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99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琉金区,市长办公室。

“不愧是曾经的联盟十大理事之一,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依旧还是对联盟的事这么了解。”金华坐在沙发上,在他一侧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墨旋奂看到的那则更改过后的公告,而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则是坐着雪清然。

“我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时刻保持着信息流通,还指不定那些老家伙会做出什么傻事了。”雪清然摇了摇头,一脸地无奈。

“不过你让我发的这条假信息最多也就只能瞒他一两年吧,这之后你们又该怎么办?”金华说着,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一两年?呵,要是真能瞒这么久就好了!”雪清然愣了愣,而后却是一脸地嘲讽。

“莫不是你觉得你们所说的那种能力真有这么变态?我们这背地里还没出现的事他都能自觉真假?”金华诧异,根据雪清然的表情来看,这显然是高估了隐瞒能力,然而这种事若是不捅破别说一两年,一般人一辈子也不会察觉到。

“我只希望能给那孩子两周的时间就行了,希望到时候上面的计划能够抵过那孩子的存在吧。”雪清然摇了摇头,依旧是一脸无奈。

在一旁的金华默然了,他从雪清然的眼中看到的不止是无奈,更多的是一种焦虑与担忧,雪清然所说的那种能力,心印,罪恶之源,恐怕早就已经超越了人类数百年的未来历程了。

琉金区,裁决机关分部。

“老刑呀,你说我们这次这么做,对吗?”费起明躺在一张躺椅上,双目看着镂空空洞间的天空说道。

“如果按照胜利者的定义来看,我们的做法绝对是错的。”刑流域同样看向了天空,双眼当中充满了混浊。

“我去你个老刑,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现在告诉我咱们站错边了,又是咋滴?”费起明当即就是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刚刚的忧郁像是故意做出来的一样。

“不然你还觉得我们做的对不成?”刑流域翻了个白眼,刚刚酝酿好的情绪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不是吧,老刑,都这个时候了,你不会在跟我开玩笑吧?”费起明说着,直接靠近了刑流域,一脸的慌乱。

“行吧,说实话吧…”见状,刑流域也是摇了摇头,表情又变得深沉了起来。

“我就知道老刑你这家伙还有一手,这我就放…”费起明见状顿时就眉开眼笑,然而还不待他说完他的整个脸又都僵硬了。

“说实话吧,我又不是坑你一次两次了,你还在乎多这一次吗?”刑流域立马就是切换了表情,冲着费起明吐了吐舌头,而后赶紧与费起明保持着距离。

“老…刑!”费起明抖动着眉头,脸上的气焰显而易见,下一刻撸起袖子就是追着刑流域打。

画面一时之间像是回到了两人许久之前的岁月,一群十多岁的孩子,一群十七八岁的青年,一群二十多岁的命运改造者!

某一时刻,两人脸上出现的不再是平日工作中的严肃,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或许打也打累了,追也追疲了,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躺在了那个镂空的天空之下,四周均是繁杂的公务与灰色的铁皮,唯有这一方镂空之下才能看到如此明媚的阳光与天空。

“虽然,在胜利者面前我们或许是错的,然而这世上存在的也不仅仅是胜利与失败。”刑流域说道。

“就知道你这家伙会这么说。”费起明翻了个白眼,一个拳头在刑流域面前又晃来晃去。

“别说你都忘了,要是能够回到过去,就算是世界末日了又有何惧!”刑流域轻轻推开拳头,眼神当中充满了某种憧憬。

瞥了瞥这样子的刑流域,费起明也不再挖苦什么了,整个人也都释然了,眼中同样出现了刑流域那样子的目光,说道:

“也是,这次也权当对那家伙的一个补偿吧,这么多年来,要是没有他,估计也不会有如今短暂的安宁了。”

琉璃区,西边山区,出口地带,马车内。

“旋奂,要是憋的慌就说一声,咱们离看守员还有百来个人。”汪洋对着座位下的一个酒桶说道。

“不碍事,我还好,汪老师你还是等彻底出去了再叫我吧。”酒桶微微颤动着,里面传来了墨旋奂的声音。

“放心吧,咱们这种城外人,守卫应该也不会检查太严。”这时马车前面的陆花棉探出了头来,这么说道。

马车上的几人互相看了看,而后纷纷点了点头,不再关注那装着墨旋奂的酒桶。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马车来到了出口处,众人的心也是都提到了一个高度。

“喂喂喂,说你们了,干嘛的?”

