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理想伴侣

三个月时间很快到了,何宝琛还是没有离婚。在此期间,何宝琛尽管和吴小娟约会了多次,但他感觉到约会吴小娟越来越难。她不是说很忙,就是说跟朋友在一起。何宝琛知道这一切缘于没有离婚造成的。从心里来讲,何宝琛很想离婚娶吴小娟,恨不得立刻就办了。但他知道离婚何其难!且不说自己是电视台长、政府官员,也不说张燕是否同意,他感觉难度最大的还是何雨生这关。他无法给张燕提出来,更无法给儿子提出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拖。除了拖,还是拖。

吴小娟可不愿意再跟他耗下去,父母的话在耳朵里都起了老茧。每次当她询问什么时候离婚时,何宝琛总是支支吾吾,说再等等,办法总会有的,只是需要时间。她说我的年龄很大了,再不允许等下去,而且老是这么拒绝父母也不是个办法。父母要是再提起来,就没有理由拒绝了。你要是实在离不了,就放手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要答应父母去相亲。何宝琛不答应,吴小娟说你不答应有什么用?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干嘛就干嘛。吴小娟决定跟何宝琛分手,答应去相亲。父母非常高兴。母亲说你早就应当这样做了,不知道什么事让你鬼迷心窍。现在好了,我们发动亲朋好友给你介绍对象。我和你爸也去婚介所咨询,要是有满意的给你物色一个。瞒着何宝琛,吴小娟开始相亲。相亲成了她生活中重要的事情之一。她先后相过好几个,但没有一个让她满意。倒是几个小伙子没有一个看不上她的。说实在的,这几个小伙子工作、人品、长相都不错,就是有点油、有点滑。经过几次感情波折,吴小娟希望找一个老实本分的小伙子过日子。这样的小伙子本事可能不大,心眼不会太多,但不会沾花惹草,对自己真心好。她不想再去折腾了,只想着安安稳稳过日子。看到别人介绍的对象女儿没有一个看上的,父母就去婚介所登记了。不到两天,婚介所打来电话,说有一个满意的对象让吴小娟去瞅。

小伙子叫王浩忠,公务员,中等身材,皮肤微黑,平头。俩人接触过几次,王浩忠没有其他小伙子的伶牙俐齿,对吴小娟也不会大献殷勤,说话甚至有点木讷,一是一二是二。吴小娟感觉王浩忠老实本分,就是自己希望找的男人。王浩忠觉得吴小娟年轻漂亮,气质高雅,就像梦中情人,自己反而有点自卑。王浩忠说过去谈过几次恋爱,女方总嫌他不会说话,不会来事,最后都离开了。此后也想改变自己的性格,无奈就是改变不了。家里早就买了房,希望尽快找个对象,父母等着抱孙子呢。吴小娟说你的性格挺好啊,为什么要改变呢?没有必要。这样的人反而让人感觉踏实,就是自己想找的人。再说,结婚过日子,不像谈恋爱时追求所谓的浪漫潇洒,而是实实在在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自己过去也谈过几次恋爱,遇到过有钱有权帅气的小伙子,总感觉他们油腔滑调,看上的是她的美貌。女人的容貌是易逝的,而内在的东西才是长久的。要是跟他们过日子,心里才不踏实呢。随着年龄的增长,父母亲老是催着找对象结婚,这不都到婚介所来了,才遇到了你。俩人感觉彼此找到了理想中的伴侣,就热恋起来。接触一个阶段后,商量结婚的事。

