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美妆 jdb电子疯狂金刚

第4659章 不一样的人

“各位!下一次计划好一点,就这么一个计划也太那个了,真是一点出息也没有,丢不丢人的呢?”看着要上车溜掉的三名太子爷,凌无痕不觉笑了笑,冲着他们说了句,至于那三名交巡警早就溜得不见人影了,他们都自行解决了,那还关我们毛事了。
   三人黑着一张臭脸,闻语差点没气晕了过去,这小子有完没完,那嘴真是能说会道,得理还不饶人。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会叫你知道我们的厉害的。
   尽管三人嘴上没说什么,这脸上明明就说了这话,任谁一看,就知他们这心里想的是什么了。
   “别……别再刺激他们了吧?”看着上车走了的三人,靳茜茜就有些担忧地说道,她到底是名女子,今天经历了太多的事,一下子就消化不过来,只是觉得头都大了,遇上这事,人家是躲都来不及,你还故意去刺激他们,这些人可不是吃素的,哪天他们前来报复岂不是不妙了?
   自己也就想着过好日子而以,能有辆代步的家庭式车辆,过上白领的舒适生活,干嘛要去惹事生非,况且还是这种惹不起的人。
   “知道了!”他如何不清楚她心下所想的了,明白她的意思,也知她害怕遇上这种事,真就不是她能招惹的,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只是这么一担搁,上班的就迟到了。
   回到了公司,上班时间早过了,不过靳茜茜是部门经理,没人管她,那吴清仁脸上神情却不怎地好看了,道:“无痕,你这才刚回到公司,应该有个好的表现才是,努力积极向上,这种迟到早退的事应该不是你该干的事吧?”
   “我这不是有事吗?所以就来得迟了点,吴经理不用放在心上。”他这说得到是轻巧,如果人人都似他这样,那这公司还像啥样子了。
   吴清仁心里直翻白眼,气得差点就发作了,不过他仍是强忍着:“记住了,下不为例,否则叫上头知道我这也不好过。”
   “行!下次不会了。”笑了笑,问道:“经理还有别的事没?”
   吴清仁一肚子的气,这脸色也不大自然了,不过凌无痕是凌无痕是贾风与林如韵亲钦的人,多半还是来监视他的,所以敢怒不敢言,强笑着说道:“没事了,你忙去吧。”
   待他出去了后,恨得牙痒痒的:“凌无痕,你******,敢欺在我的头上,老子会慢慢的跟你玩的。”
   这正气着,桌上的坐机电话就响了,拿起一听,却是董事长林如韵助理打来了一通电话,说是让凌无痕过去一趟,吴清仁听了这话后,心头突了一下。
   叫凌无痕到董事长办公室去一趟,那什么的意思了?难不成他有发现自己什么的劣迹了?心下虽是万般的不愿,也是不敢担搁不报。
   凌无痕听得这话时,脸上不动声色,颔首一笑,缓步而去。
   吴清仁看着他的背影,心下却是惴惴不安。
   “啪!”
   一只杯子狠狠地砸落在地上,碎片四下散开。
   屋子里的一名男子气极败坏,大发脾气,指着三名青年发火:“******!是谁在老子面前打了保票,一定会办好这件事,结果呢,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
   挨骂的那三位正是开着豪车故意撞出交通事故的青年,在别人面前也就罢了,现在他们这脸上可一点傲色也没有,甚至是都不敢抬头来看这位发火的脸面,被他骂得狗头喷血,半句话都不敢哼一声。
   “蠢蛋,这点小事也办不好,平时吹牛皮的本事上哪了?”那男子怒气不休,只差没上前揪着三人一顿暴打。
   “阿炳!这事就暂时先这样了,这事也想是我们思量不周,料不到那小子胆色这般的好,居然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到也不是平常的人呀。”
   “这事都弄成这样了,你说该怎办才好?”