一个守卫一边说着,一边拿着电击长棍撩起了马车后面的那层帘,里面的汪洋与王琳正在拥抱着,脸色通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兄弟他这不是刚找到对象吗,长官还请见谅,见谅。”陆崇立马就是表现的一副羞愧的模样,一边阿谀奉承着还不忘一边回头横了汪洋一眼,当然这都是几人事先安排好的方案之一,不过陆花棉作为正处于热恋的年纪,看着两个男女搂搂抱抱多少还是害羞了起来,本能地一脸通红。

而正是这么自然的反应,守卫也真的就放松了警惕,别有用意地看了一眼车上的人,说了一句“一群土包子”就挥了挥电击棒示意赶紧走,看都没看车上的酒桶以及其他货物一眼。

几人心里一喜,不过并没有放松警惕,运用着这瞒天过海的喜悦,表现出一副受到长官厚待的样子,架着马儿就是赶紧行动了起来。

马车缓缓从老久的城门出口经过,众人的心也是由忐忑逐渐变得放松,只要出了这城门,一切都好说。

然而就在最后一个马车轱辘将要滚过时,担心的声音还是响起了。

“诶诶诶,前面马车上的几个,做什么的?车里装了什么东西?”

话音刚落,一个长官模样的人乘着飞行推进器就这么从城墙上边飞了下来,在马车前面也在同一时间出现了地刺机关,马车的前路被断开了。

“长官,他们就几个土包子,刚刚还在干那事,我这不是最近运气不好吗,想发发善心让他们过去。”拿着电击棒的守卫见到来者,立马就变得畏畏缩缩的,说话都是颤抖的。

“你还有理了?知道为什么运气不好吗?让你干好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吗?不知道最近上面查的严,万一就是从琉璃流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责任,你担的起吗?”长官模样的人一双怒目,说的那名守卫哑口无言,手中的电击棒都是没抓稳。

“长官,那个,您看,我们就是做一些小本生意的,都是些酒水货物什么的,这不是看琉璃的那些个大人物看不上咋这货吗,就想着年底回去卖掉,好过个好年。”陆崇赶紧下了马车,对着长官模样的人比刚刚更加恭敬。

“是什么货那要查过了才知道,怎么你这么紧张莫不是真的有东西?给我查!”长官模样的人不买账,表情变得更加恶劣,手一招,身后数名守卫立马就是不顾陆崇阻拦,直接掀开了马车布,冲着最前面的一些货物搜刮了起来。

“长官,不是,长官,我们这…”不止是陆崇,汪洋几人也是开始了死缠烂打模式,那叫喊的叫一个惨,像是真的担心货物被搜刮了一样。

守卫哪里会顾虑汪洋等人的反抗,长官都下了命令,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得去啊,不然比这更恐怖的惩罚可就逃不了了。

“报告长官,货物确实没有问题!”一翻捣鼓之后几名守卫并没有发现什么越了规矩的东西。

“您看,我都说了我们这是你们看不上的东西吧,您说说我们这还怎么卖出去呀!”陆崇说道,看着车上被捣鼓的一团乱的东西,一脸地苦闷。

“都查完了?那女的座位下面的桶是干什么的?”长官模样的人丝毫不曾理会陆崇的苦,目光变得更加严厉,直接锁定了车上被当作座位的酒桶。

几人心头一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长官,长官,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这次来琉璃做生意,就属这桶酒能卖点钱了,您要是给我们捣毁了,我们这一家还有我兄弟还怎么回去过年了。”陆崇立马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像极了在呵护某种重要东西的样子,然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在保护某个重要的人。

然而长官模样的人丝毫不留情,这一次直接自己出马走了过去,一把推开汪洋和王琳,就准备揭开那桶盖子了。

众人的心也都在这一刻急剧变化,心中的大石头越来越沉,里面的墨旋奂更是紧张的快要窒息,哪怕是一丝的呼吸都不敢有。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自人群后方传来,长官模样的人更是直接收手毕恭毕敬了起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堵的这么厉害?”

