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3章 一年

刘杰把自己身上的被子掀开,穿鞋下床,来到门外,就看到商青山正在烧饭,以往衣衫华贵的公子哥现在穿上了一身的麻布衣服,还是打着补丁的。

“你醒了?”商青山道,抬头看了一眼。

“我今天再让你做饭能饿死。”刘杰走过去蹲下,没好气道。

“今天我做的饭,是个人就会,放心便是。”商青山一脸的淡定,并不在意刘杰的话。

“哦?”刘杰蹲下看了看罐子里东西,是一锅粥,瞅着商青山道:“你没往里边加其他的东西吧?

“就是单纯的白粥。水跟米。懂?”商青山淡定的道。

“不错,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刘杰竖拇指道。不在那蹲着,而是起身活动了一两下,伸了伸懒腰。这两天躺在床上他怕差点废了,随着身上骨头一阵脆响,刘杰感觉自己的身体又活了过来。

刘杰抬了抬肩膀,还是钻心的疼痛,让他眉头紧皱,回想起那一箭刘杰还是心有余悸,当时那种感觉就眼看着箭穿过自己的身体,然后在商青山的脸上划了一道伤痕。能射出这种箭的就不会是普通的人,用的也绝不是普通的弓箭。

刘杰在院子里缓慢的行走,试着调动自己身上的关节和肌肉。回想起前几天的单骑突围,刘杰自我感觉有种当年赵子龙七进七出风采。当年赵云身上背的是刘禅,而他身上背的是商青山罢了。

现在想想都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啊。刘杰叹了口气。

“小二,你下次就不能走门吗?”门外声音刚落,就见一个身影从从墙上翻了下来。说道:“啊,习惯了习惯了。”

门被打开,一个穿的土里土气的女人推门而入,“那以后家里不用安大门了。”

“那不是哦。我只是进别人家的门会这样。”

“嗯。让你们买的东西买了吗?”

“买了。”

“我父亲呢?”商青山问道。

“老爷已经回到丰州城了。”小一说道,想了想又补充道:“老爷跟怀大人相处甚欢。”小一想了想补充道。

商青山往灶里扔了块木头,道:“看来姓怀的还算有些理智。知道父亲活着他的那些谋划就没用了。”

“还有其他的消息吗?”商青山问道。

“难民潮暂时平息了,几大商行拿出了不少粮食,不过那些流寇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是一起失踪了。”小一继续道。

“伏牛村去了吗?”刘杰走过来问。

“去了。消息已经是送到了。那边也说,让你先在这里安心养伤。”

刘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就在刘杰这边还在养伤的时候,赵旭等一行人已经是从丰州城里出来了,赵旭躺在车上,瞅着天上的白云,说道:“刘杰这厮有这么厉害吗?单骑带着那个娘们兮兮的家伙闯了出来?我是不怎么信得。”

憨牛自是笑笑不说话,对于刘杰的武力值他是最有发言权的,刘杰这走了一路,练了一路,就是块木头也该能变成一把木剑了。何况自家少爷本身悟性不差,虽说是底子薄些,但也勤能补拙。

憨牛不说话,赵旭却是自言自语道:“这家伙看不出来啊,平时瘦瘦的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还藏了一手,当初跟我过招是没用全力啊。”

“看来找机会得跟他再切磋一下,要不然这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我做的名不副实啊。”赵旭躺在车上幽幽的说。

刘虎的父亲,那位被赵旭称为禁军统领的,问道:“公子,我们真的就那样答应那个姓怀的?”

“答应怎么了?我们有什么坏处吗?最坏也不过是窝在山里。”

“你知道吗刘蛟,人家其实并不在意我们是不是真的能够一统天下,别看现在对我们百般顺从,人家只是把我们当做一个可以落脚跳板,真的当元朝这个大船沉了的时候不至于一下淹死,我们能成事最好,成不了事无非就是个三姓家奴,再说了,读书人的事,哪能叫三姓家奴?”

“那我们要跟商家划清界限吗?”

