小夫妻。

这对小夫妻终日不出门下地干活,被人指指点点,说太过淫乱。

殊不知房内书香四溢,男女怡然自得。

书生男子认真细致地将纸张褶皱捋去,身旁的蓝衣女子巧笑倩兮,青丝挽耳,俏丽动人地研着一方山水盘龙砚。

“夫人且坐着歇息,我来就好。”这对小夫妻正是道陵与水千柔!道陵着急地微微躬着背,赶忙扶着要水千柔坐下歇息。

道陵紧张的手被水千柔气鼓鼓地啪啪打了两下。

“怀上了又不是不能动,瞧你这紧张模样,到时候小家伙出生,你还不得急得像后院着了火!”

道陵痴痴地傻笑着,不敢反驳。

水千柔一手轻轻抚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柔情似水,满脸慈爱,另一只手缓慢研着墨。

道陵看着水千柔,满面红光,嘴角露着宠溺的浅笑,大手一挥,提笔蘸墨,随心而动,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家”字。

天水帝国,有千万家,家家不同,或过得火辣,或过得恬静,或波澜起伏,或一帆风顺,酸甜苦辣,一应俱全!

但不管每个家是简单是复杂,心之归处,既是家。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有国才有家。

经历了诸多世事的道陵,认识到天下只有成为了一个强的国,才能人人有个安定的家,每家拥着国,才有护着家的国。

于是道陵在纸上挥毫如雨,一玉口,成家家爱的“国”。

此时道陵剑心锋芒毕露,却被一身浩然正气收于心鞘中。

浩然正气心的道陵乃是归一神境门坎前的守门人,世间之人一日未证道归一,便不会圆满,便会有一个极小的空缺点存在。

而拥有浩然剑心的道陵施展的剑技,便能直指这个点,世间再无归一可证,道陵便是这个世间唯一的无名之“神”。

“我打算将街巷尽头那文房墨宝盘下,再将旁边的几家店面也买下,孩子出世后咱就开一个文房墨宝店,夫人以为如何?”

“嗯。”水千柔应得袅娜依人。

“到时候教我女儿写字,养得跟她娘一样,既漂亮又贤淑,要是没个神人,休想把我女儿娶走!”

“世间再无神可证,你这点小心思,根本不想让女儿嫁出去!更何况你怎么知道就是个女儿,要是是个儿子呢?”

“放养!要求不多,跟他爹一样,以后找个能跟他娘亲一样漂亮贤淑的儿媳回来就行!”

“你呀......当初怎的没发现你这呆子这般油嘴滑舌!”水千柔嗔怒了一声,随后轻轻偎依在道陵的怀中,情意绵绵。

(全书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爱卿诗集·浴火集爱卿诗集·浴火集爱卿|短篇本诗集真实地记录了第一集中所提到的三件倒霉事发生前后诗人身无分文为尽快翻盘而展开的几场商战,如诗人设立自己的上海分公司,参与发起成立成都市养老产业商会等。此外,也记录了诗人所经历的一场柏拉图式的诗文唱和,算是诗人寂寞岁月中唯一拂过的一缕熏风。女主人公是诗妹,诗哥牛性子,始终不肯应诗妹之邀赴约相见,导致诗妹抱怨命属彼岸花从此别矣人生最后岁月谢诗哥诗文相伴云云。相信诗妹尚在世间,说的是妄语,诗哥在此向你赔罪;将来纵使诗妹百年之后,也将永恒活在诗哥的诗中,若贝特丽丝之永恒活在但丁的《神曲》中。
  • 我喜欢的男人住我对门我喜欢的男人住我对门鱼小池|短篇好友老盛说:“你看上人家了,” 叶克平冷冷一笑,“我是心脏出了问题,不是脑子,”
  • 秋凉冬暖秋凉冬暖青鸟慕风|短篇秋色渐渐凉下来,本以为昆明的冬天会很寒冷,但是因为在冬天又一次与你重逢,所以冬天也变得温暖起来,温暖的就像一个美好的春天一样。你就像冬天卧在滇池水面上的西西伯利亚红嘴鸥一样呆傻可爱,却还要在我面前时时假装机灵。谢谢你回到我身边,做我唯一的天使。
  • 庭阶庭阶喻凰|短篇简短的小故事。。。。。。。。。。。。。。。。。。。。。。。。。。。。
  • 永恒的人生本味永恒的人生本味强风2019|短篇最真实的记忆,最朴素的味道,最地道的手艺才是永恒的人生本味。
  • 陶路路改造记陶路路改造记叶绿子猫|短篇这是一本作死到家的书,日常中大家可不能这么做咩
  • 毕业证青春毕业证青春熊一帆|短篇你还记得你那些难以忘怀的同学吗,一张课桌,一把椅子,一块黑板,一支粉笔,一场轰轰烈烈的青春,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停的回首,伫足,然而时光扔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
  • 老公是我的黑粉老公是我的黑粉云幕低垂|短篇让人闻风丧胆的祁爷,是当红流量明星黎黛的头号黑粉,砸钱带黎黛节奏,某博日常——嘲讽黎黛、黑黎黛、发黎黛黑图。 黎黛怒了,冲进厨房,瞪着挽起了高昂衬衫袖子给她做饭的男人,怒声质问:“祁阎,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又发我黑图,带我节奏!啊啊啊!老娘刚刚靠演技挽回的一波路人好感值,全她妈被你一张睡姿不雅图给毁了!” 祁阎慢斯条理的擦干净手,反身,将气的炸毛的女人圈在怀里,傲娇扬眉,“公布我们俩的关系,我就立马黑转粉。” 第二天,娱乐圈头条大新闻,黎黛头号黑粉爬墙转粉了!!!整个粉圈都震惊了!!
  • 随便写写的东西随便写写的东西蓝色的马文|短篇如题,闲着没事随便写写的拿来练笔的练笔文。
  • 岁月和你都很甜岁月和你都很甜书锦.|短篇乔眠在某一天不小心转了一个某影帝的黑料,被影帝的粉丝围攻。 网友们愤愤不平:“谁给你的脸黑我老公?” 某影帝说:“我给的。” (超甜,男女主互相暗恋。这本书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