何宝琛再约吴小娟的时候很难约出来,即使约出来,也不再跟何宝琛有亲密的接触。吴小娟说自己找了对象,你不要再纠缠了!何宝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想:从来只有自己抛弃别人,还没有被别人抛弃过。现在,吴小娟要抛弃他,实在心有不甘。再说,自己对她一往情深,真心喜欢。何宝琛咬了咬牙,拉着她的手说:“小娟,你再等等,我一定要娶你。我豁出去了,再也顾不上我的地位和老婆、儿子的感受,我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再等等,好吗?”吴小娟甩开他的手,表情严肃,冷冷地说:“我现在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这次找的对象非常适合我。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何宝琛说,小娟,可我很喜欢你啊,真的放不下你,我好痛苦!吴小娟说,你别这样,你是有地位有家室的男人,可我什么也没有。过去,我曾经给过你机会,可你欺骗了我,没有行动。我不会再听你的谎言,咱俩分手吧!何宝琛又拉住吴小娟的手说,小娟,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她使劲甩开了他的手,说:“老何,放尊重点,我已经是有对象的人了,马上就要结婚,你不要放肆。”何宝琛还是不死心。

中午快下班时,何宝琛的电话又来了。他说最近要出差,半个月后才回来,中午想请吴小娟吃午餐。她说:“何台长,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咱俩已经分手了,你怎么还纠缠不休?告诉你,我不想见,你就死了心吧!”何宝琛说,小娟,我对你是真心的,对你也不薄吧!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啊?即就是要分手,吃一顿最后的午餐,也是人之常情,你的心怎么这么硬?吴小娟说,别说什么人之常情,我现在心很乱,不想见任何人。还是算了吧!该断不断反为其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吴小娟心乱如麻,很烦很愁,没有一点食欲,不想着下班回家,就让同事小刘去吃午饭,替她顶岗。下午轮到自己休息,想陪着父母去逛街购物。小刘说吴姐,你想吃什么?我回来给你带点。吴小娟说,不必了,什么也不想吃。小刘吃完饭回来了,吴小娟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没想到王浩忠闯进了办公室。

此时的吴小娟还没有把自己跟王浩忠的关系告诉同事,也没有邀请他来单位。面对着小刘,吴小娟有点尴尬,又不好发火,只是冷冷地问道:“你怎么来啦?”王浩忠满脸推笑,拿出包里的饭盒说:“我问了你父母,他们说你中午没有回家吃饭,我想你肯定在加班,就没有事先告诉你,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是我亲手做的,不知道是否适合你的口味?你先尝尝吧!”吴小娟哭笑不得,只好接过饭盒。

小刘凑过来,看了王浩忠一眼,对吴小娟挤了挤眼睛,笑嘻嘻地说:“哟,吴姐,你好幸福!保密工作做得真好,找了这么好的如意郎君,也不告诉我一声!做的什么好吃的啊?”小刘用筷子夹了一口菜,尝了尝,很夸张地说:“真好吃!怎么就没有人给我送啊?”吴小娟冷冷地说:“好吃你就多吃点!”“可惜我已经吃过了,要是早知道有人给你送饭来,我就等着,这么好吃的饭菜!”说着,小刘又夹了几筷子菜送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嚼着。看到吴小娟不高兴,王浩忠站在屋中央搓着手,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吴小娟没让他坐下,他就一直尴尬地站着。小刘笑嘻嘻地说:“请坐,请坐,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王浩忠坐到办公桌旁的椅子上,说:“叫我小王,或者王哥都行。我是小吴的男朋友,怎么称呼你呢?”小刘说叫我小刘就行,我是吴姐的同事。