“啊?为什么?”赵旭仰躺着坐起来,虚着眼,面无表情道:“刘叔,我看你真的是越来越笨了,倒是你儿子不错。”

“种地种多了,可能就真的变成个种地的农夫了。”刘蛟说道。

“公子,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快活的事情就是这种地的十几年,生了个儿子,现在想想,才发现自己最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亩三分地,吃得饱穿得暖。”

“刘叔,你要是让赵老头知道你这么没志气,非得骂你不可。”

听赵旭这么说,刘蛟苦笑一声,对那赵老头他是真的又怕又敬,赵旭突然伸手抓向刘蛟的肩膀,胳膊就要缠上刘蛟的脖子,但见那刘蛟肩膀一斜躲过赵旭的一抓,来回两下挣开赵旭的胳膊,一拳打在赵旭的左侧肋骨上。

“停停停,我就想试试刘叔的身手有没有落下。“赵旭疼的龇牙咧嘴,掀开看看自己的肋骨,已经青紫。

刘蛟道:“公子多虑了,我脑袋里该装的东西一样不少。身手亦不会落下,这是我这一个禁军统领的职责,种再多的地我也不会忘。”

赵旭小心的放下衣服,说道:“要是有可能的话,我也宁愿去种地,去读书。”

“殿下不可有此想。”刘蛟摇头道。

“我知道。”赵旭哼了一声,又重新躺下,看着天上的白云出神。

…………

时间是一晃,白驹过隙,元至正十一年到了。

黄河在至正四年(1344)五月,黄河暴溢,北决白茅堤、金堤。沿河州郡先遇水灾,又遭旱灾、瘟疫,灾区人民死者过半。

至正十一年四月,顺帝命贾鲁为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强征民工15万人开凿两百八十里新河道,使黄河东去,合淮河入海。

是的各位,你们没有看错,至正四年的黄河大决堤,到至正十一年我们的元朝统治者们才迫不得已去治理。我们在前边论述过,这个河修还是不修的问题,从后边发展的结果来看,主张修河的不一定是有远见的,不主张修河一定是有预见到这一天的。

由于时紧工迫,监督挖河的官吏乘机克扣河工“食钱“。河工挨饿受冻,群情激愤。于是著名的黄河大起义爆发了,无数头包红巾,衣不蔽体的汉家子弟朝着腐败的统治者撞了上去,不死不休。

“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至正十一年四月,一个叫韩山童的人,拉着他最早的信徒刘福通,在阜阳颍上县聚会。杀白马黑牛,誓告天地,决定起义。

我想各位在脑海里已经想象出那副画面,天高地阔处,垒黄土为台,来自远方的风带着自由的气息,两个有着山海般胸怀的魁梧男子站在台上,一身麻衣,斩白马黑牛,歃血为盟,向天地祷告,愿大业有成。刘福通宣称韩山童为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并自称南宋名将刘光世后代,当辅之。韩山童打出“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战旗

台下是一无所有的贫民们的怒吼,这怒吼震撼天地,最终会涤荡这片天地。

然,消息走漏,韩山童被杀,刘福通逃跑。

感觉自己在写段子,然而这是史实,两人运气之背,担得起非酋两字。

但是对韩山童而言也是幸运的,就刚才来说,其本人可谓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不过人死不要紧,但是他却有一个很好的信徒,一个绝佳的继业者,一个忠诚,侠义的好兄弟,刘福通。一个元末农民起义前期最能打的那个人。

你问有多能打?且听我道来。

在同年五月,刘福通在颍州率众起义,迅速攻克颍州城,点燃了元末农民大起义的烽火。随即进军河南,破城占地,横断豫南。同年九月,刘福通挥兵南进。在接下来四年里他将横扫山东河南安徽。猛的一批。

与以后的意气风发不同。现在的刘福通很伤心,他的人生导师韩山童死了,同时,他也成熟了,他从那个叫韩山童男人的羽翼下走了出来,在这片天地中搏击风浪。他骑在战马上,手掌因为常年农活满是老茧,拇指摩挲着刀柄,回望身后此起彼伏的红海,他想要为这片天地讨要一个公道。

虽是重要人物,然非主角,他在本书的字数到此已经用完三分之一,我们把视线拉回主角这边。

一年的时间,伏牛山下的伏牛村变了一个大样。低矮的土房子被推倒翻新成了砖瓦房,院子里种一颗梨树,春天梨花盛开的自是美不胜收。整个村子沿着中轴线分布,各家房屋并不相同但是又有一丝和谐统一的美。

最美不过人间四月,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万物都在焕发生计。伏牛村的人们扛着锄头,走进地里,进行着一天的劳作,一些的年轻人则是在村口的棚子里,招呼着来往的客商,把人们引进村里,再沿着伏牛河向上走,来到一片大的集市里,人声鼎沸,各色的商人跟那群久不入世宋朝遗民们做着生意。

