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游戏的开端:都市暗杀——完

尤嘉返家的路途特别绕了回去,在先前离开时有偷偷的微幅挪动一点安全屋的窗帘,虽然只有露出一丝丝的空隙,但

已足够了,里头是黑的,他们已经走了。

本来就是自己没来由地贴上去的,只因为自己想要脱离那腐败的环境与既定的未来,原本以为可以跟着他们探索非日

常的世界,不过到头来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祈祷著世界会继续混乱下去,而非趋于平稳,起码,能将自己卷离。

“流程你都有好好记住吧?”

“知道啦,妳都不知道讲几次了。”

出租车司机不时用后照镜瞥著后座的二人,抓到了一刻与间奏对眼的瞬间。

“我看过很多人,比你们自信的人我也看过不少,但像你们这样年轻的,我还没见过,你们很有实力,不像会是遵从

那些吸血鬼的人。”

间奏直盯着后视镜中的出租车司机,没有眨过眼,无声无息地掏出手枪,将枪口抵在椅背上。

车速缓了下来,靠旁停下,来到了指定地点。

“对于这样的你们,我只想说一句:稍微,保留一点吧。”司机露出和蔼的微笑。“放心好了,我什么都不会说

的。”

间奏默默收起手枪。

“谢谢您的建议,可以的话,这是您捡到的,您没有载过我们两个,谢谢。”晓叶下车前给了司机一小叠面额最大的

钞票。

“谢谢,我只不过是个开车糊口的老头子罢了。”司机挥了挥手。

拿了手提袋下车。

走进了一栋商业大楼,来到了柜台前方。?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们跟高总有约。”

“好的,请问尊姓大名。”

“K 。”

“请让我稍作查询,稍等一下。K……”服务员默默复诵。“好的,有查询到您们的预约,那麻烦您们上去五楼,到五

楼之后会有专人带您们前往高总经理办公室。”

“谢谢。”

也不等她说就坐,晓叶与间奏擅自坐在主位对面的沙发上。

从黑网看见她的征才消息,从名字与文上的文字擅自判断成男性了。名为高行承。

她从总经理桌走出,缓慢移动的打量著二人。

“K?比我想像中还要年轻呢!无论是你,或是妳。”高行承带着颇富兴致的表情看着二人。“所以哪一位是K?抑或

二人都是。”

莫约四十来岁的女性。

“都是。”

“比我想的还要年轻太多了,这不太符合我的要求。”

“我还以为这一行与年纪无关。”由晓叶率先开口。

“当然有关了,年纪通常代表着经验。”

“那是刻板印象。”

“是哦!就是刻板印象,深度刻划在脑中的第一印象。从妳的口气可以判断出,你们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既然如

此,何必来找我呢?”

“我们需要雇主,而妳正在征人。”

“那就回归到一开始的话题吧!我对你们并不了解,而且从年龄来看,我不认为你们会拥有多丰富的经验,这还真是

糟糕透顶了是吧?这要让我怎么雇用你们呢?”

?“测试吧!”沉默许久的间奏在这时开口。

“真是不错的提议!只不过进行测试需要时间与人力,还有各式各样的隐性成本,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让我有非需要

你们不可的感觉,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这个机会呢?”

“既然妳能透过黑网去发布征才讯息,那应该也能调查到我们的资讯才对。”

“只报上一个单字的你们可是很难搜寻的。”

“这就是我们这边的疏忽了,那么,换个关键字如何?”

“嗯?”

“间奏。”吐出了自己的名号。

“夜行?”高行承脱口而出。

“既然妳知道那就好办了。”

“金呢?”不愧是对外的窗口,只要谈论到夜行,第一时间都是想到他。

“失踪了。”

“真是意外。”

“所以,怎么样呢?这个名字能让我们接受测试,还是直接雇用我们。”

“很好的履历,恭喜你们能接受测试。”高行承扬起笑容。

“我还以为能直接入选,真是麻烦。”间奏叹了一口气。

“你们该不会以为,来应征的只有你们两个吧?”

“果然如此。”又再叹了口气。“那么,测试内容是?”

“到这里去吧!”高行承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条,间奏接过,上头写着地址。“内容到了就知道囉。”

离开之前,间奏回头一问:“顺便问一下,接下来还会有其他人来应征吗?”

“你们是最后一组。”

“要是其他应征者想要有效的减少对手,我们一走出大楼就会有危险。”

“先来的人可以在外等著,而后来的我们则对他们一无所知。”

“恐怕来的时候就被盯上了,没有多加确认,大意了。”

?由晓叶起头,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各自分析著。

“你的那个‘感觉’,范围有多广?”

间奏歪头思考,回想之前的情况,以古拉爵向下攻层的情况来看,大概是两层到三层楼,换算成长度单位的话,大概

是──“十公尺左右吧?”

“十公尺吗……连到对街都有点勉强,这样的话会很麻烦……”

“欸欸等等……妳要我靠这感觉干嘛?妳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过于防备了吧!

