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 ag竟咪

第5749章 夫妻之情

第 67 章 我们私奔去 (1)
   童童根本不知道,在她被陈晋南这只大灰狼给吃掉了的同时,在她的家里,夏经旭正在上门认亲。
   这是夏经旭和陈晋南商量好的,陈晋南在婚宴上带走童童,给夏经旭腾出了足够的时间。
   林子叶事先接到了陈晋南的电话,他只是说,下午会有客人来看她,请她在家等一下。
   林子叶问客人是谁,陈晋南沉默了半天也没说,只是含糊地说是她的一位老朋友,等见面了就知道了。
   林家的门被敲开,林子叶开门看到是B市的市委书记,她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位在电视上经常见到的人物突然到了自己家,让她有些慌乱。
   “叶子。”来人亲切地笑着问她好。
   这便是当年丁佳欣嘴里经常提起的叶子姑娘,他当然见过,她出镜播报的新闻他印象深刻。如今已经尘满面,鬓如霜。
   “夏书记!”
   “我可以进去说话吗?”夏经旭仍是彬彬有礼地问。
   林子叶这才反映过来,忙把他让进了屋。
   夏经旭进了屋子站好,先是对着林子叶弯腰鞠了个躬。
   林子叶一下子被惊着了,她有点心慌。
   “夏书记!您……”林子叶惊的差点跳了起来,伸着两手不知道是否该扶他。
   “我代表我自己,还有佳欣谢谢您。”他眼里有湿意。
   “您是……”林子叶吃惊的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上。
   “我是童童的父亲。她是我和佳欣的女儿,我是在童童受伤以后,陈豫北告诉我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谢谢你养大了她。”
   林子叶受到的振憾太大了,当年跑新闻劲头儿十足的叶子姑娘早已经变成了在菜市场和人分毛较价的林妈妈,怎么一下子接受这么个事实。
   “您快请坐。”她稳了稳神,忙去给他沏了杯茶。
   夏经旭没有以往在电视上那样沉稳自如,而是略显得有些拘谨。
   林子叶当然明白他的心理,只是她做梦也想不到当年丁佳欣的恋人是他。她更不明白明明佳欣那时一脸幸福的小女人的样子,为什么最后却是这般收场。
   她是个好听众,这是一个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爱情故事,她想知道丁佳欣死不瞑目的爱着这个人,是为什么负了她。她不卑不亢地坐着听他讲述他和丁佳欣的故事,讲述他不得不要的婚姻,讲术他在闻知丁佳欣死讯后,疯狂地去她家乡的小城找她。他不是不怀疑丁佳欣的孩子是他的,但是终因找不到当事人,而放下了。
   林子叶为丁佳欣的命运感叹,却也觉得造化弄人,怎么兜兜转转近二十年了,这些人又因为一个孩子又聚到了一起,只是少了至关键的那个人,那个耀眼美丽的女人。
   “孩子还不知道这事儿吧?”她问。要是那小丫头知道了真相,肯定会有情绪表露出,而不会像现在这般没事儿人一样。
   “是的,关于这件事情,我想听听您的意见。”他小心的看了她一眼说。孩子是人家养大的,他还真说了不算。
   “告诉她吧,她和我要了快二十年的爸爸。”她微笑着说。一句话,包含着多少的辛酸,夏经旭当然能想象到。
   他沉默了。
   他这个父亲在孩子的生命中一直是缺失的,如今找到了,孩子已经长大了。
   “很惭愧,我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无论什么理由,他都是一位始乱终弃的男人。缺失的二十年,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的。
   她安慰地对他笑笑:“那孩子在十岁的时候就和我说过,妈妈是抱抱,爸爸是靠背。所以,无论妈妈有多爱她,都是替代不了父亲的爱。”终是补不上遗憾,也总比父不详要好太多。
   夏中旭如被魔咒点住了般不能动。至此他才明白,作为一个男人他这一生欠下了什么。
   十·一长假过去以后,童童仍回到学校上课了。
   大四的课本来就不多,一周才两节课,她主要是跟着大三上课,她大三请了一年实习假,又没考试,有些科目她学是想补回来。
   实际上,在大四上课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大部分同学都实习去了。
   童童趁了一个周末回到了步云山中心学校,去看那里的孩子们,看那所学校建好没有。