“这一年已经快把我们将近百年的收藏都掏空了。”赵旭躺在椅子上说道。姿势是被赵老头看到会打死的那种。他现在整个人越来越没架子,身上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越来越少。

“你们的收藏不少啊,一年了还有这些东西。”刘杰瞅瞅手边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说道。

“切,这些东西我们也不多。要不是要不是看在今天新学院落成的大喜日子里你想都别想。”

“呵呵。”刘杰笑笑。继续手上的一篇文稿。那是倚天屠龙记的最后一篇。想着远在天边的朱元璋,刘杰心里就有感叹着,时也命也。

“有些事啊,勉强不来,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刘杰说了句。毕竟接下来的几十年都是我们那位位面之子朱同学的天下。

刘杰有时候会想,如果在他刚遇见朱元璋的时候,一匕首赐死了他,会不会在匕首刺中的一瞬间,位面强大的收束力会让自己这个穿越者暴毙而亡。不过想着自己一些的布置,和确确实实改变的周围人的命运,他又觉得,也许并不存在所谓的世界线的收束问题。

把脑子里想的那些有的没的赶跑。

“赵老派人去北方了?”

“嗯,掏空了一半的家底吧。”赵旭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一年的生意,基本上都给送出去了。”

“就换来了那句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

“这还不够?”

“够了。”刘杰笑笑。

“切,你这家伙笑什么,我们怎么可能就要那句口号,赵老说了,就是他们不找到那两个人,这句口号他们也会喊出来,我们送上那么多钱财,还有数不清的粮食武器,当然不可能就那样完了,他们起义队伍里,能说上话的位置,我们至少有五个位置。”说完赵旭颇为严肃的伸出一只手。

“那有什么用,真正说了算的还是刘福通。”

“白痴。”赵旭翻了个白眼,不打算解释。刘杰在政治这方面的觉悟确实不高,也没有反驳。在这一方面他真的还没有古人来的明白。

中国古代的政治成熟水平绝对吊打世界,而在这种政治权利场中长大的赵旭,其敏感度比刘杰要高了不知道多少。

刘杰还是喜欢干点自己擅长的事情,他抽出一张纸,给赵旭道:“伏牛山市场的利益属于村子的那一份都在这里,琉璃厂的建设已经是两个月前完成了,马上就要开工了,你就按照这法子烧琉璃就可以了。多试试,赵老头的老花眼能不能缓解了就看你这琉璃烧的怎么样了。”

赵旭一把抓过那个纸,迅速的扫了一遍。道:“我亲自去看着,这东西也就我多少懂点。”

刘杰又抽出一分十几页的文件,递给赵旭,道:“烧琉璃这事,其实我还没有那些匠人擅长,我就是提供个大体思路,所以不多参与,不过这个东西你得听我的。”

“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赵旭皱眉读了读这材料封面上的几个大字。

“你回去看看就行。这东西我也只是想了个大概,到时候肯定还要再完善,不过早点准备起来不会有错。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在你们山里的宝贝掏空之前把我要的琉璃造出来。”

“你所说的赚钱利器不会就是这玩意儿吧”赵旭眉头皱着,这琉璃实在算不得多么稀罕之物,赚钱肯定是有的,不过真要说能支撑的起伏牛村的消耗可就过了。

“别拿那些垃圾跟我的比。”刘杰想着村里老头拿着一个绿不拉几的酒杯,捧到刘杰面前,说,村子里缺钱,这玩意儿拿去用。老人想着用割肉般心痛的语气说出最豪迈话语时的样子,刘杰就有些心酸。

这种后世五块钱一大把的玩意儿,丢了都没人捡的东西,确实传家宝一般的存在。

“等你烧出来看看就知道,他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晶莹剔透。”刘杰说道。

刘杰看着从窗户看向外边,小桥流水,一排排砖瓦房,雪白的梨花,人来人往的集市,转个身,后山上则是一个个的作坊,冒着烟,刘杰深吸一口气,似乎嗅到了后世那该死的浑浊空气。