来者正是雪幻,借助着推进器很快雪幻就来到了众人面前,几人见状,心情更加复杂,在他们看来雪幻是不认同墨旋奂的,而她这一来,一行人的一些小聪明恐怕就真的没用了,最大的担忧终究是来了。

“报告雪主管,方才我们想查验货物,结果这群人死活不肯,属下怀疑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这才耽搁了这么久。”长官模样的人说着,指了指那个酒桶。

“不,不是的,大…”陆崇面对着雪幻十分复杂,之前还在同一个屋檐下交谈过,对方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然而现在这个处境当真是一言难尽。

“不干净的东西要查,不过马长官,你这查法会不会太过了?人家快要大过年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们这么捣鼓,别人还生活不生活?这以后谁还相信我们墨氏集团?”雪幻不曾看陆崇等人,目光在酒桶上略微停留后就扫向了那一堆狼藉的货物,眼中的怒火就这么对准了马长官。

“属,属下明白了,这就放人!”马长官愣了愣,而后也是吩咐守卫将已经不能用的货物清理了干净,马车前面的地刺机关也都撤了。

几人那吊着的心瞬间放松了下来,一个个看向雪幻充满了感激,不过并不是那种朋友间的感激,更像是陌生人主持公道的那种,毕竟在几人看来,雪幻相信的还是目前在琉璃呼风唤雨的墨玄幻。

然而就在几人准备谢过离开时,雪幻又皱起了眉头。

“慢着,我有说你们能走了吗?”

几人皱眉,一脸地不解,就是马长官都颇为疑惑。

“你这长官怕是不想当了,我说了查法有问题,说了让你不查吗?要是万一流露出个什么不干净东西,这后果你担当的起?”雪幻生气地说着,几人这一刻的心又开始提到了最高处,果然雪幻还是雪幻,相信的还是墨玄幻。

“属下知错,这就查!”马长官说完立马就又将目光看向了那酒桶。

“算了算了,这次就便宜你们了,难得我亲自来一次,我来查吧!”雪幻叹了口气,冲着马长官摆了摆手,自己来到了酒桶前,在众人各怀心思的目光下,酒桶盖子,被揭开了,里面的墨旋奂与雪幻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两人的对视宛若定格画面,马车周围,汪洋拉着陆崇夫妇,王琳拉着陆花棉,马长官以及一干守卫纷纷目露眉头,这究竟是看到什么了?

就在双方都准备有所行动时,雪幻终于有了动作,刚刚与墨旋奂的对视就像是不曾发生一样,雪幻转过头就是一把盖住了盖子,下马车直接吐了起来。

“你们这也叫好酒,这味道…趁早倒了吧,别害人了,赶紧让他们走!”

雪幻一边说着还一边嫌弃着,虽然马长官等人并没有闻道什么异味,不过既然主管都这么说了,至少那味道不是她喜欢的,那他们自然就会跟着奉承,直接像是在赶瘟神一样,将汪洋一行人驱赶了出去。

几人心情复杂,坐在马车上回头看着那熟悉的女子,一时间想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不过好在他们终于出来了,好在他们终于逃脱了墨玄幻的管理范围,至于其他的麻烦,也只能以后再谈!

“旋奂,你刚刚是怎么做到的?这都能瞒过去吗?”

汪洋好奇着,此时墨旋奂与陆花棉都是坐进了马车棚内,由陆崇夫妇驾驶。

墨旋奂摇了摇头,一脸苦笑。

“你该不是又恢复了一些心印的能力吧,隐身了?”

陆花棉同样好奇着,能在雪幻那样的凝视下没有被发现,除了隐身恐怕还真的办不到。

“还隐身,哪有那么好瞒过去啊!”墨旋奂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或许这世上从来都没有能瞒过的事吧,有的恐怕只有甘愿被骗的人。”

几人听到这话后纷纷沉默了,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不止他们想的这般,加上之前那被抢先一步的公告禁止和重新公告,这之间的关联说没有那是假的,倘若真是这样,对方这么做的意义又何在了?

带着疑惑与不解,几人逐渐朝着涡泷的方向前行着,那里是关于墨旋奂一切的起点,也是墨岚等人一切的终焉,贫穷,与琉璃截然不同。

或许这就是墨旋奂的命,但这一定不会是墨旋奂最终的结果,从他知道自己叫墨旋奂开始,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了墨岚等人取这个名字的含义。

本来过着隐居生活的墨岚等人完全能够改名换姓,然而却依旧选择了“墨”氏姓氏。

纵使当下漆黑如墨,他日必将凯旋而归,最终定会美仑美奂!