晓叶以狐疑的表情看着间奏,想不出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第一,我现在没有那个感觉可以去感应;再者,我们很安全,不会被袭击的。”

“什么意思?”

“根本没有地方能够狙击这个位置的地方,起码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找出来的,再来,没有人会想在这个时间点擅自

攻击,由骚动所引发的烟雾,胡乱攻击只会伤及自己,引发更大的混乱,趁著烟雾散去前重新整备才是上策。”

晓叶直愣愣的盯着间奏瞧。

“干嘛?”

“没事。只是在想,你偶尔也会说点像样的话。”

“确定是这里吧?”

“应该是吧。”

间奏与晓叶站在了一栋大楼面前,从出租车下车前还再三向司机确认,排除司机看错地址,不然就是高行承给了错误

的地址,又或者,就是这里。

“上面写三楼。”

“或许这就是测试内容?”

这是一栋还在排定时程,尚未拆除的废弃大楼。原本是间商业大楼,在老板破产后,又被爆出结构有问题加上过于老

旧,没有人想要顶下,于是政府由接手,将其排入了都更规划区之中。

虽说结构不完全,但也不会没事就倒塌,若是没有地震之类的天灾还算稳健。

?“走吧。”

“嗯。”

跨越过无用的黄色封锁线,走到大楼里头。原本的玻璃自动门已被卸除,唯一对外的防备直接裸空,看来是不少游民

会选择的居所,虽然无水无电,但能遮风避雨已经是莫大的救赎,更别提还有一个能回去的“家”。

大楼里头的确有着看起来像是游民的存在,有的直接躺在层层堆叠的报纸上头,有的用断片档板架构出属于自己的地

盘。

要前去三楼,一般在大楼中的移动方式是透过电梯,先不提没电这回事,就算有电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维修保养,而电

扶梯的话,是个相当不妙的选择,会把自己暴露在任何角度都可攻击的糟糕位置。

所以就是楼梯了。

利用常识判断,很快地就找出楼梯的位置,通常是位于大楼的边侧,所谓的楼梯就是逃生门通道,推开厚重的铁门,

后头果然就是楼梯。

毫无阻碍的来到三楼的逃生门,没有立刻开门入内,停下了脚步,实在是太过顺利了,顺利到令人起疑,或许只是自

己的疑心病太重,其实是测试到三楼才开始,无论如何,谨慎总是不会错的。

直接把藏于胸口内侧口袋的手枪给掏出,两人对望了一眼,不用多做交谈,默契已经好到光靠眼神就能够沟通了。

晓叶推开门,此时间奏只剩下眼前的世界,视野从灰白的铁门逐渐转为空旷的平面,手握著的枪陡然击发!

接着跨出脚步,同时挪动身体角度,再连二击发。

间奏看见了拿着枪的人,三个人,趁着他们开枪前抢先开枪,极具自信的举动,认为自己的速度较快而且不会Miss。

等到室内回响的枪声停歇后,晓叶才从门后走出。

接着迎来的是口哨与男性的声音。“反应真快。”应着声源,间奏的枪头对准了他,他的双手早就举起,示意自己并

无敌意。

“我如果不是等到现在才出来,我已经被枪杀了吧。”

“而且挺厉害的,每一发都是落在眉心中央。”另一个人从另一侧出现,蹲低检查著间奏的作品。

间奏转头过去,手上的枪依然对准先前的男子,男子稍微挪动脚步而间奏的枪仍准确的对着他。

?间奏所击毙的只是拿着枪且带着面具的假人,只不过手上的枪有接上电线装置,可以从远端击发,只不过里头装的是

杀不死人的橡皮弹。

“差不多该把枪放下了吧!我手举的很酸。”

“你是谁?”

“我叫做牛角。我已经从高总那里听到你们的消息了,你们是来接受测试的,叫做夜行是吧!”

听到了关键字,这才放下武器。

“所以这就是测试内容吗?”

“这是其中一项,测试你们的反应能力。”

“那他是?”用下颚朝着大概的方向指了一下。

“他也是考官之一。”

“之一?也就是说还有其他人?”

“先别那么着急,我这边都还没开始介绍呢。”

牛角拍了拍手招集了他的同伴过来,包含牛角在内一共有三个人。

“这是杰斯,第一项测试的考官,他的测试内容是考验反应力以及临时的应对状况。”

“你的反应还满快的,在我扣下板机前就先击发了,不然可就会被这个打中了。”杰斯秀出了一颗橡皮子弹。

“她叫做西夏,她的测验内容等等会再跟你们说。”

“你好。”她简单的说。双手抱胸。

“而我叫做牛角,会对你们的整体表现做出评价,以及适不适任做出最后的决断。”

“好了,换我接手了。你们两个,跟我来吧!”西夏说道。

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以目前的状况来说也只能照做。

二人跟着西夏来到了办公室内,或者该说是前办公室,只剩下一些简陋的设备与隔间,还有奇怪的设施,其他原本应

该是办公室的东西都在当初倒闭时一同撤离了。

间奏与晓叶各坐在一张连接着桌子的椅子上,就像是学生一样,桌上有着纸与笔。

“这是?”