“王哥,吴姐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告诉我,她可真沉得住气!”小刘嘻嘻哈哈地说,“找了这么帅气的姐夫,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吴姐!”吴小娟阴沉着脸,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饭盒里的饭菜,“别听他瞎说,小刘。八字还没见一撇,才刚刚认识,还没到那一步呢!”王浩忠搓着手笑了,一头雾水,明明俩人谈得很起劲,可她怎么会这样说呢?自己到底哪儿做错了,惹得她不高兴,就想着幽默一把,“小吴,咱俩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怎么我还不是你的男朋友啊?”吴小娟重重地放下筷子,不吃了,瞪着眼睛说你说什么,谁跟你谈婚论嫁?别胡说!以后别来送饭,我自己会吃!没事,不要到单位来,我很忙。王浩忠吓得站了起来,刚说出的话被噎了回去,搓脚挼手地大睁着眼睛,吃惊地瞅着吴小娟。吴小娟感觉做得有点过分,就缓和了一下语气说你先回去吧,我收拾完了就下班,下午还有事。小刘不解地望着吴小娟,感觉她确实有点过分了,过去可从来没看到她发这么大的脾气,就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小声说:“吴姐,别这样,毕竟是朋友嘛,对人家好点。”吴小娟站了起来,脸上挤出几丝笑意,对他说:“浩忠,对不起,刚才心里有点烦。谢谢给我送饭啊!”看到吴小娟脸上多云转晴,王浩忠的心里荡开了幸福的涟漪,笑呵呵地说客气什么啊,咱俩谁跟谁啊!吴小娟客气地说:“浩忠,你先回去吧,我收拾一下就下班。下午真的有事,要陪父母去逛街买东西,早就说好的。有时间了,我约你!”王浩忠无奈地说:“那好吧。小吴,我先回去了,你慢慢收拾吧!”就独自走出了办公室。

“吴姐,你怎么这么对待人家?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小刘对吴小娟说,“我觉得王哥挺好一个人。你那么嫌弃人家,可他对你还是那么好,没有一点脾气,到哪儿去找这样的人?”吴小娟摇了摇头,伸手梳理了一下长发,似乎在自言自语:“唉,真是的,就是太老实了,简直是榆木疙瘩。怪不得其他人都要离开呢。我怎么认识了这么一个人?真是的!”小刘说老实有什么不好?我看挺好的。你看现在的那些小伙子,哪有一个正经的?见了有点姿色的女人,就甜言蜜语,很懂女人的心思。见了几面,恨不得就拉着女人上床。这样的男人,谁敢找啊?纯粹是一个花瓶!本事倒没有,勾引女人的本事倒挺大。你要是找上这样的男人,还不把你气死!我看王哥就比较老实,找上他放心,他不会犯错误。“唉,怎么说呢?”吴小娟犹豫着,“不说了吧!以后再说吧,我的心很乱。”王浩忠拿来的饭菜被吃了一点点。吴小娟问:“小刘,你吃不吃啦?”小刘笑呵呵地说:“吴姐,你别说,王哥做的饭还真好吃。我要是中午没吃,就全吃下啦!王哥又会做饭,人又实在,你找上会很幸福的。”吴小娟说:“不说他了,你要是不吃,我就收拾了,我也不想吃。下午我要陪父母逛街购物,先走了!”说着,吴小娟收拾起了饭盒和自己的东西。

“好的,吴姐,那你去吧!”小刘说,“你可要调整好心态,不要生气。生气的女人容易衰老!”吴小娟说知道啦,就匆匆走出办公室。走出电台大楼,她随手把一次性饭盒扔到垃圾桶里。这一幕,被站在不远处树荫下的王浩忠看到。他想,自己做的饭是否被吃掉了?肯定没有吃掉,被倒掉了。是饭做得不好,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自己跟吴小娟来往不是一直好好的嘛,怎么今天她忽然改变了态度?是她不愿意跟自己继续来往了,还是另有隐情?看着她匆匆的脚步,王浩忠不由自主地从树荫下走了出来,乐呵呵地迎了上去。吴小娟边走边想着心事,猛然看到王浩忠矗立在眼前,吓了一跳,说:“浩忠,你还没有走,怎么一直呆在这儿?”王浩忠还是乐呵呵的,说:“本来想走,可是看到你不高兴,就站在这儿等你。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仅仅是因为我仓促来找你吗?”吴小娟心里有点感动,心想这个王浩忠还真是的,对自己真好。今天对他确实有点过分,就过来拉了拉他的手说:“浩忠,也不是。今天心情确实不好,不是因为你的原因。不过,以后你少来单位,让别人看到不好。要是想来,就提前联系,要是方便,我会让你过来。你可不要再冒冒失失地跑来。”王浩忠说:“知道啦!你能说说是什么事儿让你不高兴?我帮你分析分析,也许心情就会好了。”