“老子现在受够了这清新无污染了,老子想要那熟悉的汽车尾气啊,混蛋。”刘杰嘴里低声念叨着。

上一章第152章 赌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无耻之师无耻之师无耻之师|历史“无耻之徒!”无耻之徒?能不能谦虚点,请叫我无耻之师吧……
  • 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黄维民著|历史曾一度骄横一世,令世界战怵的奥斯曼帝国,随着斗转星移早已烟消云散,但是通过重温奥斯曼帝国的历史和人物、制度和文化,去触摸历史风云中许多显为人知的细枝末节,可以使我们在奥斯曼帝国庞杂的陈迹中披沙拣金,钩沉发微,对曾经导致他的兴起和衰落的相互作用的各种原因,作出有益的探索,得出历史智慧的启示。
  • 晚清民国大学之旅晚清民国大学之旅李子迟|历史本书回忆中国大学在晚清民国时期的整个进程,包括那时的大学、大学教师、大学生们,包括那些可歌可泣的人物,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那些流芳青史的运动,那些意义非凡的事件,那些艰难、曲折、复杂、漫长的办学历程,那些或快乐有趣或感人肺腑的校园小插曲,那些振聋发聩、空谷足音的思想和言语,那些山水秀丽、楼宇精致、书声朗朗的校园。你也可以把它看成是一部关于1949年以前中国大学的百科全书;是中国近、现代大学发展史的“民间版”、“通俗版”、“故事版”;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朝圣之路。因为,那正是我们的魂,我们的根啊!
  • 大宋第一状元郎大宋第一状元郎日日生|历史靖康前夕,大宋歌舞升平,汴梁春风糜烂。 穿越到一个远近闻名的守正君子身上,杨霖走到哪都是一片敬重的目光。 可是他的本性已经快要掩盖不住了... 书友群:518666494
  • 周天争霸之群英召唤周天争霸之群英召唤冷默邪|历史小职员接到老总电话,升职为经理,惊喜若狂之下滚下楼梯摔死,再次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成了皇朝九皇子,正当他以为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之时,却发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居然是被自己的太子大哥毒杀的……
  • 大汉边军大汉边军都尉|历史男儿浩气,男儿热血。男儿当提三尺剑,建不世之功业!汉末!又见三国!都尉写三国不走寻常路,希望带给读者的是一个个有血有肉充满智慧的人物。良臣猛将真的就那么容易收吗?现代人到了古代就真的很有优势吗?猪脚刘武将会一刀一刀的砍来名声,砍来人才。新作了一个群,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来找我。大汉官军:167162336
  • 武僧也称帝武僧也称帝低调坚忍|历史有着啸傲九天旷世奇才的国防科技大学研三学生武啸天蒙受着不白之冤,救人反被讹诈,英雄未成无钱手术身惨死,科研成果被导师无耻觊觎,他死不暝目。带着满腔的恨意和科研成果重生古代,从沉论无所求到淡然有追求再到奋起享需求,文韬武略,高科技政治体制,经济农业手工业商业甚至工业发展,军事未来型武器,一路有亲情、友情,更少不了爱情,看武昇(武僧)打造怎样的大同世界,人间天堂……人生可以有缺憾...
  • 诛日之大浪淘沙诛日之大浪淘沙荒原野狮|历史破阵子--中国梦万里江山依旧,三千明月风流。几度斜阳今古事,多少青山烟雨楼。问天无尽头。系马南疆放纵,试刀东海封侯。生有炎黄传傲骨,死亦包罗魂九州。龙泉剑上秋。涉外律师一次惊险的龙卷风,穿越大明朝的万历十三年。考取进士及第,与江南的神女教美女教主的爱情故事穿插。并且成为民族英雄戚继光的成龙爱婿,期间邂逅秦淮八艳之一的马湘兰,江南才子王稚登,被万历皇帝派北朝鲜与日本人作战。
  • 捻军风云捻军风云昊龙|历史咸丰三年(1853年),就在太平天国一路高歌猛进定都南京之时,曾国藩的湘军也在湖南正式成立,而在皖北也掀起了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的高潮,不过,与太平天国运动相比,捻军运动的分散以及政治上的犹豫动摇,更说明了在满清的压迫之下,普通农民被逼上梁山的无奈中华民族内忧外患,张禹爵来到了这个时代
  • 东汉末年之乱世红颜东汉末年之乱世红颜天台山老怪|历史“我原本叫周世宇,职业:会所大老板。男,32岁,未婚,现在魂穿到东汉末年,改名周诗语,职业:民女???女,16岁,闺中待嫁??活该你个扑街作者!!外挂呢?系统呢?!怎么什么都没有??!只有“关羽的爱??曹操的爱??吕布的爱???什么鬼!??说好的称霸天下呢??” “我周诗语,来到这汉末乱世,即便成了个萝莉!我也还是你们的大哥!” 这是一个现代大哥穿越回东汉末年变成妹子的故事。 (三国变身文,偏向单身狗,无后宫,有暧昧。更新通知/催更群:572901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