“我叫墨旋奂,我之命,如此这般,也绝非这般!”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九命猫人九命猫人简简白|短篇“什么?我成人妖了!” “消停点,你以为我愿意与你融为一体?” 一道闪电将他和怀中的花猫劈为一体,从此时男时女,好在,他因此拥有九条命以及超人的能力,本以为可一生潇洒,殊不知猫族有个诅咒,猫一旦爱上一个人,便是毁灭……
  • 愿你与时光安好愿你与时光安好南鹿肥鱼|短篇我一直都羡慕一种爱情,从校园走向婚纱的爱情,异地也好,同校也罢。同样我也一直很想有这么一段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 或许我与这世间之间只差一个你,你比岁月更令人牵挂,我想在荒凉的境地、枯木逢春的季节,我亦逢你,把你照亮,陪你一起慢慢变老。 有俩种遗憾是挥之不去的,遗憾的是这辈子从来没有被人坚定的选择过,更遗憾的是曾经那个喜欢到骨子里的人最后连手都没有牵过一次。
  • 陷入无尽长眠陷入无尽长眠墨屿恢恢恢|短篇我,一个没有梦想,对未来没有规划甚至于说是充满迷茫的大学生,从初中开始接触网游学会通宵之后就迷恋上了无尽的沉睡。通宵之后的补眠暂且不说,暑假在家我常常是凌晨2、3点睡,早上7、8点自然睁眼,然后再闭上眼换个姿势睡到天昏地暗。借由这一恶习衍生出的拖住我苏醒脚步的,就按字面意思来称呼它吧——白日梦。但我更喜欢称呼它为——白日梦魇。
  • 娇妻来袭,老公要给力娇妻来袭,老公要给力YG药罐|短篇夏柒柒自认为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对的事就是遇到了纪凌霄,然而纪凌霄却认为不是她做过最对的事,而是上天赋予他们的缘分。她:“老公,我要出去跟朋友聚会。”他:“不准!”她:“老公,我要出去看电影。”他:“不准!”她:“老公,我要……”他笑笑,把她抱到床上,“这回准了!”
  • 逸者说逸者说大旗ak|短篇拓一方小天地,留只言片语。繁华世界,找寻一个答案。
  • 天才作家的死亡天才作家的死亡崇笙的拾染|短篇生活在异样家庭中的少年,心里逐渐扭曲,靠着文字为生,最后抑郁而死。
  • 忘不掉的初恋啊忘不掉的初恋啊安颜小锦鲤|短篇【暗恋小甜饼】路小雨:“开学第一天,一个帅帅的男生坐在了我后面,啊啊啊,好激动,心跳好快,怎么办,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 韩安然:“军训的时候,第一眼我就注意到了她,傻乎乎的,像个小鸵鸟,嗯,有点喜欢。” (学渣萌妹VS校草学霸,甜甜的暖心小短篇,不甜不要钱~)
  • 遇见你又是晴天遇见你又是晴天莲花生发|短篇十年后,他们再次相遇。 那是一个连续阴雨天后的晴天。 容颜虽已改变,但心却依然牵挂着对方。 爱情不需要朝朝暮暮,也可以地久天长。
  • 漫步于你我的全世界漫步于你我的全世界红尘只影|短篇漫步于你的全世界:走过千山万水叙述生活中的故事,有他人的也有我自己的,还有我听说过的;有励志,有伤感;有愉悦,有低落;也有怪异的,形形色色,总之这将是一本杂乱的书,读起来也许会感到毫无章序,但这就是本书的特点,一本漫步于你的全世界中讲述生活中各种故事。
  • 重生之七日阎君重生之七日阎君沐子清欢|短篇一朝重生成地府阎王,竟被告知:寿命只剩七天! “您只剩下七日寿命了……” “你这个庸医,睁大眼睛看看,老子可是阎王……” “臣不知,还请阎君恕罪,您应当仔细回忆一下,是否触怒天君,亦或是有什么其他缘由……” 生命的最后七日,竟受到七种情绪的轮番轰炸! “庸医,你快看看,我这是怎么了?” “您的内分泌开始失调,可能会引起情绪上的过度兴奋,生理上的性冷淡,无能,还有阳……” “住口……” 重生的灵魂,失落的记忆,缥缈的爱情,竟在七日之内上演…… “钟馗,你说……这地府一天,是不是人间一年啊” “回禀阎君,地府比人间,每日少两个时辰” “好了,你可以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