   “不急,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才过一天功夫你就急不可抑了,只要他呆在东来市我们就有时间陪他玩。”
   阿炳闻语点了一下头:“那到是,只是这么好的计划就这么泡汤,我这心里急嘛。”
   “你急也没用,那小子可不是一般的人。”稍停了一停,接着笑道:“这样也好,正好叫得我们看清了这小子的能耐,下次有所行动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粗心大意了。”
   “嗯嗯!”想想他这话极是有理,当即便作罢了,不过他却瞪着这三个青年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废物!给我滚了下去,下回再干不成好事来,就给我滚蛋了,留在这里又有个屁用了。”
   那三个青年屁都不敢放一个,这就退了出去。
   “你看该怎办?老这么被动,那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呵呵!阿炳呀,你也太心急了,都说心急是喝不了热豆汤的,这事须得从长计议,你着急也是没用。”
   “我这也不是气着了吗?看着那小子却没办法摆平了他,你说说看了,平时有什么事是我们摆不平的,这能不气人吗?”
   “这个我可以理解,只是这一次嘛,我们再也不能大意了,非得叫他放血了不可,总是我们叫人欺压着,真够屈的了。”
   “呵呵!知道了,你当我就好受了呀。”
   “这一次务必力求成功,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这也太丢人了。”
   凌无痕此时也不是笨人了,于那修真上的事也是有所感悟,知道自己这一辈子是不可能离得开修炼了。
   因为修炼给他带来的好处实在太大,能把人生当中这条路子走完,那时回过首来一看,自己还有这番作为,那一定很是有趣了。
   也正因能量大了,所面临的问题也就多了起来,知道此时的自己四面树敌,这些都是东来市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些人随便跺一跺脚,东来市也会有震感,得罪了这样的人,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举措。
   不过又有什么办法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要想不被人欺负到,就得有所树建,只是这样一来,势必就要得罪一些人了。
   这要以往的话,他一定遇事避让而过,说什么也是不敢将这些人给得罪了的。此时,却是不同了,他有一身常人所没有的本事,又怕谁来了。
   既然不怕得罪人,那就只能是跟着他们大干一声,至于今天得罪的是些什么人,虽不尽知,却也心中有数,等到时机成熟后,他将会还于颜色的。
   他心中暗暗思量着,进入电梯时,却遇上了一位与他有过节的人。
   杨在葆!
   初初之时,他也没想要坏人好事,不过这个杨在葆却是利用职务之便,对其下属在职经理进行******,那就不地道了。你就算是有那心思,也得人家愿意吧,居然还就用强了。因此他就坏了杨在葆的好事了。
   对此,也就将杨在葆给彻底地得罪了。
   当初他就打着算盘,大不了走人就是了,那知非旦没被赶了出去,还得到了公司的重用,委于重任,令得杨在葆不敢明着对他使阴玩损,进行打击。
   这时,俩人这番遇上,而且电梯里只有俩人,杨在葆看着他的眼色也就异样起来了。
   凌无痕却是无惧,迎着他的目光,笑了一笑:“杨总!最近没对下属女职员那个啥了吧?”
   杨在葆闻语不禁愕然,妈的!他这是在挑衅,故意挑战他的底线,这小子也太可恶了,我放过了你,当我怕了你不成。
   “你什么意思?”脸一沉,一脸怒色,不论是谁,这伤疤被人拿根针来挑上一挑,不痛才怪了,故此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不是爱那调调儿嘛,我只当你最近闲着没事干了,一定会是又想着尽干这事去,所以向你问一问,最近有没再干坏事了,要是有干的话,我得在后面提醒你一定,当心被抓住了。”一脸玩味地看着他,笑得也是极有深意。
   杨在葆一听就怒火上冲,脸上登即露出了愤愤之色,狠狠地说道:“小子!当你是谁呀,以为我不敢动你了不是?”
   “呵呵!以你杨总的身份而言,对那些女下属尽干那些事儿了,而对男下属嘛自然是打压一个又是一个了,只有把整个公司的男下属都赶跑了,剩下女下属那就合你的意思了。”凌无痕笑嘻嘻地说道,一点都不惧于他。
   杨在葆差点没气得背了过去,这是什么话了,这小子是故意要我好看的?试想整个公司里的职员们,有谁遇见了他不低着头,小声地示好,这小子是哪根筋不对劲了,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讲话,难道就不怕自己送他一只尤鱼来吃了?
   好在他终是把那口气忍了下来,怎么说他也是华泰集团的一名股东,身份可以说是举足轻重,要是与公司的职员闹得打了起来,董事会上一定有自己的好看了,只是他一脸怒色地瞪着凌无痕,嘿嘿地冷笑了几声,却没反驳。