   是石头开着那辆悍马去的,拉了一车的学习用具和课外书什么的,全是艺术学院的大四学生们捐的。
   到了乡里一打听,才知道新校舍乡里选址在另外一个地方,离镇上不不远,但是视野开阔,交通方便,还修了一段镇上通到这里的柏油路,又宽又平两边还有路灯。
   为了不耽误孩子们新学期的课程,陈豫北把援建四川灾区中学的设计完全搬到了这里,还增加了针对这里山区实用的地方,教学楼盖的非常漂亮,分有初中部和小学部。另盖有宿舍、食堂,有平整的操场,上面有塑胶跑道,家里离的远的学生可以申请住校。
   这所学校已经成为N县市最好中心学校。
   童童请学会生发起了一个支教行动,得到了各系的响应。陈晋南守约,每个周末都会给她派车去步云山乡上两天课,同去的会有Z大其它系的学生,所以即使她有事去不了,还是有很多同学会代她去上课。步云山乡中学师资力量一下子得到了加强,经徐光忻协调,今年县里还答应会分配两位回乡的大学生来做老师。老校长拉着童童的手说,他教了一辈子书,终于可以死也瞑目了。
   这里是她工作生活了一年的地方,她也是在这里重生,她希望这里的孩子们能载着她的梦想起航。
   天冷了,陈晋南帮林子叶搬了些东西回杏林街八号。原因是,他和童童周末都会回到这里来,林子叶没办法,总不能和女儿分开住,便只好周未也回来陪他们。
   这样一来,陈晋南每个周末都会来吃饭,有时候在外面应酬晚了,也会回来住在楼上的另一个房间,比那母女俩更自觉地把这里当家。
   林子叶虽然不十分愿意,但是只有母女俩住在这里还是心里空空的,有点害怕,住进个男人心里还是踏实多了,再说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实在需要家的温暖。她也能体量陈晋南的心情。而童童好象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完全随着他安排。
   她在为自己毕业的去向伤脑筋。
   一般来说每年进入十二月份,就到了毕业生签约的旺季,各种招聘会也接踵而来。
   刘珂已经决定出国了,在准备托福;郭青青签了老家那边的电视台;只有刘晓峰决定留下来。
   自从知道晓峰和石头来往后,童童由衷地替他们开心。陈晋南说石头将转到市公安局任职,童童希望晓峰能签到B市一个不错的单位,这样石头哥哥就能在B市按家了,她实在是喜欢这个护着她的哥哥。
   江佚通知她,系里推荐到B市电视台的名单里有她。他微笑着对她说:“决定权在你。去或是不去。”童童不知道这个机会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宋雪如签到了省台,据说是签的台聘约,而这次进市台,说是合同制的,这是学校推荐能争取到最好的合同了。
   江佚看了她一眼,鼓励她说:“B台正在筹备新的栏目,需要新人,如果能进去,也许有一个不错的机会。”
   不是不心动的,这是自己奋斗的目的,承载着亲生母亲和养大她的妈妈两个人的理想。
   院长胡吉来找她,告诉她如果想读研,他会做她的导师。
   而外语学院的查海蓝教授也向她发出了正式的邀请。
   命运似乎给了她很多选择,可是她却要把最重要的因素考虑进去。
   在周五的时候,她给他发了个短信,问他晚上是否有空。
   他不说是否有空,只问她:有事吗?
   嗯,有事想和你商量。她回复。
   好,晚上放学在家等我。他这样说,便是要她在公寓里等她。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他推掉了一个宴会让主管的副市长参加,自己匆匆赶回了公寓。
   她极少主动打电话要求什么,二十岁的女孩子,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她和他在一起,像是被生生抽掉了十年,只能跟随着他的步伐,适应他的圈子。她凡事都是以他为先,尊重他的方式,小小年纪便这样懂事这让他心生歉疚。
   他回来时,她正在卧室上网查资料。听到门响,光着脚跑了出来,也顾不得他满身的寒气,一下子挂在了他的身上。
   他忍住笑打趣她:“丫头,即使这样想念我,也要等我换了鞋子和衣服不是?”
   童童红了脸,捶他一拳松开了手,又跑回自己的房间。
   开了一下午会,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儿,他先是去洗好了澡,换了件舒服的衣服后来到书房,连着打了两个电话处理了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