?“看不就明白了吗?战术测验,赶快开始了,你们有──”西夏低头看了手表。“半个小时可以作答。”

将空白面朝上的考卷翻面,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文字,间奏看了没几个字就想直接跳过那题,可是又不行,于是

又回头检视题目,陷入了痛苦的轮回;晓叶的手随着视线的挪动而跟著书写,清晰且有条理的回答,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

作答结束,将考卷翻回空白的那页。

随着晓叶停止作答,西夏一把抽走还在苦恼的间奏的考卷。

“时间还没到吧!”

“到不到对你来说没有差别。”

间奏一时想不到词语反驳,暂时把这口气给吞了回去。西夏快速扫视二人的考卷后,把间奏的随处一扔。

考卷上的题目是属于大方向的战术,站点安排以及撤退方式及路线,以前是金在做的,而后由晓叶接手,所以这方面

对晓叶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反观间奏属于实战派,对于现场危急情况的临时反应较佳,而且以文字的解析来说相对差

劲。

“怎么样?”牛角问西夏。

“满不错的,比我想的还要好。”把考卷地给了牛角,牛角简略的扫视过去。

“欢迎加入。”

伸出了手,晓叶握上。“这么简单?”晓叶对此感到疑惑。

“早就合格了啦!只是测好玩的。”杰斯倚靠在一旁的墙上。“你们是不是没意识到夜行的名气有多大啊?只不过竟

然这么年轻,这我倒是没有想过。”

“希望能有良好的合作,欢迎加入Jungle。”

换到了间奏,握手。“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

上一章第18章 卍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见自己见自己严小蝶|短篇电影《一代宗师》中说:见天地,见众生,最终是为了去见自己。看过繁花似锦,见过枯藤老树;走过万水千山,行过小桥流水;体会过万千宠爱,经历过形单影只;沐浴过灿烂阳光,淋湿过瓢泊大雨......这一生,不断向前,不论成败,不论得失,只为见自己,见到更好的自己。偶尔回眸,是否见到了天地?见到了众生?见到了自己?
  • 半夜谁来敲门半夜谁来敲门董恒波|短篇连续几天,一到夜里11点多钟,就会有人来敲小鹰家的房门,并留下一张字条。在学校图书馆门前,刚刚挂上的一个金色牌匾竟被人用砖头蹭掉了金粉。刚刚在校门口的橱窗里张贴的照片也突然不见了。你知道小鹰是怎么破解上面一串串问号的吗?半夜的敲门声究竟隐藏了一个什么秘密呢?快打开书看看吧!
  • 说悲说悲奉晓|短篇探索生命的奥秘,不知世间有多少属于自己的答案。
  • 他是烈日骄阳他是烈日骄阳荀千千|短篇【已完结!】【治愈系甜宠小短篇!!!】 萧苏羡有病,抑郁症。 她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黑暗,没有任何光亮。 后来,她被一个叫做乔苏彦的少年告白了。 那个少年温柔,阳光,热情,大胆,奔放。 他宛若一团炙热的骄阳,横冲直撞的闯入了她的世界。 他痴缠她,维护她,为她那黑暗的世界带来了一丝光亮。 从此,萧苏羡的世界里多了一个叫做乔苏彦的少年。
  • 久雷不雨久雷不雨花不语梦|短篇希望大家喜欢这本书,并支持正版阅读! 感谢大家的支持!
  • 不低头不低头jjjlsl|短篇这里有各种各样的角色,相同的是,他们都来自社会的最底层,却不向命运低头,勇于直面悲苦,敢于与命运抗争,向幸福的生活目标前进。。。。。。
  • 余生请指教胡杨余生请指教胡杨阿然然然|短篇一个关于高考关于救赎,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的故事
  • 末日启事录末日启事录坎覆碗|短篇我不应该活着,但是我还活着,那么,肯定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完成,那我就去完成它!
  • 一点温柔一点伤一点温柔一点伤鬼无迹|短篇一场繁华落尽,演绎着猫狗鼠之间的爱恨情 仇。 唯美古风虐恋,深情凄婉。 是谁?动了不该动的心,最后输的一败涂地。 是谁?守着佳人苦苦等待,却换来一场没有节果的告白。 又是谁?看似幕后主宰着一切,而早已迷失自我,陷进温柔的漩涡。 本书主要以鼠国公主金香玉为线索,着重讲了一个弱女子在仇恨与爱情中苦苦挣扎的故事,欢迎各位阅读。
  • 行走在陌路行走在陌路小D慢走|短篇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发生过的,也许您也有这样的感触,旅途中的点点滴滴,笔者这些年收集了一些素材,想呈现给大家,因此才有了这本书。书里的主人公都令人心疼,心酸,为了纪念吧。如果有提供故事的书友,也可以把你的素材提交给我,尽我所能给你们留下只言片语作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