吴小娟说没有什么事,就是有点心烦。“哦,那我就放心啦!”王浩忠说,“还以为你不理我了,想跟我断绝关系呢。”吴小娟说:“没有,怎么会呢?你想哪儿去啦?要是不想跟你来往,早会告诉你的,不要多想。”王浩忠问道:“现在要干吗去啊,我能跟你一起去吗?”吴小娟说早就跟父母说好了,下午陪他们逛街,买几件衣服。你就上班去吧。王浩忠说我没事,下午单位不忙,请个假就可以了。要么我去陪你和伯父伯母吧?“算了吧。”吴小娟想了想,“等以后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表现。”突然,吴小娟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何宝琛的。她看了王浩忠一眼,压掉了。他问道:“小娟,谁的电话,你接啊,压掉干吗?”吴小娟有点慌乱,下意识理了理长发,“不认识的电话,是骚扰,接它干吗?”王浩忠说:“小娟,你们去哪儿逛街,我把你送过去吧,我再回单位。”

俩人打了的,直奔步行街。到街口一下车,吴小娟的父母早等在那儿。看到女儿跟王浩忠一起过来,母亲高兴地说:“小娟,我说早过了约定的时间,怎么还不见你来。原来你俩在一起啊,挺好!”王浩忠赶紧问候了未来的岳父岳母。吴小娟的父亲也很高兴,说:“小王,下午不忙吗?我们和小娟逛街就行了,她怎么把你也拉过来了?”吴小娟赶紧解释起来,“不是的,爸。不是我拉他过来的,是他自己要来。”母亲说这不是挺好嘛,一起逛街更有意思。吴小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何宝琛的,她又压掉了。吴小娟说浩忠,你去上班吧。我们要逛很长时间,你陪不住。“那好吧,我就回去了。”王浩忠说完,给吴小娟父母打了招呼就回去了。

母亲埋怨起来,说:“小娟,小王想陪我们逛街,就让他陪呗,撵人家走干嘛?再说,你俩马上要结婚了,你也不联络联络感情?”吴小娟说:“妈,没事的。小王单位确实有事,我不想耽误人家。等以后结婚了,再陪你俩逛吧,有的是时间和机会。”父亲咕哝了一句:“我就等着那一天早点到来。”三人走进步行街直奔服装专卖店。

刚给母亲买了一条裤子,又给父亲挑选上衣,何宝琛的电话又来了。吴小娟没有压掉,手机铃声一直响着。她就向旁边人少的角落走去。手机接通了,她压低声音,一字一板地问道:“你想干什么?”手机里传来何宝琛焦急的声音:“小娟,你怎么不接电话?我刚才明明看见你和一个男人去了步行街,又跟你父母在一起。那个男人是谁,是不是你找的对象?当时要是你父母不在旁边,我早就过来了。”“你在哪儿?”吴小娟转了转身,向周围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何宝琛的身影,“你在跟踪我,到底要干什么?”

“你就别问我在哪儿,反正你的一言一行我都了如指掌。告诉你,小娟,你过来吧,我在爱琴海茶楼等你。”

“要是我不同意呢?”

“那我就直接过来找你,把情况给你的父母说说。”

“你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小娟,我实在太爱你了。请你过来吧,我马上要出差,有些事情的真相我要告诉你。”

吴小娟压掉了电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一星期死亡一星期死亡破晓安眠|小说事业有成的游戏开发商秦楷开发了一款午夜在线游戏——超越天才。然而游戏被幕后黑手恶意地篡改系统,进入真实游戏,被选中的玩家离奇失踪或发疯。洪韵和男友秦廉消失一年后,洪韵诡异地出现,为了拯救妹妹查找游戏玩家失踪的原因,洪韵的姐姐洪晴和秦楷联手,与幕后黑手展开对决。经过抽丝剥茧,他们发现幕后黑手是多人组成的团队,每个幕后黑手相互不认识,一旦有幕后黑手阻碍其他人的计划,就会被其他人联合淘汰出局,出局者死!
  • 隋月唐歌隋月唐歌陈陌著|小说她本是隋炀帝的爱女,等待父亲从江都回来主持大婚的天家女子,怎料等来的竟是敌人的铁蹄和父亲的死讯。乱世中,即便是公主,也难逃颠沛流离的命运。更离谱的是,她竟然嫁给了害她国破家亡的敌人,堂堂公主被迫沦为妾室……家仇国恨未报,又因他蒙受此等奇耻大辱,可面对他的温柔疼爱,痴心缠绵,她却无法拒绝。这一世,他注定是她的劫……然而,当他沾着亲身兄弟的鲜血,对她说“我答应你的做到了”,她的心竟然痛到极点,可这不正是她想要的结果吗?从大兴宫出嫁,又吊诡般地入住大兴宫。深宫暗斗,联系的是朝堂社稷,又怎能容下故国旧梦的种子?储位争夺,她竭尽全力,却怎能将孩子带出权力的漩涡?
  • 雪拥蓝关雪拥蓝关的灰|小说感动百万读者的爱情传奇!伶人往事至美情深,国剧宗师时代传奇,浩瀚动人京剧之美!《雪拥蓝关》未出先热,网上连载吸引百万读者热情追捧,媒体跟踪报道;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签约本书数字版权,并首度尝试在频道各线上平台连载本书内容,这也是央视戏曲频道**次合作纸书出版项目!小儿女的痴恋,在大时代风云中的身不由己,男儿间的情义,与国剧的华美水乳交融;爱情故事动人心弦,京剧之美惊心动魄……
  • 抠门兔的精致生活抠门兔的精致生活X兔|小说K兔,一个家境优越的女生。在大家羡慕的眼光中,过着奢华的生活,而实际上,K兔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抠门大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K兔好像一个败家女。K兔和她的朋友S兔、X兔是怎样“节俭着败家”的呢?K兔又有什么样的经验和心得呢?
  • 抢单抢单李凌如|小说肖冠男们以女人的身份游离在这个社会中,可这个“女人”的概念纯粹是相对于男人而言的。她们周旋在那些有钱的男人中,因为那是她们的工作。平常要去见客户,到处跑跑颠颠的,苦点累点没关系。只要有业绩,佣金就是最好的补偿。她们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真正的感情......
  • 唐诗精品鉴赏唐诗精品鉴赏盛庆斌|小说唐诗是汉民族最珍贵的文化遗产,是汉文化宝库中的一颗明珠,同时也对周边民族和国家的文化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 上帝的救赎上帝的救赎(美)凡迪恩|小说一件扑朔迷离的凶杀案,一段细致入微的调查,一次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一场侦探与罪犯的交锋。斯迪姆·席普·凡迪恩的作品创下了20世纪世界图书销售的新记录,成为美国新闻出版业的经济奇迹之一,他也因此开启了美国侦探推理小说的黄金时代。
  • 我们的底牌我们的底牌弋舟|小说弋舟,1972年生,青年新锐作家。有长中短篇小说200余万字,见于《作家》《花城》《人民文学》《天涯》《青年文学》《上海文学》《大家》《中国作家》《山花》等文学刊物。著有长篇小说若干。
  • 禁地死亡探险:罗布泊之咒禁地死亡探险:罗布泊之咒周德东|小说侯小强、石述思、叶匡政、谭飞、韩浩月、邢傲伟、唐丽君联袂推荐,众多明星追看的悬疑神作。恐怖之王周德东百万巨著腾讯独家首发,邀您一起绝地死亡探险!周德东首次创作超长篇小说,本书集青春、爱情、悬疑、探险、魔幻于一体,类型前所未有,共1001次高潮。
  • 大侠,别怕大侠,别怕梦三生|小说江湖险恶并不是说说而已的,宝宝其实只想拐个大侠回飞天寨成亲,但是却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中,不仅丢了大侠,还差点把自己的小命也搭了进去。是天然呆少女,还是诡计多端的小狐狸?是冷峻正义的大侠,还是阴险腹黑的幕后黑手?梦三生首部江湖大戏,感动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